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卷:神使
第081章 归真

亚述国王一耸肩:“什么理由我也不清楚,得问他们自己了,大陆上最高傲的人,恐怕也无法忍受这种猜疑与质问,到时候有热闹看了。塞米尔王后虽然没有化妆成恩启都的样子,但却扮作了恩启都的体形。她用的弓箭是用蛇筋和蛇牙制成,大陆上谁都知道恩启都与吉尔伽美什斩杀了洪巴巴,得到了蛇筋和蛇牙,梦飞思的大神术师不会认不出这种武器。”

阿尔法心有余悸道:“得罪这两个人可不是好事,一定要严格保密。”

辛纳赫冷哼一声:“仅仅是两个人而已,我也未必就怕了他们!就算巴伦王国想向我宣战,有高原阻隔,亚述易守难攻,我还想试试建立功业的机会呢!……但是你说的很对,此事是王国的绝秘,只有你和我才能知道,不可泄露给任何人。”

宰相大人伸手悄悄擦了擦额角,小声道:“陛下,老臣还是觉得您的决定太过冒险了。下次像这么重要的事,可否提前打声招呼,也好策划周全。”

国王摆了摆手道:“阿尔法,不是我不信任你,在亚述王国中你是最忠贞的大臣。但在梦飞思城中行刺圣女,绝对不能有任何透露消息的可能,如果对方有所准备,王后与国师就难以脱身了,所以我没有告诉任何人。”

阿尔法微叹一声:“陛下的决定也许是对的,您在晚间召唤老臣密商,有何旨意呢,老臣能为您、为王国做些什么?”

辛纳赫国王也长叹一声道:“宰相大人,您要做的事情很多,整编军队随时准备翻越高原,在新的沃土建立城邦、扩张王国的疆域。我有一颗燃烧不息的雄心,但是亚述高原不仅守护了我们的国土,也禁锢了我的壮志。我的王国土地贫瘠疆域狭小,我们的战士虽然英勇善战,却一直困守在高原之外。

幼底河以西的地方将要出现一片千里沃土,正是我开疆扩土建千古功业的机会,我要做被亚述臣民万世敬仰的君王。但是另外三国不会放弃争夺的,只有先挑起他们的争端,亚述的军民才有机会翻越高原首先占领那里。”

正在说话间,殿外有人高声通报:“王后陛下回来了,国师大人求见!”

话音未落,有一个女人已经走了进来,她穿着紧身衣,乌黑的长发扎了起来并没有戴首饰,正是亚述王国的王后塞米尔。假如阿蒙在这里定会大吃一惊,因为她就是在梦飞思行刺玛利亚的那位刺客,万没想到竟是一个女人!

塞米尔的身形娇小,紧身的劲装更显身姿曲线动人,这样娇美的身躯中却似蕴含着一股充满动感的张力,仿佛是柔媚的形体与刚毅的气质完美的结合。她的五官柔美,眼眸是深棕色的,有一种神秘的魅力。

辛纳赫国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张开双臂迎过去道:“我亲爱的王后,这么快就回来了,一切都顺利吧?”

塞米尔给了丈夫一个拥抱,随即退后一步点头道:“刺杀圣女没有成功,不过没有关系,陛下的计划应该是顺利的。只是那位圣女的镇定超出我的想像,她可能是如今大陆上最年轻的大神术师。”然后又侧身朝阿尔法颔首示意道:“原来宰相大人也在,我想国王一定有事要与你商量,我累了,先去休息。”

阿尔法赶紧起身行礼:“王后陛下辛苦了!”

塞米尔又朝国王道:“国师大人就在门外,具体的经过你问他吧。”说完话径自走进了后殿,她的态度有些冷傲,与国王说话也没使用敬语。

王后走了,宰相大人朝国王低声道:“陛下,王后的脸色不是很好,看来是生气了。您派她到那么远的地方去执行危险的刺杀任务,王后心里必然不会高兴。你们好多天没见面,她连夜赶回尼尼微,陛下有什么事还是明天再谈吧,今天夜里好好哄哄王后,表达劝慰和担忧。”

辛纳赫的神色多少有些尴尬,清咳一声道:“王后累了,需要好好休息。我是国王,当以国事为重,国师大人还在外面等着,请他进来一起议事吧。”

君臣之间身份有别,塞米尔王后可以直入内殿,而浮士德只有得到通报才能进来。这位大神术师年纪在五十开外,长的却像七、八十岁的老者,卷曲的头发完全灰白,满脸皱纹形容十分憔悴。三天三夜不停歇的赶路确实很疲惫,另一方面他样貌就是如此,与一般大神术师养尊处优的样子完全不同。

浮士德是亚述神术院的首席元老,据说是整个王国内最有知识的人,他能够背诵亚述神术院与亚述主神殿内所有的藏书,每一页每一段都能准确的复述。他对知识的渴求超过了王国内的所有人,最大的爱好就是收集各种典籍,任何一部没有读过的珍贵文书落到他手里,一定会反复读透铭记于心才能放下。

浮士德曾经说过:“知识就是追求,我要寻找改变世界与人生的力量。”他在亚述国内被人们称为“贤者国师”,这本不是一个官职,但是到后来,连国王在内所有人都这么称呼他了。为国者师,已成为专属于浮士德的尊贵称号。

国王给浮士德赐座,亲切的问道:“尊敬的国师大人,没想到您回来的这么快,究竟使用了多少飞行卷轴?没必要如此辛苦的赶路,只要平安回来就好。”

浮士德苦笑道:“王后陛下只想尽快回到王都,虽然驾驭着阴影飞梭,但我还是用掉了所有的飞行卷轴。”

阿尔法惊讶道:“所有?那么这三天三夜是一直在飞行没有片刻停留,难怪回来的这么快,而您的样子又这么累。”

浮士德:“能为王国建立功业,这点劳累实在算不了什么,计策是我献给陛下的,当然应该由我亲自去办。此次刺杀圣女没有成功,但目的应该达到了,我们现在做好准备,等纷争一起就可以悄然行动。”

辛纳赫国王:“我刚才正在与宰相大人商量此事,要翻越高原做好建立城邦的准备,现在就要着手进行了,还不能惊动其他人。大陆的中央将出现一片千里沃土,国师大人以为,其他几个国家会清楚这件事情吗?”

浮士德轻叹一声道:“我有所预感,其他王国内当然也会有高人查觉,就算当时没有反应过来,可是两年多过去了,沼泽中已有大片沃土露出水面,谁都会意识到将发生什么。而且,我们在思考,难道神灵就不会查觉这一切吗?届时必定会指引子民。”

阿尔法接话道:“我研究过那里的地形,最初露出沼泽可以驻足的大片沃土,在靠近亚述高原山脚的地方,而其余三面仍然被沼泽包围。翻越高原是我们的障碍,但沼泽会阻隔其他三国的大队人马,所以从地理环境上亚述王国还是最占优势的。”

浮士德取出法杖,虚空中出现光影,正是都克镇周边一带的地形,他指着沙漠最北端的内陆湖道:“大队人马暂时无法进入沼泽地带,但那座湖边却是建立营寨的好地方,争夺将会提前发生,只有他们之间出现战乱,我们才有机会悄悄进入亚述高原以南站稳脚根。随着露出水面的沃土面积扩大,我们占领的疆域也会逐渐扩张,直至延伸到全境,届时才可能立足于不败之地。”

国王皱着眉头似在思索,又问道:“埃居帝国最具野心,国力也最为强大,早想穿过沙漠让所有的王国臣服,最想要的就是这样一块疆土。而这块疆土在哈梯王国境内,两国之间的战争迟早要爆发,圣女遇刺事件只是一个引爆的借口。依国师大人看,应该在什么时候?”

浮士德沉吟道:“国战并非易事,两国的补给线都很漫长,就算有心开战也要做好很多准备,大规模开战至少要等一年半载。……宰相大人,这段时间,我们能准备好吗?”

阿尔法眯着眼睛道:“大队人马带着物资穿越高原也不简单,巨人战阵最适合做为前锋,刚开始露出沼泽的土地面积不会很大,而且会被分割成很多孤岛。我们沿亚述高原的山脚展开,缓缓向前推进,只要不受其它的干扰,准备工作是没有问题的。”

……

远在梦飞思城的阿蒙恐怕想不到,他未来引领族人返回家乡的路途会充满那么多险阻。小茜公主已经插了一手,指引高原巨人部落悄悄进入沼泽寻找露出水面的孤岛建立部落。而亚述国王的野心更大,他想的是占领千里沃土全境,在亚述高原以南开辟新的疆域,为达到这个目的,甚至进一步激化各国之间的矛盾,派人去刺杀圣女。

阿蒙这段时间日子过的很平静,他现在也是卫队长了,手下管着几十名武士,还有两名专门照顾生活起居的奴隶。阿蒙不习惯让奴隶在身边做事,平时不过让他们打扫院子而已,需要什么东西,就给钱让他们出去买,生活上倒是方便了不少。

卫队有例行的操练,若论格斗技巧,阿蒙不比任何人差,但武士之间配合作战、武士与神术师之间的战阵配合、各种武器的使用技巧、各种装备在不同场合发挥的作用等等都是学问,阿蒙也学到不少东西。他这位卫队长看似严肃,但是比较起来却是最宽和的一个人,开心的时候就像一个孩子。

身为卫队长,有更多的机会单独接触那些神文典籍,正巧可以与要修炼的高阶神术相印证。在伊西丝神殿中自不方便展示神术,只能私下里悄悄修炼各种神术的力量规则。

但有些神术需要施展才能印证修炼的成果,所以阿蒙有时也会走出神殿,在外面过一夜再回来,人们以为卫队长是去休闲放松了,实际上他是去寻找无人之处印证高阶神术效果。这样折腾让阿蒙自己也觉得不方便,开始琢磨在梦飞思城中购买一处府宅。

别的不说,至少得有一个地方好好安置薛定谔。那只猫来到埃居之后,并没有和阿蒙一起住在伊西丝神殿中。

伊西丝神殿供奉的主神是伊西丝女神,但各个偏殿中还供奉着埃居神系几乎所有的神灵,其中就有奥西里斯的侍者贝斯特女神。贝斯特的神像很有特点,窈窕的少女身躯上却是一只猫的头颅,披散着长发看上去又像是狮子。

正因为贝斯特女神是猫的形像,所以猫在埃居是一种受崇拜与宠爱的动物。猫受到人们的喜爱还有更现实的传统原因,很久之前埃居常遭鼠患,有人引入驯化后的家猫,成了看守粮仓的好帮手,每年为埃居民众节约了很多粮食,当然会受到人们的感激。

伊西丝神殿周围就生活着很多猫,既不是野猫也不是家猫,成天懒洋洋的卧在墙根下或广场上晒太阳。过路的民众都喜欢喂猫,神殿中的神官们也会在固定的地点每天放上猫食,象征着向贝斯特女神的子民献祭。

阿蒙第一次进入伊西丝神殿时,薛定谔就从皮兜里跳出来溜走了,随即混入广场上各式各样的猫当中,想追都来不及。薛定谔对这个地方很熟悉,就像回到家一样,也难怪,当年它就是被贝尔从梦飞思“偷”走的,曾经对阿蒙提出的要求便是——“带我回埃居”。

阿蒙从来都不清楚薛定谔在想什么、又要做什么?都是这只猫在指引他,而薛定谔要去哪里他却管不着。住在伊西丝神殿中看不见那只猫,心里难免怪想的,毕竟在他人生最孤寂的时候,有一只架子大的吓人的猫陪伴与帮助了他渡过了艰难岁月。不论薛定谔是想利用他或者有什么别的目的,阿蒙都心怀感激。

阿蒙也不是见不到薛定谔,每次他一个人出门时,在神殿外经常会有一只猫突然蹿出来蹭过他的腿边,定睛一看就是薛定谔。阿蒙寻找僻静之处试炼神术,薛定谔也会跟着他在一旁观看,蹲在那里用一只爪子托腮歪着脑袋,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

每次见到薛定谔,阿蒙都会买最好的美酒。后来他养成了一个习惯,干脆买好美酒带在身上,属下的卫士们见队长喜欢美酒,还经常给他送。

阿蒙并不清楚薛定谔平时都在哪里厮混,但这只猫回到埃居之后是越长越漂亮、也越来越精神了。它的身形窈窕而矫健,毛色也变得光滑鲜亮,跳跃飞奔时敏捷迅速,在野外开阔地带阿蒙要尽全力才能跟得上,显然是完全恢复了活力。如果不是看花纹,阿蒙几乎认不出这只猫了,不过薛定谔有一个特点是明显的,那就是侦测神术感应不到。

薛定谔的做派依然很拽,看着阿蒙的眼神就像一位高高在上的君王看着子民,但态度上亲近了不少。每一次见到阿蒙,它显然是高兴的,否则也不会蹿出来蹭他的腿,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除了不时找机会外出顺便与薛定谔“幽会”,阿蒙也在等待玛利亚的召见,但圣女大人这段时间很忙,听说动身去了埃居的都城,与法老陛下有要事相商,可能与上次的遇刺事件有关。一个月后圣女回到了梦飞思,首先来找阿蒙的却是加百列。

加百列将阿蒙单独叫到一间武士厅中说话,这个地方是这位大武士平时处置公务的场所,左右墙壁上的浮雕都是历代大武士的形像,刻画着种种战斗的场景。

加百列请他坐下道:“阿蒙,圣女大人早就吩咐过,让我有时间指点你的体术修炼,可是前一段时间实在太忙,直到今天才有空找你来。”

阿蒙赶紧道:“我知道您很忙,前一段时间圣女大人正要突破七级成就,还要准备伊西丝赐福大典,大典上又发生了刺客事件,我修炼体术的这点小事,居然还让加百列大人费心。”

加百列看着他突然问了一句:“阿蒙,你今年多大了?”

阿蒙有些不好意思的答道:“快满十七岁了。”

加百列轻声惊叹道:“了不得,在这个年纪,你的成就超过了我,只要不走错道路,一定会成为一位大武士,圣女大人看的没错。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在罗尼河边的那场遭遇中获得了突破的机会,来到梦飞思之后在恢复中增长力量,成为一名六级武士。”

阿蒙点头道:“是的,您的话一点没错。”

加百列又说道:“每个人的经历不同,但总有些遭遇是类似的,想当初我从五级武士突破为六级武士,也是在一场执行任务的战斗中。当时若不是沃尔德大神术师在场,我可能就没命了,但回来之后力量的增长却突破了以往的极限,就像经历了一次新生。”

阿蒙连连点头道:“我的感觉也差不多,确实是一段艰难的经历,而您如今已是一位大武士,假如可以指点我的话,不知道从六级突破到七级又会经历什么?”

加百列淡淡一笑:“这一点没人能说清,告诉你实话,其实我忘记了。”

阿蒙惊讶道:“忘记了,这种事也能忘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