《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卷:神使
第097章 人才辈出

罗德·迪克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个叫拉斐尔的使者怎么办?”

亚里士多德笑了:“歌烈的建议中还提到了乌鲁克城邦,他同样派使者去见吉尔伽美什,你派密探去打听一下,吉尔伽美什怎么对待那位使者?”

拉斐尔来到海岬城邦,密信交给了城主大人可是迟迟不见回音,每日好吃好喝的招待,但是他的住所却被重兵护卫,名义上是保护他的安全,实际上他是被软禁了。

……

华莱特来到乌鲁克城邦,吉尔伽美什与恩启都巡视未回,他在客馆等了好几天,平时负责接待他的是一对兄弟,名叫亚伯与该隐。这两人是落魄的贵族,少年时经过力量的唤醒仪式,据说一直在农庄里潜心修炼神术,不久前成为了中阶神术师,得到了城主吉尔伽美什的大力褒扬,擢升为乌鲁克神殿的高级祭司。

城主大人褒扬他们的恒心与意志,虽然祖业衰落默默无闻,却没有放弃希望与努力,在没有得到指点与帮助的情况下,自行习练神术拥有中阶成就,足以让很多人汗颜。擢升与重用这一对兄弟也是做个榜样,鼓励城邦中能够涌现出更多的人才。

乌鲁克神殿的高级祭司也是乌鲁克城邦军团中的高级神官,城主吉尔伽美什大人最近在招揽人才、加强军备,似乎在做着战争准备。和平年代有备无患总是不错的,只是城邦的民众比较纳闷,有城主大人和恩启都大人在,谁又敢进犯乌鲁克城邦呢?

亚伯与该隐多次询问华莱特的来意,华莱特只回答由于大洪水切断了道路,叙亚城邦与乌鲁克城邦已经两年没有往来了,所以歌烈大人特意派使者来传达问候,至于更多的话却不多说。

吉尔伽美什回城后召见了华莱特,看完密信之后也是一言不发,命人把恩启都叫来,直接将这封信交给了自己最信任的兄弟。恩启都看了信,皱着眉头道:“歌烈的胆子可不小,竟然提出了这样一个建议,真是敢想!说实话,我挺佩服他的。”

吉尔伽美什笑道:“天底下能让你佩服的人可不多,歌烈确实不简单,但他的建议我是没法答复的。我的兄弟,你说该怎么处理?”

恩启都:“听说那送信的使者华莱特是歌烈的嫡传弟子,也是叙亚城邦的大祭司,他并不清楚自己送来了怎样一封信。我们把他叫来,让他自己看看这封信,从学生的态度也许能窥见老师是怎样一个人。”

吉尔伽美什命人将华莱特请来,礼节性的寒暄了几句,然后命所有的仆从都退下,屋子里只剩下了三个人。吉尔伽美什笑着问道:“华莱特大人,您送来的那封信,自己知道内容吗?”

华莱特摇头道:“我的老师歌烈大人只是要我把信送到,并交由城主大人您亲自打开,并没有告诉我内容。”

恩启都把信递了过来:“千里迢迢穿越沼泽沙漠,经历了不少凶险,只为送这么一封信来,自己却不知内容未免太可惜,好好看看吧。”

华莱特又摇头道:“我的老师吩咐过,不要打开这封信,也不必好奇。”

吉尔伽美什:“信不是你打开的,你不是要我的回音吗,我这就与你商量回信的事,歌烈大人说过不允许你与我当面谈论这封信吗?”

华莱特:“那倒没有。”

恩启都:“那你就看吧。”

既然如此,华莱特很坦然的接过了信,看着看着神色变得越来越凝重。吉尔伽美什细长的眼睛眯了起来,盯着他道:“信使大人,您送来这样一封信,该让我如何处置呢?为了表示对王国的忠心,我是否应该将你连同这封信都交给巴伦国王?”

华莱特抬起头道:“我只是一个信使,并不知道信的内容,但现在我看见了,也不回避信中谈到的事情。我的老师并没有与您为敌的意思,他的眼中看到的不仅仅是各位神灵,也预见到一场即将到来的冲突与战争。神灵的意志也罢、人们的贪欲也好,老师想尽量去阻止悲剧,这一点令我非常崇敬。我理解他的想法,也等待城主大人您的回答。”

吉尔伽美什露出赞许的神色,点了点头道:“您就一点也不怕吗?”

华莱特苦笑道:“我很吃惊也很忧虑,但是害怕毫无用处,因为信已经送到了。两位大人,你们是大陆上万众敬仰的英雄,连神灵都敢斩杀。但我想问一句,二位斩杀洪巴巴的目的又是什么?这封信只是提了一个建议,你们可以回绝也可以接受,但何必害怕这种建议呢?我既然敢送,你们还不敢看吗!”

恩启都突然一拍桌子,杯盘不震,四条木桌腿却陷进了铺地石砖中好几寸深,他哈哈笑道:“华莱特,敢在我们面前说这种话,算你有种!我们无论接不接受歌烈的建议,也不会为难你的,我将亲自护送你回到巴伦边境。……城主大人,你打算给什么样的回信呢,我们不必让这位信使为难。”

吉尔伽美什:“就一句话——我知道了!请你如实的转告歌烈大人。”他想了想又有些好奇的问道:“华莱特大人,听说您是一位六级神术师,对吗?”

华莱特点头答道:“是的,来到这里时,我是一名六级神术师。”

吉尔伽美什莫名感慨道:“纷争的年代也将是涌现英雄的年代,最近大陆上真是人才辈出啊!我听说伊西丝神殿的守护圣女是如今最年轻的大神术师,而我们巴伦王国也有一位名叫杰凯的神术师刚刚晋级为大神术师,没想到哈梯王国也即将有一位新的大神术师出现。”

听他的语气,华莱特确定无疑将成为一名大神术师。华莱特本人欲言又止,面露思索之色,却没有否认什么。

……

罗德·迪克按亚里士多德的建议,派密探进入乌鲁克城邦,打听到另一位信使华莱特的消息,密探再返回海岬城邦汇报,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吉尔伽美什并没有为难华莱特,恩启都甚至亲自将华莱特送到了边境。听说消息的罗德·迪克也准备礼送拉斐尔回国。

副主神官朱利安大人听说叙亚城邦派来了使者,也特意召见了拉斐尔,问了大洪水之后的很多情况。拉斐尔非常礼貌的尽可能详细回答,除了他自己也没有看过的那封密信,其它的事情也都是实话实说。

朱利安前段时间去了埃居王都,回到城邦召见了拉斐尔,随即又找罗德·迪克密商。他在密室中说道:“法老有命令,整顿军备准备进攻哈梯王国,将以海岬城邦为前哨基地。接下来这半年,将不断有作战物资通过各种方式悄悄运到海岬城邦。我们要做好一切准备,但暂时还不能惊动哈梯。”

罗德·迪克暗叹一声,他一直担忧的事情终于要发生了,想躲也躲不过啊,表面上却露出不解的神色问道:“进攻哈梯为何要以海岬城邦为基地?从罗尼神河出海,直接越洋登陆作战好像更方便。”

朱利安解释道:“一年后,从海岬城邦到叙亚城邦之间的陆路交通就会恢复,法老选择这条路线进攻自然有深意。在原先的都克镇一带,两年后会形成一片千里沃野,那将是天枢大陆中央新的富庶疆域。法老的目的是要使哈梯王国永远而彻底的臣服,只有占领那片疆域才能震慑整个大陆,为帝国立下千古传诵的功业。”

虽然歌烈的信中已有预言,但从朱利安口中得到印证,罗德·迪克仍然很震惊,他紧锁眉头追问道:“这能是真的吗?”

朱利安肯定的答道:“当然是真的,埃居神术学院的元老们集体做出了预言,已经确定无疑。神殿中也有神谕示下,哈梯王国虽然在各地修建了荷鲁斯神殿,却并没有引领子民真心的献祭,这种轻慢神灵的行为是不可原谅的。所以这一战不仅是为帝国建功的一战,也是守护荷鲁斯王神尊严的一战。”

罗德·迪克的眉头锁的更深:“大约什么时候?”

朱利安沉吟道:“这件事目前尚属绝秘,只有我们两个人才有资格知道。国与国之间的战争需要做的准备很多,物资和军队的调集最终瞒不过奸细的耳目,但还是越晚让对方察觉越好。……叙亚城邦突然派来了使者,我今天也见过他了。在这个时间派人来恐怕有试探的用意,城主大人一直将他软禁,确实是明智之举。”

罗德·迪克苦笑道:“可我不能总把这使者留在客馆里,正想等您回来商量呢。”

朱利安笑道:“这好办,给他最好的招待、送他最贵重的礼物、挑选美女好好伺候他,命人带着他游玩城邦各地,见到一片和平安宁景像。然后再派人护送他穿越沙漠回国,这样也就让使者无话可说了。……借着护送使者的名义,我们也派一名信使带着卫队回访,顺便看看那边的情况。”

……

拉斐尔在海岬城邦滞留了两个月,罗德·迪克原先的招待已经很不错,但朱利安大人回来之后,一切待遇又变得更好了,他简直成了贵宾中的贵宾。拉斐尔是哈梯王国的大贵族出身,从小地位尊荣,他既能够独自深入艰险的荒野,但对人间的酒色财富同样受之泰然。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又不是没见过。

两个月几乎没出门,也正好合了拉斐尔的心思。他穿行叙亚沙漠而来十分疲惫,这种疲惫感与一般的劳累不同,做为一名神术师,他的法力几乎耗尽而且恢复的特别缓慢,短时间内根本没有把握再穿行凶险的叙亚沙漠安全返回,那就好好休养吧。

两个月后罗德·迪克又来找拉斐尔致歉,向他解释副主神官朱利安大神术师前段时间不在城邦中,各种事情又很繁忙,所以怠慢了使者。这段时间他邀请拉斐尔在城邦各地好好散散心,见识异国风土人情,尽情享受一番,看见什么喜欢或想要的,尽管提出要求。

又在海岬城邦玩乐了不少天,所见一片歌舞升平景象,拉斐尔的法力完全恢复了,但力量的增长还在缓慢的继续。他心中既惊又喜却不动声色,既然对方这么热情,那就好好享受吧。他还提要求出城转转,参观一下异国的山野田园风光,这一圈玩下来,又过去了快一个月。

当时拉斐尔终于告辞回国时,罗德·迪克派了一名使者带着卫队回访,此行要穿过凶险的沙漠与沼泽,为了安全起见也不能让尊贵的拉斐尔大人孤身跋涉。至于罗德·迪克对那封密信的回复就是——没有任何回复!

……

且不提几座城邦都在忙些什么,阿蒙最近也挺忙的,他带领穴居野人部落走出深山迁向新的家园。林克的部落里男女老幼总共有六百多人,还有很多生活物资要带上,宰杀大型牲畜做成干粮,而未成年的幼兽还要带走去继续饲养。这样一支队伍行走在深山中,真的是拖家带口浩浩荡荡。

这一条路阿蒙和梅丹佐来的时候只走了五天,等他们回去的时候却足足走了一个月,可把林克给累坏了。山路很不好走,但对于从小生活在深山中的穴居野人来说倒不算什么,就是抗的东西有点多。最要命的是很多道路被截断了,沿途有不少堰塞湖,等出了山,又有好几片根本无法通行的沼泽地带。

这时候就看出云梦与那四只大铁甲兽的长处了,它们可以驮着很重的东西游过水面和沼泽,特别是在泥泞的沼泽地里比车船都好用多了。阿蒙将那根神奇的骨头交给了林克,让他驾驭着无形大船在湖泊与沼泽上运送族人。

船上的无形空间很大,但林克一次操纵大船运送太多人也相当吃力,所有的族人加上牲畜要往返几次才能运完。水面上还好说,操纵无形大船所遇到的阻力并不是很大,但是在沼泽地中,带着满满一船人前行就相当艰难了。

阿蒙不动手,梅丹佐也一脸坏笑只看热闹。林克几乎耗尽了法力,到达都克镇时真的累趴下了,躺在那里休息了好几天都没动弹。阿蒙让梅丹佐指挥族人建立临时营地,并且一一安排了将来的事情。

他们带了足够一年的干粮,附近的荒野丛林中也可以打猎,而阿蒙的风之魅舞中则准备了各种粮食的种子,交给林克让他安排族人明年开春时播种。他在这片荒岛上划出了各种地标,告诉林克哪些是都克镇后人的土地与矿场,他们可以选择其它的地方开垦自己的农庄。

北边亚述高原的山脚下可以开采神石与矿石,神石目前不是最重要的物资,但是冶炼铁矿需要抓紧时间,无论是打造农具还是武器都是急需的。想采矿的话还需要穿越一片沼泽,五只铁甲兽是最好的护送者。

经过这次大迁徙,林克终于把族人们带出深山,在沃土上建立家园,这位筋疲力尽的族长也悄然拥有了一体两面力量的六级成就。

建立简单的营地之后,需要规划将来的城寨,矿山同时也是采石场,而穴居野人部落中的精壮男子本就是很好的工匠,这些倒不需要阿蒙多操心,只是需要时间。有铁甲兽王云梦以及林克与梅丹佐在这里,荒原中的安全暂时是有保障的,大规模的冲突纷争至少在一、两年内还不会蔓延到此地。

一切安顿好了之后,阿蒙吩咐梅丹佐道:“你留下来帮助林克训练武士、教授作战,在将来的冲突中可以守卫家园。等他们修建了简单的寨墙,武士们也学会了作战,你再离开这里去梦飞思城找我。我有点事需要先去叙亚城邦一趟,你就在这里好好帮林克。”

林克与梅丹佐都不舍的说道:“阿蒙神啊,您带我们成功走过试炼之旅,我们都成为了六级魔法师与武士,您现在又要去做什么?”

阿蒙答道:“都克镇的地契被摩西留在叙亚城邦一个秘密的地方,我要先取出来以防万一,顺便也考察一下原先黑火丛林一带的地形,完成伊西丝神殿给我的任务。我知道你们想跟着我,但这里的族人更需要你们,我自己一个人去更方便。”

铁甲兽王云梦驮着阿蒙穿行大片沼泽,一直来到了黑火丛林的边缘。阿蒙对云梦道:“你也回去吧,这沼泽挡不住我的脚步,但那些族人却生活在被泥泞包围的巨大孤岛上,进出都需要你帮忙。你好好修炼自己的力量,不要学那些怪兽无事生非,守护好这片家园。”

云梦念念不舍的回头游走,阿蒙的大皮兜里挎着薛定谔继续西行。黑火丛林已完全变了样子,高处的怪石上还生长着黑色的怪异灌木,但低处已被淤泥与积水淹没,是一片丛林中的沼泽,哪怕是坐船也无法通过,更别提徒步行走了。

黑火沼泽却阻挡不了大魔法师与大武士阿蒙的脚步,怪石丛中有些通道很狭窄,阿蒙便没有展开无形大船,手提法杖徒步行走。泥泞的沼泽与水面,在他的脚下就如坚实的土地一般,走的潇洒而沉稳。

进入黑火沼泽前行不远,行走中的阿蒙却突然站住了,放下法杖在泥水中跪地行礼。前方不远,两块露出水面的巨石之间,有一个姑娘俏生生站在那里,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