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卷:原罪
第071章 阿罗诃之名

追踪者继续赶路,在天黑之前也进了塔尼斯城。海文这位老道的猎手真是了得,这一段路上居然找到了阿蒙留下的马蹄印,并在离塔尼斯城北门不远的地方发现了阿蒙的马。——阿蒙入城前把马扔在了郊外,直接步行进入城邦,也没留下可以辨认的足迹,彻底断了追踪的线索。

……

塔尼斯城邦的规模不算很大,主城中居住的人口约十万左右,相对而言没有海岬城邦那么繁华,境内居民大多以从事农牧和打渔为生。阿蒙在城中找了一家不错的客栈,要了最好的房间,吃完饭就关上门休息了,没有出去乱逛。

就算是在赶路途中,他每天夜里的神术冥想修炼也从未间断过一天,无论是五级体术还是神术都已经达到巅峰,却迟迟没有进级突破的迹象。贝尔曾经说过,修炼一体两面的力量越到高阶越艰难,不仅要有坚韧的意志、持之以恒的修炼,还需要某些机缘和幸运。

神术修炼从五级突破到六级,虽然没有从六级进阶为大神术师那么难,但也是一道非常艰难的门槛,成为六级神术师就意味着可以修炼高阶神术,自然没那么简单。还好阿蒙并不着急,只是老老实实做好眼前的事情,按照一体两面力量修炼要求,接下来面对的考验是“极限的突破”。

这应是体术中的考验,按照贝尔的说法,血脉中被唤醒的力量使身体发生质的变化,就像打造某种器物一般,被重新洗炼一遍。这个过程自然不容易,人必须要承受与突破自身的极限,还能清晰的体验与感悟这一切,但谁也不会把自己逼入不可承受的境地再去突破,就算是机缘巧合所至,弄不好也会受伤或送命的。

它说起来道理简单,却不知怎样才能做到。

这天夜里阿蒙修炼神术基础冥想时,保持着格外的警惕,展开侦测神术随时关注着客栈周围的动静。恰恰就在入夜时分,客栈门前的街道上传来喧哗声,有巡逻的士兵叫开大门检查所有住宿者的身份,发现有可疑的外乡人一律带走接受盘问。

从客栈老板和士兵队长的谈话中,阿蒙获悉今天城邦里出了点变故,有一位高贵的神术师大人东西被偷了,是非常重要的神术器物,城主下令全城大搜查。阿蒙的房间自然也被查了,不过并没有搜出什么东西。猫溜到窗外去了,可能起疑的东西都藏在骨头里,骨头被阿蒙顺手藏在了屋顶上。

除了东西当然还要查人,阿蒙没说话只是出示了一张证件,就是当初达斯提镇长送给他的那份文书,填上名字就可以证明此人是埃居帝国的公民。这份文书今天终于派上了用场,阿蒙写的名字是——阿罗诃。

这件事自然是维特鲁干的,他找到了塔尼斯城邦的城主约拿大人,声称自己奉朱利安大人之命回伊西丝城公干,入城的时候有几支珍贵的神术卷轴放在随从的包裹里,停车时一不小心,被外乡小偷顺手拿走了。这些卷轴属于朱利安大人,一定要追回来!不知他私下还和约拿说了什么,于是有了这一番连夜全城大搜查。

士兵们半夜不睡觉,还要全城敲门干这种得罪当地居民的差事,自然心有怨言,但命令不得不执行。客栈老板给了小队长一些好处,求他搜查的时候客气点别得罪客人,否则生意没法做了。士兵们倒也没怎么为难阿蒙,毕竟这位客人住的是店里最好的房间,身份凭证毫无问题,简单看了一眼就出去了,他们要找的是外乡人。

这一次突然的全城夜查也不是没有成果,抓住了不少鸡鸣狗盗之徒,甚至连城主大人的小妾在客栈里与马夫偷情,都被巡城的士兵当场堵在了床上,也算是意外收获。有很多可疑的外乡人和恰好路过塔尼斯城邦的年轻男子都被带出去盘问,并不是每一个人走在路上都会携带身份凭证的。

可恰恰是维特鲁要找的阿蒙不见踪影,他们真正的目的毕竟不可公开说出来,也不可能挨家挨户亲自去搜人,天亮之后城中又恢复了平静。

夜里发生的事情让阿蒙更加警觉,他总觉得这次大搜查是冲着自己来的,天亮之后趁着城中来往行人最多的时候,收拾行装赶紧出城。他是从塔尼斯城的南门出去的,城门处也有盘查,阿蒙仍然拿出了那份写着“阿罗诃”的身份文书,很顺利的出了城。

城楼上站着一个人,正是朱利安的外甥舒特,看见阿蒙的背影觉得有几分眼熟,揉了揉眼睛却不能确定,等回过神来阿蒙已经走远了。他在维特鲁的追踪神术中见过阿蒙的样子,但是阿蒙今天换衣服了,夹杂在人群中确实不容易一眼就认出来。

昨夜没有搜出阿蒙,海文就猜到阿蒙可能会尽快出城,维特鲁又想了另一个办法,派几人分别守住城门,发现阿蒙的行踪随时给同伴发信号。这件事毕竟不能公开,他们也不能在城门处公然动手拿下阿蒙,还是得追踪阿蒙到无人之处。

等维特鲁与海文得到消息率众赶出南门,阿蒙早跑的没影了,海文只得继续向南追寻阿蒙留下的线索。他真的很了不起,居然找到了!阿蒙手中那根树枝拄在地上,会留下一个浅圆形的小坑,就在出城后不远通往山野中的小道上,连续看见了好几次。

继续往前追,这种痕迹也没有了,阿蒙应该收起了手杖。在最后的痕迹处,维特鲁又一次使用了追踪神术,几人看见了阿蒙的身影,这位外乡人正孤独的走在山野间的羊肠小道上,看似不紧不慢,脚下的速度却是极快!

海文望着前方的山峰道:“那人进山了,直线距离不算太远,刚刚绕过两座山头。只是这条路没法骑马,更不能坐车了。”

神术师维特鲁与另外三名武士脸色都很难看,本以为拿下阿蒙是手到擒来,没想到追上这个人竟然都这么难!徒步穿越荒山野岭,是他们平时绝对不会愿意吃的苦头,可阿蒙自不会按照他们的希望只走平坦大道,如今不想追也得追,朱利安大人的命令必须完成。

在山野中穿行,倒是海文大展身手的地方。阿蒙做不到不留下任何痕迹,草叶上被踩的印记、偶尔折断的枯枝都是追踪的线索。每当暂时断了线索时,海文也不浪费时间去四处寻找,就在最新的痕迹旁由维特鲁施展追踪神术,重新定出阿蒙的位置。他们会尽快赶过去,通常比阿蒙走的路还要短。

看不见目标的追踪,逃一般比追要容易的多,但阿蒙同时碰见了海文与维特鲁,总也摆脱不掉。

海文与阿蒙这位冒牌的“猎人”不一样,他从小就是真正的山中猎户出身,又在伊西丝神殿中系统的学习了各种追踪与刺杀的技巧,用功勤苦也很有天赋,如今距离成为一位大武士只有一步之遥。

维特鲁是一位出色的六级神术师,手中还有一件得自伊西丝神殿的珍贵法器,名字“追逝之灯”,借助这盏灯同时施展侦测傀眼术与信息追踪术,总能在海文的提示下找到阿蒙的最新位置。山野中与大道上不一样,尽管走的快,但地势起伏蜿蜒,直线距离拉的并不远。

幸运的是,这些人并不会飞。

而不幸的是,塔尼斯城邦以南的地区并没有太多崇山峻岭,假如是幼底河谷那种地势,除了海文之外谁也别想跟上阿蒙,他可以把追踪的大部分人都甩掉。而这里的荒山密林并不险峻,阿蒙只是利用地势尽量挑最难走的路,后面的人还是能跟上。

海文提着一把锋利的短刀在前面开路,尽量挑既好走又近的路线,维特鲁在两名武士的搀扶下一边赶路一边恨恨的骂着阿蒙,竟然让他这位尊贵的大人吃这种苦头,在深山野林里玩捉迷藏的把戏,每隔一段时间还要动用追逝之灯施展高明的神术,真是累得不轻啊!

海文安慰道:“维特鲁大人不必着急,他在深山里走有利也有弊,到夜间一片黑暗时就无法赶路了。而我们有您这位神术师指引,仍然可以向前追,一夜功夫就能把他拿下。”

众人听见这番话,精神才振奋了一些,心中暗道这场追踪终于要结束了,荒山野岭正适合动手拷问,在杀掉阿蒙之前一定要好好折磨一下这个难缠的家伙。这一路吃的苦头太多了,他们心里都恨透了阿蒙。

假如阿蒙知道这种怨恨一定会觉得很好笑,难道就因为这些人要杀他,他就得老老实实的走大路,让人舒舒服服的抓住吗?

等到天黑之后,追踪者又开始叫苦不迭,因为阿蒙并没有停下脚步,走的与白天几乎一样快!海文心生警觉道:“他在黑暗中完全能够看清路,也没有点火把照明,看来必定掌握了侦测神术。朱利安大人的猜测没错,这人是个魔法师,我们千万不能轻敌。”

舒特恨恨的说道:“魔法师又怎么样?我们这里有维特鲁大人在,就算他偷偷摸摸的学过神术,也不过如送死一般。”

维特鲁皱眉道:“真正要小心的是他手中的那些卷轴,不能让他有机会展开。动手的时候我们一定要相互配合,实在不行就首先使用卷轴。既然他是位魔法师,那么拿下他就毫无问题,就算暴露了,事后也好交待。”

海文又提醒道:“可是朱利安大人交待过,要审问的事情十分重要,不能有丝毫外泄,这个人也不能留着。杀了他之后,没人能证明他是魔法师,所以还是要秘密动手。”

到午夜的时候,阿蒙终于停了下来,他累了需要休息,找了个隐蔽的地方静静的端坐修炼神术基础冥想。维特鲁等人也停下了脚步,他们实在追不动了,在黑暗中赶路虽然可以用侦测神术查探地形,但毕竟不是很方便,维特鲁的体力也远不如阿蒙那么好。

阿蒙天不亮的时候就继续出发了,海文等人也追着痕迹在深山中尾随,这就像一场艰苦的游行。也许是一种直觉,或者是神术冥想状态下的一种感应,也可能是因为薛定谔的提醒,阿蒙走在深山中每过一段时间,后背总有一种紧张感,就像被什么人死死盯住一般。

他们又在山里走了两天,追踪者发现了阿蒙每天夜里的露营地,这小子居然还生火做饭了,看来是早有准备。维特鲁等人可没有带太多的干粮,再追下去就得挨饿了,还好这片山地的范围并不大,两天后又来到平原地带,阿蒙回到官道上进了一个镇子。

维特鲁等人如释重负,跟在后面钻出密林来到集镇,获悉阿蒙已经买了几匹马和一辆车,亲自赶车向南走了。他们这次学精了,在小镇上采办了足够的干粮,买了两辆马车配上最好的马匹,驾车在后面紧追。坐在马车上虽然颠簸,但总比徒步穿行深山舒服多了,对几位中阶武士而言也是一种休息。

塔尼斯城邦以南是布拔斯城邦,阿蒙竟然绕城而过并未停留,直接朝着更南的赫利奥城邦去了,沿途除了午夜短暂的露营,其它时间几乎都没有休息,这让追踪者疲惫不堪。除了海文还能挺得住,维特鲁与其余三名武士多少都有些受不了,纷纷在心中暗道:“难道那个阿蒙是铁打的不成,竟然不会累吗?”

其实阿蒙也很累,他不像追踪者那样可以轮流休息、换班驾车,这一路他都是亲自挥鞭赶着马车。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时时提醒他危险的存在,总想快速的逃脱,可是这么多天无论他如何努力,那种感觉总是若隐若现,他的体力和精神几乎都已经到达了所能承受的极限。

假如一直这样持续下去,不论有没有追踪者、追踪者能不能抓到他,阿蒙自己就得支持不住先累趴下。意识到这一点,阿蒙也开始注意节约体力,不像刚开始那么玩命的飞驰了。就算遇到了什么意外,也得保留出手之力,至少他还有大批卷轴可以倚仗,连冥府都闯出来了,这道坎也应该能过去。

赫利奥城邦在罗尼神河的东岸,与梦飞思城隔河遥遥相望,这里已是下埃居经济与文化中心地带,附近的罗尼河三角洲土地肥沃、物产丰富、经济发达、人烟稠密。阿蒙再次绕城而过向南而去,在官道旁弃车步行,进入了罗尼河谷东岸的山区,又一次穿行山野的追逐开始了。

这次阿蒙的速度变慢了,每夜休息的时间越来越长,刻意往荒凉无人处走。

早在进入塔尼斯城邦之前,阿蒙就感觉到有人在追踪,这些追踪者绝不简单,竟然一路跟到了罗尼河的岸边,看来一味的逃遁是逃不掉的。在自己还没有被逼入绝境之前,想办法反攻吧,深山无人之处动手,一举使用最多的卷轴,已经是目前最佳的选择了。

阿蒙有自己的打算,维特鲁也有心眼。他追着阿蒙经过布拔斯城邦时,发现阿蒙绕城而过继续向南,忍不住问海文:“你看这个人,究竟要逃往什么地方?”

海文思索道:“他这一路往西南方向,朝着罗尼河去了,仔细想想,如果想逃避朱利安大人的追杀,他应该去什么地方?”

维特鲁突然反应过来道:“梦飞思!”

海文阴沉着脸点头道:“我若是他,身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逃进梦飞思既危险又安全。不知道他是什么人派来的、我们也不清楚朱利安大人为何要追杀他?等他真的进了梦飞思城,想动手就不方便了,朱利安大人在梦飞思也不能捂住所有的事情!”

朱利安身为伊西丝神殿的大祭司,自然地位崇高,但在梦飞思城中也不可能一手遮天,至少还有另外几人的权势不在他之下,凡事不是朱利安都说了算。如果阿蒙进了梦飞思城,再想秘密动手难度就大了,万一走露了什么风声,朱利安可控制不了局面。

维特鲁也想到了这一点,眯起眼睛道:“看来此人的目的地十有八九就是梦飞思,我们必须在他渡河之前截下。……要小心他手中那些卷轴,假如有其他人先动手,就更好了。”

海文笑了笑,这笑容却显得非常狠:“知道他的目的地就好办了,可以通知奥巴马·灵顿先动手,我们跟着阿蒙不着急。他的速度也慢了,看来快挺不住了,这一段时间兜圈子想甩掉我们,终究没甩掉。奥巴马直接从官道过来,速度会比阿蒙快得多。”

维特鲁与海文已经有计划,在赫利奥城邦郊外发现阿蒙弃了车马又进入山中时,他们反而不着急了。既然阿蒙的速度慢了,他们也放慢了速度跟着,只是保持追踪的线索不断。维特鲁与海文研究了一下地形,不论阿蒙在山里面怎么兜圈子,必定都会在西南方向的谷口一带走出来,那里是通往罗尼河渡口的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