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卷:神使
第092章 奇怪的誓约

这两位长着蝎尾的裸身美女手里竟然拿着法杖,也不知是什么动物的长骨制成,左边那位的骨杖顶端镶嵌着火焰精灵,右边那位的骨杖顶端镶嵌着幽蓝水心。怪物中也有神术师吗?它们中间那位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蝎的巨汉,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蝎子王泗水,已陨落的上古神灵所制造的怪物人面毒蝎,与九头怪蛇洪巴巴是同样的来历。

可惜阿蒙等人不是吉尔伽美什与恩启都,想斩杀泗水几乎不可能。拉斐尔以信息神术悄然对华莱特道:“蝎子王不可力敌,扔卷轴,趁机取出飞梭快逃!”

华莱特悄然答道:“我的飞梭只能带两个人,他们刚才冒险相救,不能就这么丢下。”

歌烈给了华莱特一件飞行法器,在危机时刻可以让他带着拉斐尔快速逃走,同时还给了他三支飞行卷轴帮助催动飞梭。但以华莱特的本领,只能用飞梭带走他自己和拉斐尔。这两位大祭司倒是够义气,并没有在第一时间逃走。

拉斐尔又悄然道:“至少蝎子王会说话,不是不可以谈判,最好不要动手。”

他们俩在这里暗中嘀咕呢,阿蒙与梅丹佐听不见,不料蝎子王泗水却听见了,突然开口道:“卑鄙的人类中还有这样的蠢货吗?你两个在说什么呢,自以为能逃走却不逃走,那就试试。”

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就像什么坚硬的东西在摩擦,还带着金属碰撞的回音。只有梅丹佐不清楚他的厉害,有阿蒙在身边,梅丹佐的胆子向来大得很,他一挥剑正打算像刚才那样顶在最前面组成战阵,不料却被阿蒙一把扯到了身后。

阿蒙迈出几步站到了众人最前面,声音很镇定,不带一丝颤抖的问道:“您就是传说中的人面毒蝎王吗?”

蝎子王点了点硕大的头颅:“是的,我就是蝎子王泗水,她们是火蝎与冰蝎。卑鄙的人类,面对我不祈求饶恕,却想做垂死挣扎吗?”他说话时没有眼白的双眼竟有光芒在闪烁,身边的火蝎与冰蝎甚至露出了一丝惊惧之色。

后面的梅丹佐等人并没有看见,阿蒙已经取出了一支灰色的卷轴抱在胸前,他手持毁灭风暴答道:“求饶!这有用吗?刚才那些巨蝎应该就是你的属民吧,如果我们只求饶而不战斗,现在也活不下来。请问伟大的蝎子王,传说你拥有神灵的力量,为何现身拦在卑微的凡人面前?”

蝎子王冷哼一声道:“卑鄙的人啊,你居然还敢问我,明知道那是我的属民,你们却杀了那么多!难道认为自己的生命就比蝎子更高贵吗?”

阿蒙摇了摇头:“我不认为自己的生命比蝎子更高贵,但也不认为蝎子的生命比我高贵,但是蝎子王陛下您称我为卑鄙的人类,想必自以为比我们所有人都要高贵了?”他一边说话一边用手指轻轻捻着毁灭风暴,做出随时准备打开的样子,仿佛在无声的警告——竟然您是如此高贵的人面毒蝎王,那就没有必要与卑微的人类同归于尽。

蝎子王突然笑了,这笑声就像沙子摩擦在一起嗡嗡作响,几乎能把人震得头昏脑胀,他冷笑着说道:“好大胆的人,见到我竟然没有跪下祈祷。我佩服你的勇气,所以决定给你一个机会,你们当中要有两个人为我的属民偿命,我可以放过另外两人,你来选择死的人是谁!”

这位蝎子王倒是耳聪目明,他已经发现华莱特和拉斐尔与阿蒙并不是一伙的,正是那两位神术师与变异巨蝎群起了冲突,才有刚才那一场大战。他不想与手持毁灭风暴的阿蒙为敌,却提出了这样一个要求。

蝎子王的要求就是命令,冷冰冰的语气不容任何商榷。后面的华莱特与拉斐尔对望了一眼,用眼神交换了一个决定,假如阿蒙选择的是他们两人,他们就立刻使用飞行法器逃走。而梅丹佐在后面悄声提醒道:“阿蒙神啊,千万别上当!这蝎子王狡猾得很,想瓦解我们四人联手,不战而胜。”

阿蒙摇头道:“我无权选择让谁去死,无论是人和蝎子都是自己做出的选择。我们并没有主动伤害任何一只蝎子,只是在沙漠中赶路被蝎群不断地攻击,一切都是出于自卫,无所谓谁的生命更加高贵。蝎子王陛下,假如您是我,请回答,该不该杀死那些蝎子吗?”

蝎子王左边的火蝎终于忍不住插话了,她的声音略显沙哑却带着一种磁性:“你们杀死了陛下那么多子民,仅仅偿还两条命,有什么不公平呢?”

阿蒙又摇头道:“我们杀死了很多蝎子,并不是想那样做,而是我们必须那么做。这一路我在沙漠上遇到的蝎子与普通的蝎子不一样,如此惨重的伤亡只应该怪一个人,我却不清楚能否用人来形容。”

火蝎反问道:“应该怪谁?”

阿蒙身后的拉斐尔插话道:“那些蝎子有灵智,显然经过了训练,可是训练它们的人却利用那开启的灵智葬送了它们。它们会发起攻击并懂得协调配合,但作战的目的却莫名其妙,那种攻击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只是在徒然消耗生命。谁驱使与训练了它们,谁就应该对它们的死负责。”

蝎子王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而右边那位冰蝎也开口了,声音很清脆,似带着某种魅惑的力量:“这不正是与你们人类学的吗?那些蝎子开启了灵智却沾染了人性,因此变得可怕,你身为卑鄙的人类,应该感到羞愧才对。”

阿蒙连连摇头道:“这位会拿法杖的女蝎子,你错了!人性中不仅有你所理解的卑鄙与可怕,还有对一切美好事物的思考与追求。心灵卑微的人眼中永远只能看见他人的卑微,那些蝎子开启的灵智并不是真正的人性,如果你们认为那才是人类所特有,恰恰是磨灭了人性的光辉。”

华莱特也上前一步拦在拉斐尔身前说话:“蝎子王大人,请允许我叫您一声大人。你像战阵一样训练那些蝎子,命令它们在沙漠上发动毫无意义的攻击,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培养一支蝎子军队吗?……我叫华莱特,与我的同伴拉斐尔都是叙亚城邦恩里尔神殿的大祭司,我们的老师是叙亚神殿的主神官,也是一位九级大神术师,指挥着整个城邦的军民,比你的蝎子军阵要强大得多。但我们不会发动毫无意义的战争,让军民无谓的送死。”

梅丹佐也说道:“既然今天我们没有受伤,可以不计较这件事情,你的蝎子死了,你该自己回去想想。……还有,这两位性感的美人蝎,我想问一句,你们口口声声对人类表示鄙夷,为什么自己还要化成人的样子?”

经过刚开始的紧张慌乱之后,他们发现蝎子王并不动手却只动嘴,而阿蒙表现的镇定从容,这几个人也都镇定下来各自讲起了道理,口才还都不错。

蝎子王的脸色很不好看,双颊上那火焰状的花纹变换着颜色,没等身边的两位人蝎开口,他沉声答道:“这不是人的样子,而是神灵的模样,传说是神灵按照自己的样子创造了人类。拥有如神灵一般的身体,愚蠢的人类却不自知珍惜。”

阿蒙沉声道:“我们爱惜自己的身体,因此才不想被您手下的蝎子们所伤害。蝎子王,我想问您另一个问题,是否有可能是人类按照自己的样子创造了神灵?您是否清楚怎样成为神灵,或者说您也想成为一位真正的神灵?如果是这样的话,蝎子王陛下,今天我们做一个约定好不好?”

只有阿蒙清楚蝎子王不动手是不想同归于尽,而他自己当然也不想使用毁灭风暴,可是与这位高傲而强大的蝎子王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得给对方找个台阶下才好收场。

阿蒙的话让华莱特等人目瞪口呆,而蝎子王的脸色却变了好几变,似乎被说中了什么心事,沉默了半天终于点头道:“有趣的人,你叫什么名字,又想与我做什么约定?”

阿蒙答道:“我叫阿罗诃,约定很简单,只要你的蝎子军团不主动发起攻击,我和我的族人便不会伤害你的手下。沙漠本就不是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你想拥有自己的神域,尽管可以去尝试。其实你应该感到庆幸,遇到的是我们而不是恩启都与吉尔伽美什,想一想洪巴巴的命运吧。而我们也应该感到庆幸,恰好遇到了蝎子王陛下现身,没有被变异巨蝎无休止的包围。”

阿蒙的话让华莱特暗暗心惊,他也赶紧大声道:“我代表叙亚城邦也与蝎子王大人做同样的约定,您可知道这片沙漠就在叙亚城邦的境内?”

蝎子王眯起了眼睛追问道:“这位大祭司,你为什么不代表恩里尔神殿呢?”

华莱特摇头道:“以我的身份还没有那个资格,我只能代表叙亚城邦与您立约。”

蝎子王又问阿蒙道:“我怎么知道谁是你的族人?”

阿蒙举起手中的铁枝道:“这是我的法杖,它很特别,你能认出来,我的族人如果经过您的领地,会拿着这支法杖。”

蝎子王想了想又问道:“假如有人违反了约定呢?”

阿蒙笑了:“那么,强大而高贵的蝎子王陛下,您尽管可以像神灵一样出现并给予惩罚,而不会遭到报复、仇恨、诅咒。……为了正式立约,我们必须都发下誓言。”

蝎子王又发出一声轻蔑的冷笑:“人类的誓言有效吗,你想发下什么样的誓言?”

阿蒙不紧不慢的答道:“您的誓言是——如有违反则永远不能成为神灵,而我的誓言是——如有违反则永远是卑微的人类。”

后面的华莱特等人脸色都有点古怪,这算什么誓言?绝对是废话中的废话!而这位蝎子王的脑筋确实和一般人类不太一样,他居然点头道:“你们四个人都要发下同样的誓言,这样才行!”

梅丹佐强忍着才没有笑出来,在阿蒙身后一指火蝎与冰蝎道:“那你们三个也同样都得发誓,这样才公平。”

不料蝎子王很干脆说:“好的,说定了。”

华莱特与拉斐尔对望一眼,想笑也没敢笑,于是四个人与三只蝎妖各自发誓完毕。蝎子王一挥巨大的螯钳又化作人类的双手,下身也化作了人形,样子完全成为一名健壮的巨汉,他一指阿蒙等四人道:“请记住今天的约定,遵守你们的誓言!”

流沙涌起将三只人形蝎妖包裹覆盖,沙丘接着泄落平复,蝎子王与两名手下已经不见了踪影。梅丹佐拍着胸脯道:“阿、阿罗诃啊,您真了不起,就这么把蝎子王打发走了?我还以为今天要交代在这里呢!”

阿蒙已经收起了毁灭风暴,单手拄着铁枝回头冲梅丹佐道:“快过来扶我一把。”

梅丹佐快步上前扶住阿蒙的一只胳膊,随即惊讶道:“您这是怎么了,满头冷汗?”

阿蒙摆了摆手没说话,华莱特与拉斐尔上前行礼道:“阿罗诃大人,今天多亏您的机智与勇敢,我们才能侥幸避过一劫。也非常感谢您在面对威胁时,并没有选择把我们交给蝎子王。”

阿蒙苦笑道:“我没有资格那么做,如果真的那么做了,真正该死的反而是我。快走吧,你们不是还要去送信吗?还是尽快离开这里更稳妥。”

华莱特点头道:“我们这就离开,二位也不可久留,期待在叙亚城邦相见!”他扔出了一支梭型的法器,化为了一片船型的空间,包裹住自己与拉斐尔的身体向空中飞去,在半空又展开一支飞行卷轴,飞梭突然加速消失在天边。

阿蒙望着飞梭消失的方向道:“这两个人真不错,他们明明可以在第一时间自行逃命的,却留了下来与我们一同对敌。”

梅丹佐嘴张得老大,很有些羡慕的问道:“他们扔出来的是什么东西?居然可以带着人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