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卷:原罪
第068章 我只求一件事

罗德·迪克看了朱利安一眼,又环顾四周道:“我有一个更简单的办法,不论是高级卷轴还是低级卷轴,都按三十支计算,分成五份那么每份就是六支。至于多出来的零头,就算献给我们尊敬的大神术师朱利安的答谢。如果不是朱利安大人出手打开戒指,我们谁也拿不到遗物,不会有人反对吧?”

他做事真老道,早就看出来朱利安想要这些卷轴,一张嘴就送给这位大神术师六支高级卷轴与八支中级卷轴,把朱利安拍的是服服帖帖。慷他人之慨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料想灵顿家族与阿蒙也不敢反对。

阿蒙自然不会反对,无论得到什么都是意外的所获,灵顿家族的侄子们也不敢反对什么。罗德·迪克一锤定音,信手将桌上的卷轴分成了五份,每份都是六支高级卷轴与六支中级卷轴,将剩下的“零头”亲手递给了朱利安。

朱利安心里乐开了花,说了声多谢,笑眯眯的收下了。这些卷轴是帝国最出色的卷轴制作大师尼禄留下的丰厚遗产,身为伊西丝神殿的大祭司朱利安虽然非常有钱,但这一批东西的价值至少也顶他七、八年的总收入了,更难得的是花钱也未必能买到啊。

罗德·迪克代表海岬城邦取走了两份,命人收藏好;灵顿家族的侄子们拿走了两份;阿蒙取走了最后一份,很小心的放进随身带的一个兜子里。朱利安看着阿蒙心里一直在犯嘀咕,他的第一印象,觉得这个外乡少年很难被收买。

虽然在这位大人心目中,几乎所有人都能以利益标价,但想收买阿蒙的代价似乎太昂贵了,因为这位外乡人已经拥有惊人的财富,而且看上去并不贪婪,否则也不会将那支法杖送还海岬城邦。该怎么和这个人打交道呢?难以利诱只能威逼,或者用别的方法试试。

朱利安还没说话,却听奥巴马嘟囔了一句:“九个人,二十四支卷轴,怎么分呢?”

罗德·迪克笑着答道:“这不是问题,如果你们不想留着卷轴而想要钱的话,我以海岬神殿的名义收购,我私人也收购一些。一次收购这么多卷轴,钱数是惊人的,我自不会让你们吃亏,但你们也没必要计较太多。”

希拉里很高兴的说:“只要城主大人出价公道,我们怎么会计较?将卷轴换成钱,分起来就方便了。”

塔斯匈却摇头道:“我希望保留一些叔父的卷轴,算是家族的纪念,愿意和城主大人出同样的价钱向兄弟们收购一些,只是我一时拿不出那么多钱,只能收购几支而已。”

罗德·迪克笑了笑:“我差点忘了,你们兄弟中也有两位神术师,留着卷轴当然有用。如果有人想买下兄弟们的卷轴,就先出价吧,这些本就是灵顿家族的东西,我不争。”

塔斯匈赶紧解释道:“不不不,我怎敢在城主大人面前出价,城主大人出什么价我就出什么价。将这批卷轴都换算成钱,除了我自己的那一份,再买下几支就行。”

最后的结果,塔斯匈出了一笔钱,留下了两支高级卷轴与三支中级卷轴,其余的卷轴被罗德迪克买下了,大部分以神殿的名义,小部分以私人的名义。罗德·迪克很清楚这批卷轴的价值不仅仅在于钱,它们能让一名低阶或中阶神术师瞬间施展中阶与高阶神术,而且不消耗自身的法力。假如将来爆发什么冲突,城邦中囤积了大量的卷轴,将是攻防利器。

朱利安又看着罗德·迪克,心中暗道这位城主大人手可真快,在第一时间把灵顿家族的卷轴买下了,动用了神殿中窖藏的城邦财富。难道这位城主在作战争准备吗?假如有一天兵临城下或两军对垒,派一批神术师手持卷轴突然发起攻击,会有出其不意的制胜效果。

朱利安一转念,又想到了另一种可能。这样一批卷轴在平时可不是轻易能遇见的,灵顿家族是一次性大量抛售,甚至没有仔细分辨每一种卷轴的用处,只是按照高级与中级两种价格处理。罗德·迪克虽然付出了巨资,但是获得的代价相比其他情况也非常便宜。

罗德·迪克再利用身份与关系,查阅尼禄留下的卷轴制作笔记,在大型的城邦里向神术师们私下单独转让,能卖出的价钱绝对比今天的收购价格高得多,这是生财之道啊!朱利安越想越佩服,也越想越羡慕,有点惋惜自己下手晚了,再一转念,又开始惦记阿蒙了。

卷轴处置完毕,朱利安咳嗽一声道:“尼禄大人的遗嘱还有最后一项,让送还遗物者查阅他的某条私人笔记,内容是制作某支卷轴的记录。阿蒙,你要看吗?对了,那支卷轴哪去了,你有没有带在身边?”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阿蒙早就说过那三支卷轴遗失深山找不回来了。

阿蒙抬头看着朱利安,突然有所警觉,这位大神术师望着自己的眼神有一种形容不出的危险,就像一只耗子被猫盯住。阿蒙从冥府中“带出”了一种特殊能力,能够感应到人的内心情绪变化,虽不知确切的想法,也能查觉到朱利安不怀好意。

他很谨慎的答道:“我已经向城主大人禀报过,尼禄大人确实单独留下了三支卷轴,可我在脱险时遗落于深山,再也找不到。记录我就不看了,反正看也看不懂、也没必要再看。”

他虽然很想知道那支灰色无名卷轴的具体用途,但在这种情况下很干脆的斩断了念头。一位不会神术的平民本就不会使用卷轴,况且卷轴已遗失,假如他还要去看埃居神文写成的记录,明摆着让人起疑。在座的是一群猫,而他就是猫中间的那只耗子。

遗嘱的公证人罗德·迪克见阿蒙表示不想再看尼禄的私人笔记,他也不勉强,和蔼的问道:“阿蒙,尼禄大人的遗愿已经实现,身为海岬城邦的城主,应该对你的行为表示感谢,你想得到什么呢?”

阿蒙摇头道:“我已经得到了太多,尼禄大人的馈赠超出了想像,怎敢奢望更多?我只求城主大人一件事。”

罗德·迪克:“你尽管说,只要本城主能做到的,一定会满足你。”

阿蒙露出有些担忧又有点不好意思的表情:“我知道那支法杖很贵重,但没想到尼禄大人的遗物是如此珍贵!不瞒诸位大人,我来的时候一路都小心翼翼的将法杖藏好,不敢让人知道。现在我身上带着这么多钱和值钱的东西,实在有点担心,诸位大人能让我安全的离开海岬城邦吗?”

这话当众问出来有点失礼,但一个举目无亲的外乡人有此担忧也很正常。罗德·迪克脸色微微一沉道:“这是什么话,本城邦应该感谢你,难道还会为难你吗?尼禄大人的遗嘱已经执行完毕,你想离去随时都能离去,不放心的话,我可以派卫队护送你。”

阿蒙像个孩子般的笑了:“多谢城主大人,我想要的就是您这句话!卫队护送就不必了,迪克大人治下的城邦是最安全的地方。我今天就想走,等回到家乡之后,我就是当地最富有的人了!”

阿蒙说走就要走,罗德·迪克当众话已出口,不好再收回了。一位外乡人在陌生的城邦突然获得一笔惊人的财富,急于赶回家乡的心情也可以理解。朱利安本想找个借口将阿蒙扣下,但没想到阿蒙当众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这位大神术师眼珠子一转,笑着说道:“阿蒙,你高贵无私的品行应该得到褒扬和嘉奖,我想私下问你几句话,可以吗?”

阿蒙让他笑的有点头皮发麻,但只得点头道:“当然可以,大人有什么话就问吧。”

朱利安将他带进了一间静室,开门见山道:“阿蒙,我对尼禄大人在山洞上的遗书以及你遗失在深山中的卷轴很感兴趣,你能把具体的地点和过程尽量详细的告诉我吗?”

如果阿蒙完全是瞎编的,在这位精明的大神术师面前难免会露出很多破绽。可偏偏这段经历并不是阿蒙自己编的,而是转述老疯子的故事再加上一段尼禄的遗言,他很坦然的从头到尾又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朱利安命人给他拿来了纸和笔,让阿蒙将在山洞中看见的字迹尽量写下来。阿蒙写了一遍,没有透露任何不该透露的内容。朱利安又让阿蒙画一份地图,问他怎样找回那个地方?

阿蒙解释道:“深山中很多地方都没有路,地形很复杂,想要准确的回忆几乎不太可能,我尽量画给您看吧。”

他真的画了一幅图,是幼底河谷的深山丛林示意,地形相当复杂,笔画稍微偏一点恐怕就差出很远,依据这幅图想找到准确的地方几乎不可能。但一个深山猎人能画出来已经很不错了,他将这幅草图恭恭敬敬的递给了朱利安。

朱利安还是很不放心,突然问了一句:“尼禄的遗言中没有提到贝尔吗?”

阿蒙抬头问道:“贝尔是谁呀?”

朱利安摇了摇头:“你不清楚这个人就算了,他的遗言中提到了神灵吗?”其实他想问的是神灵的秘密,但这话不好直接开口,只能旁敲侧击。

阿蒙好奇的反问道:“没有啊,我看见的留言,刚才都已经写给您了。”

朱利安眉头一皱:“尼禄身为城邦的主神官,临终的遗言怎么会不提到神灵呢,阿蒙,你是不是隐瞒了什么?只要说出来,我不会怪罪你的!”

阿蒙挠了挠后脑勺:“这我怎么会清楚呢?我只是一位山中的猎人,您知道的一定比我更多。”

朱利安盯着阿蒙,眼神似乎是想把这位少年看穿。阿蒙突然发现自己感应不到这位大神术师的情绪了,他一定处于神术冥想状态,收敛了身心散发出的信息。朱利安的神术比阿蒙高明太多,在他面前,阿蒙的那种特殊能力失去了效果。

这一发现使阿蒙更加警觉,已确定这位大神术是在怀疑自己,而且另有企图。老疯子的留言中提到过这位朱利安,并说朱利安受过贝尔的恩惠,如果遇到什么麻烦可以取出信物向他求助,但要先搞清楚状况。现在这种状况,阿蒙是万万不敢取出信物的,反而唯恐让朱利安察觉他和贝尔有关系。

朱利安看着阿蒙突然笑了:“你只是一位山中的猎人,今天得到那些卷轴对你没什么用处,既不能吃也不能打开。但对于我这样的神术师来说却非常有用,我愿意花重金收购,就以迪克城主刚才出的价钱,你卖给我好吗?”

这件事阿蒙既不想答应也不好拒绝,山中的猎人留着神术卷轴确实没什么用处,但另一方面卷轴不仅是卷轴,也是很值钱的东西啊!他想了想,眨着眼睛答道:“尊贵的大神术师,在我的家乡,买什么东西的话,一次买一件比买很多要贵出一大截,越贵的东西越是如此。神石也不能吃又不能打开,但它却是钱,卷轴同样是钱。

您说,如果到了一个很大、有很多神术师的地方,将这些卷轴一支支慢慢分批出售,是不是能卖更多的价钱?反正我不缺钱,所以也不着急,这样做是否更好呢?我知道您是一位无比高贵的人,请告诉我这位无知的猎人,我的想法对不对?”

朱利安在心中直叹气,这个阿蒙看上去很朴实,可是一点都不笨啊!他已经有几分确定,阿蒙一定隐瞒了什么,需要好好的审问,哪怕是严刑拷打也一定要从这少年口中掏出有价值的线索来。如果阿蒙知道他当年与贝尔的往事,就算有一丝可能,也不能留在世上!

既然阿蒙这么问,朱利安还真不好说他的想法不对,只有笑道:“阿蒙,你很聪明,更难得诚实无私,确实是个值得褒扬的好孩子。刚才听你说今天就要离开,我祝你一路顺风,神灵会护佑你的!”

说出这番话的同时,朱利安已经有了决定,不好公开把阿蒙怎么样,但等到阿蒙离开城邦之后,要在半路无人之处将他截下秘密审问。由于想问的事情关系重大,这位大神术师甚至想亲自出手。反正他巡视海岬城邦已经结束,明天就要离开,中途去办点事情,谁也不能过问。

就算骑快马,离开海岬城邦境内也需要好几天,阿蒙怎么样也逃不出他这位大神术师的手掌心,到时候用尽手段将一切都拷问清楚,无论问出了什么,阿蒙这个人是一定不能留下的。

朱利安这么琢磨着,正打算把阿蒙带回大厅再说几句勉励与嘉奖的话,突然听见外面有人高声禀报:“朱利安大人,圣女的最新谕示送到了海岬城邦,是给您和迪克城主的!”

朱利安吃了一惊,已完成巡视任务明天就要回去了,那位年轻的圣女玛利亚大人怎么恰恰在此时下达最新的命令,难道出了什么重大变故吗?他赶紧整理衣冠去主殿中迎接圣女的谕示,而迪克城主率领城邦与神殿的一众官员也恭恭敬敬的准备好了。

圣女的命令罗德·迪克早已知情,委婉的训斥了这位年轻的城主在处理神殿事务中的不足,褒扬了朱利安大祭司的种种功绩与才干,命朱利安留守海岬城邦一年,指导与监督此地的神殿事务。

这道命令大大出乎朱利安的意料,今天刚刚在海岬城邦得到一批珍贵无比的卷轴,心情大好之际却像突然挨了一闷棍。命令已正式下达,自然不能公然违抗,他可不想留在海岬城邦一年时间,在远离伊西丝神殿的地方也怕夜长梦多。看来只能派人送信回梦飞思,与另外两位大祭司密商,找个借口让圣女再下一道命令,因为紧急事务提前调他回去。

还有一点小麻烦就在眼前,他恐怕不能亲自截杀阿蒙了,只能派别人去,至于审问和杀人一定要让最信任的心腹来干,这件“机密”不能有丝毫的外泄。

来送达命令的信使是梦飞思城的档案署副长官,也是一位地位显赫的大人,罗德·迪克自然要好好招待,同时还要举办一个盛大的宴会,感谢与欢迎朱利安大人留守城邦。从这天下午一直到深夜,城邦的官员们都很忙,城主大人又一次忙的没回家,当然也没人顾得上阿蒙了。

阿蒙并不清楚,玛利亚算好时间下达的命令,也算是救了他一次,让朱利安这位大神术师没有时间和机会亲自拿下他。但他自己做事也很谨慎,在当天下午就离开了海岬城,驾着塔斯匈·灵顿送的那辆马车,带着不多的行李和一只猫。

罗德·迪克府中的仆从们对这位外乡少年竟很有些依依不舍,因为他们已经听说阿蒙拿出三十二枚神石的巨资让城主大人转赠,每个人都能分到一大笔钱啊!尤其是几位守门人牵着阿蒙的马车一直送到了路口,甚至是眼泪汪汪的看着他离去。

阿蒙下一站的目的地是梦飞思城,不知为什么,他总想去那里一趟。梦飞思城在海岬城邦以西,但他却从东门离开。假如有人暗中关注,定会以为这位外乡人打算回到家乡——他来自遥远的幼底河谷深山中,去的也应该是那个地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