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卷:原罪
第070章 后面有人

朱利安一摆手道:“这只是你我两人的私谈,没必要让任何人知道。你很清楚阿蒙来自异国,而尼禄留下的卷轴是多么的珍贵,而且他也可能知道某些不该说出的往事。假如有一天与邻国爆发冲突,你不希望在战场上看见那些卷轴吧?……另外,迪克城主与其提醒我,还不如去关心灵顿家族的侄子们,您更应该清楚他们中的某些人在想什么。”

罗德·迪克点点头:“多谢提醒,我今天说这些话,其实也是为大人您着想。”

朱利安又笑了:“谢谢城主大人这么细心,幸亏我了解您的高贵品质,一切都是为了我好。假如换成别人,说不定会疑惑的。”

罗德·迪克站起身道:“打扰您休息了,我先告辞,预祝我们在海岬城邦合作愉快!”

罗德·迪克已经明白朱利安可能要对阿蒙下手,这本不是他愿意看见的。但罗德·迪克也无法阻止朱利安还没有做的事情,就算他做了也不会承认,朱利安只有一句承诺,无论发生什么,都会秘密进行而不公开,不损害罗德·迪克以及城邦的荣誉。

假如朱利安真的暗中对阿蒙下手,罗德·迪克又能怎样呢?就像朱利安所问的,在这位大神术师与阿蒙之间如果有什么事,罗德·迪克会维护谁?这个问题根本就不必回答。

罗德·迪克已经试图劝阻朱利安,不成功的话也只能选择妥协,装作不知了。但愿阿蒙已经走远,祝那个孩子一切好运吧,他既然能在那场大洪水中幸存,也预祝他这回能够顺利脱身。

当罗德·迪克回到府中,看见亚里士多德送来的那个椰子壳小盒还放在卧室的桌案上,莫名又觉得有些惭愧,默默的向神灵祷告着什么,然后又添了一笔厚赐,连同那个盒子一起命人给亚里士多德送了回去。

……

在海岬城邦以东通往边境的官道上,有一辆马车一路奔驰,赶车人是一名健壮的武士,车帘放着,看不清里面坐的是谁。还有三名武士骑着快马跟随,看上去像是一位大富商带着保镖运送什么贵重的东西。

但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这辆车非常轻便结实,拉车的也是百里挑一的好马,跑的非常快。而那几名武士显然也受过严格的训练,骑术非常高超,他们还带着马匹可以更换,一副兼程赶路的样子。

没有人清楚车上坐的就是朱利安的心腹维特鲁,而骑马跑在最前面的那位武士,是朱利安的亲卫队长海文,他们是朱利安派出来秘密追杀阿蒙的队伍。

出城已经走了大半天的路,在一条岔道口海文突然勒马停了下来。马车也停下了,维特鲁挑帘问道:“海文,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往前面走了?”

海文跳下马低声道:“目标的车走到这里,可能转向去海边了,我需要确认一下。”

赶车的武士好奇的问道:“队长,你怎么知道目标转向了?”

海文:“最近并没有下雨,目标的车才过去不到一天,很多地方还是能看见车辙印的,向前面和旁边仔细搜搜就会有发现。”

那武士又问道:“可是这里有很多车辙印。”

赶车的武士是朱利安的外甥,问题可真多。海文不想费唇舌解释,拔出佩刀在马车轮上砍了一记,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缺口,然后说道:“你把车往前赶一段距离,再下车回来看看自己的车辙印。”

那名叫舒特的武士真的把车赶出去一段路,然后下车回头看,留在泥土上的车辙印每过一段距离就会有一道痕迹,有的模糊有的清晰,仔细辨认总是可以发现的。每一辆车的车轮上或多或少都会有磕碰的印记,因此车辙印都有独特的标记,海文的眼力非常好,骑在快马上奔驰,也能准确的找出阿蒙的车断断续续留下的印迹。

阿蒙并没有像人们预想的那样朝边境走,而是从岔道转向北边,那是通往港口集镇的一条路。维特鲁等人随后追去,他们比阿蒙晚出发了大半天,算算时间不长也不短,路上的车辙印仍然可以看见,而且这条路没有岔道口,只管快马加速追上去。

又跑了半天,时间已是午后,精悍的武士还可以支持,但是马累了,换马接着前行。维特鲁坐在车中道:“太阳就快落山了,那人也该停下来休息,我们的速度很快,应该可以在他夜间露营时追上。”

海文摇了摇头道:“他的速度也不慢,车马都很好,看拐弯的痕迹就知道此人在一路飞驰,我们追了这一天并没有拉近多少距离,那人驭车的技术很高超啊!”这倒是个有趣的误会,阿蒙跑的确实挺快,但驾车的技术不算高超。可他用的是恩里尔送的鞭子,只要轻轻的在空中抽一下,就能自如的控制马匹,比娴熟的驭手驾车还要轻松的多。

维特鲁皱眉道:“难道他就不需要休息吗?”

海文答道:“他驾的是辆轻车,两匹马都是好马,塔斯匈·灵顿送的。他要休息,但别忘了我们也要休息,天黑之后前面是山区,不可能在夜间奔驰。我们本来就落后大半天,就算他夜里露营,明天重新出发时也是赶不上的。”

维特鲁:“那一定要尽快,等他到了港口坐船出海的话,我们就没法追了!……这个人果然有问题,否则不会如此逃遁,朱利安大人太英明了!”

他们直到天色很暗、实在无法快马追赶时才停下休息,天刚亮就接着换马出发。朱利安的亲卫平时保护神术师大人纯粹是个排场,除了耀武扬威也没吃过太多苦,这种快马兼程赶路当然是苦差事。神术师维特鲁坐车,幸亏其余几人都是中阶武士,咬牙倒也能挺住。

他们担忧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又追了一天,在接近港口的地方发现阿蒙的马车又转向了,竟向西朝着来时的方向回去了。这是一条沿着海岸线的路,恰好可以绕过海岬城前往邻近的塔尼斯城邦。

发现这一情况,维特鲁很不解的对海文说:“这个阿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不想出境,反而要去塔尼斯?”

海文沉吟道:“看他走的方向确实是这样,但目的地不一定是塔尼斯,有可能想经过塔尼斯去别的地方。”

维特鲁:“他这一路飞奔,分明就是在逃避追踪,为什么不离开埃居境内呢?”

海文摇了摇头:“他身怀巨资,就连请保镖都觉得不安全,当然要快速离开,不被任何人查觉行踪。此人未必知道我们在追他,只是出于谨慎而已,应该正如朱利安大人所判断,他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阿蒙确实不知道有人在追踪他,但他也考虑到这种可能,所以离开海岬城之后先向东走,一路快马轻车,在无人之处转向,兜了个大圈子,一般情况下可以甩掉追踪者了,不料却碰上了海文带队的这伙人,从后面一直追了过来。

连续好几天骑马飞奔,绝对不是轻松的差事,追踪的几位武士也累了,到了第三天都轮流坐到车上休息,速度渐渐慢了下来。阿蒙的速度也慢了,因为他的马也累了,恰好就保持在前方半天左右的路程。

他们走的这条路通往塔尼斯城邦,海文也不怕阿蒙跑掉,进了城邦总得休息吧,只要停留一天就能追上。沿途的集镇多了起来,也有不少来往的车马和行人,很多地方的车辙印已看不清。海文一路打听有没有一辆华贵的马车经过,驾车的是一位年轻人。

有很多人还真有印象,阿蒙驾的马车本是塔斯匈·灵顿的,只是去掉了贵族的纹饰和家族的标记而已,走在路上确实很显眼。根据打听来的信息再看断断续续的车辙印,阿蒙的距离是越来越近了。

朱利安的外甥,那位武士舒特又问海文:“队长,既然能发现车辙印,这条路又没有岔道,你为何还要反复的打听呢?”

海文只得耐心的解释道:“人可以换车马,马车也可以换驭手,我们要追的是人不是车。到目前为止,那个阿蒙并没有换车,他的车马都很不错,看来也不知道我们在追踪。”

继续追踪,海文发现了一件事。阿蒙在半路将马车拐进了密林露营,第二天再上路时却打听不到那辆马车的消息了,但车辙印还在!

原因很简单,阿蒙清楚自己坐的这辆马车很显眼,当他从北面越过海岬城之后,也担心被人无意间认出来,所以做了点小小的改造。他得到过老疯子的传授,虽然还没有加工过神术器物,但用加工器物的方法给马车变个样很轻松。

华贵的木料表面有了被熏黑发黄的痕迹,显得有些旧了,看上去就是一辆普通的马车,车棚也做了处理,去掉了多余的装饰,颜色也与原先不同。阿蒙够谨慎了,尽量不想让人查觉行踪,可是海文等人还是跟在后面、距离越来越近。

海文追着车辙印,在沿途打听,终于知道阿蒙的马车变了样子。有些人对海文打听的那位驾车人还有印象,是一位年轻的男子,提着鞭子赶车,车辕上放着一截树枝。

这一天的中午,算算路程,黄昏时就能进入塔尼斯城了,在野外的一段路上,又发现了很清晰的车辙印。维特鲁挑开车帘问道:“海文,我们离目标大约有多远?”

海文答道:“越来越近,只有几十里了。”

维特鲁一摆手:“舒特,把车停下,我来用神术追踪他,这个距离应该可以了。”

维特鲁下了车,来到那段车辙印旁取出一样东西,那是一枚镶嵌着底座的神石,就像一盏灯,底座上还雕刻着神术阵的花纹。维特鲁一手托着这件东西,另一只手轻轻舞动法杖念念有词。神石发出了显眼的亮光,就像一盏灯被点燃,向外散发出一个圆形的光圈。

光圈中映入了那段车辙印的影像,并不断的变换着:车辙印向着前方断断续续的延伸,就像追踪着阿蒙的马车在飞奔。过了不久,有一辆马车出现在光圈中,影像转了个角度显示了马车的正面,几位追踪者终于看见了阿蒙。这位外乡人还穿着刚抵达海岬城邦时的旧衣服,手里提着一根长鞭,车辕上放着一截树枝。

众武士齐声赞道:“维特鲁大人高明,我们终于找到他了!……快看,他前面有一个镇子,可能会停下来休息,我们快马加鞭,一会儿就能赶上!”

维特鲁是一位出色的六级神术师,已经可以施展高阶神术,但同时施展这么高明的侦测傀眼术与信息追踪术也有点力不从心,他是借助一件神术器物才办到的。伊西丝神殿出来的高级祭司,家底自然比较丰厚。

听见众人的赞扬,维特鲁面带得色的收起了那件法器,笑道:“不要在镇子里动手,我们快马包抄过去,等他出了镇子,在荒野里把他突然拿下。这个人还真难缠,幸亏遇见了我还有海文队长,插上翅膀也飞不掉了!”

……

前方出现了一个镇子,阿蒙缓缓放慢了马车,坐在车辕上抱起薛定谔很温柔的摸了摸,又从皮兜里抽出一瓶酒递到猫的嘴边喂它。一路小心翼翼的跑了这么远,应该没有人能够察觉他的行踪了吧?薛定谔这段日子一直懒洋洋的昏睡,偶尔也会醒来打个哈欠伸个懒腰,吃点东西喝点酒接着睡。看来它正在恢复中,阿蒙放心了不少。

薛定谔却没有习惯性的伸出舌头来舔食美酒,它突然睁开了眼睛,浑身的绒毛一乍,背在阿蒙的怀里弓了起来,叫了一声,伸出一只爪子向斜后方一指。自从在沙漠里重逢,阿蒙还是第一次听见薛定谔叫,也是第一次看见它做出这么大的动作。

就在这一瞬间,这只连侦测神术都感应不到的猫却似展开了某种气息。阿蒙从冥府中获得的独特能力又起了感应,竟然能察觉到薛定谔叫声中的情绪,听声音像是一种示警——告诉阿蒙后面有危险。

阿蒙赶紧靠边停车,跳到路上向后望去,却没有任何发现,再抬头望向天空,连一只飞鸟都没有!薛定谔仍在他怀中扭动着身体,似乎挣扎着想下来。阿蒙轻轻的将猫放在地上,这只虚弱的猫蹒跚着向来路跑去,每隔一段距离就用爪子在地上划一下。

阿蒙跟过去仔细观察,发现薛定谔在车辙印上每隔固定的距离都划了一道线。他驾的那辆车,右边的车轮边缘不知何时磕损了一个三角形的缺口,留在地上的印迹非常明显。阿蒙突然意识到什么,抱起薛定谔跳上车打马便走。

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阿蒙对逃亡没什么经验,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在逃亡,只是习惯性的不想暴露行踪而已,因此考虑的并不周全。经薛定谔这么一提示,他才意识到车辙印也可能是被追踪的线索。

……

维特鲁等人快马加鞭赶到了镇子前,绕镇而过在前方的道路两侧设好了埋伏,然后由海文单独进镇查探阿蒙的消息。海文从另一个方向走进镇子时嘴角露出了微笑,在有些应该留下痕迹的路段却没有发现阿蒙的车痕,说明此人还在镇子里。

可是等海文进镇转一圈,却突然脸色大变,因为他在集市上一眼就看见了阿蒙的马车。走过去一打听,才听说不久前有一个外乡人用很便宜的价钱把这辆车给卖了,连同走累的两匹马一起,只换了一匹集市上最好的马,已经出了镇子飞驰而去。

维特鲁的伏击扑了一个空,阿蒙已经走了!这么一耽误,阿蒙应该已经进了塔尼斯城。

听说这个消息之后,维特鲁气急败坏道:“这个混蛋,难道早就知道我们在追踪,特意戏耍本大人吗?等抓到他审问清楚之后,一定要碎尸万段!”

海文的脸色也有点难看,仔细想了想才说道:“他不一定知道我们在追踪,只是到达城邦前抹掉所有的行踪痕迹,此人确实是相当谨慎。不过没有关系,如果他进了城邦,我们还可以把他搜出来。”

舒特忍不住插话道:“维特鲁大人还可以用神术追踪啊?”

维特鲁想瞪他又忍住了,解释道:“那么远的距离,没有侦测信息可以搜索,我怎么追踪?”

舒特又说道:“海文队长既然可以追车辙印,也可以追马蹄印或者脚印啊?”

海文没好气的说道:“进了城邦是石板路,熙熙攘攘那么多人,怎么找他的足迹?”

维特鲁又露出了冷笑:“天已经黑了,他连续赶路这么多天不可能不累,今夜一定住在城里。我和塔尼斯城主私交不错,再搬出朱利安大人的名义找个借口,来一次全城大搜查,我就不信他还能藏得住!”

海文提醒道:“不能在城邦里动手,这次是秘密行动,先盯住他再说。”

维特鲁点了点头:“兜了一大圈,居然到了塔尼斯,如果直接从官道过来近的很!是时候派人给奥巴马送个信了,听说灵顿家族的族长对阿蒙很感兴趣,有他的行踪消息一定不会错过机会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