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卷:神使
第076章 你过的还好吗

加百列的话只问了一半,心中还有很多疑团没有解开,却觉得这封信非常重要,便匆匆赶回镇上的神殿去向玛利亚禀报。她也不担心阿蒙会跑了,以他现在的状况哪也去不了,更何况这个院子已经被严密的监视起来。

在玛利亚的卧室中,圣女大人当着加百列的面打开了信封,看着看着,神色变得越来越凝重,白皙的脸庞上就似罩了一层霜,半天也不说话。加百列不安的问道:“大人,您的脸色不对,信上究竟写了什么?”

玛利亚把信递过去道:“你自己看吧,请保持镇定,不要冲动。”

加百列看着信,忍不住怒意上涌,一只手下意识的就握住了剑柄,恨恨的咬牙骂道:“多么卑鄙的人啊,必将受到神灵的厌弃!想将我调离伊西丝神殿,只是贪恋那一点可笑的权位。圣女大人,您原先的决定完全是英明的,伊西丝神殿不需要朱利安这样的大祭司,永远不用再回来的人,应该是他!”

玛利亚宽慰道:“你我早就清楚朱利安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心里又在想些什么。阿蒙的出现就像神灵的指引,有了他和这封信,朱利安当然就回不到伊西丝神殿了。维特鲁已经死了,感谢神灵,阿蒙还活着!只要把这封信的内容抄下来,派人给朱利安送回去,他自然就不能再违抗伊西丝神殿的下一道命令了。”

加百列点头道:“用信息神术将这封信复制下来,派人给布尔克大祭司送去,告诉他这是朱利安写给他的信。我想布尔克大祭司也不能再帮朱利安说什么,更不能阻止您重新任命一位信仰之心更加坚定虔诚的大祭司。”

玛利亚:“那好,就这样决定,你亲自去办。阿蒙很重要,不能让他再受到伤害。”

加百列看了圣女大人一眼,语气试探着问道:“听您的意思,是要赦免阿蒙?一位异国的平民杀了伊西丝神殿的高级祭司,却不会受到任何追究,甚至永远不会有人再提起这件事?”

玛利亚抬起眼睛直视着加百列,平静的反问道:“难道不应该这样吗?阿蒙是无辜的,他没有去伤害任何人,恰恰相反,他高贵无私的品行象征着神灵的感召。当初是他进献了众神之泪,在伊西丝女神的目光眷顾之中。他得到尼禄的法杖却没有据为己有,送还给了海岬城邦。而这封信意味着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可他还是信任我,直接交了出来。这样一个人,有理由去伤害他吗?”

加百列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圣女大人,您说的很对,这些我当然明白。可是我见过太多身份高贵的人却做着可耻的事情,比如朱利安大人。正是因为见证了世上太多的邪恶、华服下那黑色的尾巴,才使我更加坚定的信仰与守护神灵的光辉。……如果落在别的大人手上,阿蒙交出这封信会给自己带来生命危险,我只是为他担忧而已。”

玛利亚:“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决定要保护阿蒙。”

加百列:“我还想再多问一句,大人您为何也要这么想呢?您的地位与我不同,应该明白阿蒙所知道的事情涉及到伊西丝神殿的丑闻,可能会给神灵或神殿蒙羞。”

玛利亚淡淡一笑:“可耻的人所能羞辱的只是自己,我身为伊西丝女神的守护圣女,守护的是神灵的尊严与光辉。不论是在阳光下还是在黑暗中,我都不会去做使神灵蒙羞的事情,这才是真正的信仰。”

加百列鞠躬道:“您果然是圣女大人,目光象征着女神的垂怜。我要向您坦白,我刚才在心中猜疑一件事,阿蒙自己知不知道这封信中的内容,还在想如果他知道了该怎么处理?”

玛利亚看着桌上的信封道:“信封不像被动过,而且内容是以埃居神文书写的,他应该不知道里面都写了些什么。其实他就算看过了又能怎样?信落到了他的手里,本不是他的错。信的内容对我们很重要,应该感谢他!……加百列,你的话还没有问完,我想亲自问他。”

加百列想了想:“是您救了他,他应该向您答谢。我会安排,让他有一次得到圣女大人召见的机会,时间就在明天早上。这是一个小镇并非伊西丝神殿,什么事情都更方便。”

……

圣女大人巡视罗尼神河时,在岸边救了一位昏厥的路人,命人把他带到了小镇上。第二天一大早,获救者向圣女大人表示崇敬与感激。仁慈的圣女召见了他,这是此人无上的荣幸。

阿蒙在仆从的指引下于神殿外等候,等圣女大人用完早饭,这才传令召见,地点在神殿的仪式厅,也是圣女大人临时处理公务的场所。地上已经铺好了毯子,阿蒙不能走的太近,按照规定的礼仪在毯子上向圣女大人行礼,双膝与双肘都匍匐于地,低头亲吻着地面。

圣女坐在那里,招手命他站起身,神情平和的说道:“真没想到会是你,当初在都克镇开采出众神之泪的人,又在罗尼神河边重逢,这是神灵的指引!……来人,给阿蒙先生一张椅子,请他坐下说话。”

仆从们都吃了一惊,平民是没有资格在圣女大人面前坐下的,除非有理由获得特别的恩赐。是这个年轻人当初开采出了众神之泪,圣女大人并没有隐瞒这件事,坦诚自己早就认识阿蒙,众人看向阿蒙的目光都露出惊异之色。

阿蒙坐下之后,一欠身中规中矩的答道:“我当年就是一位矿工,开采神石是我的本份,是神灵借我之手将众神之泪赐予圣女大人。而今天是圣女大人救了我,不知该怎样表达感激!”

玛利亚:“我没想到会是你。”

阿蒙:“是啊,我也没想到竟然是您!”

如果说这召见的场面有什么特别之处,那就是阿蒙说话时始终直视着圣女大人的眼眸,就像曾经在都克镇时那样。他看着她,心中有无言的感叹,清楚两人之间地位有天壤之别,凝望着她的眼眸也许只是他唯一能做的,曾经萌动的少年情怀只能深埋在心底。

艾蔻既然能认出他,一定还记得当年“意外”的拥抱与抚摸,他差点就吻了她。这是绝对不能说出的往事,艾蔻并没有因此对他有任何迁怒,也将这个共同的秘密埋藏心底,否则阿蒙就不会好端端的坐在这里了。简单的一问一答,两个人说了几乎同样的话,也只有他们自己能听懂。

圣女摆了摆手,姿势形容不出的优雅高贵,微笑着说道:“阿蒙先生,您不仅开采出与进献了众神之泪,我还听说了另一件事,前不久就是你将海岬城邦主神官的法杖送还,还有大量珍贵的遗物,这是多么高贵无私的品行。我救了你,应是神灵的召唤与指引,你该感谢伊西丝女神目光在注视。”

接下来圣女大人询问了阿蒙得到尼禄遗物的经过,由于可能涉及到一位大神术师的隐秘往事,她命所有的仆从都退下,身边只留了加百列。

那段“经历”阿蒙已经在海岬神殿说过两遍了,此时只是再复述一次而已。接着他又讲述了在海岬城邦的遭遇,玛利亚问道:“你是一位五级中阶武士,但据我所知维特鲁是一位六级神术师,朱利安的亲卫也一律是中阶武士,你怎么可能将他们都杀了?”

阿蒙心头一紧,这个要命的问题终究无法回避,他不可能复述完整的战斗过程,那样会暴露所有的秘密。

然而玛利亚却没等他回答,接着又问道:“灵顿家族的族长竟然不感谢你的恩情,也带着神术师和武士去追杀你。两伙谋财害命的人为了同一个目的出现,又都不能暴露自己,我想是他们火拼之下两败俱伤,你才有机会留下性命。是这样的吗?”

神灵啊,还有比这更完美的答案吗?玛利亚问他是不是这样,实际上是替他答了出来。阿蒙本就琢磨如此解释,现在倒不必多费唇舌了,赶紧点头道:“圣女大人睿智而英明,是这样的!”

加百列在一旁插话道:“维特鲁身边每一个人的相貌特征,你能尽量详细的回忆并描述吗?”

阿蒙描述了一遍几名武士的相貌特征、佩带的武器等等,加百列有些诧异的转身道:“圣女大人,其中有朱利安的外甥舒特,还有他的亲卫队长海文。这个海文相当了得,很有希望进阶为大武士,没想到也死了!”

玛利亚带着遗憾的神色道:“阿蒙先生,我要代表伊西丝神殿向你致歉,这件事很可能是朱利安大祭司在幕后主使。但是所有的人都死了,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是他做的。而根据埃居法令,平民不可以直接控告一位大神术师,所有的指控必须由另一位了解内情的贵族代为提出,并由最高神官法庭裁决。

既然在场的人都死了,恐怕也不会有熟悉内情的贵族能代你提出指控,就算到了埃居最高神官法庭,朱利安也不会受到任何处置,公开之后,反而对你的处境非常不利。但也请你放心,我不会让此事白白的发生,一定会将朱利安逐出伊西丝神殿,因为他伤害了神灵的尊严。”

阿蒙站了起来,深鞠一躬道:“圣女大人,怎能由您来向我道歉呢?您的话我都明白,是您救了我,也在保护我。”

玛利亚又一摆手:“阿蒙,你还是坐着说话吧。”然后又一指加百列道:“你将一封密信交给了我们,而且承认是得自维特鲁的尸体。要知道,一位外乡人这么做可能会给自己带来生命危险,您为何会如此信任加百列大人与我?”

阿蒙似是在苦笑:“人活在世上,面对很多未知的凶险,你不知道它会何时何地出现。但你必须要相信一些人,如果这个世上已无人可信,那么活在这个世界又有什么意义?”

玛利亚一直平和的神色终于微有动容,樱唇微启想说什么却又没说。这时加百列又问了一句:“阿蒙,你认识字吗?”

这不是废话吗,阿蒙如果不识字怎能看懂尼禄的遗言?而玛利亚应该更清楚,阿蒙恐怕不止认识刀书而且还认识埃居草书,否则怎会叫出“艾蔻”这个名字?

阿蒙老老实实的答道:“大人,我识字。”却没有解释到底认识哪一种文字。

加百列又问道:“你认识神文吗?”

阿蒙恭恭敬敬的答道:“以我的身份,不应该认识神文,没有人会教我。”

加百列住口不问了,而玛利亚岔开话题道:“加百列,你能暂时去门外吗,我有些话想单独问阿蒙。”

加百列愣了愣,却二话不说立刻遵命出门,佩剑亲自守在门外。将一个成年男子与圣女大人单独留在一间大厅里,似乎有点不太合适,但加百列知道不会有任何问题,她信任玛利亚甚至超过信任自己。

假如阿蒙是一位刺客怎么办?这也不必有任何担忧,别说阿蒙现在虚弱的刚能勉强走路,就算是一位大神术师猝然发难,玛利亚凭借着手中的圣女法杖和其它的神术器物也足以抵挡。

当大厅中只剩下玛利亚和阿蒙时,两个人却都沉默了,一时之间不知再说什么才好。刚才的问话没有提到那封密信的内容,阿蒙没有问那上面写了什么,玛利亚也没有问阿蒙看过没有,他们都有意回避了这个话题。

过了许久,还是玛利亚首先问道:“阿蒙,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叫艾蔻?在罗尼河边,我听见你这样呼唤我,难道仅仅是巧合?”

该怎么回答呢,难道要告诉玛利亚,是一位大魔法师用信息神术记录了她曾写下的字迹?阿蒙终于低下头不再直视她的眼眸,缓缓的答道:“圣女大人,您曾在都克镇的一面墙上写下了这个名字。这世上发生的所有事,总会有痕迹的,不论人们清不清楚,它都发生过,请原谅我这样叫您。”

玛利亚倒没有生气,也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指道:“阿蒙,今后不能再这么称呼我,我已经不再使用这个名字。”

阿蒙又抬起头道:“遵命,圣女大人!我自然不会再这样称呼您,但我在心里叫你这个名字,是否也是一种亵渎呢?请原谅我的无礼,但这是实话。”

这话真是大胆而放肆,居然在圣女大人面前这么说!玛利亚愣了愣,竟有些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低声答道:“当我们仰望神灵时,能看见的是头顶的星空与诚实的内心,阿蒙,神灵也不会责怪你,我又怎能责怪?”

阿蒙无声无息的叹了一口气:“谢谢您的回答,圣女大人,有人也曾经对我说过类似的话。”

玛利亚抬起眼睛:“什么人?”

阿蒙:“他叫伊索,是梦飞思一位商人的奴隶,在海岬城邦对我说的。”

玛利亚将两只手的手指绞合在一起,也轻轻喟叹一声道:“心灵的高贵,不会因为身份而有差别。……阿蒙,你如果想叫我艾蔻,今天可以这么称呼,但出了这扇门,请记住我刚才的话。”

然后两人再次沉默了,似乎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过了好一会,阿蒙终于问了一句:“艾蔻,你过的还好吗?”

玛利亚反问道:“阿蒙,你明明知道我已经是伊西丝神殿的守护圣女,为何要这么问?”

阿蒙垂下了眼帘看着自己的脚尖,弱弱的答道:“是的,我清楚你已经是圣女大人。但我也知道您身边本应该忠诚而正直的大祭司,却非人们所想像,想来你也有你的难处,所以想问问你过的开不开心?”

玛利亚笑了,仿佛就是当年那少女纯真的微笑:“我刚才已经说过,仰望神灵时,看见的是苍穹上的星空与诚实的内心。我是伊西丝女神的守护圣女,所守护的是圣洁的信仰,人间有罪恶黑暗,是我更加坚定的理由。在内心光明的守护下,我过的很好,不应该用开不开心来形容,这是我的荣耀与荣幸!”

艾蔻并没有对阿蒙掩藏什么,他那特殊的能力可以感受到她内心真实的情绪,这一刻,阿蒙完全明白了她的话。他看着她,已然想到这位圣女大人迟早会成为一位大神术师,那“信仰的融合”对别人而言是艰难的考验,但以她的心境,只是一个必然的过程而已。

阿蒙已经清楚艾蔻有六级神术成就,自从她开始修炼神术起不过短短的两年多时间。阿蒙进阶的速度已经相当惊人了,但至今不过拥有一体两面力量的五级成就,这种力量修炼起来虽然更艰难,但他的起步比玛利亚早多了,早在好几年前老疯子就给他打下了各种基础。

假如玛利亚没有超人的天赋,也不会通过伊西丝神殿的圣女遴选,当她成为圣女之后,所拥有的一切条件比阿蒙还要便利的多,想看什么典籍就有什么典籍,想借助什么器物就有什么器物,况且她还拥有圣女法杖,试炼任何神术都顺利至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