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卷:原罪
第067章 遗产

他们再向大人的随从一打听,才知道今天在神殿广场上当众交还尼禄法杖的人就是阿蒙,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阿蒙如今已是城邦的贵客,只要对迪克大人说出曾在府门前的遭遇,他们几个就得被扫地出门啊,害怕的直打颤,想私下找阿蒙道歉求情,可惜一时没机会。

谢天谢地,几位守门人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看来阿蒙根本没对迪克大人提起登门时的遭遇。倒是负责值守门房的二管家听说了这件事,将当时的几位守门人叫去私下训斥了一顿——送上门来的天大好事,竟让他们给错过了!

阿蒙住进了城主府,罗德·迪克给他安排了一个单独的小院落,吃穿用度一切物品都是阿蒙前所未见的奢华,有生以来第一次有如此奢侈的享受。但他一连好几天没有再见到罗德·迪克,城主大人近日公务繁忙。

罗德·迪克并没有限制阿蒙的行动自由,除了内宅之外,他可以自行出入与会客。只是每次出门的时候,管家都会派马车还有卫士随行,这既是一种保护也是一种监视,现在还不能让阿蒙走了。去店铺买东西也不需要阿蒙付钱,他想买什么只管拿,自有人记账、付账。

当阿蒙买了几件好玩的小东西后,发现了这一点,就很自觉的没有再买任何东西,反正住在城主府中什么也不缺。在这陌生的异乡,他却接连收到了两份礼物。

第一份礼物是出门时几位守门人送的,自家做的特色点心与商铺里买来的美酒,他们是为了道歉,并请求阿蒙不要告状。阿蒙本不想要这些人什么东西,但还是笑着收下了,因为他能察觉到这几人的内心,不收礼物会令他们惶恐不安,收了却会令他们如释重负且心怀感激。

第二份礼物是尼禄侄子中年纪排行第二的塔斯匈·灵顿送来的。这位贵族亲自登门拜访,代表灵顿家族表示了谢意,并对这几天没有亲自接待阿蒙表示了歉意。他送来的东西简单而实用:金币百枚、两匹骏马与一辆华贵的马车,马车去掉了贵族装饰可以让平民使用,还有几套衣服与两名年轻美貌的女奴。

衣服很好,外衣、内衣、腰带、怀兜、靴子都是成套的,没有贵族华丽的服饰,但非常舒适耐用,很适合远行的人穿着,看细密的针脚和考究的裁剪,一般的商铺中根本买不到。除了女奴之外,其他东西阿蒙都收下了,很高兴的表示感谢。

阿蒙并不清楚那天在神殿中发生的事,奥巴马对他有无端的敌意,而希拉里甚至想把他幽禁起来审问。这位塔斯匈倒是个明白人,将礼物送到城主大人的府上,让所有人都看见了。这也代表了灵顿家族的敬意与诚意,虽然只是他的私人行为,却保住了整个家族的颜面。

阿蒙一连几天都没有看见罗德·迪克,也向随从打听城主大人在忙些什么,获悉梦飞思的八级大神术师朱利安来访。

他居然在这里又遇到了“熟人”,这位大神术师阿蒙自然不认识,但朱利安却是贝尔的故交。在老疯子的留言中曾有一份名单,告诉阿蒙行游大陆时如果遇到什么麻烦,可以去找哪些人寻求帮助,那这些人都曾受过尼采或者贝尔的恩惠。老疯子的信物曾经也是贝尔的信物,那份名单中就有朱利安。

三十多年前,朱利安还是一名六级神术师,负责管理伊西丝神殿的档案库。贝尔经常查阅各种典籍资料,因此和朱利安混熟了,也得到过朱利安的一些帮助,两人的关系处的很不错。从六级神术师晋级为七级大神术师,是神术修炼中非常最难跨越的门槛,朱利安曾得到贝尔的很多指点,这是相当难得的恩惠。

后来贝尔犯了事,带着葱霓从伊西丝神殿离开时,第一个察觉的人就是朱利安。他却没有阻拦也没有在第一时间示警,可能是因为受过贝尔的恩惠,或者知道自己拦不住贝尔。当年追杀贝尔的队伍共有三支,从梦飞思出发的那支本应该由朱利安带队,但朱利安却找了个借口没去,换成梦飞思神殿的一位大祭司带队,前往海岬城邦与尼禄会合追杀贝尔。

需要介绍一下伊西丝神殿的情况,与各城邦的神殿一样,它也有三名掌管各项事务的大祭司,但主神官是圣女,在整个埃居帝国地位超然。由于伊西丝神殿统御下埃居各城邦的神殿,大祭司地位很高,能与各个城邦的城主平起平坐。可大祭司的位置只有三个,当年的贝尔虽然是一位大神术师,但刚开始也不过是一位并不掌实权的荣誉大祭司,等到成为埃居神术学院的元老之后,贝尔才获得了很高的地位。

所谓一个萝卜一个坑,正是由于原先那位大祭司在追杀贝尔时失踪,空出来一个位置,后来晋级为大神术师的朱利安,才顺利成为了伊西丝神殿的新任大祭司。从某种意义上讲,贝尔又等于间接帮了朱利安一个忙。

老疯子的留言中提到了朱利安,但同时也提醒阿蒙,这么多年过去了人心不知,假如真遇到什么麻烦想找人帮忙的话,一定要先搞清楚状况。

阿蒙暂时没什么事情想找朱利安帮忙,但对这位大神术师很感兴趣,想亲眼看看他是怎么把尼禄的遗物从空间戒指里取出来的,于是就耐心的等待着。他不着急,但灵顿家族的侄子们这几天可急坏了。

朱利安来到海岬城邦,罗德·迪克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提到尼禄的事情,而是隆重的欢迎、盛情的款待。朱利安到城邦所属的各个神殿去巡视,其实也就是做做样子而已,一路受到热情的招待,收到了各神殿早就备下的厚礼。各地都有自己的特色,有许多款待是梦飞思城中所没有的享受,这种巡视也是一种难得的美差,朱利安大人的感觉很滋润。

城主迪克大人太热情了,竟然一路跟随陪同,给了朱利安最高规格的礼遇,自己好几天都没回家,把城邦中的其他事务也都暂时放下。但就在陪同朱利安外出巡视的途中,罗德·迪克收到自己派驻梦飞思城的特使送来的一封密信,说明了朱利安此次巡视的背景,还有圣女大人转达的口信——玛利亚也让罗德·克设法将朱利安留在海岬城邦!

原因说起来有些复杂,伊西丝神殿时隔三十多年后终于拥有了新一任圣女,大多数人都是高兴的,但也有几个人心存不满,首先就是下埃居都城梦飞思城的城主。如果没有圣女,梦飞思城的一切都由城主本人说了算,但有了圣女之后,有重大事务都要向圣女请示,城主的个人权利受到了很大的削弱。

另外还可能有所不满的,就是伊西丝神殿中的三位大祭司,原因是一样的。如果没有圣女,伊西丝神殿的所有实权都将由他们三人继续掌控,同时还能统管下埃居所属各城邦的神殿,朱利安也是三位掌权大祭司之一。

这种情况也存在着现实的矛盾,如果伊西丝神殿长期没有圣女,统御下埃居事务的权威地位就会逐渐受到削弱与动摇。所以这种状况不能长期持续下去,必须遴选一位新的圣女。

但三位大祭司又不想自己的实权受到削弱,所以希望新任圣女只是一个象征性的摆设,其他的一切仍然由他们继续掌管。玛利亚年轻且没有经验,成为圣女的第一年潜心修炼神术、熟悉伊西丝神殿的各种情况,因此并没有什么冲突。

可是在其位、谋其政,玛利亚不可能永远只做一位不过问任何事物的虚名圣女,也不可能永远被人只当做一个傀儡摆布。她也是天资聪颖过人,否则也不可能在都克镇那么短的时间内就掌握了“神灵赐予的力量”。

最近一段时间,玛利亚已经渐渐地开始独立掌管一些神殿事物,改变与整顿三十年来的旧习是当务之急。恰好罗德·迪克一再派人申请,希望能有一名大神术师镇守海岬城邦。玛利亚以此为契机,将三位大祭司中贪权之心最重的朱利安派到海岬城邦去巡视。

巡视城邦是美差,朱利安高高兴兴的就来了,但是罗德·迪克得到的密报中提到,再过几天圣女还会有一道命令紧接着送到,命朱利安留守海岬城邦一年、监察边境神殿事务。命令中还对罗德·迪克提出了斥责,批评这位城主上任几年来在神殿事务上的种种疏漏,要他恭敬虚心的接受朱利安大人的指导与监督。

圣女大人的命令中虽然斥责了罗德·迪克,但这位城主闻讯之后却在心里偷着乐。先将朱利安派到海岬城邦,再下一道命令让他留下,让这位大祭司没有机会当面去反对,圣女的谕示在表面上是必须遵守的,这一手虽然不算很高明但却很有效。

有一年的时间,足够玛利亚任命新的人选去熟悉朱利安原先所掌管的事物,就算等朱利安回去之后,一切都已经回归正轨。而罗德迪克也拥有一年的时间,让朱利安熟悉与适应海岬城邦,找各种机会请他正式留下。

说不定等到一年后玛利亚已经能够掌控局面,会下一道正式的命令,直接任命朱利安为海岬城邦的主神官,然后另外选拔亲信填补空出来的大祭司位置。得到密信的罗德·迪克反而不再着急了,只是陪着朱利安开开心心的游山玩水。

他们在城邦的属地巡视了一圈,几天后又回到海岬主城,罗德·迪克正打算说出尼禄遗物的事情,不料朱利安自己却先开口问了:“城主大人,我这几天听神官们提到了一件事,三十年前全埃居最好的卷轴制作大师尼禄曾是这里的主神官,就在前几天,有一位外乡人将尼禄的法杖和遗物当众送还,这件事您怎么没有对我提啊?”

罗德·迪克拍掌道:“我正想说呢,失落了三十多年的主神官法杖,恰恰在朱利安大人到来的前一天回归城邦,就像在迎接大人您!这是神灵眷顾朱利安大人的象征。”

朱利安没有听出罗德·迪克的弦外之音,但这番话很受用,他开心的笑了:“我听说不仅有法杖,尼禄还留下了遗物,究竟是什么东西?我也很好奇。”

罗德·迪克面露喜色道:“正想找机会请求您帮忙呢,但大人这几天公务繁忙,我一直没好意思开口。说来惭愧,海岬城邦没有一位大神术师,我们谁也打不开那枚空间戒指取出遗嘱和遗物,还要烦劳大人您出手。”

朱利安哈哈笑着摆手道:“谈什么烦劳,一点小事而已,我很乐意帮忙。那空间戒指在哪里?现在就取来吧。”

罗德·迪克凑过去低声道:“大人先别着急,还有一件事,我要私下和您说……”他在朱利安身边小声耳语了几句。

朱利安很惊讶的答道:“哦,还有此事?那么快吧法杖拿来,我们去神殿的密室。”

在神殿的密室中,朱利安手持法杖读取了尼禄的遗言,一脸凝重之色良久无语,他不说话,罗德·迪克也不说话。过了半天,朱利安又一次激发了大地之瞳,将这段遗言从头到尾重新听了一遍。然后大地之瞳中的信息渐渐微弱,直至消失不可闻,已经被这位大神术师不动声色的抹掉了。

朱利安很郑重的对罗德·迪克说道:“尼禄的遗言涉及很多隐秘,绝对不能外传,不知都有谁读过这段信息?”

罗德·迪克欠身答道:“都是与之有关的人,也值得信任,为了尼禄本人、为了城邦、为了伊西丝神殿、为了整个埃居帝国的荣誉与威望,我已经严令所有人不可外传,否则将受到最严厉的惩罚。现在这段信息已经被抹去,就算有谁说出来,也绝对不会得到承认。”

朱利安又问道:“那个送还法杖的外乡人呢?他又知道些什么,对这个人一定要小心。”

罗德·迪克解释道:“他只看到了尼禄大人在山洞中的留书,并没有提到那些不宜公开的往事,现在这个人就住在我府中,进出都在监视之中。”想了想他又很不放心的补充了一句:“此人送回法杖和遗物之举,已被城邦民众视为神灵眷顾与恩赐的象征,恰好在大人您到来之前,这也象征着大人您的荣耀,我们不好对此人无礼,必须表示应有的感谢。”

朱利安笑着摇头道:“迪克城主多虑了,我只是想见见这个人,当面褒扬其高贵无私的品行。”

罗德·迪克:“您明天就可以见到他了,取出遗物宣读遗嘱时,他也会在场。”

当天晚上,罗德·迪克几天来第一次回府了。而这天夜里,朱利安住在神殿本属于主神官的房间中却失眠了。罗德·迪克并不清楚这位大神术师有自己的担忧与渴求,那位叫阿蒙的外乡少年应该是这世上唯一见到尼禄最后遗迹的人。本以为三十多年前的秘辛往事不会再有人发现了,朱利安不清楚尼禄究竟留下了多少文字,其中有没有提到他当年与贝尔之间发生的事——这是朱利安最担忧的。

另一方面,尼禄在留言中说,贝尔曾告诉他凡人也可以成为神灵。这听上去不可置信但又不得不令人相信。究竟是什么样的诱惑,能让一位九级大魔法师离开神殿、成为整个帝国的敌人呢?而当年的圣女葱霓竟然肯跟他走!

说不定贝尔真的知道了些什么,而尼禄是在追杀贝尔时失踪的,应该是最后见到贝尔的人,说不定也了解什么。法杖的留言中没有提到相关的信息,假如真有这方面的内容,很可能在他的山洞遗书里,而那位外乡少年就算看见了也不会说的——谁都不会说出来!

……

第二天,阿蒙又坐着城主大人的马车来到了海岬城邦的神殿,在后殿一间庄严肃穆的大厅中,所有人都到齐了。朱利安大人坐在最中间,身前的圆桌上放着一枚戒指,海岬城邦神殿的大祭司、各署长官、灵顿家族的九位侄子们还有阿蒙,都簇拥在桌子旁,而罗德迪克坐在朱利安的身边作公证。

在一位八级大神术师面前,阿蒙不敢轻易使用侦测神术窥探究竟,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枚空间戒指。结果让他稍微有些失望,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新发现,朱利安只是拿起戒指闭上眼睛,手轻轻一抖就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了,这和阿蒙从骨头里取东西差不多,他一次取出了戒指里所有的东西。

阿蒙感应到这位大神术师使用的是高级空间神术,法力很强大。看来尼禄这枚空间戒指远不如阿蒙那根骨头珍贵,那根肋骨就连刚刚掌握空间神术的三级魔法师都可以勉强使用。

东西从空间戒指里取出,哗啦一声瞬间堆满了半张桌面,所有人都发出了一声压抑的惊叹,大部分人都瞪大眼睛屏住了呼吸。尼禄的遗物只有两种东西,各式各样的卷轴和一堆散乱的神石。一眼扫过去,卷轴估计有七十多支,接近一半都是高级神术卷轴,而神石有上百枚,其中有四枚幽蓝水心、两枚火焰精灵。

这是一笔多么惊人的财富啊!特殊神石已经足够昂贵了,而卷轴的价值则远远超过神石,身为大神术师的朱利安心里自然很清楚,惊讶的几乎差点跳起来。而希拉里·灵顿手抚胸口差点没晕过去,眼睛死死的盯住那几枚幽蓝水心与火焰精灵。

倒是罗德·迪克最镇定,他轻轻咳嗽一声,伸手从桌上拿起一张夹杂在卷轴与神石之间的纸卷,打开之后看了一眼道:“这就是尼禄大人的遗嘱,上面写着‘由城主迪克大人当众宣读并作公证’,指的应该是我的父亲。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我们才看见它,感谢尼禄大人的信任,今天就由我来宣读吧。”

尼禄的遗嘱很简单,将所有的卷轴分为五份:两份留给海岬城邦的神殿,这是他身为主神官该做的贡献;两份留给家族的继承人,希望灵顿家族能有出色的神术师继承他的事业;最后一份送给归还遗物者,这是对无私高贵品行的答谢。而神石分为三份,两份留给灵顿家族,一份留给送还遗物的人。

尼禄的酬谢真的非常慷慨,但从另一个角度看也是应该的,假如得到遗物的人不把它们送还,就可以自己全部留下。遗嘱的最后还提到了一件事,希望海岬城邦的现任主神官通融,让送还法杖的人去查阅他制作卷轴的私人记录,并指定了是哪一篇哪一条,想必就是说明那支无名灰色卷轴的用途。

这是尼禄留的心眼,他在留言中曾说那支灰色的卷轴比法杖和戒指加起来都要珍贵,但只有送还遗物之后才能知道卷轴怎么用,就是担心得到遗物的人不送还。

遗嘱宣读完毕,罗德·迪克又将纸卷交给在座的每一个人,让大家传递着都看一遍,但是阿蒙根本没看,因为他事先已经说过他自己不认识埃居草书。奥巴马·灵顿在心中哀叹,觉得遗嘱的分配太不公平了,阿蒙这个素不相识、低贱的外乡人,得到的东西竟然比尼禄的每一个侄子都要多。

但是当着所有人的面,他也不好反对,于是“灵机一动”指着那些神石道:“卷轴的价值我不是很清楚,但是神石的数目是清楚的,这里一共有一百零三枚,分成三份的话,每份三十四枚还多出一枚。阿蒙,你就拿走三十五枚神石吧,把那些蓝色的和红色的留下就行。”

罗德·迪克眉头微皱扫了他一眼,嘴角露出了轻蔑的冷笑。塔斯匈·灵顿开口道:“我的堂兄,你这么说话不觉得丢人吗?特殊神石和普通神石的价值完全不一样,在座的每位大人心里都清楚。伯父的遗嘱既然让迪克大人来做公证,如何分配应该也让迪克大人来仲裁。”

罗德·迪克也没废话,他不会亲自去清点,让书记官法约尔·犹大站起来,当场算清神石的总值。各种特殊神石的价值也不一样,最贵重的是风之魅舞,由于可以制造空间器物且数量相当稀少,其贵重程度令人咋舌,价值五百枚普通神石。其次是大地之瞳,价值三百枚普通神石。而尼禄遗物中的火焰精灵与幽蓝水心,价值都相当于两百枚普通神石。

遗物中共有九十七枚普通神石、四枚幽蓝水心、两枚火焰精灵,总计价值一千二百九十七枚神石。分成三份的话,每份是四百三十二枚普通神石,还多出来一枚。书记官清算完毕之后,罗德·迪克首先问阿蒙道:“慷慨无私的外乡人,你想怎么拿这笔报酬?”

阿蒙也有些目瞪口呆,没想到尼禄的遗物如此的贵重,他主要看重的是那些卷轴,但却不好流露出来,听见城主的问话才答道:“这些带颜色的神石这么值钱,我也不想多要,拿走一枚红色的再加一枚蓝色的就够了,带在身上也方便。零头就算了,感谢城主大人府中的仆从们,请迪克大人代为转赠,谢谢他们这段日子将我照顾的很好。”

阿蒙做事既干脆又漂亮,他只要了一枚幽蓝水心和一枚火焰精灵,说的理由也很正当——带在身上方便。不论是谁,身上带着四百多枚神石赶路都不会很轻松,假如换成金币,一个人根本拿不动,得用马车拉了!阿蒙很大方的将剩下的三十二枚神石都转赠给城主府中的仆从,让罗德·迪克也非常满意。

阿蒙捎上了城主府中的所有仆从,别人想反对也不好再开口了。塔斯匈·灵顿也主动说道:“我们灵顿家族也应该拿出双份零头,总计六十四枚神石,让城主大人赏赐身边的幕僚与仆从,作为对公证遗嘱的感谢。剩下的八百零一枚神石,正好可以均分为九份,我们每个人拿八十九枚。”

尼禄的好几个侄子都不满的悄悄瞪了塔斯匈一眼,但谁也没有公然表示反对,神石就这样分完了,接下来分配卷轴。罗德·迪克很谦逊的对朱利安说道:“尊贵的大人,您是一位大神术师,最了解卷轴的用处与价值,我没有本事分辨的那么清楚,所以还是请您来做仲裁吧。”

朱利安看着那些卷轴,眼中也有渴望的神色,苦笑着说道:“卷轴的价值可不像神石那么清楚,有时候是花钱也买不到的,在不同场合、不同人的手上,其意义也完全不同。既然不容易算清,我看就用最简单的办法,这里有三十六支高级卷轴,三十八支中级卷轴,按数量都分成五份。由城主大人代表海岬神殿拿前两份,灵顿家族再拿两份,外乡人阿蒙拿剩下的一份。至于多出来的零头,由城主大人决定怎么处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