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卷:神使
第088章 你的东西掉了

离开何烈山的前几天夜里,阿蒙对摩西讲授了今后的修炼以及将要面对的种种考验,这些得自贝尔的留言也结合了阿蒙自己的印证。贝尔与阿蒙毕竟不同,他是先成为一名九级神术师,再从头摸索修炼一体两面的力量,以一位大神术师的身份竟然也拥有了六级武士的成就。

而阿蒙是在老疯子刻意的培养下,直接从这条道路起步的,没有走弯路。老疯子当初以教他矿工技艺的名义,打下了唤醒一体两面的基础,而贝尔的探索则完善了这条道路。如今阿蒙再传授摩西的时候,一至六级成就的修炼方式已经印证的很清晰。

阿蒙并没有教摩西各种具体的武技或神术,只是让他修炼纯粹的力量,伴随着心灵的成长。一方面是因为时间太紧实在来不及,另一方面以摩西现在的处境,确实也不方便修炼具体的技巧,这一切都是秘密。

临行前,阿蒙最后吩咐道:“要想最终摆脱困境,首先要使自己变得强大,穿越万里路途回到家乡充满艰险与考验,从现在起就要做好准备。我传授你的一切,源自都克镇的矿工技艺,你也可以在族人中挑选值得信赖的人继续传授,并立下同样的誓言。”

种子已经播下,就看它如何破土萌芽,阿蒙终于离开了何烈山,带着卫队押运神石回伊西丝神殿复命,圆满的完成了此次巡视任务。此行最大的收获就是知道了都克镇幸存者的下落,玛利亚没有直接告诉他,却用了这种方式。

回到伊西丝神殿之后,玛利亚又一次召见了他,还是在那间书房内,仆从退下,只有他们两人。并没有多谈巡视的情况,阿蒙跪下行礼道:“多谢您的指点,我找到了都克镇幸存的后人!曾经的镇长对我有恩,他的儿子摩西是那群人的首领,日夜盼望着返回家乡。”

玛利亚看着他,神色竟有几分歉意,招手道:“你还是坐下说话吧,我知道你想请求什么。真的很抱歉,我无法下令直接释放那些人,他们已是法老的奴仆,除非有理由请求法老的恩准。”

阿蒙坐下后又问道:“您让我看那些兵书,难道与此有关吗?”

玛利亚点了点头:“如果只为你一个人考虑,你能成为一名大武士,效忠于埃居帝国,便能获得贵族身份,可以拥有很好的生活,其实不论你想去什么地方都是一样。你却有自己的理想,而实现这理想又如此艰难,天枢大陆在不久的将来很可能会起冲突,要想请求法老恩准释放你的族人,除非你能为帝国立下不可磨灭的功勋,让法老不得不答应你。”

阿蒙诚恳的点头道:“多谢您,我明白了!”

玛利亚委婉的指出了一条让阿蒙解救族人的道路,她提示阿蒙天枢大路上即将爆发纷争,所谓不可磨灭的功勋,做为一名武士当然是战功。如果阿蒙能够带领兵团在战场上为帝国建立重大功勋,当请求赏赐时可以要求法老释放都克镇的族人,这是没法拒绝的。

想做到这一点太难了,尽管玛利亚愿意提供帮助,但一切都要靠阿蒙自己,成为一名大武士仅仅只是起步而已。

然后两人之间又沉默了,就这么互相看着对方,这一次召见本是要布置远行的任务,玛利亚有很多话要交待却又觉得不必再说。阿蒙有很多感谢在心中,也觉得不必再说出来,既然玛利亚不说话,他宁愿就这么看着她、感觉她的气息。

可惜他不能永远坐在这里与她对视,最终还是玛利亚开口打破了沉默:“阿蒙,不论你要做的事有多艰难,我有一个愿望,希望你好好珍惜自己。如果一切已经尽力,便不要再与自己为难,只要你还是那个心灵纯净的阿蒙,不论什么时候都可以回来,伊西丝女神会护佑你。”

她在桌上放了一件东西,又说道:“这次任务本打算派一名神术师去,这枚大地之瞳既是任务的奖赏也是记录各种信息的器物,后来我改变了主意,在怪兽横行的荒漠与沼泽中,还是熟悉情况的武士更稳妥,所以决定派你去。

这枚大地之瞳仍然是任务的奖赏,你不是神术师,但可以用别的方式去记录信息。这次是秘密的任务,不能用公开的身份。会有人给你一张空白的凭证与通关文书,只要写上名字就行,你也可以雇佣保镖随行。还有几天时间就要出发了,回去好好准备一下,一切小心,我等你回来的消息。……至于这枚大地之瞳,我希望你能珍藏它。”

圣女大人代表伊西丝神殿的赏赐真是大方,执行这次任务给了一枚大地之瞳,而且最后所说的那句话意味深长。如果派一名神术师去倒也能说得过去,因为大地之瞳可以成为记录信息的载体,可换成阿蒙仍然要这么赏赐,恐怕就另有深意了。

阿蒙已经有一枚大地之瞳,老疯子在其中记录了各种信息,玛利亚未尝不会这么做。阿蒙只是一名武士,就算其中有什么神术信息,玛利亚也清楚他不可能会看见。但若这么想就错了,阿蒙同时还是一位六级魔法师,尤其擅长于空间神术与信息神术。

阿蒙莫名觉得这枚大地之瞳中记录了某种信息,但他却不敢在伊西丝神殿里去读取,唯恐使用神术时一不小心暴露了自己的秘密,只得先将这枚珍贵的神石收藏起来。离出发还有几天时间,档案馆的工作需要做一下交接,阿蒙还要利用最后这几天翻阅一些典籍。

那几卷兵书阿蒙打算继续带在身上,路上交给梅丹佐去看。将来真想成为一名战场上的将军,建立功勋仅凭一己之力肯定不行,必须要有精通行军作战的手下辅助,梅丹佐倒是个不错的人选。他同时又借阅了很多有关兵法、后勤、行军、战阵的书册,反正有空间法器,就带在路上慢慢看吧。

最后一天值守档案馆的时候,阿蒙找了个机会又打开了那卷《马尔都克之地》,从头到尾仔细翻了一遍。上次是趁无人时悄悄看的,时间太紧不可能读的太仔细,今天他尽量记住了字里行间的每一句细节。在最后的空白处又看见了那两个熟悉的印记,他悄悄掏出老疯子给的信物对照了一下,就是贝尔留下的记号,但好像是匆忙印上的,非常模糊难以辨认。

外面传来卫士说话与行礼的声音,阿蒙赶紧收起文书将柜子恢复成原样,刚刚转过身准备走出去,忽然听见背后有人说道:“卫队长,你的东西掉了!”

阿蒙吓得一激灵,饶是他平素一向沉稳冷静,此刻也差点没把身边的柜子撞翻。这里是收藏珍贵档案的文书室,任何人未经通报都不得擅入,而且以他的警觉,根本没发现屋子里有人!惊骇中原地旋身,手中已拔出了随身佩的短剑,在两排书架间的狭窄过道里摆好了可攻可守的战斗姿势。

但是下一瞬间,阿蒙随即放下武器单膝跪地行礼道:“尊敬的大祭司,您怎么突然进来了,连声招呼都不打,请恕我没有以礼迎接!”

面前的人穿着法袍面带笑容,看着阿蒙的眼神中似别有深意,手里没有拿法杖,握着一块牌子道:“阿蒙卫队长,你很警觉反应也非常快,可见忠于职守,我很满意!这块牌子是你的吗?不小心落到了地上,拿回去吧。”

说话的人与阿蒙很熟,就是曾经主管档案馆的高级祭司乔治,前不久刚刚被圣女大人擢升为大祭司,填补了朱利安调离后空缺的位置。乔治为人随和,平时不怎么管事情,以前负责档案馆是个轻闲但又没什么油水的差事。

他来自民间,并没有什么突出的背景,后来成为一名大神术师,才获得了伊西丝神殿荣誉大祭司的地位,却只担任了一个高级祭司的实职。身为荣誉大祭司,乔治并不爱好争夺权势,在伊西丝神殿中过着一种几乎与世隔绝的隐居生活。恰恰就在阿蒙到达神殿的不久之前,他悄然进级为一名八级神术师。

伊西丝神殿中除了原先的三名大祭司之外,还有五位荣誉大祭司都是大神术师,虽不掌实权却地位超然,乔治只是其中最不引人注目的一位。没想到在推举新的正式大祭司之时,圣女大人点名擢升了乔治,并上报法老获得恩准,这是在阿蒙到达神殿之后发生的事。

乔治成为大祭司之后,档案馆的主管祭司自然另有他人接替,但仍在乔治的直接管辖之下,他负责管理伊西丝神殿所有的档案文书、田庄与仆役名录、各季赋税征集与登记,权限比以前大多了,但为人却没有什么改变,成天仍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乔治现在就笑眯眯的看着阿蒙。阿蒙下意识的一摸怀间,老疯子给他的信物当然不在了,他的冷汗瞬间就流了下来。

阿蒙做事情不可能那么不小心,牌子刚才绝对是放在了怀里,却莫明其妙到了这位大神术师的手里。乔治一定是施展了潜行神术,在阿蒙没有查觉的情况下进入文书室,看见阿蒙拿出了那块牌子,说不定也看见了他在翻阅神文典籍,却用了不知什么手法将牌子从阿蒙怀中取走。

但这位大祭司却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说牌子是掉在地上的,阿蒙心里相当紧张,小心翼翼这么久终于出了差错,面对着一位他尚不可能抗衡的大神术师,所有的秘密都有被揭穿的危险。他在心里飞快的盘算着该怎么解释,但听见乔治这么说,心念一转随即答道:“是我的,多谢乔治大人,我刚才不小心掉到地上了。”

乔治不动声色的将牌子还给阿蒙道:“很特别的徽记,看来是一件珍贵的纪念品,一定要收好了,可不能再像这样随便乱丢。……这东西是谁给你的?材料和纹饰都很特别,我看一般人加工不出来。”

位大神术师笑眯眯的眼神就像要洞穿他的灵魂,阿蒙只能尽量镇定的答道:“在家乡时,一位长者留给我的纪念,他已经不在了。”

乔治收起了笑容:“哦,已经不在世了吗?真是可惜啊!”

阿蒙实话实说道:“您没有听说过吗?我的家乡被一场大洪水所毁,那位长者就是在那场灾难中去世的。”

乔治叹了一口气道:“很抱歉提起了你的伤心往事,我差点忘了你的家乡就是都克镇。是你开采出众神之泪,也是你归还了尼禄的遗物,年轻人,你的行为确实令人佩服。……听说尼禄的遗物中有很多卷轴,我想打听一下,其中有一支名叫毁灭风暴吗?”

阿蒙想了想答道:“尼禄大人的遗嘱非常慷慨,我是得到了六支高级卷轴和六支中级卷轴,但并没有毁灭风暴,我连这个名字都没听说过。”

乔治又哦了一声道:“我只是问问而已,那是传说中的卷轴,很多人都没听说过,据说大陆上只有尼禄才有本事和兴趣制作,但付出的精力与代价也是巨大的,我也不清楚他有没有尝试过、或者尝试是否成功?……既然你在这里,正好可以帮我一个忙。”

阿蒙赶紧道:“尊贵的大祭司,您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

乔治拥自嘲笑的语气说道:“人老了,记性也经常不好,我是来查一卷典籍的,却找错了文书室。我告诉你编号,你直接送到我那里去吧,我记得那卷典籍锁在一个柜子里,你去问主管祭司要钥匙,就说是我要看的。”

这位大神术师他说完话报了一个档案编号,转身走了出去,只留下阿蒙一个人拿着牌子站在原地。阿蒙身上的细汗渐渐干了,不禁觉得有些发冷,用力摇了摇头,这才小步跑出去为乔治大祭司取那卷典籍。

拿来经神术加持的专用钥匙,打开有神术阵守护的文件柜,取出典籍时阿蒙吃了一惊。卷册很薄,内容是关于卷轴的制作及介绍的,封面上写着“毁灭风暴”。这就是乔治刚才问起的卷轴,阿蒙忍不住又打开看了一眼,不由自主屏住了呼吸,他终于明白了自己一直收藏的那支灰色无名卷轴是多么的珍贵!

典籍中介绍了这种卷轴理论上的制作方法,那是难以想像、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而尼禄却做到了。“毁灭风暴”与其他任何卷轴都不一样,要想激发它,必须以使用者的生命为代价,其威力根本无法控制。它一旦展开,不仅会燃尽使用者的生命,也会毁灭威力所及范围内的一切生命,据说甚至连神灵都会受到重创。

假如阿蒙豁出去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手持毁灭风暴几乎可以与任何人同归于尽!他也终于明白当初冥府守门人看见他掏出灰色的卷轴时,为何会惊慌而退。尼禄当年将毁灭风暴带在身边,可能就有与贝尔同归于尽之心,但最终却已没必要使用这支卷轴,因为贝尔本人也选择了同归于尽。

薄薄的卷册翻几眼就看完了,阿蒙将它装在一个精美的木匣中,双手捧着亲自送到了乔治平时处理公务的一座偏殿内。乔治看见阿蒙笑着点了点头:“来的好快,我刚坐下,你就把典籍送到了,辛苦了,放桌上吧。”

阿蒙将木匣放到桌上,很恭敬的侧身退到一旁垂手而立,却没有立刻告退。乔治也没有打开木匣看那卷典籍,而是低头继续处理着公务,过了一会儿才故作惊讶的抬头道:“阿蒙,你还没走,有事吗?”

阿蒙点头道:“是的,大人您还没有验看典籍,我也正在等待您的训示。”

乔治吩咐屋子里的仆从们全部退下,这才对阿蒙道:“我当然相信阿蒙卫队长,这典籍就不必验看了,现在没别人了,你有什么就说吧。”

阿蒙从怀中取出两支高级卷轴,轻轻放到桌上道:“这是得自尼禄大人的馈赠,为了表达对尊贵的大神术师您的敬仰,是我一点小小的心意,请您千万要收下。”

没想到阿蒙竟然来送礼,乔治愣了愣,手捻胡须呵呵笑出了声:“阿蒙,你可知道这礼物有多值钱吗?”

阿蒙答道:“再珍贵的东西也得有它相应的用处,此物的价值不能仅用金钱衡量,在尊贵的大神术师您面前,它们只不过是施展神术的器物而已。”

乔治饶有兴致的看着阿蒙道:“我经历了足够多的事情,也懂人心,如果我不收的话,你恐怕不能安心。那好,我就谢谢了!”他坦然的收下了这两支高级卷轴。

阿蒙悄悄的松了一口气,送礼从古至今都是一门艺术,阿蒙也曾经也收过别人的礼物,那代表着一种暗示和请求,假如拒绝的话,也象征着拒绝了对方的请求。乔治倒是很直接,干脆点破了阿蒙的心思,不仅当面收下卷轴,而且直言告诉阿蒙请安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