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卷:神使
第073章 殊死一战

维特鲁刚才问阿蒙为何能同时使出中阶体术与神术,真说中了阿蒙最大的秘密,紧张到了极点反而看不出紧张,阿蒙鞠了一躬道:“维特鲁大人,真没想到会是您!这也难怪,就凭奥巴马他们几个废物,怎么可能一路追上我?您的队伍中,定有一位擅长追踪的高手……”

维特鲁等人都露出了得意之色,却在这时陡然听见海文喝道:“小心——!”

说小心已经晚了,阿蒙鞠着躬,单膝跪了下去像是行礼,右手一松法杖落地,顺势向怀中一掏又凭空取出了一面与刚才一样的银色巨盾,插在地上将自己挡的严严实实,右手飞速的一挥,就像洒花瓣似的扔出好几支卷轴。

维特鲁等人早就知道阿蒙身上有卷轴,商量的时候也提到过防着阿蒙来这一手,事到临头却终究没防住。谁也没想到阿蒙能这么干脆的把卷轴洒出来,三支高级卷轴与一支中级卷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正说话行礼呢!

阿蒙这一路上仔细研究过新得到的卷轴,有一个发现,其中的高级卷轴都没有原先在冥府中用掉的那两支更高明。难怪尼禄会特意将它们做为单独的报答,那三支卷轴确实是他一生的得意之作,非比寻常。而中阶卷轴中,也没有一支能超过当初在幼底河上用掉的那支“冰与火之歌”。

这些卷轴都是标准的制式卷轴,能施放特定的神术,数量这么多已经珍贵难寻。以阿蒙现在的法力,一次控制一种高阶神术是可以的,同时控制两种或三种恐怕就做不到了,但阿蒙就像在冥府中那样,只是展开卷轴激发神术,并没有去控制。

第一支高级卷轴是“风刃飞舞”,大范围无差别攻击的高阶神术,山谷中狂风乱卷,无数细小的空气被凝聚压缩就像锋利的刀刃,杂乱无章的四处飞射。所过之处,树木和草叶都化成了碎片,地上也升起一道道烟尘。

第二支高级卷轴是“空间裂隙”,同样的大范围无差别攻击神术,夹杂在无数风刃中,空间在扭曲,似出现了很多细小的裂隙,被卷到半空的树枝有很多无声无息的错位,就像被什么力量凭空分割成两截。

第三支高级卷轴是“冰霜迷雾”,林间升起了一阵浓雾,细小的冰晶四处漫射,就像一根根肉眼看不清的针尖。它的攻击威力并不算很大,但却有非常好的阻断视线、干扰侦测感应的效果,使人难以发现阿蒙的位置,也难以分辨这漫天乱卷的攻击从哪个方向飞来。

变化的风刃中杂夹突然出现的空间裂隙,被冰霜迷雾掩护,使人难以察觉与分辨,这是阿蒙早就琢磨好的手段,认为这三支卷轴同时使用可以达到最佳的伤害效果,而且最突然、最难防。

阿蒙将卷轴展开便不再控制,这意味着他本人也在卷轴威力的攻击之中。但他早有准备,半跪于地用沉重的盾牌挡住了正面与上方最多的攻击,沿盾牌弧形的表面再度升起一个光罩将身形完全护在中间。与此同时,阿蒙迅速抓起地上的法杖向上一挑,身前飞舞的烟尘凝聚形成了一道厚实坚固的土墙,这是中阶神术坚墙术,奥巴马刚才也施展过,阿蒙可比他高明多了!

就算维特鲁能想到阿蒙会使用卷轴,也想不到他竟然这样用,一次展开这么多本无法控制的高级卷轴,更没想到阿蒙将自己也置身于卷轴攻击的威力之下。不要钱也不要命啊!这是砸出惊人的巨资乱刀砍人,连自己都一起砍了。

维特鲁等人身上也有卷轴,但却没有在第一时间就使用,一方面对付阿蒙根本用不着,另一方面那是朱利安大人的东西,能不动用自然最好,那可意味着一大笔钱啊。阿蒙扔出的卷轴就相当于一座广大的华贵庄园在燃烧,成群的牛羊、奴仆,无数的美女、华服、金银都化成了漫天的迷雾、风刃、裂隙。

阿蒙没有控制三支高级卷轴的神术威力,却控制了另一支中阶卷轴,展开卷轴的同时将攻击方向只锁定了维特鲁。他不希望这位高明的神术师不要命的发动反击,同时也不想维特鲁有机会对他使用卷轴,所以暂时阻断一下,展开的卷轴是“空间禁锢”。

这种中阶卷轴并没有什么伤害,只是暂时将攻击对象禁锢在某一空间内,阿蒙曾在幼底河上使用过,用它来对付那只怪蛇,后来吉尔伽美什又赔偿了他同样一支卷轴,现在又扔了出来。维特鲁一瞬间感应到周围的空间被禁锢了,他似乎被阻断在战场之外。

其实阿蒙多虑了,在三种高级神术几乎瞬时接连展开的攻击下,维特鲁也没有反击的机会,第一选择就是如何防御。维特鲁惊呼一声挥动法杖,两侧的武士与身前的海文手中的盾牌上都有银光升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光罩,将整个队形护在中间。

如此还不止,维特鲁的法杖再向下一挥,沿着身体出现了一套透明的铠甲,闪着点点暗褐色的光芒将这位神术师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连眼睛都护在其中不留一点缝隙。这是最高明的气元素防御神术瞬间盾化,施展这种神术时连本人都动不了,也不在乎空间禁锢了。

再看海文的姿势与阿蒙几乎一模一样,也是单膝跪地向前上方举起了圆形的盾牌,盾牌前除了维特鲁施法祭出的大护罩,又升起了一圈明亮的光毫,范围不大恰恰把他自己的身形护住。这位武士也经过力量的二次唤醒,掌握辅助性的低阶神术,且他的武技相当高明,手中的盾牌也是经过神术加持的器物。

这是一场奇异的战斗,战场上的每一个人都在咬牙苦苦支撑,就像狂风巨浪中随时可能被拍碎的脆弱沙堡。

卷轴展开,神术威力持续的时间并不长,那支中级卷轴的空间禁锢效果是被其余三支卷轴的威力击碎的,甚至都没必要让维特鲁本人去施法消除。

但这支中阶卷轴却“杀”了一个人,由于空间禁锢的阻隔,维特鲁的神术防御没有在第一时间护住身后的舒特,这位朱利安大人的外甥是第一个倒下的。致命的伤口出现在额头上,深深的空间裂隙几乎将他的脑袋错成了两半,紧接着有无数道风刃在他的尸体上留下密密麻麻的创伤。

舒特死的很冤啊,他本来站在最安全、最不容易受到攻击的位置,却没想到阿蒙发出的是这样的攻击。

当裂隙消失、风刃疏散、雾气尚在弥漫时,最强烈的爆发攻击终于挺过去了。阿蒙身前那道看似坚固无比的土墙早已被击成了碎片,银色的光罩也碎裂消失,只有那面巨盾还完好无损的护着他的身形。阿蒙的右侧肩胛接近后背的位置还有他左侧的大腿外侧,衣服已经破了,正在往外流出鲜血,就似被锋利的小刀划出的伤口。

再看对面的情况更惨,舒特已经死了,维特鲁身边的两位武士也身受重伤倒地,甚至分辨不出哪一处才是更致命的伤口。左边那名武士右手还握着剑,但持盾的左臂已经离开了身体,右边那名武士腰间有几道深深的伤口,鲜血把半边身子都染红了。

对手还剩两个人可以战斗,就是站着的维特鲁和半跪的海文。

海文肩头的衣服也裂开了,右肩有鲜血渗出,手中的盾牌上还有暗淡的毫光在闪烁,但表面已经留下了裂痕。这虽然是一件不错的神术护具,但远不能与阿蒙手中的盾牌相比。阿蒙在秘密山洞中搜罗的东西,可是经过围剿贝尔的大战之后完好无损保留下来的。今天的场面虽然激烈,却根本无法与贝尔那一战相提并论。

谁也想不到阿蒙不仅能取出第一面盾牌,而且又凭空取出了第二面盾牌,他手里怎会有这么多好东西?看盾牌出现的情景应该是从空间器物中取出,而这个人就算拥有空间器物也是打不开的呀,比如他就打不开尼禄的空间戒指。——这些怪事让人想破脑袋也想不通,也没有时间去细想了。

战场中只有维特鲁完好无损,包裹着身躯的那层透明铠甲正在缓缓消失,这位神术师的脸色苍白的可怕。连续这么多天追踪阿蒙,体力以及精力的消耗是巨大的,维特鲁也感到相当疲倦,今天又突然来了这么一出。假如阿蒙是一位大神术师,能够控制那三支卷轴的攻击方向,而不是随意的威力漫射,恐怕维特鲁现在已经不能站着了。

阿蒙却没有再给对手任何喘息的机会,他扔掉盾牌手持法杖,半跪的身形突然从地上窜了起来,落地的时候微有几步踉跄,但随即稳住身形毫不犹豫的向前冲去。他的体力与法力消耗也接近于极限,那面盾牌的防身效果虽好,但过于沉重会影响速度与反应,很果断的扔了。

他绝不能让维特鲁再有机会施展威力强大的神术,阿蒙已经没有余力再抵御了。海文的反应速度也很快,像一只豹子从地上窜了起来,持盾提刀冲向了阿蒙。两人之间只有几十步的距离,他却看见阿蒙从怀中掏出一件东西奋力向前一挥,下意识的以为又是卷轴,举起盾牌往下一蹲做好防御,却没有感应到神术的爆发。

维特鲁也露出惊恐之色,来不及发动神术反击,法杖上的神石光芒大盛,瞬间又升起一道护罩。然而阿蒙手里的东西却没有扔出去,那只是一根长条状的骨头而已。

骨头没有扔出去,半空中却飞出来各式各样的武器、铠甲、法杖、神石、卷轴、干粮、酒瓶、甚至还有一套新衣服和一套旧衣服、两双鞋。阿蒙尽最大可能凝聚力量,将骨头奋力挥了起来,打开无形空间,飞出去的是他随身携带的那些东西。

维特鲁的神术护罩可以抵挡能量攻击,也可以抵御武器的劈砍,但力量总有限度,根本没想到阿蒙是用一座“小山”来砸他。这人怎么可能一挥手间就从半空扔下这么多东西呢?维特鲁一瞬间被吓傻了,因为他看见了漫天飞舞的卷轴,还有一枚金黄色半透明的神石,竟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众神之泪!

众神之泪穿过维特鲁的神术护罩,正砸中他的面门,伤害虽然微乎其微,但维特鲁已经无法定住心神,他的魂都飞了!无数东西落下,维特鲁的护罩受到了沉重的压力,他双膝一软趴倒在地,紧接着神术护罩碎裂,那些东西都砸在了他身上,一柄梭枪正巧插中后心。

小山一般的杂物也砸中了维特鲁身边那两名已经身受重伤的武士,乱七八糟的东西中首先落下的是武器,沉重的斧头、梭枪、锋利的刀剑。那两人也当场身亡,不知是被武器杀死还是被重物砸死的,他们重伤之下本就承受不了这样的一击。

卷轴并没有展开,与神石一起洒落满地,覆盖着三人的尸身。

阿蒙却无暇去看这一击的“战果”,因为海文再度从地上跳起来已冲到了身前,手中的砍刀带着明亮的光毫斩了过来,刀很短,但是刀芒笼罩的范围惊人。阿蒙挥起法杖带着淡淡的光毫架住了这一刀,刀杖相击声音震耳,阿蒙被震得飞出两步,落地时伤口又溢出了鲜血。

阿蒙的法杖比海文的刀要沉重的多,但海文的力量却异常惊人,刀斩在法杖上,有一种奇异的冲击力几乎要震碎阿蒙的内脏,海文的武技明显比阿蒙高明很多。

阿蒙左手的骨头脱手落地,双手持法杖刚刚站稳,又奋力架住了海文劈来的第二刀,接着被震退两步。此时海文右肩的伤口也突然流出了更多的鲜血,他将刀交到左手,右手拿过了盾牌。趁这么一顿的机会,阿蒙大喝一声,双手持法杖狠狠的扫了回去。

就像巨锤击中了破锣,声音难听的刺耳,海文的盾牌挡住了法杖,刀顺势就横扫过来。阿蒙忽有一种奇异的扭曲感,法杖砸在盾牌上却被一股力量向旁边一引,险些使他失去平衡,急忙闪身躲避时,海文的刀芒划过已经割开了腰间的衣服,在阿蒙的肋下留下一道伤口,鲜血瞬间涌出。

这人居然会神术,简单的低阶神术用以辅助武技战斗,使用的既合理又巧妙,假如阿蒙的反应再慢一点点,此刻就被开膛破肚了。海文是一名真正的斗士与猎手,他甚至没有回头看维特鲁那边的情况怎样了,只是全力发起了攻击。刚才抵御卷轴爆发时他的力量消耗比阿蒙更大,同时也受了伤,此刻却咬紧牙关格斗,拼的就是谁先倒下。

阿蒙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对手,这是武士之间真正的殊死相搏,海文的每一刀都准确而合理,让阿蒙很少有反击的机会,他只得挥舞着法杖连连招架后退,那连续的力量冲击使他觉得身体发软、脑海有些晕眩,嘴角也渗出了血丝。

阿蒙的武技并不算很高明,但动作敏捷且实用,法杖挥舞间恰恰总能格挡住致命的袭击。他的每一次反击都被海文用盾牌挡下,海文手中的短刀比他的长杖更灵活,带着刀芒扫过,攻击范围也比阿蒙的法杖更大。

海文动手时,后面的维特鲁等人并没有配合攻击,他的心沉了下去,猜到所有的同伴恐怕都已经遭遇不测,但他咬牙不回头看,挥舞着短刀已经红了眼。现在这种情况下,海文只有拿下阿蒙才能交代一切,否则就算回得去也是死路一条。

阿蒙被逼的连连后退,渐渐退到了山脚下的密林边,身后是陡峭的岩石,眼看已经无法招架了。他也发现了海文的弱点在右肩,海文肩头的伤口很深,右手的盾牌每一次挡住阿蒙的反击,脸上就会露出痛苦而狰狞的表情。

海文左手中的短刀发出的刀芒渐渐暗了下去,他的力量也快耗尽了。但阿蒙的处境更凶险,两臂酸麻全身发抖,几乎快控制不住手中的法杖。

阿蒙几乎无路可退,奋起余力荡开短刀又发动了反击,精铁法杖打在盾牌上发出刺耳的碎裂声。这面盾牌终于无法承受这么长时间的激斗,突然碎裂成好几片。海文全身一震,扔掉破盾牌,发出一声痛楚的大吼向后蹿了半步,双手持刀又狠狠的扑了过来。

本已暗淡的刀芒陡然前所未有的明亮,这是海文拼尽余力发出的最后一斩,看来就想用这一刀解决战斗。阿蒙的法杖被一股无形之力向前牵引,他身体前倾被扯出了半步,看上去已来不及架住这一刀。——海文又一次使用了神术配合,这也是他蓄积已久的最后力量。

假如没有意外发生,阿蒙死定了,这一刀定能将他砍翻在地。恰恰就在此时,前冲的海文突然脚下一滑,紧接着落地的另一只脚又没站稳,身体一个踉跄居然向前扑倒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