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卷:原罪
第065章 尴尬的遗言

罗德·迪克有着一位高明政治家的手腕,能将一个意外的突发事件朝最有利的方向引导。这一幕事先并没有剧本,但假如让一个戏剧家来设计的话,最佳的效果也不过如此了,接过法杖听见万众欢呼的时候,神灵的威望也使城主大人的威望更涨。跪在卫队后面的阿蒙本是最关键的人,此刻看上去却似成了一个跑龙套的。

罗德·迪克拜谢神灵之后,这才起身手持法杖领着众人走到阿蒙身前,伸出一只手亲自将他扶起问道:“这位义士,您是在哪里的洞穴中发现了尼禄大人的遗言还有遗物?”

阿蒙答道:“在幼底河西岸的深山中,那里人迹罕至只有野兽出没,我是因为追赶野兽失足滑落山崖,才碰巧看见的。山崖下一个洞穴中留有字迹,旁边还有法杖与一枚戒指。”说着话,他又取出戒指当众交还给罗德·迪克。

罗德·迪克的手微微一沉,这枚戒指的分量可不轻啊,显然是一件装着东西的空间法器。罗德·迪克本人是一位六级武士,学过初阶神术,但他也没有本事使用空间法器,因此入手会感觉到沉重,却不知里面是什么东西。

法约尔·犹大在旁边问了一句:“阿蒙,你是一位猎人,怎么会认识字?”

阿蒙对这位书记官可没有什么好印象,很平静的答道:“我是一位猎人,但我的祖父不是,他是一位受到惩罚的书记官。”

法约尔·犹大眉头一皱,又问道:“幼底河西岸的深山,应该在哈梯王国的境内,你是哈梯人,就算识字,又怎会认识埃居的文字?”

阿蒙很自然的解释道:“尼禄大师的遗言分别用两种文字书写。”

他当然不可能说出全部的实情,这其实是老疯子当年在深山中看见梅丹佐曾祖父遗言的经历,阿蒙不过是借用了一下,改成了尼禄大师的遗言。而贝尔当初在神秘山洞中的留言是用两种文字书写,面对犹大的诘问,阿蒙顺嘴就答了出来。

至于尼禄遗言本身倒是完全真实的,阿蒙并没有编造其他的事情。法杖上镶嵌的大地之瞳中有尼禄留下的信息,只要罗德·迪克让人一验证就清楚了,那是做不了假的,但阿蒙却不能说自己读过这段信息,否则会暴露魔法师的身份。

天枢大陆各国文字不同,但是语言相近,沟通并不存在什么障碍。阿蒙并没有隐瞒自己外乡人的身份,因为他的口音还带着痕迹。罗德·迪克意识到不适合在这里细问太多,在万民围观中也不是唠家常的时候,挽着阿蒙的手臂道:“这位义士远道而来,就不要站在广场上说话了,我们去神殿中详谈。”

迪克大人下午没有回家,改变主意又返回到荷鲁斯神殿中,众位大人簇拥跟随在身后登上长长的石阶,万民仍在欢呼。

法约尔·犹大走在后面,总觉得阿蒙刚才的口音很耳熟,在他的记忆中印象非常深刻。他看着阿蒙的背影,虽然站在罗德·迪克大人的身边,被众位高贵的大人们簇拥着,可是这少年步子很稳、腰杆很直,一点都没有局促与惶恐的样子,脑海中就似灵光一闪,他突然想起了什么!

两年前在遥远而荒凉的都克镇,法约尔·犹大最得意的事迹之一,就是赶在第一时间取走了刚刚被开采出的众神之泪,使罗德·迪克大人推举圣女的计划成功。至于开采出众神之泪的矿工是谁并不重要,都克镇的神石必然是被一位矿工采出的,那只是他的幸运而已。

但法约尔却始终记得自己走进那间低矮的房子时,那位手持大锤的少年并没有第一时间下跪,他在砧台前站的很直,就是这样的身形,只是那时还没有完全长大成人。回忆中那少年当时只说了三句话,法约尔·犹大至今都没有忘记——

“你们是谁,就这样进来?”

“开采神石的时候,必须站着才好挥动矿锤,否则您怎能看见它被完好的取出?”

“我叫阿蒙,这里的人都叫我阿蒙。”

对,就是他,这个少年刚才对亚里士多德所说的名字就叫阿蒙!——法约尔·犹大在心中狂喊,他终于认出了阿蒙,就是在都克镇开采出众神之泪的那位少年矿工。本以为永远都不会再见面,没想到又见到了他,此刻竟然在万民欢呼声中被迪克大人挽臂行走。

告不告诉迪克大人呢?假如说出来的话,阿蒙会受到更多的感谢。但法约尔·犹大在担心一件事,迪克大人当初给了他三十枚金币作为对矿工的答谢,而他只给了阿蒙三十枚银币。这本是一件小事,谁也不会追究一位书记官偶尔的中饱私囊,但在如今的情况下把这件事公开说出来,那法约尔·犹大可就没脸见人了。

很多所谓的“小事”就是这样,好似无所谓,但是堂而皇之的被翻出来,那就是对高贵品行的一种玷污。听着那万民的欢呼,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谈起了往事,法约尔·犹大别想再抬起头来。

阿蒙还认识自己吗?法约尔·犹大在心中自言自语,希望他已经忘了。但理智又告诉犹大这不可能,设身处地的想想,若自己是那位矿工,也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幕的。阿蒙待会儿会谈起往事吗?但愿他不要谈,就算谈起恐怕也没必要再谈那三十个银币的小细节。

上次得到众神之泪,罗德迪克重谢了达斯提镇长,而这一次,将受到重谢的只能是阿蒙本人。送还主神官的法杖,在神殿广场上当着万民之面,这一幕太完美了。相比将要得到的厚赐,三十个银币已经不值一提,这孩子一定还不清楚,罗德·迪克当初给的是三十枚金币。——法约尔·犹大不断在心中这么安慰自己。

同时犹大还在心中暗想,这孩子太幸运了!是他开采出了众神之泪,让罗德·迪克的计划成功,今天又是他当众送还了尼禄遗失的法杖,让罗德·迪克的声望无形中达到一个新的顶峰。他简直就像一位眷顾罗德·迪克的神灵,为什么所有好事都让一个低贱的小矿工碰上了?这未免太不公平!

都克镇不是已经被洪水摧毁、无人幸存吗?他怎么还没有死!

没人清楚法约尔·犹大心中涌起这么多想法,神殿前的长阶显得是那么漫长,天气并不热,可是犹大的额角却渗出了汗珠。

不止法约尔·犹大认出了阿蒙,亚里士多德也认出来了,当初是他在广场上救了这个孩子,又把他送到玛利亚圣女身边做了三天的仆从。但阿蒙见到罗德·迪克并没有提起往事,也没有表示出认识亚里士多德的样子,显然就是不想再提,而且阿蒙的样子确实也改变很大,几乎认不出来了。

听说都克镇已被洪水催毁,那么这个幸存的孩子一定经历了太多的磨难,不想再提起伤心往事也正常。谁能没有不想再提及的秘密呢,只要他不说,亚里士多德也不想点破,这毕竟是阿蒙自己的事情。

亚里士多德也在感慨,这个叫阿蒙的少年矿工,真的像一位眷顾罗德·迪克的神灵,他不仅在最恰当的时机开采出了众神之泪,也在最恰当的时机送回了主神官的法杖。身为罗德·迪克最重视、最信任的幕僚,亚里士多德很清楚年轻的城主大人一直在担忧什么。

埃居帝国是强大的,但东北边境的海岬城邦却相对弱小,与之相邻的巴伦王国、哈梯王国的两个城邦一旦发生战事冲突,海岬城邦会相当被动。

巴伦王国的乌鲁克城邦有伟大的英雄吉尔伽美什与大陆第一武士恩启都坐镇,扼守住幼底河咽喉,没人敢去进攻他们。但如果他们向西进攻埃居帝国呢,海岬城邦怎么抵挡?巴伦王国与埃居帝国的关系还算平和,暂时没有太大的战争危险,但另一方面,哈梯王国可说不定。

表面上哈梯王国已臣服于埃居帝国多年,但正是因为对这种臣服的命运不满,他们不断蓄积着反抗的力量。一场大洪水切断了陆路交通,使海岬城邦暂时无虞,但洪水不可能永远不退去。叙亚城邦的士兵装备精良,最重要的是万众一心。

听说那里的首席神官歌烈率众保住了城池,后来又成为九级大神术师,声望无可比拟,在叙亚城邦简直比神灵还有权威。这种民心所向的凝聚力在战乱中是最可怕的武器,可以让民众舍生忘死都朝着一个目标进发。

在千军万马的战阵中,吉尔伽美什、恩启都、歌烈这些大陆顶尖强者的个人力量也许不是决定性的因素,他们真正强大的是在民众间的号召力与凝聚力。相比之下,罗德·迪克虽然也是一位颇有才干的城主,但却达不到那种高度。所以在阿蒙当众送还法杖的时候,罗德迪克会那么激动,这位一向镇定的城主大人连手都在轻轻发颤。

强大的帝国、力量相对弱小的城邦,处于十分重要的战略位置,又面临潜在的战争威胁,这便是罗德·迪克最担忧的事情。也不能怪这位城主大人想的那么长远,一旦有事他无法逃避,他不仅是城主,而且家族世代的领地也在海岬城邦。

另一方面,个人的力量然不是在千军万马中取胜的决定因素,但也是一种象征、安定人心的保证。尼禄死后,海岬城邦已经三十多年没有大神术师坐镇了,相比巴伦的乌鲁克城邦、哈梯的叙亚城邦,明显处于劣势。

自从玛利亚成为圣女之后,她渐渐已经掌握了梦飞思伊西丝神殿的一些重要事务,罗德·迪克曾多次申请派一位大神术师来坐镇海岬神殿,却一直没有回音。前不久,圣女终于命人传信,将派一名八级大神术师来巡视边疆的神殿。

罗德·迪克已经做好一切接待准备,想趁此机会请这位大神术师留下,作为海岬城邦的主神官。但这种话怎么开口呢?谁愿意离开繁华舒适的梦飞思来到海岬长住,一位八级大神术在哪里都可以过的很舒服。恰好在大神术师到达的前一天,主神官的法杖奇迹般的被送回,倒给了罗德·迪克一个很好的借口与提出请求的机会。

阿蒙自然不清楚,自己是在这么复杂的背景下到来。其实他对罗德·迪克的印象一直很不错,当初正是因为这位城主大人的到来,阿蒙才有机会认识艾蔻,所以心中总有一种莫名的感谢之意,艾蔻曾经是被这位城主大人送到他身边的。

海岬城邦的神殿可比都克镇上的荷鲁斯神殿要雄伟的多,走进大殿首先向正中央的荷鲁斯神像拜祭。阿蒙还是第一次仔细打量这位传说中的神灵,都克镇虽然也有荷鲁斯神殿,但那只是向埃居帝国臣服的象征,平时并没有人自发的去献祭。

这里的荷鲁斯神像有五十多尺高,双臂交叠在胸前,双肩之后还垂下一对巨大的翅膀,人的身躯上雕刻的竟然是一只鹰的头颅,那眼神比鹰喙还要锐利。传说中,荷鲁斯的化身是一只遨游苍穹的神鹰,所以工匠创作了这样的神像。巨大的神像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压迫感,所有人一走进神殿就不由自主的下拜。

拜完神灵,阿蒙又被请到一间偏殿中坐下,在一群高贵的大人们中间,阿蒙却没有太多受宠若惊的样子。他与王国公主也曾面对面相谈,还搂着一位女神逛过草原,这种场面已经不算什么了。

罗德·迪克微有些诧异,笑着说道:“我们的义士阿蒙,您有一种异于常人的气度,坚定而沉静,就算坐在高贵的大人们身边,也丝毫没有失措,这对于年轻人来说很难得啊!”

阿蒙欠了欠身解释道:“我在危险的深山中追猎凶猛的野兽,曾经历过无数次生死考验,已经很少会感到惊慌了。”

罗德·迪克:“哦,原来如此,是际遇造就了你!您发现尼禄大师的遗言,也是在追猎的途中,能详细的告诉我经过吗?”

阿蒙又把老疯子当年的故事换了时间和人物,将尼禄的遗言和事情的经过重新说了一遍。最后解释道:“我读到了山洞上的文字,尼禄大人希望有人能够发现,将他的遗物送回海岬城邦,法杖交还给神殿,戒指中的遗物按遗嘱交还给他的家人。”

他并没有复述大地之瞳中的话,但也没有隐瞒自己得到的东西,说出了那三支卷轴的事情,反正只要罗德·迪克一验看留言就会清楚。罗德·迪克很感兴趣的追问道:“请问那三支卷轴带来了吗?并没有别的意思,是尼禄大人给你的报答那就是你的,我只是好奇而已。”

那三支卷轴阿蒙是拿不出来的、也不想拿出来,更何况其中两支已经用掉了。他很遗憾的答道:“我是失足摔落山崖才发现尼禄大人的遗言,山路很险,我脱离困境的时候不小心被荆棘划破了行囊,那三支卷轴遗失了,幸运的是法杖和戒指还在。”

罗德·迪克长叹一声道:“真是不幸中的万幸,也别难过,我会重重的答谢你的。……请你稍等,我们要去验看法杖中留下的信息。”

验看法杖中的信息并不难,只要掌握中阶信息神术就可以,他们并没有当着阿蒙的面,尼禄的留言相当重要,也可能涉及到某些机密,不适合让一个外乡人获知。在神殿的一座小型冥想室中,罗德·迪克将法杖交给最年长的祭司,在座的不仅有城邦中各署的行政长官、神殿的三位大祭司、还有灵顿家族的几位继承人。

尼禄只是一个名号,做为一名专职祭司将全身心奉献给神灵之后,他使用的就是神殿名录上登记的名号,人们称呼他的习惯并不再带有家族的姓氏。尼禄出身于海岬城邦的大贵族灵顿世家。尼禄本人没有子女,但家族中还有九位成年的侄子,他们也应该在场,罗德·迪克想的很周到,派快马把能接的人都接来了。

当祭司举起法杖时,静室中又回荡起尼禄三十多年前的声音——“有幸来到这里、捡起我法杖的人啊,不论你是谁,请聆听我最后的遗言,我是来自埃居帝国海岬城邦的主神官、七级大神术师尼禄。……当您将法杖送归海岬神殿时,请找到迪克大人,让他请一位精通高阶空间神术的大神术师,取出戒指里的遗嘱当众宣读并做公证。迪克大人是值得信任的。”

遗言听完了,所有人都有些变色,尼禄的遗言涉及到一些隐秘,包括他面临死亡时对神灵的怀疑以及犹豫,这些是不适合公开的。三十年前贝尔的往事,埃居官方早有定论,细节也不容外界流传。尽管尼禄在遗言中声称没有背弃神灵,但这对他死后的声望、对城邦民众人心的影响都很不利。

众人很久都没有出声,罗德·迪克第一个反应过来,小声问了一句:“大地之瞳中记录的信息,可以抹去吗?我们都已经听见了尼禄大人的遗言,在场的人都是见证,这些就足够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