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卷:神使
第089章 试炼之旅

乔治应该看见了阿蒙私下翻阅秘藏神文典籍,却装糊涂不说破,悄悄取走那面牌子吓了阿蒙一跳,暗中施以警告。阿蒙也在琢磨他为何要这么做?也许是为了给圣女大人面子,两人之间的地位虽然不同,但处境是相同的,都是圣女大人钦点擢升,在伊西丝神殿内处于同一个阵营。

还有另一种可能,乔治知道阿蒙拥有一批珍贵的卷轴,抓住他的把柄故意敲诈。阿蒙干脆自己先送上两支卷轴做个试探,然而听乔治的语气,并无意再追究此事。

阿蒙在心中想着各种可能,正准备告退,突然听见乔治大祭司望着天花板似是自言自语道:“乔治只是我进入神殿后,在伊西丝女神面前立下誓言时才起的名字,很久之前我叫瑟奇莱德,我不想再提起、也希望没有人再提起这个名字。”

阿蒙怔住了,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瑟奇莱德这个名字他听说过,老疯子的留言中曾经提到。此人是尼采远游埃居帝国时认识的一个朋友,也是一位魔法师!当时他住在赫拉克城邦的郊外,与尼采结识时还只是一位五级魔法师,身为大魔法师的尼采给了瑟奇莱德很多指点。

瑟奇莱德曾发誓要报答尼采,所以尼采才会在留言中提到他的名字。而瑟奇莱德是在二十年前才来到伊西丝神殿的,并改名乔治,那是贝尔死后十多年的事情,当时他已经成为一名大神术师。老疯子并不清楚这个消息,所以大地之瞳中没有提到这件事。

一位魔法师突破高阶成就,处境会有很微妙的改变,只要他效忠于神殿,就会得到另一个身份。瑟奇莱德来到伊西丝神殿后成为一名荣誉大祭司,连名字都改了,曾经的经历早已消失在各种文书记录中,世上只有大神术师乔治。二十年后一个非常巧合的机会,他不仅成为了大祭司,而且又看到了老疯子的信物。

乔治暗示阿蒙他知道那块牌子的来历,同时也在警告阿蒙什么也不要再提起,这是两人之间心照不宣的秘密。老疯子与瑟奇莱德结识已经是四十多年前的事情了,而瑟奇莱德来到伊西丝神殿成为大神术师乔治,也已经过去了二十年,曾经的往事早已成为尘封的秘密。

阿蒙站在那里沉默不语,乔治从天花板上收回视线,扭头看着他又似笑非笑的说道:“你已经成为伊西丝神殿的荣耀武士,将来非常有可能成为一名大武士,这足以改变你的人生。但是在伊西丝神殿中,你就要遵守这里的一切,不可冒犯与亵渎神灵。也许是我多虑了,那天你在赐福大典上的行为,足以证明你忠于职守。”

阿蒙赶紧点头道:“尊贵的大祭司,您的话我都记住了。”

乔治和颜悦色道:“记住了就好,真没想到你是一名武士!以后有什么困惑可以来找我,在不违反神殿规定的前提下,我很乐意帮助你。……这卷典籍我不看了,就像曾经的很多事情我也不想再提起,你拿回去吧。”

阿蒙领命告退,乔治连匣子都没打开,典籍又被送了回去。乔治这么做,已经是对老疯子恩情的一种报答,这位大神术师并非是不守信诺的人。但如今的处境已不是当初,他告诫阿蒙不可再提及往事,也不能轻易再把那块牌子拿出来。

阿蒙很后怕,在伊西丝神殿这种地方,只要有破绽迟早会被人发现的,幸亏这一次是遇到了乔治,有惊无险全仰仗老疯子早年留下的恩泽。被发现似是一种必然,而遇见乔治是个意外。其实老疯子的留言中也提到了原先的那位大祭司朱利安,但在朱利安面前,阿蒙是绝对不敢拿出那块牌子的,那只能使他死的更快。

以后一定要小心了,不能只相信运气,在没有成为大武士获准阅读神文典籍之前,阿蒙不会再翻阅自己不该看的东西。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乔治指点了阿蒙一件事,那支灰色无名卷轴竟是传说中的毁灭风暴,恐怕也是这世上唯一的一支毁灭风暴。

交接完档案馆的事情,阿蒙离开神殿先去了希欧的家里,他向希欧提了一个早就想说的要求——买下奴隶伊索。这么得力能干的奴隶,希欧当然不舍得卖,可是阿蒙的要求他无法拒绝,而且阿蒙给的价钱实在太惊人了,直接将十枚神石放在桌上。

这绝不是一名奴隶的价格,想当初阿蒙在沙漠中救了希欧,护送希欧平安到达海岬城邦之后,拿的报酬也是十枚神石,现在他如数还了回来,以买下伊索的名义。

希欧被吓了一跳,当然不敢收这笔钱,当场答应将伊索送给阿蒙。阿蒙却笑着一定要让希欧收下,推让了半天,希欧不得不收下神石,脑门上都冒汗了,赶紧命人把伊索叫来吩咐道:“阿蒙先生已经买下了你,以后你一定要好好听阿蒙先生的话,为他效命。”

临走时阿蒙给希欧留下了一卷书册,特意叮嘱道:“这卷文书你好好看看,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花钱请人讲解。你不是一心想成为贵族吗?在将来可能有机会,书上讲的东西会很重要。这是我从伊西丝档案馆借出来的,你一定要好好保存,我要出一趟远门,等回来时再还我。”

书册中的内容主要讲运输,希欧就是一个做跨国贸易的商人,组织商队运输自然是内行,但书中讲的是行军后勤物资的组织、调度、补给,配合军阵行进的运输。希欧不明白阿蒙为何要让他看这些,但既然交待了,那就留着慢慢看吧。书册是伊西丝神殿的收藏,在希欧心目中凭添了神秘与高贵的气息,得供起来看才行!

等阿蒙领着新买的奴隶走出门外时,伊索这才问道:“阿蒙老爷,您为什么要买下我呢?希欧老爷当初为了答谢你的救命之恩付了多少钱,你买下我就花了多少钱,这又是为什么?”

阿蒙微笑道:“伊索,你并不比你的老爷更低贱,包括现在的老爷我。你虽是我的奴隶,但我并不能限制你仰望星空的自由心灵。你有两个选择,一是继续为希欧老爷干活,领你的工钱,只在名义上是我的奴隶。二是我有一个朋友在梦飞思城中有座庄园,他常年不在,需要一个管家帮助打理,你愿不愿意帮这个忙?”

伊索鞠躬道:“阿蒙老爷,您实在不必这么对我说话,我应当听你的吩咐,怎会不愿帮忙?只是十枚神石买一名奴隶,未免太贵!这钱花的没必要啊。”

阿蒙呵呵笑道:“你进入角色倒是很快嘛,那好,以后有什么事你就帮着多想。随我去那座庄园吧,我还要送你一个惊喜。”

阿蒙所说的惊喜是一张空白文书,只要写上名字就可以拥有埃居帝国自由民的身份。阿蒙曾有同样的另一张,被他写上了阿罗诃的名字用掉了,这次为了执行秘密探查任务,神殿又给了他这样一份文书。阿蒙自己不需要,顺手就送给了伊索。

在庄园里,伊索捧着这份文书跪了下去半天没有说话,等抬起头来已是满面热泪,哽咽着说道:“阿蒙老爷,不知怎样才能报答您,为何要将这么珍贵的东西给我?”

阿蒙摇了摇头道:“它对我来说并无用处,却可以使你换个身份不再是奴隶。如果说报答,我知道你是一个很能干的人,这座庄园就留给你,主人不在的时候请你好好打理,我还会留下一笔钱,你可以拿去做生意,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伊索:“老爷放心的去办事吧,这里的一切我都会打理好,不用您担心。”

阿蒙又问道:“伊索,你打算在这上面写什么名字呢?”

伊索:“当然还是伊索,它就是我的名字。”

阿蒙有些好奇的追问道:“为什么不换一个名字,可以不让人认出来?”

伊索答道:“这是父亲给我起的名字,我不想放弃它,世上同名的人很多,就算多一个叫伊索的自由民也没什么。”

阿蒙点了点头:“那就按你自己的意愿办吧,伊索先生。”

无论在埃居还是大陆各国,主人可以转卖奴隶,也可以尽量善待奴隶,却无权擅自给奴隶以自由,这是法令的规定。阿蒙即使买下了伊索,也不能让他成为一名自由民,现在这么做是一种偷梁换柱的方式,让伊索拥有了一个新的身份不再是原先那个人。这对伊索而言,是做梦也想不到的恩赐。

把庄园交给伊索,阿蒙还有一些私人物品也存放在这里,雇来的奴仆也需要有人管理,薛定谔喜欢的美酒与美食每天都有人准备。但是阿蒙与梅丹佐离开梦飞思城之后,薛定谔突然从官道边的树丛里蹿了出来,拦在阿蒙身前瞪着他。

阿蒙蹲下来柔声道:“薛定谔,我这几天都没有看见你,想打招呼也不知去哪里找你。现在我要返回都克镇一带执行任务,你就在梦飞思城好好玩吧,什么我都安排好了。”

这只猫扭了扭脖子,不叫也不说话,抬起爪子一指阿蒙的腰间。以前阿蒙赶路时都挎着一个大皮兜,离开都克镇时老疯子送的,薛定谔总是躲在皮兜里睡觉。此次出门没有把皮兜挎出来,薛定谔似是很不满意的样子。

阿蒙又劝道:“你当初要我带你回埃居,万里迢迢好不容易回来了,在梦飞思城过的很舒服,何必又要跟我一起去冒险,就在城里等着我不好吗?”

薛定谔鼓着腮帮子不说话,爪子也没放下。一旁的梅丹佐看着阿蒙和声细气的与一只猫说话,神情不禁有点古怪,但他在野人部落时就知道这只猫与阿蒙的关系不一般,所以也没插话。阿蒙无奈,只得站起身来一晃手中的铁枝法杖,凭空取出大皮兜斜跨在身上。

薛定谔一纵身,自己跳到皮兜上用爪子扒开口,很熟练的钻了进去。阿蒙转身冲梅丹佐道:“去前面的镇子上多买些美酒,还有路上带的肉松需要重新准备一批,我教你如何用神术加工蔬菜和肉食,能够长期保存且美味可口。”

梅丹佐笑着问道:“阿蒙神啊,我总看你凭空变出很多东西来,这是怎样的神术?”

阿蒙淡淡答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借助空间器物而已,等你突破六阶成就可以学习高阶空间神术,我自会教你如何使用空间器物。法力越深厚,能使用的神术空间就越大,很多事确实非常方便。”

他们在前方的集镇不仅购买了大批生活物资,还买了一辆马车和两匹马。两人一猫驾着马车不紧不慢走了一个月,终于来到了埃居边境。这一路上梅丹佐除了看阿蒙给他的兵书之外,就是用神术加工各种秘制食物,看上去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却是一种掌控力量的锻炼。

比如将一块鲜嫩的牛肉加工成肉脯,保留原汁原味,需要同时使用火元素与水元素神术甚至加上简单的空间神术,火候丝毫都不能错,否则肉脯要么成为无味的冻干、要么成为黑乎乎的焦炭。只加工几块也许很好玩,但一连很多天都做这样的事情,就显得枯燥而无聊了,阿蒙就是要梅丹佐这么做,将神奇运用于平淡之间。

到达埃居边境最后一个集镇时,阿蒙却让梅丹佐把车马都卖了,两人徒步上路。梅丹佐不解的问道:“我们还有很远的恶露要走,坐车不是更方便吗,为什么一定要步行?”

阿蒙有些神秘的一笑:“等不久之后你就会明白的,就这么走吧,不要怕吃苦,这对于你来说是必须的经历。”

前方是叙亚沙漠,他们走的是埃居与巴伦王国之间的商道,一路上只有这两人是徒步。梅丹佐是五级魔法师与武士,这样行走倒也不算有多吃苦,几天后来到这段商道的中途,阿蒙突然说道:“向北走,从这里直接去都克镇。”

梅丹佐又问道:“我们不是要去林克的部落吗?”

阿蒙点了点头:“是啊,从都克镇往东走,穿过幼底河谷的深山丛林,可以到达林克的部落,我当初就是那么去的。”

梅丹佐挠了挠后脑勺:“阿蒙神啊,我建议走另一条路,从这里进入巴伦王国,沿幼底河的东岸到达基什城邦,在我们曾经去过的阿卡德镇再往西,那里有新的渡口可以过河,直接进入幼底河谷的山地,到达林克的部落会更方便。

这么走虽然绕一点远,但是一路都很太平,速度会更快。到了林克那里,带上林克还有铁甲兽王云梦,我们一起去都克镇一带探查,这样会稳妥许多。您不是说沙漠与沼泽中现在有很多怪兽出没吗,而且也不容易通行,何必舍易求难呢?”

阿蒙摇了摇头道:“梅丹佐,知道我为什么要带你一起来吗,这便是你的试练之旅。如果想通过‘极限的突破’这一道考验,就跟我往北走;如果想更加安全稳妥,就自己走你说的那条路,先去林克的部落等我。”

梅丹佐讪笑道:“我只是建议而已,您是指引我的神灵,想怎么走咱就怎么走。”

阿蒙看着梅丹佐,笑容似有深意:“既然这么说,你心中就不能犹豫后悔,咱们先商量好一件事,路上遇到什么麻烦你先出手,实在搞不定的话我才会动手。”

梅丹佐连连点头道:“那是当然,有我在,怎么能劳动阿蒙神您出手!”

等折转往北走向沙漠深处时,梅丹佐这才发现有苦头吃了。梅丹佐并不是娇贵的人,恰恰相反,他非常能吃苦,否则也不会穿行深山到林克的部落里收购马革钢。这段时间在梦飞思城中当大管家,养尊处优的日子过的很舒服,但此时徒步穿行沙漠也没觉得有什么劳累。

可是人的能力与意志总有一个极限,有时候不是不想坚持,只是难以办到。阿蒙穿行沙漠的速度突然加快了,梅丹佐尽全力才能跟上。沙漠中的气候昼夜温差极大,白天的烈日就像火焰在烘烤,夜晚的寒气又似能将人冻僵,而且异常干燥。

阿蒙赶路不分白天黑夜,也不顾酷热与严寒,拄着铁枝法杖施展神术,总有一片柔和的清凉包裹着自己,皮兜里的薛定谔感觉很舒服,可跟在后面的梅丹佐就非常遭罪了。阿蒙一天只停下来两次,一次是给薛定谔做吃的,他和梅丹佐也顺便吃饱东西,另一次就是在夜间坐下来修炼神术冥想。

走了三天,梅丹佐的意志和体能几乎支撑到极限,但话已经说出口,也只能咬牙跟着紧阿蒙。第三天夜里,神灵开眼,练习神术冥想之后,阿蒙对梅丹佐道:“夜里不赶路了,你今天好好睡一觉吧。”并顺手展开了一顶帐篷。

这一觉睡的别提多香了,连梦都没力气做,梅丹佐也不知睡了多久,却突然听见了一声猫叫,带着某种警告的意味。虽然疲惫不堪,但他的警觉还没有失去,立刻睁开眼睛跳起来钻出了帐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