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卷:神使
第087章 你不可向别的神灵祈祷

华莱特当时很忙,没有立刻安排这件事,只是命卫队保护庄园,并给摩西等人送去足够的食物和饮水,让他们先等一段时间。后来歌烈回到叙亚城邦,曾劝摩西留下,可是惊魂未定的摩西如论如何也不肯继续待在那里了,肯求这位大神术师送他们安全的离开。

歌烈也无奈,只得命弟子华莱特亲自将摩西等人送出边境,保护他们在路上不受到伤害。临行前还特意问摩西:“如果有一天,你们可以返回家园,还愿意回来吗?”

摩西想也不想就答道:“是都克镇吗?当然,那就是我的家乡!”在他的概念里,几乎与世隔绝的都克镇与面目可憎的叙亚城邦完全是两个世界,在被人围困攻击的日子里,他心中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返回家乡重建家园,这已经成为摩西的人生理想。

歌烈当时说了一番摩西不太明白的话:“你们将成为一片很重要的土地的合法继承人,无论走到哪里,可能都将面临苦难的经历。你们的家乡将会浮出水面,但时间在几年之后,到那时如果你们真的能回来的话,不要忘了今天我所做的事情。”

摩西跪在地上说道:“尊贵的大神术师,我和我的族人会永远感激您的,将来如果有什么要求,摩西一定尽量满足。”

华莱特带着卫队护送摩西等人穿过半干涸的沼泽、越过沙漠,一直将他们送到了叙亚城邦的边境。摩西来到海岬城邦,向罗德·迪克大人寻求庇护。他的要求也并不高,只希望在此地买下一片田庄暂时居住,矿工们也都是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完全可以自食其力,等将来有机会返回家乡。

罗德·迪克受过达斯提镇长不少好处,老朋友的遗孤求上门,这点小事情应该没问题,他答应了摩西的请求,甚至在自己的领地里划出了一片田庄给他们居住。但没过多久,又出了意外事件。

摩西等人来到海岬城邦寻求庇护,就在阿蒙离开海岬城邦后不久,这个消息是瞒不住的,很快传到了埃居的都城,正在海岬的大神术师朱利安还特意给埃居神术学院及埃居法老分别写了密报。罗德·迪克很快就接到了法老的命令,派卫队将都克镇的族人送往指定的地方。

朱利安知道阿蒙是都克镇的矿工出身,他曾经身为伊西丝神殿的大祭司,也应该看过那份《马尔都克之地》,了解很多内情。可能是出于对阿蒙的报复,也可能是想向法老邀功,总之那份密报里说的应该不是什么好话,具体内情摩西自然不可能清楚。

摩西就这样被送到了何烈山,他和都克镇的族人们都被圈禁在此成为了法老的奴仆,据说他们是被当作异国的战俘处理的,仍然从事开采神石的工作。想当初他们是被朱利安亲自押送来的,朱利安不仅传达了法老的命令,还私下说过这些人被神灵厌弃和放逐,受到神灵的惩罚才会失去家园。

这便是摩西等人大概的经历,阿蒙听完之后陷入了沉思,族人的遭遇恐怕不仅仅是朱利安对他的私人报复那么简单。就连罗德·迪克都无法庇护这些人,法老直接下令将他们圈禁于此,恐怕还有别的原因。

玛利亚曾经对阿蒙说:“我应该感谢你,你的事情我也应该提供帮助,却不知究竟能帮你多少。”显然她是知道这件事的,却也无能为力,不能直接帮助阿蒙释放这些人。

阿蒙经过穆芸女神的提示,已然知道都克镇一带将成为千里沃土,经过薛定谔的提示又查阅了那卷神话传说《马尔都克之地》,清楚那个地方恐将引起争夺。他还见过达斯提镇长滞留冥府中的灵魂,了解都克镇一带的很多土地的地契都在摩西手里。

法老扣留了都克镇的族人,一方面也许是因为他们掌握的技艺非常有用,在何烈山开采神石最合适不过。更重要的另一方面,难道也想在未来的纷争中染指那千里沃土,埃居神术学院也知道了在都克镇一带将要发生的变化?这种事情可说不准,既然穆芸女神清楚,那么埃居的神灵也可能知情,或许提示了子民。

阿蒙沉默了半天,这才悄声问了一句:“摩西,听说都克镇一带的地契都在你手里,是这样的吗?”

摩西的神色突然变得警觉起来:“你听谁说的?”

阿蒙叹了一口气,手扶他的肩膀道:“不要怀疑我,我并不是奉命来试探你的,在我离开都克镇之后,达斯提镇长亲口告诉我的。”

摩西的眼中又有了泪水:“地契我没有带在身上,都藏在叙亚城邦一个隐蔽的地方。父亲把我送到了城邦,自己却丧生于洪水,临走前他还对你说了些什么?”

阿蒙:“达斯提镇长期望你和都克镇的幸存者能够返回家乡重建家园,我也想问,你愿意这么做吗?”

摩西情不自禁的点头,伸手抓住阿蒙的胳膊道:“愿意,这是我和所有人做梦都想的事情!阿蒙,你现在已经是伊西丝神殿的巡视特使,有办法解救我们吗?”

阿蒙无奈的摇头道:“我在伊西丝神殿只是一名小小的档案馆卫队长,根本不可能让法老改变命令释放你们,这次来到何烈山,只能尽我的能力让你们今后受到好一点的对待。不过也请你放心,我在离开都克镇之后,曾聆听神谕,神灵的使者将会指引你们离开埃居,重新返回家乡。”

摩西的手抓的更紧了:“神灵的使者会来到何烈山吗,什么时候?”

阿蒙拍拍他的手背道:“既然神灵已有承诺,请您耐心的等待神谕的指引。那些矿工们的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你是他们的首领,现在要做的就是带领族人好好的活下去,不要失去信心和勇气。”

阿蒙并没有对摩西说更多的事情,因为不想给自己与族人带来麻烦,有些情况是不能公开的,摩西知道的太多太早反而不好,他的出现只是给族人们一个希望。挽留摩西陪自己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之后,又命人将他送了回去。

……

阿蒙又在何烈山多留了十多天,名义上是养伤,而布兰卡与约翰果然信守诺言,都克镇的矿工们生活待遇改善了不少。这批人至少亲手开采出此地神石产量的四成,也理应受到更好的对待。

正如约翰所承诺,只要阿蒙不把这些族人带走,其它的事情都无所谓,在何烈山这个偏远的地方,大小事情基本上都是布兰卡和他说了算。阿蒙趁机提出了一个小要求,搬到矿工住所附近去住,方便随时找族人聊聊,他对家乡的情况很关心,三言两语说不完。

那一片村落里简陋的石屋自然不方便让特使先生居住,离得最近的是那些开采神石的神术师们的住所,布兰卡下令将主管神术师的落院让了出来,让阿蒙暂时落脚。

其实阿蒙未必要找那些矿工们聊什么,洪水之后,都克镇已经不存在了,实在没有什么情况好谈,他是另有打算。何烈山的情况他已经摸清楚了,虽然有很多武士与神术师在这里轮流驻守,但是防备并不森严。

这里深处埃居腹地,和平年代没什么战乱的威胁,谁也不会没事总绷紧神经。另一方面何烈山是很偏僻的半荒漠地带,离罗尼河有二百多里,附近并没有什么村镇和居民,没人到这里来捣乱,这里的人想逃跑也不容易。平时开采矿山的劳作很辛苦,实在也没有必要管理的过于严苛。

何烈山的守卫实力不弱,但论个人的本事,没有一个能比得上阿蒙的,神术修为最高的是布兰卡,体术修为最高的是约翰,他们俩加起来也不如阿蒙高明。阿蒙要做什么事情,总有办法悄悄的瞒过其他人的耳目,只要不是太张扬就行。

……

这是一个深夜,摩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还在回想着与阿蒙见面的场景。阿蒙的出现给族人们带来了一线希望,这几天的待遇也改善了不少,但他说的话是真的吗,真会有神灵指引他们逃脱困境?摩西已经失眠三天了,阿蒙的到来,也带来新的焦虑与期待。

就在这时,他突然听见一个声音在耳边道:“摩西,请不要害怕也不要惊讶,你听见的声音,是来自神灵的指引。”

摩西吓的差点没从床上掉下来,向左右打量了半天,屋里一片昏暗没有任何人的影子,他激动万分的坐了起来,正想开口说话,却听见那个声音又说道:“你不要说话,现在还无法以这种方式与我交流。请按照我的指引去做,穿上衣服走出去,跟随着一团萤光登上何烈山,我在那里等你。”

摩西只觉得心脏跳动的很剧烈,几乎都要从嗓子眼蹦出来,阿蒙说过将会有神灵来指引他,难道这么快就出现了吗?他不敢相信却又不能放弃这个机会,起床穿好衣服一咬牙,硬着头皮走出了石屋。

门外有一点淡淡的萤光,就像夜色中孤独飞行的萤火虫,摩西一出门,这点亮光就飞走了。夜晚很静,静得让人觉得害怕,就连轻微的脚步声仿佛都带着回音,就像有看不见的人在背后跟着。

摩西很紧张,唯恐被守卫发现,但是那点萤光带着他在石屋群中绕来绕去,恰好没有碰见一个人,终于离开了这个小村落走向何烈山。当他到达山脚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村落外有几个守卫靠在墙根处打瞌睡,好像并没有发现他,这才转身放心的上山。

山势有点陡峭,光秃秃的岩石间生长着稀疏的灌木,那点萤光时快时慢,就是在指引摩西从一条最容易走的道路到达山顶。今晚的摩西特别兴奋,总觉得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扶持着他,脚步轻飘的都快飞起来,走的特别快。

月色明亮,山顶上站着一个人,手里拄着一根树枝,披着斗篷看不清楚面目。那点萤光飞上山顶就消失在他的怀中,他朝着摩西开口说话了,人明明就站在眼前,声音却很缥缈就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摩西,来自都克镇的孩子,请不要害怕,我是指引你的使者!”

摩西的感觉就像梦游一般,他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走出了石屋,跟着一团萤光安然到达了山顶,果然见到了这个说话的人!他上前一步跪倒在地道:“您真的是来指引我和族人脱困的吗?”

那人点头道:“是的,我既然指引你到这个地方来见我,将来也会指引你与族人们返回家乡,你的心中千万不能有疑虑。”

摩西跪在地上半天没说话,双肩不住的抖动,居然无声的开始哭泣。披着斗篷隐藏面目也改变了声音的阿蒙柔声问道:“你怎么了,为何见到我会哭泣?”

摩西低泣道:“我在为苦难的命运哭泣,也在为我的父亲、为都克镇而哭泣!我终于见到了您,能否问一句,这指引来自哪位神灵?”

阿蒙答道:“我曾在穆芸女神面前许下承诺,将会指引你与族人们返回家乡重建家园。”

摩西的肩头抖的更厉害了:“在神灵面前我不敢撒谎,但我的心中确实有疑虑!我的父亲葬身于洪水的时候,守护神在哪里?我与族人们受到生命威胁的时候,守护神又在哪里?我对守护神并无怨恨,但心中的确无法唤起那曾经的崇敬。世界对于我变得如此陌生,曾经的守护神也只像一个陌生人!”

这孩子挺有个性的,虽然年纪只有十九岁,但是有了这么多苦难的经历,无论是谁都会变得成熟,忍不住去思考更多。他对穆芸女神有看法,虽对这位神灵并无怨恨,但确实无法崇敬。阿蒙要他心中不要有疑虑,他则说出了压抑许久最真实的想法。

阿蒙没有足够的时间与他多解释什么,而且这也是他解释不清的,却又必须要给摩西一个坚定的希望,只得又说道:“你并不怨恨守护神,这很难得,人们在祈求神灵时,首先要想自己做了些什么,为何要求神灵为你做什么?曾经的守护神的确想指引族人返回,但她并不是世上唯一的神灵。”

摩西抬起满是泪痕的脸:“我希望您能给我唯一的、最坚定的信念,这是我们在苦难中好好活下去的理由。您既然来到了这里,就一定会始终指引着我吗?请问您的名字!”

阿蒙答道:“我叫阿罗诃,当你心中有所疑虑时,可以默默念诵这个名字,我的出现就像指引你登上山顶的那点亮光,道路在你自己的脚下。只要你不放弃信念,那我便不会放弃你,无论有没有守护神的庇护,无论有多少艰险,我都会完成承诺。”

摩西俯下身去,亲吻着泥土道:“您的声音就是神灵的指引、那黑暗中不熄的光明。您既然能指引我走出牢笼来到这山顶,也能指引族人们离开这里吗?”

阿蒙想叹气但是又忍住了,以沉静的语气答道:“我可以指引你一个人在黑夜中悄悄来到这里,但是从这里走出去是一片荒漠,回到家乡万里迢迢,要穿越埃居诸多城邦,你和那么多族人不可能不被发现,也不可能逃脱追踪。”

摩西失望的问道:“那我们怎样才能离开?”

阿蒙:“不要放弃信念,从现在起就要做好准备,等待那一天的到来。”

摩西:“请问应该怎样准备?”

阿蒙举起了手中的树枝:“这就是我今天召唤你来的目的,都克镇的矿工技艺中还包含着神奇深奥的技艺,它是一体两面的力量。我要为你唤醒这种力量,也唤起你的信心,使你的心灵真正强大起来。”

阿蒙换了一个身份传授摩西一体两面的力量,却托言是都克镇的矿工技艺,并让摩西立下誓言保密。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让摩西能够深信不疑,另一方面也避免了暴露自己的身份。至于摩西能不能掌握,那就要看他的幸运了,阿蒙也无法勉强。

接下来的几天,阿蒙每天夜里都会指引摩西悄悄的登上何烈山,手持铁枝法杖为他进行力量的唤醒仪式。结果没有令阿蒙失望,就在他离开何烈山之前,摩西唤醒了一体两面力量。阿蒙又让他发下一个很重要的誓言——

“你不可向别的神灵祈祷,必须坚定唯一的信念,我传授了你这种力量,你不能像世上其他人那样学习体术与神术,必须接受我的指引。”

阿蒙所传授的内容涉及到神灵的秘密,按老疯子的猜测,神灵们恐怕也不愿意它流传。阿蒙曾去过冥府女王埃雷彼的神域,在那里能听见信众的祷告与祈求。所以阿蒙不允许摩西再向别的神灵祷告,万一暴露了神灵不愿意在世上看见的秘密,那对他、对摩西都没有好处。

当一体两面的力量被唤醒之后,摩西已经彻底信服了阿蒙,他当即伏地行礼道:“我明白,您在我内心中,就是唯一的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