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卷:神使
第082章 信仰的融合

加百列解释道:“确切的说,我当时根本没有意识到。那是五年前,我被派出去执行任务,斩杀深山中时常袭扰村庄的变异怪兽。情况非常凶险,有人私下告诉我,是某位祭司想借这个机会除掉我,因此建议派我去执行那次任务。好心人劝我不要涉险,一切多加小心,只在山地边缘斩杀几头普通怪兽回来复命就成。

当我到了那里之后,也意识到情况确是如此,不该只派我这么一位六级武士来。但我在乡村中见到被怪兽袭击的村民们,那些孤苦伶仃的寡妇与孩子在我面前哭泣,他们的父亲与丈夫都死在怪兽的爪牙下,将我视作了神灵的使者、他们所有的希望。

我在简陋的神殿中祈祷,神像不说话只是注视着我。当时我闭上眼睛聆听来自内心的声音,接受这一使命的意义何在?我成为一名武士立下的誓言又是什么?我并不是因为被人陷害才来到这里,也不是为了不被人陷害而去做什么,内心终于一片宁静。

第二天我提剑走进深山,过了七天七夜才出来,斩杀了袭击村民的十三头变异怪兽,为了所肩负的使命、为了我自己所立下的誓言。我明知为什么会被派来,但既然来了,便要清楚心中真正的追求,我并不是为了神殿中的某位祭司才会斩杀那些变异怪兽。

我是贵族出身,在此之前便已通过力量的二次唤醒,可以修炼低阶神术,虽然没有专门的神术师那样精深,但神术基础冥想一直是我最专注的修炼。就在返回村庄的那天夜里,我在沉静中突然有一种解脱感,从那时起,我拥有了七级成就,成为一名大武士。这是事先并没有预料到的,所以说我忘了,因为我根本就没想过。”

阿蒙不由自主的前倾身体,凑近了问道:“解脱感,您能解释的清楚一些吗?”

加百列苦笑道:“我的口才并不是很好,不能描述的很确切,或者说是一种融合感,我的所求与我的所行,我的灵魂与我的意志,我的向往与我的道路,我的力量与我的精神,都融合在一起没有分别。这是与六级武士完全不同的体验,假如有一天你也拥有了这种成就,自己能体会清楚的。”

……

从加百列那里回来之后,一连几天阿蒙都在思考。那位大武士说不清楚自己是如何成为大武士的,但她却告诉了阿蒙突破的经过,这也是非常重要的启发。阿蒙有一种感觉,这种突破很类似于修炼神术的考验“信仰的融合”。而玛利亚在成为大神术师之前,所看的典籍是二百年前的圣女写下的赞美诗,并不是什么神术秘籍。

看来不论是体术还是神术,想要拥有七级成就,除了刻苦的修炼之外,更重要的恐怕还是心灵的突破。加百列说的那段话,阿蒙也在反复的问自己,他的所求与他的所行、他的灵魂与他的意志、他的向往与他的道路、他的力量与他的精神,是否融合一体了吗?

思前想后,阿蒙觉得自己并没有做到,并不是他不想,而是阅历与功夫都没到那一步。这就像画一幅画,不仅在心中能勾勒出所有的轮廓,落笔也要能画出来,与心中的勾勒达到完美的一致。

既然加百列说自己忘记了,阿蒙也不刻意去想,只是老老实实的修炼六级体术与神术。有六级体术成就,血脉中被唤醒的力量不仅仅是更强大,而且能够由内而外激发能量的共鸣波动,虽然这一点阿蒙以前也可以办到,但此刻运用的更加自如。

这意味着什么?一名武士也可以对抗神术!神术的效果无非是一种能量的沟通与转化,绝对的力量仍然可以与之抗衡,尤其在近战中更加明显。

一名六级魔法师可以修炼高阶神术,意味着能掌握以前所不理解的规则,阿蒙最先修炼的是很困难的空间神术。如果换一名神术师,可能会选择威力大入手也比较容易的,比如火元素神术。此时的阿蒙并不是没有经验,他已经看了足够多的典籍,知道怎样入手会更轻松,但还是选择了自己最想做的。

如果将四枚特殊神石和那枚众神之泪都镶嵌到铁枝法杖中,或许可以与圣女法杖相媲美,但阿蒙并没有,在梦飞思城中他不想动用众神之泪以防出现意料不到的情况。那根骨头是他目前最好的法杖,但有一点不方便,就是太沉,只有掌握了高阶空间神术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对于一名魔法师而言,拥有一件能够自如使用的空间法器实在太方便了,假如没有那根骨头,阿蒙不知已经死几回了。老疯子恐怕也没想到阿蒙会得到奥西里斯的肋骨,但他事先给阿蒙准备了一件空间法器,就是那枚经过炼制的风之魅舞。

风之魅舞本身价值三百枚神石,已经是世间重宝,再经过大陆上顶尖的器物大师打造成空间法器,究竟值多少钱难以衡量,因为拥有这种东西的神术师几乎是不可能拿出来卖的。

阿蒙用了三个月的时候初步掌握了高阶空间神术,终于打开了那枚风之魅舞中的神术空间。他还仅仅是一位六级魔法师,发挥不了空间法器很多玄妙的作用,仅仅只能装东西或取东西而已。

空间法器能利用的空间,也与使用者的神术修为有关,境界越高能利用的空间越大,但法器本身也有极限。阿蒙如今还无法将风之魅舞中的神术空间打开到极限,但也足够他装下随身所有的东西了。

此时他才完全清楚,空间法器的品级也是有区别的,老疯子留下的这枚风之魅舞比尼禄留下的那枚空间戒指品级更高,假如是那枚戒指的话,必须是一名大神术师才能打开。当然了,品级更高的是那根骨头,阿蒙拥有三级成就时就打开了。

空间法器还有一种规则,一件打开空间的器物,不能放进另一件空间法器中。比如阿蒙打开风之魅舞的空间装了东西,就没法将这枚神石放进尼禄的空间戒指里,反之亦然,因为神术空间不能无限的延伸层叠。

可阿蒙随即发现了另一件神奇的事情,那根骨头不受这种规则的限制,他仍然可以将装好东西的风之魅舞放进骨头里!

在最高规格的档案室里查阅珍贵的典籍,阿蒙才真正认识到这种东西不可称之为普通的神术器物,它被称为圣物或者是神器。神器可以随着一位大神术师的法力变换而变换,也就是说如果是一件空间神器,理论上空间可以是无限的,而实际上其能展开的空间受到使用者法力的限制。

阿蒙当初将骨头展开成无形大船,是这件空间神器所能展开的最小形态,而如今的阿蒙展开骨头的空间仍然是那么大,看来想要激发这件神器更多的变化,他的本事还不够。

待阿蒙掌握了高阶空间神术,拿起装满东西的骨头或风之魅舞时不再感觉到沉重。这可以形容为一种“放下”,以前的他相当于提着重物,而施展高阶空间神术时,相当于把重物放到了地上,重量仍然存在,却由大地来承受。

这种形容或许不准确,因为那是神术开辟的另一个空间。

阿蒙莫名有了一种联想,假如这样的神术空间不凭借空间器物展开,就是用空间神术创造一个广大而稳定的空间,又会是怎样呢?贝尔临终时曾封闭了一片空间,直到三十年后才被阿蒙打开,但那并不是另一个独立空间的样子。

也许只有神灵才能做到吧,阿蒙曾经进入阿努纳启神域的冥府,那里是否就是这样一种空间呢?阿蒙只能猜测,现在去印证这个问题还太早。

就在阿蒙掌握了第一种高阶神术的第二天中午,有下属禀报,神殿外有人找他。普通人不能随意出入伊西丝神殿,幸亏阿蒙如今已经是卫队长还算有地位,会有人通报。阿蒙走出神殿建筑群西边的一个小门,很意外的看见了梅丹佐。

这位巴伦王都的武士如今已恢复了贵族身份,此时虽做普通平民的打扮,却掩饰不住那神采奕奕的朝气,显得英俊而爽朗,他一看见阿蒙就露出兴高采烈的神情。

还没等梅丹佐说话,阿蒙快步走上去一把拉住他离开了神殿周围,拐进一处偏僻的小巷才低声问道:“不是约好了在林克的部落见面吗,你怎么会到梦飞思来,又是怎么找到我的?”

梅丹佐抓住他的胳膊道:“我的神啊,你的事迹已经传到巴伦,我听说之后特意赶来见你。你现在已经是伊西丝神殿的卫队长,还有时间去林克的部落吗?”

阿蒙一愣:“我有什么事迹,怎么会传到巴伦,你又是怎么听说的,都仔细告诉我。……别在这里说话,你住在哪里啊?”

梅丹佐:“我住在梦飞思商人希欧家里,待我可热情了。”

阿蒙又一愣:“希欧!你怎么会认识他,又住到了人家里?”

说来话长,梅丹佐一边走一边解释,阿蒙才听出一个大概。希欧是个商人,在海岬城邦也有商行,主要经营与巴伦王国之间的商物贸易,前段时间他有一个商队要去乌鲁克城邦,由于货物非常贵重,希欧又一次亲自前往,花重金聘了足够的保镖。

他与乌鲁克城邦的商人莱斯科特·李之间生意做的很大,就住在莱斯科特·李的家里,莱斯科特·李问他为何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亲自过来,希欧一边喝酒一边感慨道:“老弟啊,上次从你这里走,我差一点就没命了!”

希欧借着酒劲谈起了自己在沙漠中的遭遇,车队遇上了很厉害的悍匪,只有他和伊索活了下来,被一位武士所救。这位武士叫阿蒙,也认识莱斯科特·李。他并没有提悍匪就是夜狼,但这段经历确实惊心动魄。

希欧接下来就开始吹牛了,因为他结识了一位了不起的英雄,并成为患难生死之交。

阿蒙是一位六级武士,只差一点点就将要成为七级大武士!他在深山中得到了海岬主神官的法杖和大批珍贵的财宝,千里迢迢将之送还,海岬城邦的城主与大神术师都感谢和褒扬了他,他甚至还得到了圣女大人的赞赏,成为伊西丝神殿的荣耀武士。

然后他又问道:“听说了吗,我来之前梦飞思城中出了大事,在伊西丝女神赐福大典上,居然有刺客斗胆行刺圣女大人……”

刚说到这里,莱斯科特·李赶紧伸手打断他的话,命身边的仆人全部退下,压低声音道:“希欧老兄啊,你们那里圣女遇刺的事情,在乌鲁克城邦可是个禁忌话题,你在外面喝多了可千万别乱说,否则被人莫明其妙揍一顿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希欧吓了一跳,不解的问道:“这和乌鲁克城邦有什么关系?”

莱斯科特·李叹了一口气道:“这件事已经传开了,你没有听见议论吗?很多人猜测在大陆上有这个本事又有这个胆子的人,恐怕就是我们的城主吉尔伽美什与他的兄弟恩启都大人。这两位大人都是顶天立地的英雄,在这里受万民的敬仰,怎能够受得了这种无端的猜疑,就连乌鲁克城民众也觉得是一种侮辱。”

希欧长出一口气:“原来如此,多谢提醒,我在这里一定不敢乱说了。”

莱斯科特·李继续问道:“在这里与我单独谈倒没关系,这件事怎么又扯上了阿蒙?”

希欧的神色又得意起来:“是我的朋友阿蒙第一个发现了刺客,并且冲上去与刺客作战,阻止了这场刺杀!……后来他得到了梦飞思城主与神殿首席大祭司的奖赏,擢升为卫队长。”

莱斯科特·李不敢置信的追问道:“是整个伊西丝神殿的卫队长吗?伊西丝神殿有十几位大武士啊!……是阿蒙阻止了刺杀,不是说好几位大神术师与大武士都没有抓住刺客吗?阿蒙怎会有那么大的本事?”

希欧有些不情愿意的解释道:“当然不是整个伊西丝神殿的卫队长,那是龙腾大人的职位,阿蒙是档案馆的卫队长,已经非常尊贵了不起了!……刺杀当然不是阿蒙一个人阻止的,但他是第一个阻挡刺客的人。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和好朋友,他的荣耀也是我的荣耀啊,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我呢!”

阿蒙不仅是希欧的救命恩人,也救过莱斯科特·李。据莱斯科特·李所知,阿蒙可是一位魔法师啊,怎么会到了梦飞思城又成为神殿中的荣耀武士?这个年轻人的遭遇还真是传奇!

但莱斯科特·李的性格要比希欧稳重的多,他并没有对希欧讲述当初在巴伦河上的遭遇,更不可能告诉希欧阿蒙是一位魔法师,只是在一旁听他边喝酒边吹牛。

两人正在说话呢,门外有仆从禀告,老爷的恩人派人来归还马车。莱斯科特·李吃了一惊,正聊起阿蒙呢,阿蒙居然派人来了。虽然阿蒙早就说过要归还马车,但这位商人也没想到阿蒙会如此守信,赶紧迎出门去,结果来的人是梅丹佐。

梅丹佐已经是王都的贵族武士,神采飞扬而来,莱斯科特·李当然要恭敬接待。

当初梅丹佐跟随小茜公主回到巴伦城,恢复了贵族的身份。小茜公主则告诉他,再想恢复名衔与封地并不容易,他既然与深山中的穴居野人部落熟悉,不妨去完成一个任务,马尔都克大神会保佑他。

幸亏阿蒙临走前早有提醒,梅丹佐心中有数,接受了任务却没有拍胸脯承诺什么,只说自己去试试,再一次离开王都西行。他打算在基什城邦渡过巴伦河,又一次路过了阿卡德镇。帝奇·周镇长已经升任城邦的财政署副长官了,但这里还有很多一起营救过小茜公主的老朋友,梅丹佐受到了热烈的欢迎。

他住在原先那家客栈里,发现当初留下的马车还在,说明阿蒙并没有回来过。阿蒙临走时曾让梅丹佐将马车留在客栈里,并留下一笔钱给客栈老板,特别声明车马都是乌鲁克城邦的商人莱斯科特·李所借,需要归还。

梅丹佐了解阿蒙的脾气,承诺的事情一定会去做,看来是有什么事耽误了。反正与阿蒙约定见面的时间还早,索性就帮他把这件事办了,于是对客栈老板打了声招呼,驾着马车从官道来到了乌鲁克城邦,找到了莱斯科特·李的家。

阿蒙“派”来归还马车的人居然不是奴仆,而是王都的一名贵族武士,这已经让莱斯科特·李足够吃惊了。小茜公主被绑架又获救的事情,在巴伦王国内早就传开了,而莱斯科特·李听说梅丹佐与阿蒙便是当时解救公主的勇士,更加震惊不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