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卷:原罪
第072章 小猫快跑

不论是体术还是神术,海文与维特鲁都比阿蒙更高明,而且他们对埃居帝国的情况也更熟悉,这一步算到了阿蒙前面。最致命的是,他们判断阿蒙的目的地,结果猜准了!

进入罗尼河东岸山区之后,维特鲁没有再使用追逝之灯,连日的辛苦使他也不想浪费更多的法力,只让海文根据痕迹追踪阿蒙,距离看上去又被拉远了不少。

在山中走了三天,阿蒙渐渐放松下来,再没有那种时不时被人紧盯着的感觉,薛定谔睡的也很实,追踪者好像已经被甩掉了。

这一路累的够呛啊,差一点就被逼的无路可逃,现在终于能松一口气了。这天夜里,阿蒙没再有着急赶路,给薛定谔做了一顿好吃的,自己也美美的饱餐一顿,仍然练习神术基础冥想,后半夜躺下来好好睡了一觉,睡觉时还没忘了在周边布下神术阵警戒与掩护。

就在天快亮的时候,呼呼大睡的薛定谔突然从地上跳起来叫了一声,阿蒙也惊醒了,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莫名又回来了!他吃了一惊,难道追踪者还没放弃,又找到了附近吗?阿蒙赶紧收拾东西将薛定谔抱进皮兜就走,对手真是可怕,不能再耽搁了,要用最快的速度今天就渡过罗尼河。

阿蒙提着法杖在山林中飞奔,已经伸手从骨头里取出好几支卷轴放进皮兜里,眼看前方是一片密林间的开阔地,左右两侧都是山脚,中间是一道谷口,出了谷口就离罗尼河不远了。阿蒙在飞奔中却突然定住了身形,冷冷的喝了一声:“什么人,一路追踪我到现在?是时候现身打个招呼了!”

前方有埋伏,被阿蒙及时发现,这一路如附骨之蛆的追踪者终于出现了,他反而冷静下来,一只手举起了树枝状的法杖。

一阵冷笑传来,两侧的山梁后面走出几个人,两名手持法杖的神术师还有四名持弓箭的武士。站在左侧的那名神术师盯着阿蒙道:“小子,你终究还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将我祖先的遗产留下,我或许可以饶了你!”

阿蒙的瞳孔也在收缩,迎着他的视线道:“奥巴马,原来是你!难怪会一路紧追不舍,如果我把尼禄大师的馈赠交给你,你会留我一条命,等待将来去宣扬你的所作所为吗?”

这一句话倒把奥巴马问住了,无论阿蒙交不交出身上的神石与卷轴,奥巴马既然做了这种事,就绝对不会把阿蒙留下。只要阿蒙还活着,就是他恶行的证据。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谈的,阿蒙只要不是白痴,就不会把东西乖乖的交出来。

奥巴马涨红脸道:“我是灵顿家族的族长,你窃取了我祖先的遗物,如果乖乖的交还,我会让你死的痛快点。”他说着话举起了法杖,身边四位武士已经张弓搭箭对准了阿蒙,这么近的距离被武士的弓箭交叉指着,阿蒙根本无法闪避。

阿蒙看见奥巴马的法杖时微微吃了一惊,因为这支法杖与他送给林克的那支几乎是一模一样,上面螺旋形镶嵌着七枚神石。看来这是一种非常贵重的制式法杖,或者与林克那支法杖出自同一位工匠大师之手,这种法杖能极大的增强各种神术的威力,而且没有属性的差别。

他并不清楚,奥巴马手中的法杖就是尼禄当年的私人法杖,为灵顿家族的族长所继承。而阿蒙归还的遗物,是属于城邦神殿的主神官法杖,比尼禄的私人法杖更珍贵。

这时另一位神术师提醒了一句:“灵顿大人小心,他刚才能发现我们的埋伏,一定是使用了侦测神术,他是一位魔法师!”

奥巴马微微一怔,旋即狞笑道:“魔法师?那我杀了他就不需要……”

他的话还没说完,身边的人突然发出一阵惊呼,只听弓弦连声绷响,武士们的箭突然离弦朝阿蒙射了出去,另一名神术师法杖一挥,在开阔地上祭出了一片火海。原来是阿蒙毫无征兆的一弓身,像一只豹子般挥舞着手中的树枝朝奥巴马冲了过来,他打架时从来废话不多,说动手就动手。

武士以体术发出的箭,其力量可以射进大象的心脏,阿蒙直线前冲根本躲不开但也没有躲。就在弓弦震动的瞬间,他的手往怀中一抄,竟然凭空取出一面银色的盾牌,这面巨盾有七尺高三尺长,将他身体的正面挡的严严实实。

四支箭都射在盾牌上,空气中接连爆发嗡鸣声,就像大铁锤击中了巨鼓回音不绝,却没有金属碰撞的声音传出。盾牌的表面被箭射中时,爆发出一片银光,箭簇射中的痕迹就似石头落入平静的湖面,激起一连串的涟漪。

谁也没看清阿蒙这面盾牌是从哪里拿出来的,竟然是一件经过神术加持的防御法器,而且阿蒙本人也会使用神术,极大的增强了盾牌本身的防御效果。武士们再想射第二箭已经来不及了,能阻挡阿蒙前进的只有空地中升起的火海。

对方另一名神术师的反应显然不慢,立刻发出了威力极大的中阶火元素神术,简单而有效,瞬间就可以将阿蒙烧焦!

可阿蒙并没有被烧焦,箭射中盾牌,他的脚步只是稍微缓了缓,然后手腕一抖,盾牌上的银色亮光沿着弧形的盾面向后延伸,形成了一个光球将阿蒙包裹在中间。他就这么冲进了火海,周围火舌漫卷扑在光罩上发出嗞嗞的声音,仿佛随时都能把这层光罩烤裂,银光刹那间染成了红色,阿蒙被炽热的高温包裹。

阿蒙手中的树枝一挥,空气中好似有波浪涌动的声音,一条冰蓝色的痕迹在前方铺展而开,就似一线波浪冲出了火海。这是中阶水元素神术——冰封术,阿蒙没有用来攻击任何人,只是在火海中为自己开了一条道,眨眼就冲到了奥巴马面前。

火海升起的时候,奥巴马以为阿蒙已经死定了,却没想到蓝光一闪火焰分开,阿蒙已经到了眼前,左手盾牌一侧,右手中的树枝倾挥过来。

祭司的职位是可以世袭的,奥巴马是灵顿家族的族长,继承了海岬神殿的祭司职位,但他本人练习神术这么多年,也仅仅只是一位三级神术师而已,自然不可能象尼禄那样成为主神官。但三级神术师已经可以修炼中阶神术了,而且他手中的法杖十分好用,危急之中也发挥了最大的潜力。

奥巴马身前风沙乱卷,瞬间升起了一道比石头还硬的土墙,向着阿蒙撞了过去。中阶土元素神术——坚墙术,远距离可以防御、近距离也可以反攻,这一手已经相当漂亮了。

盾牌与土墙撞在一起,发出的闷响如隐约的雷鸣,阿蒙前冲的身形硬生生的被挡住了。就在这时奥巴马却看见一点白光,竟是阿蒙手中那根“树枝”,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毫穿过了土墙术的防御。他再想有任何反应都来不及了,“树枝”轻飘飘的扫中他的脖子,奥巴马的脑袋转了一个奇异的角度垂了下去。

谁都没想到阿蒙会取出一面神术盾牌,也没想到他施展神术是如此娴熟如信手拈来,更没想到他手中那支不起眼的“树枝”不仅是法杖、也是武士手中的利器!过程说起来虽然复杂,可是从阿蒙突然前冲到奥巴马被当场格杀,也不过是几眨眼的功夫。

奥巴马的尸身倒地,坚墙术随之土崩瓦解,其余的人都惊呆了。震惊的武士扔下弓拔出佩剑,如发疯一般向阿蒙扑了过来,他们都是奥巴马的贴身仆从,竟然眼睁睁的看着家主被杀甚至都来不及保护。

另一名神术师叫歌绝,是一位四级神术师,奥巴马的密友,这次是被请来帮忙的,据说事成之后能分到很多好处。本以为对付一位乡下来的猎人轻松的很,却没想到刚一照面,事情的主谋奥巴马就送了命,他眼中流露出惊恐之色,一边后退一边疯狂的挥舞法杖。

阿蒙身边风刃乱舞,就像无数细小刀口凌乱的切割着,同时还有各种光芒闪烁,使阿蒙觉得身体沉重、反应迟缓,空气变得粘稠阻滞所有的动作,好让武士们将他乱刃分尸。这是神术师配合战斗的合理方式,这位歌绝显然很有经验。

若是四名武士摆好战斗队形,全力以赴或许还能和阿蒙一战,但阿蒙突然冲到了奥巴马身前,他们震撼之下扔掉弓拔剑扑过来,慌乱无序中发出攻击的时间也不一致,虽然间隔很短,但也足够阿蒙分别做出反应。

这几人都是低阶武士,两名三级武士与两名二级武士,奥巴马本就不清楚阿蒙的实力,本以为这样已经是杀鸡用牛刀了。

感觉到身体变沉重,阿蒙的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周围的空气仿佛变得粘稠,会阻碍他的动作,但他根本就站在原地没动。第一名武士的剑砍了过来,阿蒙一推手中的盾牌迎了过去。沉重的盾牌重重的砸在剑尖上,又见银光一闪,那柄细长的剑被硬生生的砸断了。

阿蒙手腕一翻盾牌一掀,铁枝从下方伸出正点在那武士的胸口,看上去只是轻轻一触,杖尖的毫光却没入了身体。武士口喷鲜血,身体抽搐着倒下了。阿蒙却没有多看他一眼,一旋身法杖挥起发出金铁交鸣之声,又架住另一名武士劈来的长剑,盾牌的边缘顺势横扫,就像一面巨大的战斧斩在这名武士的腰上。

一声凄惨的呼号,那名武士并没有被斩成两段,身体却像一张纸被折成一个奇异的形状飞了出去,落地时已经失去了生命。另外两名武士此时刚刚扑到身前,见此情景惊恐万状,心里已经失去了与阿蒙作战的勇气,但一切发生的太快,他们来不及做别的反应,手中的剑仍然一左一右刺了过来。

阿蒙将盾牌一横,像一扇沉重的铁门扫过,连续弹开两柄长剑的攻击,左手法杖举起在空中一晃,两道风刃连续飞出划在两名武士的颈侧。风刃看上去就像轻柔的吻,两名武士的脖子上瞬间出现了深深的伤口,鲜血喷射而出。

血雨没有洒在阿蒙身上,让盾牌发出的光毫挡住,两名武士也抽搐着倒地,身体就像突然被扔到油锅里的虾那样剧烈的颤抖着,很快就一动不动了。

另一个人比这两名武士死的更快,就在他们倒地的同时,阿蒙突然奋力将手中那面盾牌扔了出去。沉重的盾牌打着旋像一个飞盘,带着凌厉的风声击向正在后退的神术师歌绝。这是一件经过神术加持的珍贵武器,显然是阿蒙的防身倚仗,谁也没想到他在作战中突然脱手扔出。

扔出盾牌的同时阿蒙一举法杖,一道白光洒下,消除了身体所受到的负面影响。

歌绝退的再快也没有盾牌飞得快,他站的太近了,短短时间并不能退到安全的距离。他只是一名四级神术师,而阿蒙的神术比他要高明的多,同时还是一名五级武士。他仓促之间歌绝只来得及将法杖前挑,凭空祭出了一道无形的护盾。

盾牌在空气中遇到了无形的阻挡,发出一阵不知何处传来的碎裂声。歌绝明明站在原地什么都没碰到,却像被一柄大锤击中,惨呼一声飞了出去。他落下之后腿一软半跪于地,紧接着感觉到眉心一热,整个世界就在眼前消失了。

原来是阿蒙一转树枝,法杖的尖端飞出了一道火焰,正射在歌绝的额头上。火焰只留下了一道焦痕,歌绝的尸体看上去完好无损,但那股炙热已钻进了他的脑颅内,瞬间就要了命。

一杯酒都没喝完的功夫,奥巴马等人均已丧命,而阿蒙毫发无伤!他并没有使用卷轴,一来是没必要,二来他也不想用尼禄留下的卷轴杀了尼禄的家人。一阵风吹过,山间的草木发出沙沙的响声,吹动了尸身上的衣角,刚才还活生生的六个人身体正在渐渐变冷。

阿蒙眼中有哀伤的神色,轻轻叹了一口气,就像风拂过树梢。他整了整衣襟,走过去准备将那面盾牌拣起来,然而刚刚走出两步却突然定住了,单腿微曲保持着前行的姿势,然后缓缓的站直身体,面色紧张而凝重,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头发都快竖起来了。

旷野中传来鼓掌声,有人用嘲讽的语气道:“精彩,精彩,真是大开眼界!阿蒙,你接受了尼禄的馈赠,却杀了灵顿家族的族长,今天还想逃吗?朱利安大人的眼力果然高明,早看出你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原来你真是魔法师!你能否告诉我,一位中阶武士,是如何能施展中阶神术的?我真的很好奇,或许用这个秘密可以交换你的命。”

抬眼望去,密林中走出来五个人,明显与刚才那六人的气势完全不同。阿蒙居然认识其中一位,其余的几人也有些眼熟。他在伊西丝神殿中见过朱利安的亲随维特鲁,而那天离开神殿时,还扫了一眼守在神殿外朱利安大人的亲兵卫队。

维特鲁走在中间手持法杖,海文一手持圆盾一手持短刀走在最前面,一左一右有两名武士持长剑拿着方盾护卫,朱利安的外甥舒特手持战斧跟在维特鲁的背后保护,他们在几十步远的距离外站定了。这个距离既可以让武士发起冲锋,也在梭镖一类的投掷武器的威力范围内,还是神术师配合攻击的最佳距离。

阿蒙想象刚才对付奥巴马等人那样发动突袭已经没有机会了,而且这几人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异常之强大,以阿蒙的力量明显不是对手。维特鲁看着他的眼神就像猫看着一只任自己玩弄的耗子。

耗子被猫盯死了,第一反应会是什么呢,恐怕谁也想不到,阿蒙一拍斜跨的皮兜低喝了一句:“薛定谔,快跑!”

阿蒙很清楚自己遇到大麻烦了,可能没法再保护薛定谔的安全,无论如何得让这只猫先逃生。他手中横端法杖站在那里未动,一只猫突然从皮兜里跳出来,一溜烟奔向谷口,跑的比受惊吓的猎豹还快。

薛定谔的爪子落在草地上甚至没有发出声音,眨眼就不见了——它可真够义气,开溜的时候一点都不含糊!

维特鲁等人并没有太吃惊,他们早就知道阿蒙随身带着一只猫,站在那里并没有动,因为阿蒙也没动,他们要抓的是人不是猫。维特鲁笑道:“阿蒙,你可真有闲情逸致,这个时候还关心猫的死活,多想想你自己吧,我刚才的提议怎样?”

海文也喝道:“请不要乱动,也不要试图拣起那面防身的盾牌,我们随时可以要你的命,那面盾牌再好,有没有它也无区别!……你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不要再想怎样逃脱,从海岬城邦到这里,你的行踪尽在我们的掌握中,还是考虑怎么合作吧,免得吃更多的苦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