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卷:神使
第094章 所行便是所愿

双头巨蛇显然被激怒了,扬起一对巨大的头颅追了过来,巨尾在水面上快速的摆动,波涛起伏间也如飞射一般,但比无形大船的速度总是慢了那么一点点,眼看阿蒙等人越逃越远。

巨蛇的两只头颅同时张开嘴发出了巨吼,带着一种震颤,在水面上竟激起共鸣的回声。水中有无数鳞片状的波纹出现,湖面在震荡,有不少鱼儿翻着白肚皮弹出水面,已经肠开肚破死于非命。

这种与水面形成共鸣的震荡波带着巨大的杀伤力,梅丹佐等人有无形空间的保护还不至于受伤害。可是船的速度变慢了,震荡的水面形成了一股阻力,嗡鸣的空气中也有一股力量阻挡。

梅丹佐转过身站在了船尾,驾驭着无形大船突破障碍飞遁,一边奋力的挥动法杖,另一只手紧握长剑神色十分凝重。他挥舞法杖的动作远不如平时那般潇洒,就像拿着一把沉重的大刷子在刷墙,显得十分吃力,额角不断有汗珠滚落。

他每挥一下法杖,船后方的视线就一阵模糊,似乎空间被扭曲,震荡冲击波也消失片刻,无形大船突然加速前冲一段距离。用空间神术来阻挡巨蛇的追击确实是最有效的手段,可是他运转的空间法则之力很快就被声波震荡所击散,双头巨蛇仍然越追越近。

想当初阿蒙刚刚从四级突破到五级成就,真正的力量还没有来的及修炼,在幼底河中遇到那条怪蛇时根本不是对手,使用了卷轴才搞定。如今的梅丹佐已经达到了五级力量的巅峰,又有着神奇的无形大船保护,再遇到当初那条怪蛇,只要自己不犯错误,应该足以放手一战。

可是今天这只双头怪蛇明显比阿蒙在幼底河中遇到的那条要强大得多。阿蒙看的很清楚,就算梅丹佐已经达到一体两面力量的五级巅峰成就,也是搞不定的。他能先试出怪蛇的底细,还能坚持斗到现在已经很难得了。

阿蒙悄然取出了众神之泪,飞速的嵌进了法杖的顶端,这是他第一次动用众神之泪镶嵌法杖,这支铁枝法杖终于完全的发挥了力量。再看那条怪蛇已经追的很近了,两只硕大的头颅一左一右在几十尺外呈夹击之势。它的眼睛很奇怪,每个头颅上一只眼是黑褐色的,另一只眼是蓝绿色的。

梅丹佐喊道:“阿蒙神啊,我就快挡不住了!这怪蛇力大无穷,怎么还会神术,难道他也懂一体两面的力量吗?”

阿蒙无心啰嗦,突然喝道:“停船!”

梅丹佐奋力一挥法杖,巨蛇面前出现了一片空间裂隙,不再催动无形大船飞遁。船只是以惯性继续漂行,在震颤的湖面上缓缓减速。怪蛇的吼叫声随即震碎了扭曲的空间,两颗头颅从一片混沌中钻了出来,蛇颈上的鳞片正在发出光芒,黄褐色与碧绿色交替闪烁,好像正要发动什么神术。

恰在此时,半空中有一片金光散落,伴随着吟唱之声:“力量伴随着强大的心灵,是谁在信念前挣扎?以为挣脱了牢笼、却迎来了锁链……”

这是伊西丝神殿的神术,名叫“黄金锁链”,实际上是一种很玄奥的高阶空间神术,效果与中阶神术“空间禁锢”差不多,但力量却更加神奇与强大。这可不是老疯子教的,是阿蒙翻看典籍自己偷学的,用铁枝法杖施展出来异常得心应手。

金光凝练似是无形的枷锁,将巨蛇两颗硕大的头颅缠扰禁锢。浮在水面上的蛇身扭动挣扎,可是蛇颈就像被两只看不见的巨手紧紧地攥住。阿蒙已经高高跃起挥舞法杖击了出去,别忘了他还是一名六级武士,法杖也是武器。

阿蒙跳起三十多尺高,铁杖重重的打在两支蛇颈与蛇身的分叉连接处,却没有蛇鳞飞溅的场面,甚至连声音都没有发出。一股剧烈的冲击力沿着蛇身震颤散射而开,这很像是用大锤开采矿核,令人想起都克镇的矿工技艺。

这一杖的冲击力真不小,阿蒙的身形被弹了回来又落到船上,巨大的惯性使无形大船向后飙射了几十尺远。而那两百多尺长的蛇身有一个瞬间的定格,仿佛被散射的冲击力短暂的麻痹。阿蒙这一杖自然打不死双头怪蛇,他甚至都没有想伤害它,只是让蛇身定住片刻。

阿蒙落回船上随即将法杖向上一挑,湖水卷起将硕大的蛇身包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冰壳。冰层很厚很坚固,随着水波涌起几乎是瞬间形成,却没有直接裹在巨蛇的身上。在坚冰与蛇身之间还有一层空间,贴着巨蛇的身体迅速燃起了一层火焰。火焰起初是浅红色,很快变成了蓝白色,最后竟成了淡金色。

一片冰寒中包裹着一片炙热,但火焰喷射的方向全部向着怪蛇的身体,热力贴着鳞片钻了进去,竟然没有融化包围在外层的寒冰。双头怪蛇发出痛苦的嘶鸣,疯狂的扭动着身体,那巨大的坚冰出现了一道道裂纹。火焰却突然消失不见了,全部钻进了鳞片之下。

冰壳因为巨蛇的挣扎而出现裂纹,但这些裂纹随即又快速的弥合,巨大的冰壳迅速向内生长变得越来越厚,终于完全裹住了巨蛇的身体。巨蛇的身躯发出光芒,深褐与碧蓝色不断滚动闪烁,似是在以某种神术抵御灼热的燃烧。但在冰壳生长裹住身躯的那一瞬间,突然发出一连串的爆炸声。

炙热与冰寒突然交锋,内部的冰瞬间被融化成为膨胀的蒸气,巨大的压力将蛇身与冰壳一同炸碎,这一条庞然大物鳞片飞溅、血肉模糊,竟然还在疯狂的翻滚挣扎。阿蒙大喝一声迅速的挑动法杖,动作看上去很怪异。沿着巨蛇的残躯,空间一阵阵扭曲模糊,出现了无数扭动的裂隙。

伴随着冰壳膨胀炸裂,空间裂隙也四分五裂,怪蛇的身躯终于节节寸断,化为血肉模糊的大小碎片,夹杂在碎冰间漂浮在湖面上,它终于被消灭了!

梅丹佐一屁股坐在船上,又惊又叹道:“阿蒙神啊,你一出手就搞定了,这是什么神术?”

阿蒙答道:“冰与火之歌。”随即法杖一挥,他用风之魅舞收起了水中所有完好的蛇鳞与蛇骨,其中还有两条蛇筋与八支獠牙。

梅丹佐诧异道:“我没听说过啊?”

阿蒙答道:“我也没听说过,只是在一支卷轴中看见此种神术,卷轴是书写者的法力凝结而成,我是和卷轴学的。……怪蛇死了,继续开船去对岸吧,暂时不要打扰我。”

阿蒙将法杖平放在腿上,坐在船中闭上了眼睛进入了深沉的冥想状态,仿佛对这一番大战后湖面上的惨烈景象视而不见、他刚才也根本没有出手一般。梅丹佐很纳闷,但也没法追问,一番大战使他几乎脱力,只能勉强催动大船缓缓漂向湖对岸。

湖很大,船走的很慢,用了一天一夜时间才漂到岸边。阿蒙始终定定的坐在那里,仿佛对身边的一切浑然不觉,幸亏在湖里再未遇到其他的怪兽。薛定谔半扭着身子一直看着阿蒙,神色很复杂,既像很欣慰又像很担忧。

不是阿蒙想在这种时候甩手不理身外事,就在他杀了双头怪蛇之后,突然感到一阵恍惚,恍惚中还带着某种明悟,就像一扇窗快要被打开,他立刻沉浸心神去捕捉与体会这一线灵光。

此次远行收获不小,真正的收获当然不是搜集了哪些东西。与蝎子王泗水相遇、发下那样的誓言,使阿蒙终于解开了心中长久以来的疑问。如果老疯子和贝尔还在的话,阿蒙可以明确的告诉他们——他们付出毕生精力所要寻找的道路是存在的,一体两面的力量并非是老疯子所首创,这条道路自古以来就在那里。

听蝎子王的语气,明显是知道这个秘密的,它很清楚不仅是人哪怕是一只蝎子,如果将这条道路走到尽头,也可能成为传说中的神灵。当阿蒙再度登上无形大船驶向彼岸时,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心中再无一丝疑虑。

展开骨头成为无形大船,薛定谔跳上船头,向着未知的远方驶去,这宛若轮回的场景已让阿蒙似有感触。在湖中又遇到了洪巴巴的子孙袭击,阿蒙最终出手斩杀了这条怪蛇,使用的手段仍是冰与火之歌,只是没有借助卷轴而已。

他施展的是学自卷轴中的神术,还有伊西丝神殿的秘传神术,这些都没有人教过他,甚至包括那都克镇的矿工技艺,他当年也没有得到神灵的恩准。阿蒙有一种感悟,无论神灵存不存在,成为神灵的道路就在那里,那些传说中的神灵只是走过了这条道路,通过了在平常人看来不可思议的种种考验。

但这些考验始终是存在的,哪怕是已经永生的神灵也有可能会陨落。

阿蒙清晰的看见了自己曾走过的道路以及将要面对的未来。他曾经很想见到艾蔻,真的见到她时已物是人非,她是伊西丝神殿的圣女,但他依然能坦然凝望她的眼眸。他想回到都克镇,穿越荒漠经历种种凶险,前方的彼岸便是传说中的马尔都克之地,也是他从小长大的家乡。

他的所愿与他的所行、他的追求与他的道路,就在彼岸的远方仿佛命运轮回般的融合,可以说这是信仰的融合,更可以说这是信念的融合。

船身突然发出震荡,不是遇到了怪兽而是到了湖边在岸上搁浅。阿蒙睁开眼睛站了起来,手提法杖走下了船。眼前的情景有点像梦幻,他终于踏上了这片土地,脚踏实地的感觉又是如此真实,身形一晃差点没站稳。

跟在后面的梅丹佐拄着法杖已是疲惫不堪,见阿蒙要摔倒赶紧伸手搀扶。然而阿蒙一转身已然站定,问了一句:“已经到了吗?”

这不是废话吗?他又不是看不见!梅丹佐喘着气答道:“到了,终于到岸边了,我差点没累趴下。阿蒙神啊,你可终于醒了!”

阿蒙看了梅丹佐一眼道:“嗯,你的样子快支持不住了。我们回船上吧,你好好休息,我来开船。”

梅丹佐不解的问道:“好不容易上了岸,您还要把船往哪开?”

刚刚走下船的阿蒙转身又上了船,答了一句:“自然是前行的路。”

梅丹佐只得又上了船,坐下来喘着气休息,而薛定谔就一直蹲在船上没下去,它看着阿蒙的眼神像是在微笑。接下来令人惊异的事情又发生了,阿蒙将法杖向前一举,无形大船竟然上了岸,在长着草的软泥上飘然向前滑行,偶尔碰到灌木丛和岩石的阻挡,船身轻飘飘的浮起恰恰擦着树梢越过去,竟似仍航行在水中。

梅丹佐目瞪口呆道:“我的神啊,这是什么力量?您的法力一夜之间竟增长了这么多!”

阿蒙摇了摇头:“我的法力并没有太多的增长,经过昨天那一场大战甚至还没有完全恢复,只是运用力量的方式不同。心灵与力量完美的融合,它不再是被唤醒的力量,而就是属于我自然而然的力量,所以能做到以前办不到的事情。”

梅丹佐直眨眼睛:“阿蒙神,我没太听懂。”

阿蒙解释道:“就像打开了一扇窗,将这个世界和我自己看的更清晰。就像脚下这艘船,你如果发现不了它又如何驾驭它?更进一步,将它融合入你的力量就像是你身心的一部分,才会做到更多。低阶、中阶、高阶神术是力量的运用方式不同,唤醒、运用、转化,最终要与身心相融合,就似与生俱来不必去多想。”

梅丹佐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呐呐的问道:“难道您已经……?”

阿蒙淡淡的点了点头,声音中听不出有几分惊喜:“是的,我已经拥有七级成就,是一位大魔法师,按照一体两面的力量法则,也将是一位大武士。”

梅丹佐惊呼道:“阿蒙神啊!您一定是降生在人间的神灵,据我所知,您是大陆上最年轻的大魔法师或者神术师,同时也是最年轻的大武士。”

就在这一天,阿蒙恰恰年满十八岁,终于突破了一体两面力量的七级成就。老疯子曾经说过,到了这一天阿蒙便可以不再忌讳魔法师的身份,无论是哪座城邦的神殿都会愿意招揽他,不仅能给他贵族的身份,而且享有尊荣的地位。

这一天终于等到了,可是阿蒙想起老疯子的留言却在苦笑,因为情况与预想出了一点偏差。阿蒙这个身份已不能以一名大魔法师的面目出现了,因为他同时还是一名大武士,在天枢大陆上,还没有听说过谁能够掌握这种力量。

他在伊西丝神殿已经以一名武士的身份出现了,就算成为了一名大武士,也不可能同时成为一名大神术师。这个秘密如果暴露,可以想象会引起怎样喧然大波,恐怕还会引来神灵的惩罚。假如他返回伊西丝神殿,只能以一名大武士的身份,这正是玛利亚圣女所期望的。

但是在别的地方,一位七级大魔法师行事确实会拥有不少方便,至少他可以用阿罗诃这个名字出现,不必过多掩饰自己会神术。

想到这里,他扭头冲梅丹佐道:“你不必羡慕任何人的成就,好好休息,感觉自己力量的恢复,也会有新的发现,这对现在的你而言是最重要的。”

梅丹佐坐下休息,也进入了神术冥想状态,他已经累得几乎动不了,刚才就是一张嘴还没闲着。无形大船在软泥与长草间滑行,过了湖边这片不大的草原,前方又出现了一望无际的沼泽。到处是冒着气泡的淤泥、大大小小的水潭、露出水面的树丛,无法徒步穿越,也根本无路可行。

刚刚晋级的大魔法师阿蒙驾驭着无形大船,专门挑沼泽与水面行走,带着两人一猫似滑行又似飘飞,几乎完全无视艰险崎岖。阿蒙也在熟悉那刚刚融合入身心中的力量,虽然尚不强大,却完全是另一种新奇感受。

他仿佛进入了一个新世界,而眼前的世界恰恰是他要寻回的失落家园。

阿蒙与梅丹佐都一言不发,薛定谔却打了个哈欠,很不满意的喵喵叫了两声。阿蒙还以为又有怪兽出现,可是展开侦测神术半天也没发现动静。薛定谔又提高声调叫了两声,他这才反应过来道:“哎呀,真不好意思,都两天一夜了,只顾着赶路忘了别的事情。别着急,我这就找个地方停船,给你弄顿好酒好肉,这两天辛苦了!”

阿蒙已经是大陆上难得一见的大魔法师与大武士,无论他以任何一个身份出现,在哪里都会享受尊荣的地位。但阿蒙还是都克镇的那位矿工阿蒙,而薛定谔还是那只颐指气使的猫,并没有把一位大魔法师与大武士放在眼里,架子十足的蹲在那里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等着阿蒙给它准备好酒好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