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卷:原罪
第066章 灵顿家族的侄子们

那位祭司答道:“我只能读取却无法抹去信息,除非是一位大神术师才能做到,明天梦飞思神殿的大祭司朱利安大人就要来到海岬城邦,城主大人可以请他出手。”

罗德·迪克点了点头道:“我们尊敬的大神术师尼禄,在临终之前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也讲了一些不该讲的事情,但他对神灵与帝国保持着绝对的忠诚,并为此献出了生命。在座的所有人都必须明白,今天听见的内容绝对不能泄露出去,否则将成为整个城邦的叛徒!”

所有的人都无言点头,尼禄的遗言中确实有些话不能外传,主要是这么几段——

“这世上并不是只有神灵才拥有意志,我很惊讶贝尔的力量与勇气从何而来?他路过海岬城邦时我曾劝他回到神殿的怀抱中,但却没有留下他。贝尔告诉我——凡人也可以成为神灵,在这一点上,神灵欺骗了所有人,我们都是受骗者。

伟大的荷鲁斯,我承认我很好奇!我曾对贝尔说‘请勿诱惑我’,我早已拒绝了魔鬼的诱惑。但成为神灵的永生诱惑,真的是人们内心的魔鬼吗?我希望能得到答案,哪怕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贝尔是否也因为这种诱惑而毁灭了自己?

我想看着贝尔印证答案,所以放他与葱霓离开了埃居边境,虽然我一个人也拦不住他,但我毕竟没有尽全力出手去阻拦。他是我的族人也是我的恩人,我当时无法下定决心以全部的勇气向他挑战。”

罗德·迪克深知其中的利害关系,当场就下了严令。其实阿蒙多少也是清楚的,他描述自己在山洞中看到的文字内容时,并没有提到这些,但阿蒙并不是埃居帝国官场中人,没有把问题看的很严重,只是为了尽量避免麻烦而省略了某些不太合适的话。

众人又沉默了一阵子,还是尼禄年纪最大的侄子、灵顿家族现任家主奥巴马·灵顿终于忍不住先开口道:“我想知道我的叔叔究竟留给了我们什么东西,遗嘱又在哪里?”

罗德·迪克取出那枚戒指放在桌上,苦笑道:“遗嘱和东西就在这枚戒指里,这枚戒指本身也是一件珍贵的空间器物,是你们家族所继承的东西。但很遗憾,我们谁也打不开它,只能等明天梦飞思的朱利安大人到了,请他来处理。”

灵顿家族的侄子们看着戒指,目光中掩饰不住火热的渴求之意。灵顿家族非常有钱,曾经是海岬城邦仅次于迪克家族的第二大贵族世家。尼禄作为城邦的主神官,曾在家族中拥有支配一切财富的绝对权威,但他年轻时却是个败家子。

制作卷轴这种“爱好”,可不是一般人能玩得起的,它不仅要消耗大量的心血与法力,同样要消耗巨额的财富,很多制作卷轴的材料相当昂贵甚至买都买不到。尼禄年纪轻轻就成为大神术师之后,四十年的光阴、无尽的心血同时还有数不清的财富都被他用来满足制作卷轴的嗜好。

家族的财富为此大为缩水,如今虽然谈不上什么衰落,但远不如当初那么显赫逼人,尤其是尼禄失踪之后,灵顿家族并没有出色的人才,如今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贵族世家而已。但是尼禄本人制作卷轴,到后来已经不再是赔钱的事情,恰恰相反,成了一种蓄积巨额财富的手段,因为他成为了全埃居最好的卷轴制作大师。

制作卷轴的所有工作当然没必要都让尼禄一个人来做,他可以调动城邦以及神殿的力量,为他完成各种材料的准备以及辅助性的工作,作为回报,他也将一些卷轴留给了城邦以及神殿。但是另一方面,他也制作了大量的私人卷轴,比如“送”给阿蒙的那三支。

这些卷轴价值连城,几乎整个大陆的神术师只要有足够的财力,都会愿意以重金收购,只怕买不到或者尼禄不肯卖而已。只有关系特别好的人求上门来,尼禄才会转让一些卷轴或者答应替对方制作。就连埃居神术学院在收到尼禄进献的卷轴之后,也花重金向他私人订做了一批。

尼禄当年追杀贝尔是秘密出发的,情况很紧急,属于神殿的东西除了法杖都留下了,也留下了一批私人物品。但后来神殿和家族后人清点遗物时,却认为尼禄的私人物品数量显然不对,有些随身的东西应该被带走了。

那些东西当然应该很值钱,如今能见到这枚失而复得的空间戒指,后人们都迫切的想知道其中究竟有多少财富?听见罗德·迪克的话他们多少有些失望,但也无奈只能再等。奥巴马·灵顿犹豫了一下,又问道:“这枚戒指是我们家族之物,我能暂时代表家族保管吗?”

还没等罗德·迪克说话,法约尔·犹大呵斥道:“戒指迟早会还你们,但里面的东西还没取出,遗嘱也没有宣读,当然要由城主大人保管!这也是尼禄大人遗言的交待,怎么,你们不信任城主大人吗?”

奥巴马·灵顿赶紧解释道:“没,没有这个意思,由城主大人保管当然最好不过了!我只是担心那个外乡人,戒指在他手里已经很长时间了,里面的东西会不会已经被取出来?”

最年长的祭司摇头道:“城邦中最高明的神术师都在这里,我们谁也打不开这枚戒指,难道一个深山中的猎人能打开吗?”

罗德·迪克淡淡的补充了一句:“仅仅是这枚戒指和这支法杖,已经是难以想像的贵重,人家真是想贪占什么,还会给你送回来吗?”

奥巴马·灵顿嘟囔道:“可能就是因为他打不开戒指,又想要我叔叔的巨额报酬,所以才会将遗物送还。不是还有三支卷轴吗,我们怎么没有看见?叔父的遗言讲的清楚,其中有一支卷轴比戒指和法杖加在一起都要珍贵!他还想要什么?”

罗德·迪克解释道:“人家还没要什么,你又何必担心他想要什么?一切按照遗嘱办就是了,我一定会公正处理的。卷轴的事我已经问过了,他在深山中脱险时遗落,一位山中的猎人可能并不知道那些卷轴的珍贵。”

尼禄最小的侄子希拉里·灵顿突然尖声道:“什么?他遗失了我祖父留下的、最珍贵的卷轴!”

罗德·迪克终于露出不耐烦的神情:“那是他的卷轴,尼禄大人许诺的报酬,遗失只是他自己的损失,与你无关!……阿蒙看见的遗言当中,并没有介绍那些卷轴有多珍贵,我们在法杖中才读到了那段留言。”

这话本是解释,却成了某种提醒,希拉里·灵顿突然想起了什么,很激动的说道:“对,就是留言!城主大人下令不得将伯父的留言外泄,可是谁又清楚那个叫阿蒙的人在洞穴中看见了什么?”

罗德·迪克一摆手:“我已经详细问过了,他看见的留言并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话,只是尼禄大人临终前的一些嘱托而已。”

希拉里·灵顿却像抓住了什么把柄,身体前倾着说道:“这些怎能相信呢,就算他看见了也不会告诉城主大人的。那些话绝对不能让一个异国的乡下人随意外传,我看应该将他幽禁起来,审问清楚之后再决定怎么处置。”

罗德·迪克脸色一沉,亚里士多德抢先开口道:“多么愚蠢而无礼的想法!阿蒙千里送来尼禄大人三十多年前珍贵无比的遗物,显示了高贵无私的品行,而且象征着神灵对海岬城邦的眷顾。在神殿广场上,万民为这一幕欢呼,满城民众都是见证。这样一个人,如果不得到衷心的感谢与嘉奖,反而要无礼的对待他,对城主大人、对整个城邦、对神灵的威望,都将是巨大的伤害!”

这位贤者的眼神清澈而锋利,希拉里不禁打了个寒战。迪克城主缓缓点头道:“我不允许任何人做出有损城邦与神灵威望的事情,所以,也不允许任何人在我的城邦里伤害阿蒙,难道你们要我刚刚从他那里迎回主神官的法杖,转眼就要翻脸吗?”

当罗德·迪克又回到阿蒙所在的偏殿时,依然满面春风,笑着问他:“阿蒙,你住在哪里?我派人去取你的行李,你现在可是海岬城邦重要的客人了,从今天起你就住在我的城主府。尼禄大人的遗物需要一位大神术师才能取出,届时我如约给你应得的报酬,并奉上城邦的感谢。这还需要等几天,在此之前,我要好好的接待与保护你。”

阿蒙:“我住在客栈里,也没什么行李,只有几件旧衣服和一只生病的猫。”

罗德·迪克:“请放心,一切都会得到最好的照顾,包括你的猫,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身边的下人。”

城主大人的邀请也是一种命令,阿蒙不好拒绝,而且他对尼禄的遗嘱与遗物也很好奇,同时还想亲眼见识一位大神术师是怎样打开空间器物的,于是点头表示感谢,当场答应下来。这天阿蒙是坐着罗德·迪克的马车与城主大人一道回府的,当几位守门人看见这位曾在门前被呵斥的外乡人竟然从城主大人的马车中走下来,惊讶的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