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卷:神使
第093章 何似轮回

阿蒙答道:“那是御风飞梭,打造它的材料非常难得,想制作成功的话也很困难,用一枚风之魅舞激发出神术空间,以高阶气元素神术催动,可以带着人飞行。它是非常珍贵的法器,应该是歌烈大神术师交给弟子防身的。”

梅丹佐眨了眨眼睛又问道:“假如我们有这样一件御风飞梭,您也可以带着我飞喽?”

阿蒙点了点头:“是的,我也会高阶气元素神术,法力并不比华莱特弱,如果有御风飞梭当然可以带着你飞行。”

梅丹佐一脸向往之色:“多少钱一件啊,不知道有没有地方卖?”

阿蒙苦笑道:“这种东西没听说过有谁肯卖,积累雄厚的大神殿才能拥有,如果能够收集到足够的材料倒是可以尝试自己打造。”

梅丹佐凑近了问道:“阿蒙神啊,你会打造吗?我倒不介意拉着林克一起去收集各种材料,制作这么一件飞梭,到底需要多大的代价?”

阿蒙瞟了他一眼,不紧不慢的答道:“需要一枚风之魅舞做法器的核心,这就价值五百枚神石,还不一定买得到。我倒是有一枚风之魅舞,但已经打造成空间法器,不能再去制作御风飞梭了。就算你能把所有的材料包括风之魅舞都收集齐,清楚炼制法器的方法,也不能保证成功,就算是出色的器物大师都有失败的可能,自己算算代价吧。”

梅丹佐半天没接上话,阿蒙又说道:“你真要是有心的话,等到了林克的部落,我会把几种神术器物的图样以及打造方法都教给你们,能不能搜集到材料、能不能打造成功就全看你们自己了。林克比你更擅长打造法器,你可以找他帮忙,就算制作不了御风飞梭也可以做点别的。”

梅丹佐又露出了兴奋之色:“在我的心目中,您一直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神!”

阿蒙一挥法杖:“别只顾夸我,休息的差不多了吧?我们也赶紧离开此地。”

劳累多日的梅丹佐又打起精神穿行沙漠,那蝎子王泗水好像真的很守信用,他们果然没有再遇到蝎群的袭扰。这场遭遇让梅丹佐很兴奋,总是忍不住提起,在路上他又对阿蒙说:“华莱特与拉斐尔没有在第一时间逃走,可能并不全是因为义气,以蝎子王的本事,他们未必能在第一时间乘御风飞梭离开。”

阿蒙认真想了想,摇头答道:“确实很难逃走,但在发动飞梭的同时,再使用一支中级神术卷轴‘空间禁锢’作掩护就可以,他们手里很可能有这种卷轴。蝎子王尽全力未必不能阻挡,但代价太大便不值得。”

走着走着,梅丹佐突然又自言自语道:“真够味、真带劲、真勾人、身材真好!”

阿蒙一扭头:“你的表情好奇怪啊,在说谁呢?”

梅丹佐:“冰蝎和火蝎啊,阿蒙神,难道您不这么认为吗?”

阿蒙的表情也有点古怪:“毕竟是妖类,变化成人的样子却不穿衣服就出来了。你怎么想起她们了,又为女人而动心了?”

梅丹佐讪笑道:“男人嘛,偶尔动心一下很正常,不过那样的女人我可不敢碰,带着蝎尾毒针呢,万一在床上给一针可不好受。”

阿蒙:“床上?谈蝎子呢?你怎么想到了床上?”

梅丹佐嘻嘻笑道:“这种事情不往床上想,您让我往哪儿想呢?那蝎子王真是艳福不浅!”

……

阿蒙与梅丹佐闲聊的时候,华莱特与拉斐尔也在谈论刚刚经历的凶险遭遇。他们已经到达叙亚沙漠的南部,即将分手各奔东西,收起御风飞梭正坐在两座沙丘间稍事休息。

拉斐尔说道:“真没想到这一次会碰见蝎子王,还做了那样的约定。你代表叙亚城邦与蝎子王立约,这是好事一件,老师一定会高兴的,回去之后要赶紧把这个消息公布。”

华莱特沉吟道:“蝎子王不笨,这样的约定对他没有坏处,所以会当场答应。这次最意想不到的是遇见那个阿罗诃。我有一种感觉,蝎子王是因为忌惮他才没有出手,否则也不可能谈什么立约发誓。”

拉斐尔也皱起了眉头:“一位六级神术师,怎能让蝎子王泗水忌惮?他可能掌握了某种秘密,是专门克制蝎子王的手段,听说那些怪物都有不为人知的弱点。”

华莱特补充道:“这些倒是其次,令我惊讶的是他与蝎子王发的誓言。如果违反的话,一个永远不能成为神灵、另一个永远都是人类,不是一个意思吗,而且完全是废话!但是看他们的样子居然都是认真的,蝎子王可不会乱开玩笑,其中必有深意。”

拉斐尔附和道:“我也没想明白,那个阿罗诃真的很神秘,但他确实是我们的朋友。”

华莱特站起身道:“我当时已经悄悄用信息神术记录了所发生的事情,包括每一个人说的每一句话,回去让老师仔细看看,或许能发现什么秘密。时间不早了,我们就此分手,你去乌鲁克城邦,一切都要小心。”

……

阿蒙并不知道华莱特多了个心眼,将他们遇见蝎子王的情景悄然记录下来,打算交给歌烈去分析。他与梅丹佐继续前行,沙漠中生长的稀疏浅草渐渐变密成为一片草原,居然还能看见野牛的身影,前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内陆湖。

阿蒙:“今天你就好好歇一夜,冥想可以让你恢复法力。明天我们怎么走,是从湖岸绕行还是直接渡过去?”

梅丹佐望着远方的大湖道:“湖里可能有怪兽,但岸边一样有怪兽,走哪里都差不多,其实直接渡湖时间最短,遭遇凶险的可能性也最小。只是我们没有船,如果凭借水元素神术泅渡,在水里遇到怪兽更麻烦。”

阿蒙笑道:“船倒是有一艘,而且非常坚固安全,还能掩护我们,比在陆地上行走更稳妥。”

梅丹佐惊讶道:“船,在哪呢?阿蒙神啊,您真是太神奇了!”

就在这时,薛定谔突然从皮兜里探出了脑袋,伸出一对前爪呈伸懒腰状,打了个长长的哈欠,一副好梦方醒的样子。前几天在沙漠上遇到危险的时候,阿蒙和梅丹佐尚未察觉,这只猫都会提前叫一声,但今天遇到了蝎子王这么强大的敌人,它却一声未吱。

也许是因为以蝎子王的实力,薛定谔感觉自己提不提醒都无所谓了,或者是不想在华莱特与拉斐尔面前现身。它就像消失了一般躲在皮兜里一动不动,直到此刻才钻了出来。

梅丹佐差点被它吓一跳,半开玩笑打了个招呼:“猫咪,好久不见!”

薛定谔懒得搭理他,径自跳下地找了个舒服的草窝躺了下来。阿蒙笑道:“薛定谔累了,我们今天就在这里露营吧,天亮之后再渡湖。梅丹佐,湖中很可能有怪兽出没,你要做好另一场恶战的准备。”

薛定谔选择的宿营点非常好,吃完东西休息,一夜平安无扰。天亮后两人一猫继续出发,前走不远,便是阿蒙从冥府中逃脱后来到的地方。当时是薛定谔使用了不可思议的力量接引他,而这只猫也精疲力尽昏厥多日。

如今故地重游,他和猫都是精神抖擞,远非当初狼狈之时。再想想此行的目的地是已消失的都克镇以及深山中的穴居野人部落,那是他和薛定谔曾经生活的地方。今天又要回去,一切都已经改变了太多,令人无限感慨。

他还是那位孤独的行者阿蒙,虽然失去了家乡,但是心中仍拥有原先的一切,行游大陆的经历又造就了他更多的内涵。人生不是不可以回头,就似同样的风景总可流连,就看能否读出更多的意味。

来到湖边,阿蒙扔出骨头展开成一艘无形大船,船上空空如也,随身的东西都让阿蒙收到了风之魅舞中。薛定谔很轻巧的跳上船蹲在前方,阿蒙手提铁枝法杖也上了船,这场景是如此熟悉,恍然乎如时光重现,又回到了他们正出发去寻找贝尔下落的那天。

阿蒙有些走神了,站在那里感慨了半天才发现船上少了一个人,回头喝道:“梅丹佐,你干什么呢,怎么还不上船?”

梅丹佐已经傻了,站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连嘴都忘了张,听见阿蒙的召唤才回过神来惊叹道:“我的神啊!这又是什么法器?可比那御风飞梭惊人多了!”

阿蒙招手道:“莫问它叫什么名字,对我而言它就是渡过的人生,快上来吧,拿起你的法杖,今天由你来操纵这条船渡过湖面。”

梅丹佐跳上船,小心翼翼的挥舞法杖操控这片无形空间。想当初阿蒙还是一名三级魔法师,就能将无形大船控制的很平稳。而如今梅丹佐已到达五级成就的巅峰,很快就掌握了诀窍,这艘无形大船很好控制,简直是世上最神妙的法器,在湖面上如贴着水面滑翔的飞鱼。

梅丹佐驾驭着它渐觉意气风发,朝阿蒙兴奋地喊道:“我的神啊!这艘人生渡船是否可以飞行?”

阿蒙答道:“理论上它可以飞,而且比那御风飞梭容易控制的多,但它展开的最小空间就如此庞大,需要运用的空间法则之力也非常庞大,以我现在的力量还很难让它飞行。”

梅丹佐挥舞法杖道:“我现在就觉得它快飞起来了,这乘风破浪的感觉真过瘾!”他特意操控着船在水面上飘行,划出各种曲线路径,就像鸟儿在飞翔一般自如。

阿蒙也觉得挺好玩,笑着叮嘱道:“你小心点,湖中可能有水怪出没。”

无形之舟在蔚蓝的湖面上驶过,一圈圈涟漪荡漾而开,水很清澈,不时能见到各种大大小小的游鱼。风不大,天空飘着几朵棉花似的白云,远望是草原和群山。其实山离得很远,过了湖还有数百里,攀上那远山就是连绵巍峨的亚述高原。草原只围绕在湖边,更远的地方是看不见的沼泽与怪兽出没的丛林。

等走到湖心的时候能感应到深处的水明显变冷,几乎没有什么鱼群出没。梅丹佐咦了一声道:“这湖里怎么没有怪兽啊?我还想操纵这神奇的船大展身手呢!”

话音未落,就听薛定谔懒洋洋的叫了一声。然后有几条数尺长的大鱼跃出湖面溅起了很大的水花,惊慌的逃向远处。阿蒙一顿法杖道:“如你所愿,准备大展身手吧!”

梅丹佐也察觉到前方有强大的力量出现,刚刚举起法杖,只见水面上出现一条白线,一条巨大的长尾突然飞了出来,足有一人多粗长着墨绿色的鳞片。它从水面迅速挥出竟然没有带起多大的浪花,空气中传来尖锐的嗡鸣声,瞬间就抽到了无形大船的上空。

这场景阿蒙很熟悉,当初在幼底河上就遇到过,他轻喝一声道:“这是洪巴巴的子孙,多加小心!”

不用阿蒙吩咐,梅丹佐已经出手了,巨尾在半空遇到阻挡停顿了一下,发出的声音就似一片琉璃碎裂。只见半空突然凝结出一个半透明的巨大冰盾,在强悍的力量冲击下随即瓦解。真不愧是阿蒙教出来的徒弟,想当初阿蒙在幼底河上首先用的也是这一招防御术,在水面上凝结冰盾是最迅速的手段。

冰盾碎裂,梅丹佐右手已经抽出了长剑凌空跃起斩了出去。这反应与阿蒙当初也是一样的,只是阿蒙用的武器是铁枝法杖,梅丹佐换成了武士的剑。剑芒结结实实的斩在了蛇尾上,这一剑之威就算是顽石也能劈成两段。

但蛇身上只溅落了几片巴掌大小的鳞片,有黄色的光芒似波纹般沿着蛇身荡漾而开,竟然化解与承受了一位五级武士的全力一斩。空中两股巨力相撞,梅丹佐被硬生生的砸落下来,整艘无形大船猛的向下一沉,分开水面激起巨大的浪花,被这股力量带动着向后漂了近百尺远。

阿蒙又喝道:“告诉你了,这是洪巴巴的子孙,在水中力大无穷,不能硬抗。”

梅丹佐站稳身形叫道:“也是长着九个头的怪蛇吗?连尾巴都砍不断,想把九个脑袋砍下来还真不容易。”

阿蒙答道:“就是一个脑袋的巨蛇,九头怪蛇那是洪巴巴,遇上了我还敢让你逞能?体术防身、神术攻敌!让我看看你一体两面的力量究竟修炼的怎样?”

那条巨尾已收回水下,湖底深处传来巨大的怪声,如闷雷、如牛吼,接着百尺外浪花翻滚如沸腾一般。两颗硕大的丑陋头颅探出了水面,血盆大口张开吞下一个成年人绰绰有余,紫色的信子就像染血的锁链,碗口一样大的双眼带着暴怒的神色,显然梅丹佐刚才那一剑也让它吃痛不已。

梅丹佐怪叫一声道:“阿蒙神啊,是两条!”

阿蒙喊道:“不是两条,是一条双头怪蛇!”

梅丹佐:“啊,您刚才不是说只有一个头吗?”

阿蒙喝道:“别废话了,在水中你不是对手,赶紧上岸才是正经!”

梅丹佐没别的毛病,就是话多,这种时候还有心情和阿蒙啰嗦,他一边说着话手里也没闲着。怪蛇的头颅一出现,他就驾驭着无形大船迅速后退,他们的位置在湖心,无论向哪个方向逃都差不多。

可是船刚一启动,后方就出现了巨大的动静,水面如小山一般涌起,浪花中还带着无数凝结成的巨冰砸落下来。梅丹佐大喝一声法杖向左一挥,涌动的湖面就像被一只巨手瞬间抹平,这艘船硬生生的向一侧滑开了数百尺远,没有直接被卷起的巨浪拍进湖底。

巨冰洒落的边缘还是扫中了无形大船,发出轰隆隆的响声,幸亏这是一件空间神器,换成真正的船恐怕早就被砸碎了。船身剧烈的震荡,蹲在船头的薛定谔被弹得蹦了好几下,回头很不满的瞪了梅丹佐一眼,仿佛是在责怪这小子太菜了。

看这只猫的样子,倒是一点都不害怕。

梅丹佐可没有心情和猫计较,连话都来不及啰嗦了,那道巨浪涌起之后,粗大的蛇尾又露出了水面。这双头怪蛇的体型竟如此庞大,头颅在前方百尺之远,尾巴却从水底绕到后面突然偷袭。

又一击未中,怪蛇怒吼连连,湖面上出现了一道巨大的弧形浪涌,怪蛇将整个身体都浮了上来,竟然绕着无形大船形成了一个包围圈,正在快速的盘旋收缩。它见阿蒙等人所在的无形空间十分奇异,想直接用巨大的身体缠住将之绞碎。

梅丹佐可不敢让无形大船被蛇身绕住,大喝一声奋力挥动法杖,下方的水面迅速涌起也似一座小山,然后这巨浪将船向空中一抛。船飞了出去,而巨浪落下正盖在阻挡的一截蛇身上,瞬间化成了一片坚硬的冰层,暂时把这段蛇身给冻住了。

无形大船飞过蛇身的包围,落在水面上浪花四溅,剧烈的震动又让薛定谔打了好几个滚。梅丹佐可不管走的稳不稳了,法杖连挥,湖面上狂风大作,无形大船朝着湖岸如箭射而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