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卷:神使
第084章 何烈山

这句话曾经是阿蒙问玛利亚的,而玛利亚今天同样这么问他,含义很复杂,也许只有他们两人才能理解,只化作这一句简单的问候。

阿蒙答道:“我过的很好,从来没有这么轻闲过,但我也时刻在等待。”

玛利亚的眼眸是那样的清柔宁静,就这么看着他道:“你在等待什么?”

阿蒙也看着她,目光是那么自然而然:“我在等待您的召见,也在等待向您请求,我曾经说过将要回都克镇,也将指引族人返回家乡。”

玛利亚轻轻点了点头:“我记得,你说你有事要办,还有多长时间?”

阿蒙:“还有两个多月。”

玛利亚:“一个月后,我将派你去执行任务,深入被沼泽包围的都克镇一带,调查那里的地形地貌,将每一个细节的变化都要尽量详细的汇报。你是最熟悉那里的人,也最适合完成这个任务。”

阿蒙:“谢谢您,我一定会完成这个任务。”

玛利亚不无担忧的说道:“我要提醒你,洪水过后,山地、平原、沼泽、沙漠中都出现了很多怪兽,此行充满凶险。”

阿蒙微微惊讶道:“去年我刚刚从那里经过,没有碰见啊?”

玛利亚问道:“你是从什么地方到达什么地方?”

阿蒙:“我是从内陆湖以南,穿过沙漠到达海岬城邦。”

玛利亚解释道:“怪兽出没的地点主要在内陆湖的西北方向,随着洪水的退去,近半年来大量出现,如今沙漠中也有很多毒蝎。……你需不需要派足够的神术师保护?但那里无法进入大队人马,而且这是跨越国界的行动,也不能以公开的身份。”

阿蒙摇头道:“不用了,我从小在那里长大,自己去更方便,至于凶险我已经历了太多,并不畏惧。无论有没有危险、是不是执行任务,我都是要去的,现在听说那一带出现了很多怪兽,我更要去查探清楚了。”

玛利亚轻轻叹了一口气:“人们能选择的道路也许不只一条,大陆中央出现了一片怪兽横行的千里沃土,将是无数英雄建功立业之地,也是各王国的纷争厮杀之地。你一定要指引族人重返家乡吗?在埃居像很多普通人一样成家立业,可能日子过的会更好。”

她分明是在婉劝阿蒙,想必她也看过了那份文书《马尔都克之地》,知道那个地方的局势会很复杂。阿蒙很诚恳的答道:“我对逝去的亡灵与守护的神灵都有过承诺,一定要找到都克镇的后人并指引他们返回家乡。除非他们不愿意,否则我一定要尽力完成承诺。”

玛利亚似乎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开口道:“那天在赐福大典上,你发现了刺客,不仅投出梭枪去阻拦那一箭。我在高台上看的清楚,你随即冲向了刺客出现的地方,我当时很担心,幸亏刺客逃的比你追的还快,否则你会有生命危险。是加百列最后接住了那一箭,后来她私下告诉我,她也不是那人的对手。”

阿蒙坦然道:“多谢您的担心,但那是我应该做的,战士在战场上冲向敌人,随时都有生命危险,难道就转身逃走吗?”

玛利亚的语气有些感慨:“我应该感谢你,你的事情我也应该提供帮助,却不知究竟能帮你多少。离出发去执行任务还有一个月,我会派你去巡视一个地方,等你到了那里,便会明白我想告诉你什么。”

圣女大人不仅要派阿蒙去都克镇一带执行查探任务,在出发之前,还要派他去巡视一个地方,言语中大有深意。阿蒙并没有追问,站起身来行礼道:“多谢您的安排。”

看玛利亚的样子也想站起来,最终还是坐在椅子上摆手道:“不必谢我,到了地方你就会明白,我很遗憾不能帮你更多。”

两人之间的谈话很简短,圣女大人也没有更多的时间单独召见一位小小的卫队长,自始至终阿蒙的态度都是恭恭敬敬,唯一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两人的眼神一直在对视着。当阿蒙告退在门前转过身,玛利亚却突然说了一句:“阿蒙,这个拿去,我觉得这些典籍你应该多看看。”

阿蒙再一次转身,看见玛利亚也站了起来,手中拿着一张纸。他快步走了回去,双手接过了这张纸,两人的手指尖不经意间有一个的偶然触碰。这是逾矩的行为,他不可以触碰圣女的身体,不可以直接递送圣女的随身器物,就算他是一位卫队长,最轻的惩罚也要砍掉这根手指。

真是滑稽,这是阿蒙第二次面临这种处罚了,但圣女大人没有责怪,也没有召唤仆役来处罚阿蒙,轻轻的一松手让阿蒙把纸接了过去。然后平静的说道:“我忘了叫仆从把这张纸递给你了,就当我放在桌上,你自己拿去的吧。”

这句话是一种提醒,她本不必说的,可终究还是说了。阿蒙意识到自己的逾矩,赶紧行礼谢罪,可是指尖总带着一种柔柔的感觉,这感觉又令他很羞愧。玛利亚摇了摇头道:“无心之失而已,不是你的错,何必谢罪呢?……等你一个月后出发时,我还会召见你的。”

阿蒙起身抬头,两人之间只隔着一张桌子,他再一次与玛利亚对视,心中突然有一种冲动,又想起了那个未完成的吻。神灵啊,这一瞬间,他真的很想吻她!这冲动让阿蒙低下了头,不再与她对视,躬身后退出了书房。

……

伊西丝神殿不仅只有梦飞思城中的建筑群,还有所属的大片牧场、农庄、成群的奴隶。玛利亚派阿蒙去巡视的地方,处于梦飞思以南接近赫拉克城邦的地方,在罗尼神河以西大约两百里之外。那里远离河谷气候干旱,是半荒漠地带,有很多高大的石山。

山脚下长着稀疏的草,山间石缝里只有些很耐旱的灌木,从远处看大地是土黄色的,山峦是深褐色的,山脚下有连绵的建筑,以石料垒成很是简陋。这个地方对梦飞思神殿却很重要,它是下埃居最主要的神石出产地之一,名叫何烈山。

阿蒙是来巡视何烈山的使者,还要负责将本季出产的神石押运回梦飞思。他在何烈山受到了非常热情的招待,这里的主事大人是一位六级神术师、高级祭司,名叫布兰卡。此地的环境很艰苦,生活条件远不能与梦飞思城相比,但也有一点好处,就是油水很足,别忘了何烈山出产的可是神石。

虽然处于荒凉地带,但布兰卡大人却很懂享受,所居住的庭院很豪华,甚至利用环境布下神术阵,将一片院落变得清凉而湿润。他每天用的水是从罗尼河运来,经过专门的净化,还能吃到从赫拉克城邦运来的新鲜蔬菜,至于牛羊与美酒就更不用说了。

到这里巡视可是个肥差,更何况阿蒙这一次是圣女钦点,自然也与以往的特使有微妙的不同。布兰卡心中很有些惴惴不安,他清楚圣女初掌大权,害怕自己有什么毛病被查出来正好被拿下立威,因此阿蒙一到,他就送上了一份厚礼。

布兰卡的担忧是多余的,阿蒙并不想故意找茬,也没想敲诈他。他看出了布兰卡的惊疑,笑着收了礼物,核对账目无误之后,又清点了窖藏的神石,下令将这一季应运回伊西丝神殿的数目装车。布兰卡终于松了一口气。

阿蒙并不在意布兰卡招待的有多好,也没刻意去挑他的毛病,刚到何烈山的前几天,大部分时间都在自己的房中看书。玛利亚给他的那张纸上写的是几部卷册的档案编号,阿蒙从档案馆借了出来,带在路上有空就阅读。

伊西丝神殿档案馆中并非所有的文书都以神文书写,阿蒙身为武士,也可以申请借阅一些以世俗文字记录的卷册,可这段时间阿蒙一本都没看过,那些以神文记录的秘典还翻不过来呢,直到玛利亚给了他这张书单。

阿蒙事先没有想到,玛利亚让他看的居然是兵法书,内容是如何行军、如何整合后勤、如何排列战阵、如何管理各个兵种、如何指挥兵团作战等等。阿蒙是一名武士,小小年纪就有了六级成就,将来很可能成为一名大武士。看这些典籍,难道玛利亚期待着他成为一名将军吗?

仅仅看兵书当然不会成为一名优秀的将军,但也非常有用。天枢大陆上识字的人比例非常的小,能看懂兵法的人则更少。而玛利亚让阿蒙学习的典籍非常完整而系统,征战中遇到什么情况该怎么处理基本上都提到了,至少让他有了起步的资本。

他如果成为一名大武士,又系统的学习过兵法,将来绝对有资格成为军队中的首领,这难道是玛利亚的一种暗示吗?阿蒙学的很认真,还在心中默默的推演书中提到的各种征战场面,从梦飞思城到何烈山的这一路,把书卷中的内容全部记在了心中。

账目核对完了,该启运的神石也都封装好了,阿蒙却没有立即走,因为他还有巡视任务。在到达何烈山的第三天,阿蒙就对布兰卡提出要求,要去神石的出产看看,参观开采神石的所有流程。玛利亚既然派他到这儿来,肯定有用意,阿蒙当然要巡视每一处地方。

布兰卡在酒桌上劝道:“特使大人,您不用亲自去那种地方。真要想巡视的话,看看神术师们开采矿核的场景就可以了,我自会在报告中褒扬大人是如何认真细致的完成任务。”

阿蒙在心中暗笑,看来这里的人并不知道他的出身,他就是货真价实的矿工啊,从小长大的房子后院就是作坊。他笑着解释道:“您不必叫我大人,我虽然身为特使,但身份还是平民。圣女大人命我来巡视矿山,我自然要忠于职守,走遍每一处地方,高贵的大人们不方便去的所在,我也应该去。”

他不是贵族?这一点布兰卡已心中有数,但是同在酒桌上何烈山的卫队长约翰却露出惊讶与鄙夷的神色。约翰出身于梦飞思城中一个大贵族世家,如今与阿蒙一样也是六级武士,他性格残暴,曾在冲突中伤人,这才被远调到何烈山担任卫队长,算是一种惩罚。

约翰生性高傲,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长驻自然心中有怨,如今来了一位特使,据说深受圣女的赏识,碰巧立了几件功,以平民的身份居然被提拔为卫队长。对照自己的遭遇,约翰感到很郁闷,同时也很看不起阿蒙,在酒桌上无意间就表露出来。

阿蒙知道约翰的情绪,只是装作没看见,和颜悦色的说:“布兰卡大人不必为我操心,也不必亲自陪同我去那些乌烟瘴气的地方,派几名下属引路,我都巡视一遍,也好完成圣女大人交办的任务。”

何烈山矿场的范围很大,不仅出产神石,还出产建造神殿与法老金字塔的石料。阿蒙第一天去了矿场,就像回到了熟悉的家乡。这里的矿场规模比都克镇外的大的多,有卫队维持秩序,工匠在指挥,开采工作大多由奴隶完成,劳作非常辛苦。

第二天他巡视了出产神石的几处矿脉,由专门负责的工程师陪同,参观了发掘与开采矿核的整个过程,还亲眼看见有矿核被开采出来,感觉十分亲切。他沿几处矿脉走了一圈,发现这里的矿脉分布范围比都克镇一带要大的多,矿工人数超过都克镇十倍以上,但神石产量还不到都克镇的十分之一。

第三天上午,阿蒙巡视了开采神石的最后一步工艺,在一片很大很干净的石屋中,有那么几十名低阶神术师,使用法杖打开矿核取出神石。这些神术师是伊西丝神殿派来的,每季度都会轮换,是一种历练任务。他们都有单独的工作间,身边随时有奴仆伺候。

阿蒙看见这些神术师的数量以及他们打开矿核的速度,再对比这一季收上来的神石总量,心中略一推算就发现了不对,问陪同巡视的神官道:“这些神术师开采的神石,按我这一上午的统计,假如折合成每季度的产量,只有这次上交的神石六成左右,难道最近产量在下降吗?”

那位负责的神官赶紧解释道:“不是这样的,还有另一批人在开采矿核,但他们的身份低贱,工作的地方也比较拥挤。反正该看的都看了,阿蒙先生就不必再去了。”

阿蒙愣了愣,这里果然有情况,开采矿核的最后一步是由神术师来完成,怎么还会有身份低贱的人?他当即说道:“我连矿洞都进去了,何况是打开矿核的作坊呢?既然来了,当然要巡视所有的地方,这就带我去吧。”

神官有些不情愿的说道:“已经中午了,吃完午饭再巡视吧。”

午饭时有美酒,几位陪同巡视的人不断向阿蒙劝酒。阿蒙倒也喝了不少,可是他没醉,吃完饭就催促随从去巡视剩下的地方。负责的神官无奈,只得带着阿蒙去了一片有卫队把守的石屋群。

这里像个独立的村落,周围是一些低矮简陋的房子,在石屋群的中间,却有一座很大的厅堂。厅堂的屋顶不高,门很狭窄,门前有拿着武器的卫士警戒。

阿蒙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有人大声呵斥道:“你这个肮脏的矿工,想找死吗,竟然敢损毁神石!……伊西丝神殿的特使已来到这里,下令开采出本季足够的神石,可你们总也完不成任务,谁都别想有好下场,他就是榜样!”

随着怒吼声还有鞭子带起的凌厉风声,阿蒙正在往里走着,听见这句话一个箭步就蹿了进去!

厅堂里的面积很大,绕着四周排开一座座工作台,几十名穿着粗糙衣服的矿工手持大锤正在工作,砧台上放的是开采好的矿核,只差最后一步取出神石。在靠近门边的一座工作台后,有一位羸弱的少年手持沉重的矿锤,他面前的矿核已经化为粉末,一看就知道是落锤时力道没有控制完美,连神石一起损毁了。

阿蒙一眼就认出了这少年,五官棱角是那么熟悉,如今却变得又黑又瘦,正是达斯提镇长的儿子摩西!

何烈山的卫队长约翰满面怒容,正挥舞着一支长鞭狠狠抽向摩西。他的眼前一花,鞭子结结实实的抽中了一个人的后背,衣服裂开皮肤上留下一道血痕。那人沉着脸缓缓的转过身来,胸脯在剧烈的起伏,似是强行压抑着一股升腾的怒火,赫然竟是伊西丝神殿派来的巡视使者阿蒙。

约翰也吓了一跳,赶紧放下鞭子道:“阿蒙先生,您怎么突然冲进来了?我这一鞭抽出去收不住,很抱歉伤了您,实在是个意外!”

随从们也是大惊失色,围上来纷纷问道:“阿蒙先生,您伤的重不重?千万不要责怪约翰大人,他不是故意的。我们扶您回去敷药吧,巡视到此为止,受了伤该好好休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