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卷:神使
第075章 可不可以是天堂

阿蒙在心中狂喊:“不要倒下!不要失去意识!山中的野兽与河里的鳄鱼都会吃了你!……我还没有到达梦飞思、还没有见到艾蔻、还没有解开神灵的秘密,还没有指引族人返回家园……”

但强烈的眩晕感不受他的控制,阿蒙虽然睁着眼睛,眼前所见的阳光却渐渐暗淡下去。有一只猫从高坡上的山林中钻了出来,飞快的跑到阿蒙的身边,用爪子轻轻的挠着他的脸焦急的喵喵叫着,可是他毫无反应。

其实阿蒙能听见猫叫,仿佛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眼前恍惚的景像仿佛又变得清晰。他看见了薛定谔,却不是此刻在河滩上叫着的薛定谔,而是小时候在都克镇见过的那只猫。

阿蒙“看见”了自己的童年,从他出生时起,那些快乐和哀伤的时光都一幕幕闪现,所有他爱与恨过的人们,都伴随着往事回现在眼前。

在埃居神话中,人的一生就像奔流不息的罗尼河,尽头便是冥神奥西里斯所掌管的地府。冥神会派出月牙形的大船来接引高贵的灵魂,当奥西里斯的侍者、化身为一只猫的贝斯特女神出现在尸体旁,死者的灵魂便会在地府中复活,从此进入另一个世界。

传说是真的吗?奥西里斯的肋骨就在阿蒙的怀中,有一只猫在他身边焦急的叫着。就在此时,罗尼河的上游来了一条船,刚出现时很小,只是天边的一个黑点,当它顺流而下渐行渐近时,可以看出那是一艘华贵的月牙形大船,高高的船楼上,有两个人一坐一立。

玛利亚突然问道:“你听见了什么声音吗?”

加百列答道:“流水声、风吹山林声、还有一只猫在叫,在远处的东岸。”

玛利亚:“下令让船靠近东岸航行。”

这两人目力超凡,在很远的地方就看见了薛定谔和躺在地上的阿蒙。玛利亚的神色突然变得有几分奇怪,似乎触动了某段久远而深刻的回忆,喃喃的说道:“加百列,我觉得那只猫的花纹很眼熟!”

加百列:“眼熟?伊西丝神殿周围有很多猫,猫是我们埃居人崇拜的动物。”

玛利亚解释道:“还记得吗?两年前我刚刚得到众神之泪的时候,有一天夜里,被一只猫吓了一跳。”

经她这么一提醒,加百列也想起来了,沉吟道:“我还记得那只猫,不知怎么溜进了你的房间,又脏又肥一直在呼呼大睡。这只猫不太一样,干净的多也漂亮的多,应该不是同一只猫。”

玛利亚莫名叹了一口气:“人的生活是会变的,我想猫也一样。我记得那只猫的花纹,几乎与这只猫一模一样。命令船靠岸停下,过去看看那个人怎么了?很少见到猫会对主人这样关切。”在都克镇的经历已经过去了很久,但不知为什么,那短短的几天玛利亚一直记得异常清晰,就像深深地印入脑海中,她能回忆起每一个场景,甚至还能记起薛定谔身上的花纹。

这艘大船吃水很深,没有办法靠近岸边的浅滩,只能远远的停下。加百列一个箭步跳下船楼,脚尖在甲板上轻轻一点,船头微微向下一沉,她顺势高高跃起跳上了岸,身形矫健至极!

加百列配着剑走到了阿蒙身边,低头问道:“可怜而忠诚的猫儿,你的叫声如此焦急,这是你的主人吗?他遇到了什么事?”

这位武士威风凛凛的走来,哪怕是一只狮子都会因她的气势而退避,可是薛定谔并没有跑开,只是蹲在地上抬起头看着她。加百列不禁觉得自己有点好笑,居然和一只猫说话,猫又不能回答她的问题,于是低下头以傀眼术扫过阿蒙周身的气息,然后回身喊道:“圣女大人,这个人身上没有伤痕,但受了很严重的伤势,体力和精力的消耗极大,已经处于虚脱状态,生命的力量正在流逝,但他还没有死。”

话音未落,只见阿蒙的上空出现了一道淡淡的金色光环,光环中有白色的光雾洒下落在他的身上,就似静静流淌的乳瀑。——这是“伊西丝之祝福”,圣女用众神之泪才能施展的祈福神术。

它不仅能够治疗伤病,还可以消灭痛楚、洗去疲倦、恢复体力,给人以信心、力量与勇气。总之,相当于消除任何负面影响的神术效果综合。

玛利亚第一次施展它,是两年前在都克镇以南的叙亚沙漠中,车队遇袭,加百列在激斗中受了伤,玛利亚突然使用了这种神术。这是一种最简单也是最深奥的神术,那时玛利亚的力量还很微弱,“伊西丝之祝福”只是一种象征。

但如今的情况已大有不同,玛利亚施展的是高阶神术,而且只为阿蒙一个人祈福。就在不久前,她刚刚晋级为六级神术师,短短两年时间,其成就令人惊叹!

金色光环中落下的乳白光幕洒在阿蒙的身上,再看玛利亚,她不知何时已经下了船,手持圣女法杖脚踏着浑浊的罗尼河水居然就这么走了过来。一位六级神术师若不借助卷轴或其他法器,很难将气元素神术与水元素神术同时控制的如此精妙,她就像一位凌波微步的神灵。但玛利亚拥有的可能是世上最好的法杖,做到这一点并不奇怪。

仆从们见圣女大人脚踏波涛走上岸,纷纷在甲板上向她行礼。加百列惊讶的问道:“大人,您怎么亲自上岸了?”

玛丽亚来到离阿蒙几步远的地方站定:“我想看清楚这人的状况。他好像经过了一番激斗,所有的力量都耗尽了,还受了重伤,超出了身心所能承受的极限。就这么昏倒在野外是危险的,我可以救醒他,你问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阿蒙躺在那里,眼前是一幕幕往事的回现,视线中却出现了朦胧的淡淡金光。他觉得好舒服,意识仿佛已经脱离了身体,或者身体似乎就是意识,如轻飘飘的浮在云端。这感觉就像幼年时母亲温柔的抚摸,那已是太久远、几乎遗忘的记忆。他又看见了亚里士多德、加百列、艾蔻·玛利亚,回到了都克镇上的那个院落,视线就在艾蔻的身形上定格。

他看着她,眼前的少女格外朦胧却又变得越来越清晰。她似乎长大了,带着一种神秘而成熟的高贵气质,身边的场景已不再是都克镇的院落,而是回到了罗尼河边的旷野。她穿着华服手持法杖,戴着一顶金冠,阿蒙正直视着她的眼眸。

阿蒙醒了,却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醒来,他还有些恍惚,看着玛利亚似是自言自语道:“艾蔻,是你吗?你的样子好漂亮,和我想的一模一样,我终于见到你了!……我已经死了吗?怎会在这里见到你?这不是阴森的冥府,难道是灵魂的另一种归宿?……这,这到底是哪里?我该叫它什么呢?如果起一个名字,可不可以是天堂?”

加百列眉头一皱道:“大人,他在说什么?这人还不是很清醒,一定是认错人了!”

玛丽亚听见阿蒙叫出“艾蔻”两个字时,纤弱的身形竟微微一颤,一向镇定的圣女大人很少有这样失态的时候,幸亏加百利只盯着阿蒙并没有注意到。就在这一瞬间,玛利亚已经认出了地上躺的人是谁。尽管阿蒙的样子改变很大,但五官面目还带着那少年的影子,身边那只猫的花纹又如此熟悉,怎能还会是别人?

更重要的是,他叫出了她的乳名,玛利亚本以为这世上不会再有人那么称呼她!

玛利亚记得自己曾在都克镇那栋小楼上的房间里,悄悄在墙壁上写过一行字“阿蒙,我的名字叫艾蔻。”随后就擦掉了,怎么还会被他发现呢,难道是当时擦得不干净留下了痕迹?但这种疑惑很快被另一种惊喜冲淡了——原来阿蒙还活着。

玛利亚自然听说了大洪水的事情,据说整个都克镇都被洪水摧毁无人幸存,那么阿蒙也应该已经死了。听到这个消息是她正式成为圣女后不久,曾为此独自暗暗流泪。那是她在伊西丝神殿中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流泪,仿佛象征着与过去告别。

但玛利亚总觉得阿蒙还没死,也不应该死,或许这种感觉仅仅是她内心中的期望罢了,没想到今天竟然真的又见到了阿蒙。

阿蒙说出这番话,随即又晕了过去。玛利亚对加百列倒也不隐瞒什么,随即镇定下来尽量平静的说道:“我认识他,你也应该认识他,就是在都克镇开采出众神之泪的阿蒙,还记得吗?”

加百列一怔:“还真的像他,不,就是他!他长大了,但你一提醒我能认出来,这只猫倒瘦了不少。他居然还活着,真是神灵的眷顾!可是今天怎会出现在这里,又遇到了什么事情?”

玛利亚转过身没有再看阿蒙,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古老的记载果然没错,是他当初开采出众神之泪,让我成为守护圣女。今天我又遇到了他,真的是神灵的召唤与指引!这个人很重要,我们应该救他、保护他,不能把他留在这里。他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把他带走,等醒来时再好好问话。”

阿蒙再度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条小船上,薛定谔蹲在身边,正午的阳光中有淡淡的金辉闪烁,不断的落在他的身上。晕眩与恶心的感觉渐渐散去,身体内的伤痛也缓缓消失,他当然知道这是一种高明的祈福神术,应该是有一位神术师在不惜法力的救治他。

阿蒙已经没有危险了,只是仍然很虚弱,需要好好的静养休息才能恢复。他吃力的抬起头向周围望去,发现这一叶小舟无帆无桨,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推动,跟在一艘华丽的大船后面破浪而行。船尾站着一名武士,是一位很美的女子,但第一眼看见她的感觉却是一种凛然的威严。

阿蒙有些发懵的问道:“加百列大人,我怎么会看见你,这儿又是哪里?”

加百列淡淡一笑:“你认识我,果然是你,阿蒙!你的声音我还记得。不知你为何晕倒在岸边,是圣女大人救了你,命我把你带回去。”

“圣女?哦!我刚才看见的就是她,原来是她救了我!加百列大人,我从海岬城邦来,在山林中遇到了袭击……”阿蒙终于清醒过来,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挣扎着想坐起身来说话。

加百列的声音不大却很有威严,阻止他道:“你不要动也不要说话,圣女大人的船就在前面,圣女大人正在施展神术救治你。请你好好躺着保持内心的宁静,有什么事情等我问你的时候再说。”

阿蒙很听话的躺好了,内心中莫名有一股暖意,罗尼河上炙热的阳光和微风也变得那么轻柔和煦,一片安详和宁静。他终于彻底放松下来,不再害怕与忧虑,真没想到会以这样的一种方式与艾蔻·玛利亚重逢。她不仅悄然为他治伤,而且还派了身边最器重的大武士护送他,阿蒙心中充满感激。

成年男子不可以触碰圣女,也包括她日常起居的物品,因此阿蒙不能登上玛利亚的座船。玛利亚命人放下一叶小舟,让加百列护送阿蒙走在后面。

加百列看着阿蒙,心中也有几分诧异,圣女大人竟然派她单独护送阿蒙,足见其重视。玛利亚坐在大船上,始终施展祈福神术,隔空抚平阿蒙所受的创伤,却没有被其他任何随从察觉。这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恩赐啊!不过阿蒙似乎有资格受到这种对待,圣女大人激发神术的众神之泪,当年便是由他亲手开采的。

加百列在心中这么静静的想着,却看着阿蒙一言不发,她的任务既是保护也是押送,在没有问清楚阿蒙的遭遇之前,是不可能放他走的。

下午座船靠岸,返回梦飞思还有一段路,当天就在半路的一个镇子上休息,圣女大人当然住在神殿中。阿蒙什么都不必操心,有舒适的车马专门运送他,到了镇子里还安排了一间幽静的小院,有几名衣着非常干净的奴隶伺候他吃了晚饭。

晚饭后加百列来了,打发走了所有的奴仆,屋院里只有她和阿蒙。阿蒙跪下行礼道:“感谢您、感谢圣女大人,感谢你们救了我!”

加百列一摆手:“阿蒙,你起来说话吧。圣女大人是代表伊西丝女神赐福埃居民众的象征。她会救你并不意外,只是我们都没想到,竟然会是你!圣女大人让我来问清楚,在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是别人,阿蒙可能不愿将自己的经历如实相告,但是玛利亚派加百列来问,阿蒙便不想隐瞒太多。他独自一人,这么长时间背负了这么多沉重的往事,一直无处倾诉,终于可以说出来了。虽然当年只是短暂的相识,可是重逢时玛利亚与加百列却救了他,阿蒙心中莫名有一种信任感。

阿蒙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在玛利亚与加百列离开都克镇之后,他因为私自进献众神之泪,被放逐到深山,却恰好避过了那一场灾难性的大洪水。他在穴居野人的部落里呆了一年多,碰巧看见了尼禄的遗言和遗物。后来他走出深山,去了巴伦王国一趟,最近又来到了埃居帝国的海岬城邦,将尼禄的遗物送还神殿,自己也得到了一笔丰厚的馈赠。

他带着这笔馈赠离开海岬城邦前往梦飞思,却遇到了两伙人的追杀。一番激斗之后,谋财害命的歹徒们全死了,而他挣扎着走向渡口,却终于支持不住晕倒在半路。——这就是事情的经过。

这两年的多经历太过复杂,阿蒙只是简要讲了一个大概,有些事情并没有提,包括老疯子以及贝尔的往事,还有他与穆芸女神在一起的经历。倒不是因为不信任,他当然不能告诉加百列自己是一位魔法师,而且看见了贝尔当年的遗言。这些事情是不能提的,否则只会给自己和别人都带来麻烦。至于获得尼禄遗物的经过,与他在海岬神殿时说的一致。

说完这些,阿蒙取出一个早就准备好的牛皮信封递过去道:“在追杀我的人当中,有伊西丝神殿的祭司维特鲁大人,这是我在他的尸体上搜出来的东西。看上去像是一封密信,可能会很重要,请您千万要转交给圣女大人,我知道您是值得尊敬与信任的。”

这封信本来经过神术加持处理,阿蒙打开之后又用同样的手段封上了。这也是加工神术器物的方法,阿蒙平生所加工的第一件“法器”,竟会是这个信封。

加百列接过信,神色很震撼:“你是因为进献众神之泪而被放逐,却恰恰因此避过了洪水,这也是神灵的赐福。……这封信经过神术处理,我要交给圣女大人亲自打开。你就在这里休息,哪儿都不要去,我的话还没问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