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卷:神使
第096章 密信

当天晚上,他们就在都克镇的土地上休息了一夜,阿蒙与梅丹佐谈起了此行的另一个目的,便是将林克部落的族人接到这里来建立城寨。穴居野人部落在深山中的生活非常的艰苦,没有合适的土地可以耕作,而狩猎充满危险。

自从那场大洪水之后,山中很多道路被截断,有不少野兽已经绝迹,有的穴居野人部落已经彻底灭绝了。林克的部落生存环境更加艰难,假如不是洪水来临时捕捉了足够多的野兽,并学会了制作可以长期保存的肉松,估计也很难支撑到现在。林克曾率族人抓了很多幼兽饲养,这才使族人的生活能够勉强维持下去。

其实林克早有想法率领族人走出深山,寻找一片可以安居的沃土家园,如今机会来了。梅丹佐想的倒是很长远,他提醒阿蒙道:“您说这片土地属于都克镇的族人,又要让穴居野人来建立村寨,那您的族人与林克的族人不会发生争夺冲突吗?”

阿蒙答道:“这个问题我早就想过,不必担忧。都克镇的土地包括镇外的农田和矿场,都有田契可查,原先生活着两千多人,可现在的族人只剩下不足百名。这些土地都是属于他们的,林克的族人不会占有。已浮出水面的这一片沃土比原先的都克镇土地大得多,林克的族人尽可以开垦耕作、世代繁衍下去。”

梅丹佐眯起眼睛道:“几十号人千里迢迢而来,想在这个地方立足不容易,确实应该有人先建立村寨提供庇护。此处怪兽横行,需要团结在一起才可以生存下去,拥有美好未来。”

阿蒙点了点头道:“威胁不仅是那些怪兽,随着洪水退去这里将成为一片千里沃土,可以容纳百万人居住,大陆上各个势力恐怕都不会放弃这片疆域,必然有争端。但是无论如何,我的族人只是建立自己的家园。梅丹佐,我要交给你一个任务,等林克他们来到这里之后,你帮助林克训练武士、打造武器并修建城墙防御,做好一切准备,他们都是最好的工匠。”

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阿蒙挎着薛定谔又出发了,拄着铁枝法杖穿过几片尚被水面环绕的沼泽,进入幼底河谷一带的深山丛林,就像他当初第一次离开都克镇时那样。梅丹佐劝了一句:“您就不在故土多留两天吗?”

阿蒙答道:“我已经来了,还会再回来,知道该以什么方式去留恋。”

洪水过后,深山中很多地方的路被截断,很多地方两山之间形成了狭长的堰塞湖,阿蒙与梅丹佐交替走山路与水路,终于到达了林克部落所在的山地高原。

当他们出现在穴居野人部落的村口时,所有人都惊呆了,整个部落的人都闻讯赶来迎接,大家跪成一片就像在恭迎神灵的到来。梅丹佐有些不好意思的躲到了一旁,倒是薛定谔大大方方的蹲在那里接受众人的跪拜。

林克连裤子都没穿好就慌忙从家里跑了出来,分开人群一把抓住阿蒙的袖子道:“我的神啊!您终于回来了,大家天天盼着您呢!”

当天晚上,就在那个燃烧着火堆的大山洞外,整个部落举行了一场盛大的狂欢。阿蒙与林克商量了迁居的事情,穴居野人们欣然同意,恨不得第二天立刻就出发。阿蒙却吩咐林克不要着急,两个月之后再走,全族迁徙需要做各种准备,而梅丹佐也需要在这里恢复力量。

近两年时间不见,林克已经拥有一体两面力量的五级成就,他听说梅丹佐也拥有五级成就时,有些得意的说道:“看样子我们也差不多嘛,你一直待在阿蒙神身边,却并没比我强多少。”

阿蒙笑道:“是吗?梅丹佐的情况你很快就会清楚了,你倒是一直没有忘记下功夫。”

林克答道:“那是当然,自从您走后,一体两面的力量修炼我是一天都没有间断过。”

阿蒙很满意的点头:“那很好,你很快就会迎来一场考验的。铁甲兽王云梦的情况怎样呢?我听说你在山里找不着对手试练,经常与云梦切磋。”

林克有些不好意思的答道:“本来嘛,如果是一对一单挑,我比云梦强那么一点点,可是它还有四只大铁甲兽帮忙,所以它们加起来又比我强了一点点。”

阿蒙笑了:“别说了,我全明白了,你没有一次占过便宜。这段时间我交给你一个任务,不要再找云梦打架了,教它写字,就像当初我教你一样。”

林克张大嘴怪叫道:“什么?教云梦写字,铁甲兽也会写字吗?”

梅丹佐拍了他一巴掌:“这有什么不能的,我们在沙漠中遇到了蝎子王,还能变化成人的样子说话呢。旁边有两个人形的女蝎子,你是没看见啊!竟然没穿衣服就出来了,那身材……”

阿蒙打断他的话道:“云梦很聪明,你始终不是它的对手,说明我当初教的它都听懂了,也在按自己的方式去修炼,未尝不可以学会写字,将来更有可能像蝎子王那样神通广大,是族人们最好的守护者。”

林克追问道:“你们还遇到了蝎子王?离开山里的经历真精彩,一定要好好说给我听。”

阿蒙拍了怕他的肩头道:“不着急,让梅丹佐慢慢告诉你吧,这次来我想教你们新的东西,重点是打造各种武器与法器。一体两面的力量修炼不可以过多的倚仗外物,那毕竟不是本身的力量,甚至会导致痴迷与贪念,但是打造器物的过程对法力与意志都是一种磨练。”

阿蒙又在穴居野人部落里住下了,成为一名大魔法师与大武士后,他对一体两面力量有了许多全新的感悟,都毫无保留的教授给了梅丹佐与林克,同时重点传授了一些神术器物的加工炼制方法。有的器物现在还没有条件去打造,但有些东西已经可以去尝试了,阿蒙也亲自动手打造武器。

那些变异巨蝎坚硬异常的背甲可以制作成鳞甲,再辅以神术加工,不仅可以对抗武器劈砍还可以吸收与转化能量冲击,是一种非常好的防御器物。双头怪蛇的蛇磷,经过那么剧烈的神术冲击还能完成保存下来的自然也非常坚固,甚至能够抵抗部分神术伤害的效果。

蛇鳞不仅可以打造鳞甲,扇面型的鳞片正中间有一条突出的骨刺,将鳞片的两端边缘磨平只留下这一根骨刺,可以制作成非常锋利的箭簇。蝎子的尾针也是制作箭簇的材料,而且这种箭簇有剧毒,虽然尾针中存留的毒液不能反复使用多次,但已经足够厉害了。

阿蒙还搜集了那条双头巨蛇的脊骨与肋骨,肋骨可以加工成弓脊,脊骨可以制作武器的手柄,这些骨头同时也是加工法杖的材料,只是法杖的制作要困难得多。

法杖必须用有生命的材料加工,比如生长数百年的胡桃木芯是最流行的法杖制作材料,这种怪兽的骨头则更加难得,平时想找都找不到。阿蒙仔细研究了自己那根铁枝法杖,才发现它被老疯子不知用什么手段加工过,内部竟然有极其细微的生长纹路,所以能够既当武器又当法杖使用。

这种手段阿蒙尚且不会,看来他的水准与大陆上顶尖的器物大师相差还很远,林克与梅丹佐差的就更远了。

梅丹佐的力量还在恢复之中,林克首先尝试打造器物,从最简单的蝎壳鳞甲开始。将那些背甲制作成鳞甲并不难,只要有足够的耐心,但是再用神术加持便不容易了。

林克几乎损毁了一半的甲壳,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成功打造了一件完美的蝎壳鳞甲衣。这么惊人的浪费与挥霍,假如换个人一定会心疼的心头直滴血,可是阿蒙并不太在意。他告诉林克,这是一个必须的过程,任何一位出色的器物大师都是用惊人的珍贵材料堆出来的,随着法力、境界、技艺的提高,打造器物也会越来越熟练,才能加工出更珍贵的法器。

阿蒙手中最珍贵的材料就是那八支獠牙与两根蛇筋,他决定亲手打造。八根蛇牙四长四短,阿蒙从简单的入手,损毁了两只短牙,以另外两只短牙打造了两柄弧形的弯刀。这两把刀轻而锋利甚至有类似法杖的作用,在战斗中可以辅助施展神术,而且天然带着咆哮冲击的精神震撼效果。

他将这两柄细长的弯刀分别交给了梅丹佐和林克,既是一种漂亮的装饰同时也是作战中很好的武器,比一般的武士长剑强多了。

接下来阿蒙又用四支长牙制作弓脊,尽管已经很小心,但还是损毁了一支。再用蛇筋制作弓弦时损毁的数量就更多了,短短三截弓弦加起来不到十尺长,他却用完了一根三十多尺长的蛇筋才制作成功。

这三张弓的威力相当强大,一般人根本拉不开。它们也是一种神术器物,能辅助水元素神术的施展,还可以凭空凝结成神术箭射出,是一种神术师也可以使用的武器。这三张弓自然是阿蒙、林克、梅丹佐一人一张,同时也配上了蛇鳞骨刺制作的箭。

阿蒙亲自加工了两把弯刀、三张弓与一批箭之后便没有再动手,把剩下的所有材料都交给了林克,能加工出多少东西都随便吧,就当是练手了。

当阿蒙加工完这些器物之后,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梅丹佐的力量已经完全恢复了。他却惊讶的发现力量的增长还在持续,于是跑来问阿蒙是怎么回事。阿蒙笑着说道:“恭喜你,已经拥有六级成就,可以修炼很多高阶神术与体术了,我离开之前都会传授给你。”

梅丹佐大喜过望。一旁的林克羡慕的不得了,拽着阿蒙的袖子磨磨唧唧的问道:“阿蒙神啊,我什么时候也可以学习高阶神术呢?”

阿蒙似笑非笑道:“快了,等你吃完一场大苦头就差不多了,率领全族人迁移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到时候就看你能不能挺住。……云梦学写字学的怎么样了?我今天想去看看。”

林克点头道:“快了快了,它都会写自己的名字了!”

这天下午,三个人离开村落去了云梦等几只铁甲兽栖息的水潭,薛定谔似乎对这件事很感兴趣,也一路小跑跟在后面看热闹。来到水潭边,阿蒙召唤一声,铁甲兽王扑腾跳了上来,摇着尾巴十分亲热的样子,溅了几人一身的水花。四只大铁甲兽也浮出了水面,看着阿蒙神情十分敬畏。

阿蒙笑道:“云梦啊,听说你会写自己的名字了,从此不再是普通的兽王,而掌握了人间的智慧,快写给我看看。”

云梦很听话的点了点头,伸出一只前爪真的在地上写了一行字。薛定谔一直探着脑袋瞪大眼睛看着它,突然一扭头不看了,梅丹佐也一捂嘴笑了。

阿蒙皱着眉头神情有点古怪,冲林克道:“你是怎么教的啊,它怎么写反了?”

林克尴尬的答道:“我教的都是对的啊,可能是它的眼睛长得与我不一样吧。”

阿蒙愣了半天,突然给了林克一拳道:“你是不是写字的时候都站在它对面了?”

林克一拍脑袋:“是啊,我把它当人了,没想到它那么笨!”

阿蒙瞪了他一眼:“笨的可不是云梦,你看它学的多好啊!也不能怪你,平常在这山里面也没有写字的机会,没经验就是没经验。……你们都出去吧,我单独交代云梦几句话。”

林克与梅丹佐出了树林,在外面的山路上等着。时间不大,阿蒙带着薛定谔钻出来了,他朝梅丹佐道:“你已经拥有一体两面力量的六级成就,现在去试试铁甲兽王的力量修炼如何。我刚才已经吩咐过云梦,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千万不要保留。”

梅丹佐进去了,不一会儿就听见密林深处吼声连连,浪花四溅法力澎湃,还有无数残枝断木飞出。大约过了一顿饭的时间,动静终于停了下来,梅丹佐很狼狈的钻出了密林。

阿蒙笑着问道:“怎么样,谁胜谁负?”

梅丹佐尴尬的答道:“本来嘛,如果是一对一单挑,我比云梦强那么一点点,可是它还有四只大铁甲兽帮忙,所以加起来又比我强了一点点。”

阿蒙一皱眉:“这话听着好耳熟啊,怎么和林克的说法一模一样?”

林克见梅丹佐吃瘪,在一旁笑出了声:“原因很简单啊,我们都是一位老师教出来的。”

阿蒙又瞪了他一眼:“云梦比你们都强,不觉得惭愧吗?它的力量进步很大,在将来的族人迁移中会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再过半个月就要出发了,下令吩咐族人赶紧收拾东西吧,需要带走的都带走,用不着的东西就留下吧。”

……

就在阿蒙与梅丹佐到达都克镇的时候,华莱特与拉斐尔也分别到达了海岬城邦与乌鲁克城邦。自从交通被大洪水切断之后,这两座城邦还是第一次接待来自哈梯王国叙亚城邦的使者。他们来转达歌烈大神术师的问候,受到了礼貌的接待。

两人都有一封密信,而且声明只能由城主大人亲自打开单独去看,这封信给两位使者都带来了意想不到的麻烦。

罗德·迪克读了歌烈的密信之后,独自在房中坐了半天,没有召唤属下的官员也没有找副主神官朱利安商量,只请来了最信任的幕僚亚里士多德。他将这封信交给亚里士多德道:“先生,我收到了一封信,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是连同书信带使者一起交给法老处置呢,还是装作根本没看过?”

亚里士多德看了这封信也是半天没说话。罗德·迪克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您一向是我最信任的朋友,所以才会单独与您商量,希望听听您的意见。”

亚里士多德沉吟道:“这样一封信确实很难公开商议,歌烈并没想做您的敌人,这位九级大神术师只是告诉了您他预见的将来,并且提出了一个建议。”

罗德·迪克叹息道:“马尔都克之地即将发生什么,我也有所风闻,但我只是海岬城邦的城主而已,虽然不愿意看见,也无力去阻止国与国之间的纷争。”

亚里士多德:“可是歌烈想阻止,所以才提出这样一个建议。我是远方的人,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位大神术师的悲悯胸怀值得钦佩,至于能不能成功是另外一回事,至少他想这样做。”

罗德·迪克露出了苦笑:“他的建议我无法考虑,甚至不想让人知道我听说过,但又不想开罪歌烈,那您说应该怎么处理?”

亚里士多德想了想答道:“歌烈也预见了哈梯与埃居之间即将爆发战争,这恐怕是您和他都无法阻止的。他的建议也可以在战争之后再考虑,到那时情况可能有所不同,甚至用不着再考虑他的建议,您暂时不必做任何答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