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卷:神使
第095章 日暮乡关何处是

沼泽中还有一片片露出水面的土地,人踩在上面已经不会陷落,生长着茂盛的植被,像一座座或大或小的孤岛。由于水位退下的时间并不长,所以树木并不太高,是很多野生动物的隐藏与栖息之地。

这还不是洪水退去后最终的地貌,被西边的黑火沼泽、东边的幼底河谷深山、北边的亚述高原、南边的叙亚沙漠包围的千里沃土正在形成中,通行无碍还要等到几年之后。即使是那样,想到达这里也并不容易。

阿蒙找了一块露出水面的干燥高坡,以气元素神术发出震荡冲击波惊走了这里的野兽,然后在一块平缓的地方停下了无形大船。他见梅丹佐还在船中静静的端坐,于是并没有把空间收起,只带着薛定谔下船做吃的。

阿蒙烤的竟然是新鲜的蛇肉,放了随身带的各种调料,他与薛定谔在一起这么久,其实并不了解一只猫都爱吃什么,所有的东西完全都是按人的口味做的。而薛定谔似乎对人间的美味最为享受,除了肉之外当然还有美酒,阿蒙离开梦飞思时特意买的最好的酒。

别看阿蒙年纪不大平常也很少喝酒,但是对酒的鉴赏能力绝对是超一流的,都克镇上曾经出售的都是大陆上最好的美酒,而他的父亲是镇上最有名的酒鬼。所以他买的酒不论贵贱,口味绝对没的说,这恐怕是最令薛定谔满意的。

除了烤肉和酒,阿蒙还煮了一锅香喷喷的果蔬牛肉汤,用神术秘制的肉松加工而成,这是他最拿手的厨艺了。算起来薛定谔已经快三天没吃东西了,一人一猫都吃的很香。黄昏的时候,梅丹佐终于睁开了眼睛,吸了吸鼻子站起身走下大船道:“阿蒙神啊,什么东西这么香?竟然还有酒!这样会把附近的怪兽引来的。”

阿蒙笑了笑:“可是薛定谔饿了,无论如何总得吃东西啊。你恢复的怎样了,假如有怪兽的话,能不能给打发了?”

梅丹佐苦着脸道:“上岸后我的力量已经用尽,刚才只是恢复了不到一成,对付一般的野兽当然没问题,万一是厉害的怪兽可受不了!……阿蒙神啊,我也先吃点东西吧。”

薛定谔喝酒不用杯,直接抱瓶吹,酒香四溢在黄昏中还真引来了怪兽——传说中的蝎尾龙。

这种怪兽很像蜥蜴又很像鳄鱼,但是尾巴很长几乎占了整个体长的一半,长尾分节仿佛是蝎尾,尖端呈弧形,体型大约在三尺左右。它们在沼泽中冒出脑袋,看见高坡上的火光却不敢靠近。

梅丹佐已经让蝎子和怪蛇吓怕了,一手拿法杖一手持剑警戒了半天,才发现这些蝎尾龙胆子很小,并不是一种很有攻击性的动物,又坐下来喝着汤叹气道:“阿蒙神啊,您告诉我上古众神之战的传说,神灵曾创造了九种怪物其中就有蝎尾龙,可是我看这些蝎尾龙也不怎么厉害嘛,怎么可能参与众神之战?”

一对前爪抱着酒瓶的薛定谔用鄙夷的神色瞪了梅丹佐一眼。阿蒙却很认真的想了半天才答道:“我们在沙漠里遇到的那些蝎子,在众神之战中也是不堪一击的,但是蝎子王泗水绝对有这个资格,我想九头怪蛇洪巴巴也是。当初神灵所创造的九种怪物,在众神之战中恐怕有的已经被消灭,就算活下来的洪巴巴后来也被人斩杀。

洪巴巴在幼底河中的子孙我曾见过,是一只很可怕的变异水蚺,而今天遇到的双头怪蛇则更为强大,因此才占据了那座大湖。但是我想并不是所有的怪兽后裔都很凶猛,除非我们遇到了那九种怪兽本尊,比如蝎子王泗水。当初的蝎尾龙是否还在,我并不清楚,但是这些蝎尾龙我从小就见过,与普通的铁甲兽一样,并不是很可怕。”

梅丹佐一拍大腿道:“您一提铁甲兽,我就想起了云梦,普通的铁甲兽是不怎么可怕,但那些变异的大铁甲兽可是很厉害,尤其是铁甲兽王云梦当初差点没要了我和林克的命。云梦可不是神灵所创造的怪兽啊,它就是变异铁甲兽王,拥有惊人的力量甚至还会本能的神术。我有个想法,不知道对不对?”

阿蒙:“有什么想法你就说。”

梅丹佐摸了摸后脑勺道:“洪巴巴、泗水这些怪兽,可能并不是神灵创造的,他们就是变异兽王,最初的来历和云梦差不多,开启了灵智拥有本能的力量。是神灵发现并训练了他们,就像蝎子王训练那些巨蝎军团一样,趋使他们去战斗。阿蒙神啊,您不也是传授了云梦体术与神术吗?云梦能听懂你的话,虽然不能像人一样学习各种体术与神术,却能按照你教的方法锻炼天赋的力量。”

阿蒙点了点头:“你这个想法很有道理,但是云梦不会说话,也不能像蝎子王那样变成人的样子。假如有一天它也可能化为人形的话,说不定就可以系统的修炼一体两面的力量。我记得蝎子王曾说过,人类拥有类似神灵的身体,修炼这种力量应该最为方便。”

说道这里,梅丹佐突然笑了,阿蒙瞪了他一眼道:“你笑的好怪,在想什么呢?我怎么感觉不是好念头。”

梅丹佐嘿嘿笑道:“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云梦是公的还是母的,有朝一日他如果能变化成人形,不知是男的还是女的,可不能学那些蝎子不穿衣服就出来溜达。假如真有这么一天,您不就成了传说中那些制造怪兽的上古神灵了?”

阿蒙也笑了:“我也很好奇,等着瞧吧。这一次到林克的部落,我打算让林克教云梦写字,将来学习更高深的神术会更方便一点。我在伊西丝神殿中曾看见化形神术的典籍,它的基础是信息神术,刚开始是一种幻术,但是到高深境界就不仅是幻术了。我总觉得那不是给人练的,假如云梦有可能学会,倒是可以让它试试。”

梅丹佐好奇的追问道:“铁甲兽也会写字吗?它还不会说话呢!”

阿蒙:“可以试试,云梦是变异铁甲兽王,也能听懂我的话。”同时又瞟了薛定谔一眼心中暗道:“这只猫也不会说话,但是连神文都会书写,铁甲兽未尝不能啊!”

薛定谔捧着酒瓶喝的正欢呢,没有理会这两人谈话,梅丹佐又问道:“阿蒙神啊,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我在与双头怪蛇战斗时曾问过的。那怪蛇也会神术,与它的身体力量一样强大,难道修炼的也是一体两面的力量,是谁教的呢?”

阿蒙陷入了沉思,过了半天才答道:“也许只是本能的力量觉醒,当初的云梦也会使用类似土元素神术的技能,传授它们力量的可不是神殿中的祭司。它们没有系统的典籍经验,因此掌握力量异常艰难,但另一方面也不会受到经验的束缚,并不理会什么是体术与神术,反倒接近于一体两面力量的修炼。”

梅丹佐皱着眉头道:“云梦当初的情况是这样,难道洪巴巴与蝎子王也是?云梦如果不是遇见了您,恐怕永远只是一只水潭中的铁甲兽而已。”

阿蒙:“蝎子王与洪巴巴可能是得到了神灵的传授,它们不是人类,修炼的路途也与人类不一样。所谓一体两面的力量只是我的总结,无所谓叫什么名称,神灵并不希望它在人间公开流传,所以我们也要小心。”

梅丹佐点头道:“我一直很小心的,哪怕在小茜公主面前也没有露出任何破绽,您倒是应该好好叮嘱林克。其实我一直在想,那双头怪蛇死的真是不值,它如果不追我们,大家都平安无事。它可不如那只蝎子王,至少会谈判。”

阿蒙叹了口气道:“它开启了简单的灵智,意识到自己掌握了强大的力量,有超出动物本能之外的欲望,在那大湖中称王称霸,这力量最终却害了它自己。”

梅丹佐:“它是以为吃定我们了,所以才会穷追不舍,却没想到您一出手就把它宰了。”

阿蒙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很郑重的叮嘱道:“我曾经对你说过尽量不要杀人,如果必须要杀人也尽量使用最小的力量。但有时候最强的力量也就是最小的力量,如果无休止的缠斗发出无数次攻击,所使用的力量反而比致命一击大得多。……前行还会遇到怪兽,假如每次都爆发这样的战斗,我们恐怕不可能安然走到目的地。接下来的路要小心,尽量不要再起冲突,能不力斗是最好。”

天明之后继续出发,走过近百里的沼泽之后,前方是一片灌木丛和草原。这片土地露出水面还不到一年,并没有形成茂盛的丛林。在野草和灌木丛中行走,阿蒙收起了无形大船,并不想徒然的消耗法力。

草原上有很多野牛,体型庞大有一人来高,弯弯的犄角尖端向前伸出,性情却很温顺,成群结队在那里悠闲的吃草。梅丹佐说道:“这些牛的犄角真特别啊,假如成群结队发起冲锋,那将是非常恐怖的景象,他们就是传说中九种怪兽之一荒野蛮牛的子孙吗?”

阿蒙答道:“这种蛮牛我在山地里见过,平常并不攻击人,但是受到惊扰成群奔跑的时候,蹄子与犄角非常危险。我们还是离远点吧,不要招惹它们。”

他们从牛群间悄然穿过,梅丹佐突然张大嘴一指远方道:“阿蒙神啊,您看那是什么?”

只见远方也有一头牛,体型比公象还要庞大的多,硕大的犄角弯曲像是一张巨弓,尖端闪着锋利的寒光,在草原上走过就像一座移动的小山,样子十分骇人。然而有很多鸟落在它的身上,这头巨牛的神色十分安详,抬头看了远处走过的阿蒙与梅丹佐一眼,又低下头继续若无其事的啃灌木丛。

阿蒙小声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荒野蛮牛吧。”

梅丹佐吐了吐舌头:“个头可真大,会是神灵制造的那头荒野蛮牛吗?”

阿蒙:“看样子不像,神灵制造的九种怪物本尊都有参与众神之战的力量,而这头牛应该是它的后代,或者是一只变异蛮牛王。我们绕过去就行,注意点,别踩着牛粪。”

两人穿过了这片草原,前方的泥土又变得湿润起来,一脚踩下去会陷落到膝盖。但这种泥泞妨碍不了一身本领的阿蒙和梅丹佐,他们只在湿泥地上留下了四行浅浅的足迹,身影渐渐消失在远方的地平线上。

一夜过去了,这些足迹还没有完全消失,第二天中午的时候,远方的地平线上又出现了两个黑点。黑点迅速的变大,竟是飞奔的梅丹佐与阿蒙,他们又回来了,而且在飞奔。

他们身后传来“嘶、嘶”的难听响声,抬头一看,是一副可怖的景象,一头怪物正紧追不舍,正是传说中的沼泽巨蛇。这条蛇的体型没有双头怪蛇那么庞大,但也足有六十多尺长,身体有水桶那么粗,头顶正中长着一尺多高鲜红色的肉瘤,形状就像公鸡的冠。

更可怕的是,这条蛇虽然没有长腿,却有一对薄膜状的肉翅,展开之后有三十多尺宽,就像巨大的蝙蝠翅膀。它的尾巴拖在地上游动,上半身煽动双翅腾在半空,双翅鼓动间还带着细碎的风刃,所过之处,被切碎的草叶与灌木纷飞。

阿蒙一边跑一边说道:“叫你小心点不要招惹怪兽,你又把这个大家伙给惹出来了,还是一只长了翅膀的变异沼泽巨蛇,幸亏不是传说中的飞蛇王!”

梅丹佐嘟囔道:“我真不是故意的,就是往水里撒了泡尿而已,没想到把它给招出来了,差点没把我吓死!”

阿蒙:“我让你搞定,你就这么搞定的?往回跑了这么远,我们一天的路白走了。”

梅丹佐苦着脸道:“阿蒙神啊,您又不肯出手,而我的力量才恢复不到两成,怎么跟它斗?我看这条蛇就是那片沼泽中的怪兽头领,把它引到这儿来,我们再回去便可通行无阻。”

说话间两人已经从牛群中飞奔而过,那双翅巨蛇也追了过来,可怕的动静惊扰了吃草的野牛群。很多牛开始惊慌的奔跑,有不少牛就阻挡在怪蛇前行的路上。那牛蹄和犄角对于人而言是致命的危险,但是巨大的双翅飞蛇却全然不惧,双翅一扇或长尾一卷,就把挡在前面的牛给卷飞摔出很远。

牛群更加慌乱了,奔跑间发出一阵阵惊恐的叫声。远方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大地仿佛在颤抖,原来是那头巨大的变异蛮牛发现了这里的动静,低下头扬起四蹄奋力冲了过来。

逃窜中的梅丹佐悄声喊道:“阿蒙神啊,加速拐弯,我们快闪,让怪兽去斗怪兽吧!”

阿蒙一把扯住梅丹佐的胳膊,脚下突然加速同时施展了潜行神术,身形快的就像一缕轻烟若隐若现,兜了个圈子夹杂在狂奔的牛群间溜走了,而迎面冲来的蛮荒野牛恰好遇上了沼泽巨蛇。

他们又从来路返回,身后传来蛮牛的怒吼与巨蛇的嘶鸣,草原上烟尘四起狂风大作,连根拔起的灌木接二连三的飞向半空,两个大家伙斗在了一起。已经跑远的梅丹佐心有余悸道:“您看这两头怪兽,究竟谁能斗得过谁?”

阿蒙答道:“这里又不是沼泽巨蛇的领地,两头强大的怪兽突发争斗,一般不会拼性命的,只会一方击退另一方,我们还是趁着沼泽巨蛇不在的机会赶紧走吧。”

他们又在这遍布凶险的荒原中走了好几天,尽量避开各种危险,实在躲不过便拿起武器战斗。阿蒙没有再让梅丹佐出手,遇到什么状况都手挥铁枝法杖亲自解决,一路记录地形以及怪兽出没的信息,这一天终于来到了都克镇的旧址。

这里刚刚露出水面不久,是一片包围在沼泽与丛林中的巨大孤岛,土壤是黑色的,很肥沃,已经长满了杂草。算算面积,这一片孤岛容纳几千人耕作居住绰绰有余,而且随着洪水最终完全退去,千里沃野将会连接成片。

阿蒙手提法杖站在一无所有的故乡,双目含泪良久无言。他的脚边蹲着一只猫,薛定谔的眼中竟然也有惆怅的神色。

阿蒙从中午站到了日落,就这么傻傻的望着这片荒原,一句话都没说。直到黄昏时梅丹佐才小心翼翼的问道:“阿蒙神,这就是我们的目的地都克镇吗?”

阿蒙伸手擦了擦眼角,点头道:“是的,这里就是都克镇。山洪从亚述高原冲下来,所有人连同房屋牛羊一起全被卷走,什么都没剩下。泥土淤积覆盖了原先的土地,我们正站在它的上面。”

梅丹佐轻声道:“阿蒙神啊,不要太伤感,您毕竟回来了。将来这里会重新成为一片繁荣的家园,您的愿望一定会实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