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卷:神使
第085章 那不应是你的诅咒

阿蒙伸手推开了身边人,摇头道:“不,这不是个意外,是我为这名矿工接下了这一鞭。约翰大人,你刚才说的神殿特使应该就是我吧?本季的神石都已经交齐,我并没有下令让这些矿工们采出更多,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我让你挥起鞭子逼迫这些人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这一鞭确实应该抽在我身上。”

阿蒙当面拆台,周围还有这么多人,约翰的神色很尴尬,但毕竟是他伤了特使,只得赔礼道:“阿蒙先生,请您不要怪罪,我只是对这些肮脏的矿工发怒。刚才这个人,损毁了千辛万苦开采出的珍贵矿核。至于提起您的到来,只是想提醒他们更认真的工作。”

阿蒙仍然沉着脸,以呵斥的语气道:“开采神石并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成功,偶尔损毁一枚矿核很正常,你为何如此暴怒?”

约翰挥手一指周围的矿工道:“特使先生,您恐怕不清楚,这些人都是法老的奴仆,他们来自哈梯王国的都克镇,那里是被神灵厌弃之地,他们是被神灵诅咒与放逐之人!他们的族人、他们的祖先,都是世代受神灵奴役的肮脏矿工。以我高贵的身份亲自挥鞭抽打,那是他们的荣幸!”

阿蒙的神情本已渐渐平静下来,可是一听这话陡然又涨红了脸,眼神阴沉犀利的可怕,盯着约翰冷冷的说道:“如此说来,你这一鞭,也是我的荣幸!”

约翰被阿蒙盯的直发毛,有点摸不着头脑的答道:“阿蒙先生,您虽不是贵族,但也是神殿的巡视使者,怎能与这些都克镇的弃民相比?”

阿蒙:“约翰大人,你失去了理智,我是一名六级武士,如此强壮的筋骨尚且被你这一鞭所伤,这名瘦弱的矿工怎能承受?你刚才如果抽中了,可能会要了他的命!他们不是罪人,是为神殿开采神石的工匠,他们的技艺应受到足够的尊重,你有什么资格说刚才那番话?”

玛利亚派阿蒙来巡视何烈山果然大有深意,都克镇的后人竟然就在这里,他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约翰的话激起了阿蒙无法抑制的怒火。约翰不仅是在骂这些矿工,也是在侮辱阿蒙的族人与祖先,包括他已死去的父亲,他毕竟只是一个不满十八岁的孩子,怎么能受得了?

约翰却不清楚阿蒙的底细,阿蒙此番举动,看上去就是故意当着众人之面挑衅与找茬,此时也被激怒了,冷哼一声道:“阿蒙先生,是你故意站在我的鞭子下。我也是一名六级武士,你没法接住我这一鞭,却要责怪我打伤了你吗?你怎么受的伤应该问自己,为什么没有更好的学习武技?而你刚才说的话,对于一位帝国贵族而言,非常之不敬!”

空气中充满了火药味,随从们都不知该怎么劝说。大家都清楚约翰的脾气,冲动、暴躁、易怒,一旦发起火来对属下以及矿场的奴仆非常之粗暴。这些开采神石的工匠为法老服役,也是宝贵的资源,法老有命令,不得随意伤害他们。

可是约翰卫队长今天不知为何会暴怒,抽出了那样的一鞭,假如真抽在摩西身上有严重的后果,他虽不至于偿命,但一定会被惩罚斥责。他在梦飞思城中就闯过类似的祸,因此才会被外放到何烈山,却旧习难改。

阿蒙并不清楚这些情况,他心中也被怒火充斥,一言不发的转过身去夺走了摩西手中的矿锤,绕着厅堂缓缓走了一圈,来到每一座工作台前都挥锤而击。他一圈转下来,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因为这位特使先生竟然打开了砧台上所有的矿核。

矿锤每一击下去,那些矿核坚硬的外壳化为浅白色的细沙泄落,三十多枚神石完好无损的呈现在人们眼前。这是多么神奇的技艺!阿蒙没有像神术师那样使用法杖,手中就是一柄矿锤。不用多解释什么,大家已隐约猜出这位特使先生的来历,就连那些矿工们都惊呆了。

片刻功夫开采出三十多枚神石,而且没有一枚损毁,对阿蒙而言也是相当吃力,他又走回约翰的身边,额头已渗出了细汗,握锤的手臂上有青筋在跳动,冷冷的说道:“你看见了吗?我也是都克镇的矿工出身!我想问问,你有什么资格说出刚才那番话、侮辱这样的技艺?

你侮辱了我的族人、我的祖先、我已去世的父亲、我尊敬的老师。高贵的武士,我要现在正式请求与你决斗。根据埃居帝国法令,这必须得到你的应允,我身为平民向贵族提出决斗的要求,会承担伤人的后果。约翰大人,你刚才问我为何没有更好的学习武技,那就请你应允这请求,让彼此清楚什么才是真正的武技。”

埃居帝国的法令中有武士之间决斗的规定,在某些情况下可以提出决斗的要求,阿蒙说的情况就是其中之一,决斗要有公证人,而且另一方可以拒绝。平民与贵族之间的决斗,就算贵族答应了,假如平民伤害了贵族仍然要接受惩罚。这样的法令看似不公平,但贵族与平民之间的身份本身就是不对等的,这条法令至少提供了一种途径,可以先报仇再承担后果。

阿蒙提出了决斗的要求,他刚才一连开采三十多枚神石的举动已经将心中的怒火消去大半,现在看着约翰的神情更多是冷笑。以约翰的脾气怎么可能拒绝,他被阿蒙彻底激怒了,一指门口道:“我们去外面决斗,你可以挑选自己所擅长的武器!”

阿蒙摇了摇头道:“我什么武器都不用,只需要这柄矿锤。”他轻蔑的语气让约翰更加暴怒。

两人并肩向门外走去,随从们拦也拦不住。就在这时布兰卡提着法杖冲了进来,一手拉住一人劝道:“二位武士,你们为何要为了这些低贱的矿工决斗呢?赶紧打住吧,不论谁受了伤,都将是一场灾难!”

布兰卡听说阿蒙意外受伤,立即赶了过来,也没有搞清楚具体的状况,在门前看见两人正要决斗,赶紧上前劝阻。约翰对上司也不客气,板着脸答道:“身为一名高贵的武士,我已经答应了阿蒙先生的决斗请求,除非他提出退出决斗,否则我不可能反悔。”

阿蒙则直接推开了布兰卡道:“大人,我从小在都克镇长大,就是您所说的低贱的矿工。他侮辱了我的族人和祖先,所以我提出了决斗的请求。不过请您放心,我只会战胜他而不会在决斗中伤害他。你来的正好,就做决斗的公证人吧。”

布兰卡一跺脚,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赶来的太匆忙没有问清楚情况,刚才那么劝架不是火上浇油吗?等他回过神来,两名武士已经在门外的空地上面对面站好,约翰取出了一只支沉重的阔剑,阿蒙手握矿锤,决斗已不可阻止。

布兰卡只得站在门前做公证人,手握法杖随时准备施展神术,假如决斗双方任何一人有生命危险,他会立即出手阻止,避免不可收拾的后果。他同时还在心中焦急的盘算,怎么才能把这件事压下去,就在何烈山悄悄解决掉,不要传到伊西丝神殿那里。

他正在琢磨呢,突然听见阿蒙催促道:“布兰卡大人,怎么还不开始?”

布兰卡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一直在发呆,无奈的举起法杖发出了决斗开始的信号。约翰的身形就像离弦的箭冲向十几步外的阿蒙,高举手中的阔剑,剑身上毫光大盛。他没有直接用剑尖刺或剑刃劈砍,而是用剑脊拍向阿蒙持锤的肩头。

这人不是完全没脑子,虽然是决斗,但只是想把阿蒙打翻在地给一个教训。这一剑比刚才那一鞭要凶悍多了,速度与力量都发挥到极限。围观的武士们都发出一声惊叹,只见约翰刚刚还站在十几步外,一眨眼的功夫剑就拍到了阿蒙的肩头。

惊叹随即变成了惊呼,惊呼又被一声拉出长音的巨响所掩盖。阿蒙站在原地根本没动,却见约翰的剑断成两截飞了出去,人也扑通一声单膝跪在阿蒙身前,矿锤就放在他的肩膀上。只要轻轻一抖手腕就可以把约翰的脑袋像敲矿核一样敲碎,阿蒙却没有要他的命。

只有极少数人看清了刚才的情形,约翰的速度快,而阿蒙的速度更快,快的超出了约翰的反应。当约翰冲到身前,剑还没落下的那一瞬间,阿蒙手中的矿锤化成一道残影敲在了他的左膝上。约翰的腿一软就跪倒在地,剑已经顺势落了下来。

阿蒙在短短的时间内又挥出了第二锤,于肩头上格住了这柄剑,发出一声震耳的巨响,硬生生的震碎剑身上的光毫。约翰握剑不住,沉重的阔剑脱手飞了出去,在空中犹不住的震颤,飞到半空突然断为两截。阿蒙顺势一翻腕,矿锤就放在约翰的肩头上。

布兰卡见状赶紧大喊一声:“决斗结束,阿蒙胜!”

跪在地上的约翰已经汗透重衣,没人比他更清楚阿蒙刚才出手的可怕。他刚才冲过来时明明看见了阿蒙的矿锤挥出,尽管想格档可是动作根本反应不过来,当锤头敲中膝盖的时候他心头一凉,以为这条腿就要废了。感觉却很怪,并没有剧痛,而是一片奇异的冲击震荡麻酥酥的布满全身,腿一软就跪下了。

紧接着阿蒙向上挥锤击在阔剑上,剑身传来巨大的冲击,剧烈的震颤使约翰根本握不住剑。剑飞出去之后那冲击的力量还在延续,在半空中将一柄沉重的阔剑生生震断。约翰有一种感觉,对方手中那柄矿锤无论是想杀他还是想伤他,都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连布兰卡都来不及阻止。

刚才约翰还是怒火满胸,片刻间从里到外已被一片寒意浇透,只听阿蒙不紧不慢的说道:“这就是都克镇的矿工技艺,它能打开矿核却不损毁神石,也能击散你的力量却让你完好无损,神灵保佑我控制的不错,没有伤了你。约翰大人,你认输吗,还是想再来一次?”

布兰卡已经走了过来:“不必再来了,我是公证人,这场决斗,约翰已经输了!”

跪在地上的约翰突然低头行礼道:“阿蒙先生,我认输!”不认输也是自取其辱,虽然同为六级武士,但他在阿蒙面前甚至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这位武士虽然性格暴躁,但是冲动来的快去的也快,此刻是一点脾气也没有了。

看上去阿蒙的气还没消,转身朝布兰卡道:“既然这位武士在决斗中认输,那么就应该为自己的言行忏悔并道歉。”

布兰卡正想劝约翰低头,不料约翰自己点头道:“我道歉,收回刚才所说的话,向所有被我侮辱的人道歉,并补偿我的行为。……来人,把那根鞭子给我,我还你!”

有属下把刚才那根长鞭拿来,约翰双手将鞭子递给了阿蒙。布兰卡的脸色有点难看,想说什么但还是退到了一旁。约翰退后几步转过了身,阿蒙也不客气,拿起鞭子一抖腕就抽了出去。约翰并没有穿铠甲,鞭子抽在他的后背,衣服裂开,皮肤上留下一道血痕。这一鞭不轻不重,恰如阿蒙所受的那一鞭。

布兰卡这才迎过来道:“好了好了,二位武士,一切都解决了,不打不相识,大家完全可以成为朋友的!”

阿蒙扔下鞭子道:“二位大人,能否找个地方单独谈谈?我有事要私下请教。”

……

决斗之后冷静下来,终于可以心平气和的说话了。阿蒙与约翰后背都上了药,其实只是皮外伤,并没有任何妨碍,布兰卡还为两人施展了治疗神术。

布兰卡身为何烈山的主管大人,一心只想做和事佬,命人摆上了美酒美食陪着笑与阿蒙说话。至于约翰是他的下属,语气当然要严厉些,他呵斥道:“约翰,你要谢谢阿蒙先生,那些矿工是法老的奴仆,有命令不可随意伤害。你怎么脾气上来就什么都忘了?那个叫摩西的年轻人是他们的首领,你若真的杀了他只会受到重惩,阿蒙今天其实是救了你!”

阿蒙打断他的话道:“布兰卡大人,我也是都克镇的矿工出身,只是很奇怪,都克镇的后人怎么会来到何烈山?”

布兰卡很尴尬的答道:“这我也不清楚,他们是被海岬城邦的卫队送来的,同时还有法老的命令。……请您千万要原谅,我并不清楚您的出身,只是非常好奇,阿蒙先生怎会也来自都克镇?”

阿蒙淡然答道:“您没有听说过吗?圣女法杖上镶嵌的众神之泪,就是我亲手开采出的,我因为私自将众神之泪进献给伊西丝女神,受到惩罚而被放逐,却因此躲过了一场灾难性的大洪水。”

约翰惊讶道:“是您开采出了众神之泪?难怪圣女大人会有特别的恩典,而都克镇的矿工技艺确实不可小看,它战胜了我,请原谅我的鲁莽。”

阿蒙再说两句漂亮话就可以将此事圆满的收场,他却沉着脸摇头道:“约翰大人,你的鲁莽与冲动是一种灾难,不仅违反了法老的命令无端的伤害那些矿工,还有另一种危险的倾向,意味着更加严重的罪行,不知你意识到没有?”

约翰吓了一跳,有点摸不着头脑的问道:“请阿蒙先生说清楚,我又怎么了?”

阿蒙冷冷问道:“你到底信奉哪位神灵?”

约翰很干脆的答道:“当然是埃居帝国伟大的守护神荷鲁斯,还有圣母伊西丝……”他说出了一连串神灵的名字。

等他说完之后,阿蒙不紧不慢的追问道:“你今天说那些矿工是被神灵诅咒与放逐之人,指的又是哪些神灵?”

约翰愣住了,布兰卡却意识到不妙,硬着头皮答道:“这只是无心之言,阿蒙先生不必追究。”

阿蒙却咬住话题不放,又转向布兰卡问道:“约翰卫队长不清楚,您是一位神术师,应该清楚吧。我不是在追究,只是想把话问明白,请您回答我。”

布兰卡的冷汗都流下来了,只得答道:“是阿努纳启诸神,哈梯、巴伦、亚述王国所信奉的神灵。其实我也不是太清楚都克镇矿工的传说,只是偶然听人议论过。”

阿蒙板着脸又转向约翰道:“你拿异国的神灵来诅咒身边的人,是想背叛信仰还是想叛国?实话告诉你,我将众神之泪进献给伊西丝女神,因此才会被哈梯的城邦放逐,难道这对于你来说,也是一种罪行吗?”

心平气和的一番话,却比刚才威力无比的矿锤还要沉重,刚刚冷静下来的约翰无论如何也坐不住了,赶紧起身跪地行礼道:“阿蒙先生,这是我的过失,今后绝对不敢再说同样的话!”

阿蒙也站了起来,看着他道:“高贵的武士,哪怕他们受到神灵的诅咒,但你并不是异国的神灵,那不应是你的诅咒!……如果我将这里发生的一切,如实的回报伊西丝神殿,不知会有怎样的结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