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卷:神使
第080章 一箭射三国

梦飞思城中几乎所有的武士与神术师都在广场,戒备不可谓不森严,但武士们的主要职责是维持秩序,做梦也想不到会有刺客!广场上的人实在太多了,根本无法避免心怀不轨之徒混进来,但在这种场合想捣乱与找死没区别,偏偏就有人这么做了。

刺客选择的时机非常巧妙,就是金色天幕中乳白色光芒洒落之时,所有人都匍匐跪拜在地。看箭的大小,只有最强的弩才能射出,但刺客用的却是一张弓!弓弦原本缠在腰间,而弓脊和那支箭则藏在一根手杖中,刺客伪装成一位蹒跚的老者,趁着万民跪拜祈祷时,抽弓搭箭突然射出,动作快的像闪电。

不提这一箭的力量和准头,就是突然射出这一箭的动作,至少也是一名大武士才能做得出来!

这一箭想射中玛利亚太难了,圣女大人施展神术时怎么可能没有保护,那神术阵就是一道屏障。刺客想利用的就是人们的松懈,这一箭异常诡异,弹开阿蒙的梭枪时在空中停顿了一瞬,然后速度居然变得更快。

这一顿已经足够守卫做出反应了,圣女施法的高台下仅大武士就有十二位,面朝这个方向的有六人。数道剑芒冲天而起,几乎同时斩中了空中飞来的箭,就算这支箭是世上最坚固的材料所打造,也会被搅成粉碎。

但出人意料的事情再度发生,空中有一阵阵剧烈的力量波动,却没有发出声音,阿蒙使用神术侦测才能感应到。剑芒每一次斩中飞箭,那支箭都是一颤就像化成了一道虚影,剧烈的震荡使它几乎看不清。它在空中接连顿了几顿,仍然没有改变方向继续前飞,射入了神术阵笼罩的半空。

阿蒙倒吸了一口冷气,能射出这样威力惊人的一箭,绝对是一位罕见的大武士。但他的梭枪和几位大武士的剑芒去拦截这一箭所发生的情景,又使阿蒙想到了一种极高明的神术——能量神术。

能量神术没有低阶与中阶的说法,起步就是高阶,阿蒙到现在才勉强可以入手修炼。这种神术非常深奥甚至难以理解,各种神术都讲究与外界的能量沟通,转化自然法则的力量,而能量神术就是纯粹的运用能量。

虽然阿蒙还没有修炼过,但他有一种感觉,这一箭所蕴含的能量神术恐怕只有顶级神术师能办到。能量的冲击、转化、消耗都不能改变其方向,这一箭的力量没有完全消耗之前,会一直飞向目标。

这怎么可能呢?没有人既能是顶级武士又是顶级神术师,这便是阿蒙所追求的一体两面力量的极致,难道刺客是一位神灵!

也有另外一种可能,弩箭本身就是一件异常珍贵的神术器物,有一位大武士和一位大神术师同时出手。武士以全力射出这一箭,神术师施展能量神术在箭上。

这么短的时间也容不得阿蒙仔细思考,他想继续拦住箭已经无能为力,一转身立刻向箭射来的方向冲了过去,飞奔中还拿走了另一位武士的梭枪。那是离阿蒙最近的一位武士,正虔诚的跪伏在地上,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梭枪放在手边,甚至不知道已被阿蒙拿走。

那一箭射向高台,虚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金色的光罩,箭在空中被定格大约一个呼吸的时间,穿过光罩又射向玛利亚。

这个距离已经很近了,只有十几步远,玛利亚站在高台上正施展着异常艰难的神术,不停下来根本动不了。但此刻有一个人已经跃上高台站在圣女身前,正是加百列。

对万民的赐福并没有停止,钟声的回音还在广场上飘荡,玛利亚的周身多了各种防护,有透明的气元素铠甲、看不见的能量护罩、闪着七彩光芒时隐时现的神术盾。梦飞思城中所有高明的神术师此刻全在高台下,一大半神术师们在运转神术阵,但其他人也不是做样子的,立刻出手保护圣女。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考验的不是人们的能力而是反应,玛利亚本可以闪开,但那样意味着仪式被打断,她选择了信任身边的人。这些防护应该能挡下这一箭,可加百列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她做了一件逾矩的事情——只有圣女才可以登上这座高台,她却跳了上来!

加百列右手的剑挥了出去,银色的剑斩在黑色的箭上发出剧烈的震颤,剑锷上镶嵌的神石粉碎,剑身也断成了好几截。然后时间仿佛也被停止,只见加百列的左手握住了那支箭,箭尖堪堪触碰到她胸前的铠甲上。

她的手抓的很稳,箭在震颤像一只挣扎的毒蛇,加百列的指甲缝里都渗出了血丝,这一箭被挡下了!当箭的震颤渐渐停止之后,箭身上出现了无数裂纹,随即化成一片片碎末落地。

阿蒙并没有追上刺客,那名刺客射出冷箭之后,就已经一跺脚高高跃起,飞向广场的边缘,阿蒙转过身来只看见一个背影。紧接着空中有人飞过追去,地面上也有人飞跃而来,准确的踏在人群间狭小的空地上,几个起落就追出了广场。

高台上的玛利亚早已嘴唇微动下了命令:“沃尔德带神术师、龙腾带武士追拿刺客,布尔克继续发动神术阵,仪式不要被打断,龙影指挥广场上的秩序,千万不能混乱!”

沃尔德是一位九级神术师,伊西丝神殿的首席大祭司,另外两名大祭司就是朱利安和布尔克。龙腾是一名八级武士,伊西丝神殿的首席守护大武士,龙影是另一名大武士。玛利亚第一次公开下令同时指挥这些人,紧急情况下容不得丝毫犹豫。

沃尔德带领两名大神术师、龙腾带领两名大武士总共六个人追了出去。看那名刺客逃走的速度,一般人根本追不上,这才是真正的刺客,一击发出不论中与不中,随即远遁千里,只要反应稍慢一点,连他的影子都摸不着。

阿蒙根本帮不上忙,他转身飞奔拿起梭枪再抬头,就看见刺客一步跃出已到了广场之外,另一个人抛出了一件东西,在空中化为飞梭,包裹住两人的身形激射而去。刺客果然不是一个人,广场边缘有另一人接应,而且早就准备好了一件神术器物逃遁。接应者运用的神术如此之高明,显然是一位顶尖的大神术师!

刺客那一步跃出,使阿蒙仿佛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影子,他只见过传说中的大陆第一武士恩启都拥有如此惊人的力量和速度,而且身材太像了!如果真是恩启都的话,那么接应他的人一定就是吉尔伽美什,这两个人可是天不怕地不怕,连神灵都敢斩杀。

如果真是恩启都与吉尔伽美什的话,他们倒是有这个本事,但为何要跑到梦飞思城来行刺圣女呢?这无论如何解释不通啊,而且这两位英雄也不像会做刺客的人。阿蒙也没看清那两人是谁,心中只是有些怀疑却不能肯定。

这是惊人的事件,但是除了高台周围的守卫以及远处的阿蒙,跪在广场上的几十万人甚至都没有查觉,一切都发生在钟声回荡的几个呼吸之间。圣女下令仪式不中断,也不要当场惊动民众,而追踪者已经随着刺客去了。三名大神术师与三名大武士,再加上梦飞思城有神术大阵的守护,任何刺客都难以逃掉。

当赐福仪式结束之后,按照惯例是一场盛大的狂欢,满城民众都高呼着对伊西丝女神的赞美,这场祭典人们已经期待了三十三年。狂欢中的梦飞思城却隐藏了一丝紧张的气氛,城墙上神术大阵的守护功能被悄然开启,侦测功能也开启到极致,守城的卫队并没有参加狂欢,在各个角落都能见到巡逻的武士。

梦飞思城看上去就像什么意外都没发生过,以外松内紧示人,圣女按照传统完成了这场大典的所有仪式,同时不断下令派出了更多的人去追查刺客。

有职守的武士与神官都不可以回家,阿蒙当天夜里被调到城墙上守卫去了,第二天又回到伊西丝神殿值守档案馆。他在赐福仪式结束之后就接到了命令,不可对外界宣扬在广场上看见的事,因为圣女大人不想引起民众的恐慌。

伊西丝赐福大典上有刺客出现的消息,终究还是在伊西丝神殿内部传开了,阿蒙也听见了同僚们私下的议论,据说首席大祭司沃尔德带人居然没有抓住刺客,让他们逃走了!

第三天晚上,阿蒙突然得到通知,首席大祭司沃尔德召见。他被带到一座巍峨的殿堂,这里没有点蜡烛或者油灯,而是装饰着发出亮光的神石,居然用神术照明,可见其奢华。殿堂里不仅坐着首席大祭司沃尔德,还有梦飞思城的城主达雅·屠扬与大武士加百列。

令阿蒙稍感失望的是,玛利亚并不在场。

沃尔德大祭司与达雅城主都褒扬了阿蒙在广场上的举动,问话的主要是加百列,她以赞许的语气道:“广场太大,神术师们有一多半都在神术阵中帮助圣女赐福民众,其余神术师与大武士们也都在高台周围。刺客所在的地方是广场边缘,周围百步之内连一名神术师都没有。

你并不是离刺客最近的武士,距离与你一样近的一共有十二人,离刺客更近的还有四名武士。我看见了你投出的梭枪,没想到你已拥有六级成就,而且力量达到了六级武士的巅峰。刺客周围的武士除你之外,最高的也不过是四级,也难怪只有你能反应过来。

今天叫你来主要有两件事,一是达雅大人想问你希望获得什么奖赏?赐福大典上有刺客的事情迟早会传开的,圣女大人已经下令从明天起不必再隐瞒,你尽管可以接受人们的赞赏。二是想问你有没有看清楚刺客的相貌,请你尽量回忆清楚。”

奖赏?阿蒙既不缺钱也不缺宝物,所谓的奖赏实在没必要,他恭谦的答道:“我的命是圣女大人在罗尼河边救的,否则早已倒在荒野喂了野兽,以我微弱的力量挡不住刺客那一箭,只是尽力,这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如果发现刺客却不能立即出手阻止,身为值守武士只应该受到惩罚,我仅仅是履行职责而已,不求什么奖赏。

说实话,我没有看清刺客的相貌,等我转过身来他已经飞掠到广场外,只看见一个背影,很是高大魁梧。但我有一个感觉说出来不知对不对,这个人的身法很轻盈,好像特意改变过体形。至于另一个接应的人,我根本没看清,就是一道黑影一闪不见。”

他仔细回忆了那天在广场上所见的每一幕,听完之后,几位大人互相看了几眼,沃尔德点了点头道:“我追踪刺客直到今天下午才返回,并没有抓住人,本也没有指望你能看清楚,但该问的还是得问,为难你这位武士了。你刚才说的话很重要,能告诉我原因吗,为什么会有那种感觉?”

阿蒙摇了摇头道:“我没办法形容,这几天回忆当时的场景,总觉得那刺客的体形和他的身姿不太配,仅仅是感觉而已,并没有明确的理由。”

达雅城主说道:“这位勇敢的武士,你大概不清楚自己所面对的人有多可怕,竟然会冲过去,这种无畏的精神值得赞赏。虽然你不求什么奖赏,但身为城主,我一定要赏赐你,这是命令不可拒绝。请问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阿蒙抬头道:“既然如此,就多谢城主大人!其实我只想问一句话,圣女大人可安好?”

加百列说道:“圣女大人安然无恙,这几天有很多事要处理。阿蒙,你先退下吧,圣女大人有空的时候会召见你的。”

梦飞思城主赏赐了一笔重金,还有一套武士的铠甲与武器,自然都是上好的东西,可是与阿蒙的私人收藏相比也算不了什么。

阿蒙如今已是一名六级武士,成就相当不低了。从第二天起,立了功的六级武士阿蒙晋升为伊西丝神殿档案馆的卫队长,每月的俸禄从五枚金币涨到了十五枚金币,还拥有了一处带单独小院的住所,同僚们羡慕无比、纷纷表示祝贺。

阿蒙并不在乎这些,令他期待的只是加百列所说的那句话,圣女大人会抽空召见他的。他真的很想见见玛利亚,这半年来甚至没有机会在近处看清她的相貌。

……

就在阿蒙与沃尔德大祭司等人说话的同一天晚上,在遥远的亚述王国,都城尼尼微的王宫内,有两个人正在密谈。坐在正中的便是亚述国王辛纳赫,一旁侧身而坐的是亚述王国的宰相阿尔法大人。

宰相大人已经六十多岁了,体形明显有些发福,坐在那里身体前倾,肚子把腰间的衣服绷得紧紧的,他不无担忧的说道:“陛下,算算时间,王后与国师大人在梦飞思行刺圣女已经过去三天了,可一点消息都没传回来。”

亚述国王辛纳赫还不到四十岁,体格健壮目露精光,眼窝很深鼻尖有点弯,相貌很是威严令人不敢逼视,他淡淡笑道:“塞米尔王后有多大本事我很清楚,谁也不会想到有人行刺,一击之后想逃走的话没问题。还有贤者国师浮士德相助,那就更加万无一失了。梦飞思到这里遥遥万里,短短三天时间消息传不回来也很正常,我们等着就行。”

宰相阿尔法又说道:“如果陛下再有这种想法,一定要三思而后行,您竟然派出对王国如此重要的两个人去涉险,老臣真没想到,您会命王后陛下去当刺客!”

辛纳赫又笑了:“其实这是贤者国师浮士德的主意,他主动请命去做这件事,我以国王的名义下命令,王后才会亲自出手。浮士德国师深谋远虑,不论行刺圣女能否成功,那三国肯定要乱上一阵子,对我们亚述而言最为有利。”

阿尔法有些疑惑的又问道:“三国?难道陛下说的是埃居、哈梯、巴伦?”

辛纳赫得意的笑了:“是啊,在赐福大典上当众行刺圣女,等于向埃居帝国宣战!埃居法老拉西斯二世心高气傲且野心勃勃,怎么会放弃这样一个发动征战的大好机会?”

阿尔法:“他会向谁宣战呢?”

辛纳赫一拍椅子的扶手:“当然不会向我们亚述宣战,真正与埃居有冲突的是哈梯,它正在渐渐脱离向埃居帝国臣服的命运。”

阿尔法:“那为什么又牵涉到巴伦呢?”

亚述国王眨了眨眼睛道:“他们是抓不住刺客的,我的宰相大人,您仔细想一想,大陆上谁有这个本事在行刺圣女后还能安然脱身,又有哪两个人有这种胆子呢?”

阿尔法突然反应过来了:“恩启都与吉尔伽美什?”

辛纳赫的笑声震得屋梁都在颤,他哈哈大笑道:“我的宰相大人,你的第一反应也是如此,谁叫他们太出风头了,拉西斯二世不会想不到的!”

阿尔法的神色很是忧虑:“尽管人人都会怀疑,可是恩启都与吉尔伽美什有什么理由这样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