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卷:神使
第090章 大漠毒烟

一轮圆月照在寂静的沙漠上,放眼望去周围只有起伏的沙丘,无边无际的空旷,别说人影,连一根草都没有。阿蒙背手站在那里,皱着眉头问道:“你发现什么动静了吗?”

梅丹佐也一皱眉,凝神细听了一会儿才答道:“沙沙的声音,还有点嗡嗡响,就像什么坚硬的东西与沙子摩擦,可是我听不真切从哪里传来,您又听见了什么?”

阿蒙一招手凭空取出了一支法杖,杖身上螺旋形镶嵌着七枚神石,正是从奥巴马·灵顿手中得来的那支,交给梅丹佐道:“拿着吧,这支法杖是你的了,再用侦测神术好好查探一下状况。”

梅丹佐接了过去,又惊又喜道:“咦,这不是与林克的那支法杖一样吗?我的阿蒙神啊,您真是太慷慨了!”

阿蒙苦笑道:“不要高兴太早,拿着法杖准备战斗吧,还没搞清楚状况吗?”

有这支法杖在手,梅丹佐的侦测神术威力倍增,他随即惊呼道:“不好,这些声音是从沙丘下面传来,有无数的蝎子正在接近,四面八方都有,我们被包围了!”

说话间阿蒙突然将手中的铁枝法杖重重一顿,深深的插入沙子中,一股冲击的力量荡漾而开直透地底深处,然后喝了一句:“梅丹佐,看你的了!”

只见四面浅白色的沙丘上突然出现了无数黑点,自各个方向密密麻麻的涌来,从天空往下看,阿蒙与梅丹佐所立足的地方成了黑色潮涌中白色的圆形孤岛,那是阿蒙的法杖顿地将所有蝎子从地底逼退的结果。

这些蝎子接近一尺长,举着双钳、翘着带毒钩的长尾,样子十分可怖。如果只是一两只蝎子,可能抬脚就踩死了,就算不小心被毒钩刺中也不至于致命,可是成千上万只毒蝎,无论谁看见都会胆战心惊。

而梅丹佐并无惧色,大喝一声挥舞新到手的法杖,一阵旋风升起卷着沙粒带起螺旋形的风暴,转着圈扫了出去。被风吹起的沙粒就像一根根细小的针尖,针尖中还夹杂着无数难以分辨的风刃。涌来的毒蝎坚硬的外壳被沙粒击碎、身躯和螯肢被风刃切断,留下了一地的残尸。有的蝎子断成了半截,残缺的身体还在不住的挣扎扭动。

这一手攻击性大范围气元素神术果然很有威力,可是沙漠毒蝎并没有因为同伴的死而退缩,后面的蝎群踏着满地的残尸不断的又涌了上来。阿蒙不出手,只说了一句:“这些蝎子很大,外壳很硬,用气元素神术太费力。”

梅丹佐随即把法杖一举,旋风中出现了明亮的火丝,火丝瞬间化为飞舞的火龙在沙丘间盘旋,蝎子的残尸首先被点燃,接着后面涌上来的蝎子也在火海中扭曲打滚,被烧成焦炭与灰烬。四面都升起了淡淡的烟雾,夹杂着腥臭难闻的气息。

阿蒙又开口道:“蝎子体内有毒液,这么多毒液围着我们挥发,烟雾会有巨毒。”

不用阿蒙提醒,梅丹佐在施展火海术的同时,旋风并没有停止而是向外吹散烟雾。这些蝎子好像很耐火,有不少只带着火焰冒着烟还挣扎着爬近,被一道道风刃切碎在不远处,梅丹佐此刻已同时在施展两种大范围中阶神术。

总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过了一会儿他喊道:“阿蒙神啊,我们是不是钻进蝎子窝了?这么干耗下去没必要,何必被一群蝎子围攻呢,走就是了,蝎子的速度又追不上我们。”

阿蒙拔出法杖凭空收起了帐篷,点头道:“那就走吧,你来突围。”

梅丹佐将法杖向前一指,旋风收束成直线飚射而出,在沙子间吹出一道宽沟,蝎群被卷落两旁。火焰消失了,随即化成了一片冰寒。近处的毒蝎僵卧于地,稍远的蝎子行动似乎也受到寒意的影响变得迟缓,梅丹佐趁机大踏步走向前去,阿蒙挎着皮兜跟在后面。

在干燥的沙漠中施展水元素神术本属吃力不讨好,但配合风梭术展开的冰封术,那一片寒意倒是对付这些蝎子的好手段,或许冻不死它们,但只要阻止它们行进,就可以穿过蝎群突围。

两人在蝎群中不紧不慢的走着,梅丹佐法杖前指一路开道,天色微明时周围的蝎子已经变得稀少,四面仍是一望无际的白色沙丘。梅丹佐终于松了一口气,回头朝阿蒙道:“怎么会冒出来这么多毒蝎,您以前遇到过吗?”

阿蒙摇了摇头:“沙漠中本就有毒蝎出没,曾经也有人不小心被咬伤咬死,我从小就听说过,但从没听说过有这么多蝎子,可能是洪水过后环境变了。”

梅丹佐皱眉道:“这些蝎子明显太大了,看上去也很毒,不是平常的沙蝎啊?”说着话突然一跺脚,踩死了一只突然从沙子中钻出来的蝎子,骂了一句:“怎么还有,没完没了!”

阿蒙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沉吟着说道:“来之前就听说这一带有怪兽出没,看来这些蝎子也是怪兽之一。我在伊西丝神殿曾见过一卷神话传说,叫《马尔都克之地》,上面记载都克镇曾是众神之战的战场,很久之前有神灵制造了九种怪兽帮助作战,分别是九头怪蛇、沼泽巨蛇、蝎尾龙、大海怪、巨狮、三头恶犬、人面毒蝎、魅惑人鱼、荒野蛮牛。”

梅丹佐:“九头怪蛇?那不就是幼底河神洪巴巴吗?据说它是恩里尔的守门人,前不久被吉尔伽美什和恩启都给宰了。”

阿蒙点头道:“九头怪蛇很可能就是洪巴巴,应该是在那一场大战中被恩里尔收服,成了神域的守门人。洪巴巴虽然死了,但它还有不少子孙,我在幼底河中就曾遇见过。洪巴巴有繁衍的后代,其它怪兽未必没有,九种怪兽中就有人面毒蝎,我们遇到的蝎子说不定就是它的子孙。”

梅丹佐吐了吐舌头道:“那我们可得小心点,说不好还会遇到什么毒虫猛兽呢。”

阿蒙又点了点头:“是的,如果遇上了没必要纠缠,能避开尽量避开,我们不是来消灭怪兽的,就凭我们两个人也不可能,只是来查探这里的情况,尽快到达都克镇就好。”

继续前行,两人的速度却慢了下来,这一片沙漠总有毒蝎出没,冷不丁就突然从沙子里钻出来,有时候成群结队、有时候只有那么五、六只。几乎每天都要经历好几次大大小小的遭遇战,梅丹佐还差点让蝎子给蛰了。阿蒙只是跟在后面并不出手,全让梅丹佐对付,就这么又走了七、八天,沙漠上渐渐已能看见稀疏的浅草。

阿蒙问道:“梅丹佐,你还能挺得住吗?”

梅丹佐喘了几口气道:“我自从修炼神术开始,所施展过的神术加起来还没有这几天多,对手不过是蝎子而已,可架不住连绵不断,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冒出来。如果不是阿蒙神您一直在身边,我心里有底,恐怕早就挺不住了。”

……

就在阿蒙与梅丹佐决定从商道折转北行的同一天,远方的叙亚城邦恩里尔神殿中有三个人在议事,一位老者和他两名年轻的弟子。

歌烈的样子并没有什么变化,留着山羊胡满面皱纹,眼神却仿佛比两年前更加清澈与深邃,他冲拉斐尔道:“这段时间,你的神术力量修炼可曾一直坚持,从未间断过?”

拉斐尔答道:“神术修炼是我自小的爱好,已经习惯了,两年前老师派我去都克镇一带查探地形,因为意外的遭遇曾有一段时间没有修炼,但从那之后便从未中断。”

歌烈追问道:“半年前我又派你去了一次黑火沼泽,查探那里怪兽出没的情况,比两年前的任务要凶险的多,你也没有中断神术修炼吗?”

拉斐尔恭敬的答道:“是的,在老师您的教导下,这已经成为一种自觉,我不必提醒自己要做什么,每天自然就会去做。神术基础冥想也是恢复法力的方式,只有这样我才能在那种凶险的环境下坚持下来,最终完成老师交待的任务。”

歌烈笑了,又问道:“年轻人,在那么凶险的环境下,你可知道自己为何总能化险为夷吗?”

拉斐尔露出了思索的神色:“我心中也有过疑问,当时有好几次的遭遇确实很凶险,却总能平安度过,就像有神灵在保佑。”

歌烈笑着摇了摇头道:“也许你真得到了神灵的眷顾,但当时保护你的人却是华莱特,我特意派他暗中跟在你后面,你却不知情。”

拉斐尔吃了一惊,站起身来朝华莱特道:“原来是你在保护我,那么应该救了我好几次,为何不告诉我呢?”

华莱特微微一笑:“老师当时不让我说。”

拉斐尔下跪行礼道:“就算当时不说,可我完成任务已经半年了,这么长时间你都没有提一句,你曾经悄悄的救过我那么多次,我却一直没有表达感谢!”

华莱特仍然微笑:“这是我应该做的,也是我愿意做的,老师不让我说那就不说,既然老师今天又说了出来,那就说出来吧。我也只是在完成任务,并不求什么感谢,当然了,此刻也接受你的感谢。起来吧,我的兄弟!”他把拉斐尔拉了起来。

歌烈又看着华莱特道:“这种心境很好,这半年来我故意没有告诉拉斐尔,而你自己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华莱特,你是否想过自己何时会成为一名大神术师?我在哈梯王国指点过的学生很多,但最有希望第一个成为大神术师的人就是你。”

六级神术师华莱特谦逊的答道:“这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恐怕大陆上所有的神术师都希望能够迈过这一步,但这不是凭空的愿望。面对这个目标时,我只能决定自己如何去做,并不多想。”

歌烈满意的点了点头:“很好,希望你心口如一,真的能做到。这次我又要派你们两人去执行任务,结伴出发穿越叙亚沙漠,然后分别前往巴伦的乌鲁克城邦与埃居的海岬城邦,给两位城主吉尔伽美什以及罗德·迪克分别送去一封密信,得到答复后再回来,无论是怎么样的回音都行。”

这位九级大神术师取出了两个封好的小皮筒递给学生,又吩咐道:“你们自己不可以打开看,信的内容也可能带来麻烦,有麻烦的话自己设法解决,带着回音来见我。

现在穿行叙亚沙漠还有些麻烦,你们尽量不要与那些强大的怪兽缠斗,保证自己平安的通过就行。这里有几支卷轴和一件飞行法器,如果受到了生命威胁,华莱特,你就驾驭它带着拉斐尔逃走。但这也是试炼之旅,不到最后的紧要关头不可以动用卷轴和飞行法器。”

……

阿蒙与梅丹佐已经走到了沙漠边缘,沙丘上不时可以看见耐寒的低矮浅草生长,算算路程,再走一天的话就可以到达内陆湖边了。这种长草的沙丘也是最适合毒蝎生长的环境,梅丹佐不由自主提高了警惕,可是走了大半天也没有见着毒蝎的影子,他不禁感慨道:“今天真是怪了,怎么一只蝎子都没看见?”

阿蒙笑了:“这几天你还没让毒蝎烦透吗,难道还想遇见蝎群?”

面带倦色的梅丹佐也笑了:“我可不是这个意思,巴不得能轻松一下,提心吊胆到现在,在最有可能遇见蝎子的地方却没见动静,还不如痛痛快快的来一场战斗赶紧脱身。”

阿蒙:“看不见的敌人才是最危险的敌人,这种感觉确实折磨人。但你要做好思想准备,就算我们走出沙漠摆脱毒蝎,前面说不定还有什么东西在等着呢,也许比蝎子更不好对付。……嗯?那边沙子上有痕迹,是什么?”

前方的沙丘上有很奇怪的痕迹,就像水面上被定格的波纹,梅丹佐走近了俯下身观察,倒吸一口冷气道:“这种痕迹我最近几天再熟悉不过了,是蝎子爬过沙子的脚印,可这些蝎子太大了,每一只恐怕都超过三尺长!看样子它们都朝一个方向赶过去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趁这机会,我们快走吧!”

阿蒙一摆手:“别着急,让我看看那些蝎子都干什么去了,搞清楚了更稳妥。”

他取出了一盏镶嵌在金色底座上的神石法器,就是得自维特鲁的遗物“追逝之灯”,站在那些痕迹前托着追逝之灯轻摇法杖,镶嵌在灯芯位置的神石散射出一个圆形的光圈,光圈中的景像在不断的变换,仿佛是追着沙丘上蝎子的足迹飞快的前行。

不知道翻越了多少座沙丘,光影已经是几十里外的情景,阿蒙和梅丹佐看见了一群硕大的蝎子,每一只从螯到尾都有三尺多长,浑身的外壳乌黑发亮就像坚硬的铠甲,高起的钩尾尖上还不时向外喷射出淡蓝色的火焰,竟是可怕的变异巨蝎。

钩尾中射出的火焰呈一条直线,能袭击很远的目标,那是喷射后燃烧的毒液,不仅有巨毒还伴随着高温,只要沾上一点就是致命的伤害。这些蝎子并不总是喷射毒液,而是排成类似军阵的队形,互相保护交错攻击,瞅准机会才出手,喷火只是远程攻击,在近处最具威胁的武器还是粗大的巨螯和长尾上的钩针。

蝎群的数量有好几百只,清一色都是这种变异巨蝎,看着令人头皮发麻。蝎群中间有两名被包围的年轻人,手挥法杖显然都是神术师,且法力深厚手段不俗,各种大范围的防御与攻击神术交错施展,进退配合非常娴熟。年长些的那位神术师主攻,另一位非常年轻的神术师主守,移动脚步带着包围圈行走,却始终无法突围。

在他们的周围和曾经走过的路上,散落着近百只变异巨蝎的尸体,有的被烧焦、有的被切成碎片、有的被冻成冰渣、有的显然是被一种巨大的力量炸裂,这两名神术师也不知变换了多少种神术。

阿蒙将手中的法杖轻轻一抖,追逝之灯显现的光影急剧的扩大,他重点看的竟然是那些变异巨蝎的尸体。前两天他和梅丹佐也遭遇了毒蝎,各种神术攻击的效果自然很清楚,如果被火元素神术的高温燃烧,蝎子会化为灰烬,最后留下的硬壳也是一碰就碎的焦炭状。

但看那些被火烧过的变异巨蝎,其螯钳以及尾针都完整的保留下来,在沙子与尸体灰烬间闪闪发亮。火元素神术攻击的效果并不是很好,而且会燃起毒烟,那两位神术师尝试之后便换了手段,后来留下的蝎尸都是用别的神术消灭的。

无论是空间切割还是风刃爆发,蝎子的尸体应该四分五裂才对,可阿蒙又发现那些变异巨蝎背后有一片巴掌大小坚硬的甲壳完好无损,其坚硬程度可想而知。这些变异巨蝎的螯钳、尾针、背甲都是加工武器或者神术器物的好材料,更难得有这么多的数量,阿蒙身为器物大师尼采的传人,一瞬间就想到了。

梅丹佐惊讶的问道:“还有人与我们一样徒步穿越沙漠?他们遇到大家伙了,这些巨蝎可不好对付,居然还会远程攻击!阿蒙神啊,我们帮不帮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