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卷:原罪
第064章 毕达哥拉斯

亨伯特插话道:“老爷,您还想听他的狡辩吗?快惩罚这个违反法令的奴隶,这是维护主人的尊严,否则的话越来越多的奴隶都会学着他的样子逾矩,不把您这个主人放在眼里。”

还没等希欧说话,阿蒙抬头呵斥道:“你闭嘴,听伊索把故事讲完!”他的声音中有一种奇异的威严力量,冲进脑海中让亨伯特差点没站稳,就像受到了某种压制再也说不出话来。而伊索开始讲起了毕达哥拉斯的故事——

毕达哥拉斯是一位神秘的贤者,他是一位大贵族之子,非常富有,却率领弟子建立了一个团体,集体过着苦行的生活。他还是一位非常高明的医生,据说也是一位大神术师,甚至有人传说他见过神灵、通晓神灵的秘密。

有一次毕达哥拉斯外出购买这个团体的生活物资,由于数量庞大,所以一次支付了一枚神石,打开钱袋时不小心将神石掉在了地上,他身边的一位奴隶拣了起来。当时也是那位店铺的老板大声喊道:“毕达哥拉斯,看看你的奴隶,他的手触碰了神石,应该被砍掉一根手指!我这里就有刀,可以借给你。”

毕达哥拉斯接过神石,对那位奴隶呵斥道:“哥白尼,你怎么又不小心触碰了神石,加上这一根手指,你已经欠我多少根了?”

那位叫哥白尼的奴隶回答:“尊敬的毕达哥拉斯先生,加上这一次,我已经欠您十三根手指。”

毕达哥拉斯一摆手,叫过随从道:“给他记上,哥白尼已经欠我十三根手指。”

店铺老板惊讶的追问:“毕达哥拉斯,您难道不把他的手指砍下来吗?”

毕达哥拉斯淡淡答道:“根据法令,他应该被砍下手指,但同样根据法令,他是我的财产,并没有与他人发生纠纷,我可以决定什么时候砍下他的手指,你没看见我已经记下来了吗?”

店铺老板大声道:“可是一个人怎么会有十三根手指,他只有十根手指,而你已经记录到十三根了。”

毕达哥拉斯冷笑道:“无知而残暴的人啊,你居然贪婪于对他人的暴虐,这贪暴蒙蔽了真知。从数学上来讲这没有什么不可以,他有十根手指,砍掉十三根,剩下负三根,这仅仅是负数而已。……不明白的话,哥白尼,你来解释。”

哥白尼解释道:“这位掌柜,假如你有十枚金币,却买下了十三枚金币的东西,那你还剩多少枚金币?不是一枚都没有,从数学上来讲是负三枚,你明白了吗?”

伊索的故事到这里就讲完了,最后一句话是:“你明白了吗?”不知道别人听明白了没有,反正阿蒙是明白了,不禁露出了微笑。而希欧眨了眨眼睛想了半天,恍然大悟道:“记下来,伊索欠一根手指,我可以决定什么时候砍!”

同时根据两条法令的规定,这只不过是主人放过奴隶很简单的一个规避技巧,但第一个想出来的人是天才,有样学样的人是希欧。伊索行礼道:“多谢老爷的仁慈,伊索是您的财产,手指长在伊索的身上,也是老爷的。”

商铺掌柜的脸有点黑了,想反驳却说不出什么话来。阿蒙已经拿到了报酬,希欧处理了善后的事情准备返回梦飞思了,两人就在这里分手告别。离去时,阿蒙看见伊索在外面套车,走过去单独和他打了声招呼,感谢他这两天陪同自己游玩城邦,最后又问道:“伊索,你刚才讲的那个故事,自称是早年的经历,你真的见过那位远方的贤者毕达哥拉斯吗?”

伊索很恭敬的点头道:“是的,我真的见过,那时候我年纪还很小,并不是希欧老爷的奴隶。”

阿蒙:“你说毕达哥拉斯见过神灵、甚至通晓神灵的秘密,这也是真的吗?”

伊索赶紧解释道:“这些我怎么会清楚,只是人们的传说而已。那位贤者很神秘,身边也有很多人追随,还有人传说他是神灵之子,但传说只是传说。”

阿蒙哦了一声,饶有兴致的追问道:“那么这个人,他现在何处?”

伊索手往北指:“从这里出发到达海边,再渡过海洋往北,看见海岸之后往西走,有一个群岛环绕的半岛,那里有很多城邦,名叫希顿联合王国。我最后一次听到毕达哥拉斯的消息,他率领众弟子在克罗顿城邦的郊外建立了一座隐居的庄园,就叫做毕达哥拉斯庄园。”

阿蒙在心中默记下这个地方,将来如果有机会远游,可以去那里一趟设法向毕达哥拉斯请教。记得在都克镇曾为自己解围的亚里士多德也是来自希顿王国,那个地方还真值得去一趟。

他对伊索说了声谢谢。伊索反问道:“恩人,只是问我一句话而已,为何要说谢谢?”

阿蒙:“因为你说的消息可能对我非常有用。”

伊索有些好奇的说:“您难道对神灵的秘密感兴趣吗?如果真是这样,我倒有个建议。”

阿蒙有些意外:“哦,你有什么建议?”

伊索用手一指远处神殿的尖顶道:“这些都是虚无缥缈的传说,包括神灵本身也是传说,既然如此,您还不如去问神灵本人,如果他们真的出现在人间。……传说中,神灵也会以各种身份在人间行走,甚至会站在面前对你说话。”

阿蒙笑了,突然想起了穆芸化身的牧羊女奴尹南娜,他笑着对伊索道:“谢谢你的建议,我会考虑的。”

伊索深深的鞠躬道:“是您救了我的命,刚才也是您给了我开口自辨的机会,我还没有表达谢意,您为何又要对我说谢谢?”

阿蒙:“我第一次见到你,你在马车上朝我大喝,提醒我快躲起来。假如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路人,你那一声喝会救了我的命。那样的话,不是我救了你而是你救了我。在你自己性命攸关之时,却没有忘记挽救一个无辜路人的生命,所以我要说谢谢!……伊索,我能再问你一个问题吗,请问你内心深处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伊索很认真的答了两个字:“自由。”

阿蒙:“自由,你是想摆脱奴隶的身份吗?”

伊索:“不完全是这样,我虽然是一位奴隶,但是仰望星空时,心灵可以插上翅膀自由的飞翔。……身不受物的牵累、心不受欲的束缚,超脱于存在,是我向往中的自由。”

没想到一个奴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阿蒙微微吃了一惊,笑了笑说道:“你所说的那种自由,恐怕只有神灵才能体会,我又要对你说谢谢了!……伊索,好好保重,也许有一天你会达到自由的彼岸。”

阿蒙本想把这个奴隶买下来,或许可以设法给他一个自由民的身份,但一方面希欧未必肯卖,另一方面他带着一个奴隶行走埃居确实不方便,只得暂时打消了念头,等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告辞之后阿蒙回客栈收拾好东西,直奔城东罗德·迪克的府邸,来到豪华的城主府门前对挺胸昂首的守门人说道:“我来自远方,有重要的事情求见罗德·迪克大人。”

府门前站了四个守门人模样的男子,旁边还有六名衣甲鲜明的卫士,阿蒙也不知道该找谁,就问了离他最近的那位。那人低头斜了阿蒙一眼:“有事的话,可以到城邦各署去申请办理,闲杂人等不要随意在这里逗留。有点事都来求见城主大人,大人还干不干别的了?”

这倒是实话,有什么事就找什么地方办,假如都来直接求见罗德·迪克,这位城主大人就算不被烦死恐怕也会被忙死。阿蒙很客气的解释道:“我的事情,是公事也私事,城邦各署恐怕办理不了,必须得见到迪克城主本人,它非常重要,烦劳通报一声。”

另外三名守门人也走了过来道:“外乡人,你懂不懂规矩,城主大人是你说见就能见的吗?迪克大人不在家!就算在家的话,也要通报门房让你等才能等。如果你真有很重要的事,我们也不敢耽误,请你说清楚,拿出凭据来。”

另一人小声提醒道:“我们可以让你在门外等,等到大人回府后,让门房的二管家给你通报一声,如果大人愿意见就会叫你进去。……但若是小事骚扰了大人休息,大人一生气,我们都会被斥责的,总得慰劳慰劳辛苦吧?”

阿蒙没有求见罗德·迪克这种大人物的经验,当然不是来到人家想见就能见到的。如果是贵客的话,一般先请到专门的待客厅休息,通报之后迪克大人才会接待。普通的陌生人来访,若确实有事就得在门外等着,让门房去通报。假如无事打扰了大人休息,门房也会受到斥责的,所以那人暗示阿蒙给点贿赂,他们才可以通融。

也不知道阿蒙听懂没有,那人说完这番话正准备伸手,却发现阿蒙已经转身走了,不由得在后面骂了一句:“哪来的野小子?跑到城主大人门前捣乱,寻开心呢!”

阿蒙倒不是舍不得贿赂守门人,而是府门前的遭遇让他改变了主意,这府宅深深,一旦走进去后果难测啊。他也不敢确定罗德·迪克究竟可不可信,而尼禄的遗物是相当珍贵的,假如那位城主大人起了什么别的心思,将他连人带物当场扣下岂不麻烦了?

以前又不是没吃过这种亏,几次意外阿蒙都能对付,但在罗德·迪克的府中,凭他的本事可没办法脱身。

阿蒙转身去了位于城邦中央的荷鲁斯神殿,这几天他已经打听清楚了,罗德·迪克身为海岬城邦的主神官,每个月都会主持向神灵献祭的活动,城邦中的公民可以在神殿大厅之外参观朝拜,今天正好赶上了。他原本是想在府门外等罗德·迪克回家的,现在打算直接到神殿广场,当众把尼禄的法杖取出来。

阿蒙赶到广场上时,献祭活动已经结束,几位祭司站在台阶上,如潮水般的人群正从神殿门前宽敞高大的石柱间走出来。罗德·迪克带着随从登上马车,前面有仪仗护卫,人群自动退开给城主大人让出道路,他已经打算回府了。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高喊道:“罗德·迪克大人,我根据海岬城邦前任主神官尼禄大人的遗言,前来送还大神术师尼禄的法杖与遗物!”

这个声音很大,就连站在高阶上的几位祭司都听见了,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纷纷好奇的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还有人小声的问身边的围观者:“尼禄是谁啊?”

又有人解释道:“尼禄是三十多年前城邦的主神官,一位大神术师,据说已为国捐躯。……怎么回事,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有人送回了尼禄大人的法杖!”

罗德·迪克大人的护卫仪仗之前,人群分开的地方却有一个年轻人站着没动,手中高举着一支法杖,刚才喊话的人就是他。有人拦住车队举起法杖,护卫的武士们纷纷抽出了武器戒备,要不是阿蒙刚才喊的那一番话,卫队此时已经动手拿下他了。

罗德·迪克的马车停下了,他挑帘走了下来,身边还跟着两个人,都是阿蒙曾经见过的,书记官法约尔·犹大和幕僚亚里士多德。阿蒙一见罗德·迪克出来了,顺势单膝点地行礼,双手平端法杖高举过头顶,做出进献的姿势,卫士们这才松了一口气。

人群分开,形成一片圆形的空地,将罗德·迪克的车队和阿蒙围在中间,高阶上的几位神殿祭司也连忙小跑着赶了过来。

亚里士多德一眼看见阿蒙就觉得很眼熟,却又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并不是这位年轻的贤者记性不好,这两年来阿蒙的样子改变了太多,五官棱角依稀还有当初的影子,但已经完全长大成人了。

罗德·迪克正要走过去细问,法约尔·犹大却拉了他一把道:“大人小心,先弄清楚状况,万一是刺客呢?”

亚里士多德一牵长袍的下摆,分开卫队走到了阿蒙身前,和颜悦色的问道:“年轻人,你拦在城主大人的车队前高举法杖,究竟有什么事?”

阿蒙大声答道:“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根据城邦前任主神官大神术师尼禄的遗言,我来送还他的法杖和遗物,据说这支法杖中还有尼禄大人遗留的信息,请城主迪克大人查验!”

亚里士多德伸手拿过了法杖,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是怎样得到尼禄大人的遗物的?”

阿蒙:“我是深山中的猎人,叫阿蒙,在追赶猎物时发现了写在洞穴中的字迹,是海岬城邦前任主神官尼禄大神术师所留,他希望有人能够发现他的遗物并送回海岬城邦,将法杖交还给神殿,将遗物送还给家族,并许诺了酬谢。我千里迢迢穿越深山与沙漠而来,为了完成逝者的遗愿!”

“阿蒙?你叫阿蒙?”亚里士多德微微一怔,似是想起了什么,却没有多说,拿着法杖转身走了回去。

几位神殿祭司已经跑下长阶来到罗德·迪克的身边,一位年长的祭司看着亚里士多德手中的法杖,激动的声音都发颤:“这、这、这真是海岬城邦主神官的法杖!三十年前尼禄大人带着它一去不回,真没想到还能再见!”

这支法杖以黄褐色的木材为手柄,质地十分坚固耐久,一点没有朽坏的迹象。其顶端镶嵌的是一枚大地之瞳,也不知是用什么手法制作的,这枚大地之瞳就似天然生长在木纹中被包裹着,只露出了几个尖角。

围观的人群都看的很清楚,只要是见过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它确实就是尼禄曾用过的那支法杖,这位千里迢迢赶来的外乡人果然没有撒谎。罗德·迪克拿过法杖,也不禁激动的双手微颤,这支法杖是海岬城邦神殿之物,只有历任主神官才有资格持有。

尼禄失踪后法杖也失去了,下一任主神官是罗德·迪克的父亲老迪克,几年前罗德·迪克又继任了主神官,虽然另寻能工巧匠打造了法杖,但当然不如历代相传的这支法杖珍贵,万没想到它今天又回来了,难道是神灵的恩赐吗?

它被一个外乡人千里迢迢送还海岬城邦,罗德·迪克在万众面前亲手接过,就在这神殿门前,其象征意义是无比重要的!

罗德·迪克久居官场,反应相当快,拿过法杖随即双手举过头顶,转身朝着神殿的方向下跪行礼道:“感谢荷鲁斯!感谢伟大的神灵!在您的指引下,历代主神官的法杖回到了城邦!”

城主大人一跪下,所有人都跟着转身跪下了,片刻间偌大的广场上再没有一个站着的人。人们都在感谢神灵,万千人的声音合在一起同如山呼海啸一般。看见这一幕,阿蒙知道自己完全做对了,在这种场合当众交还法杖是最佳的选择。

但听见万众感谢神灵的呼声,他的感觉不禁有些滑稽,这些人到底是在感谢荷鲁斯还是在感谢他阿蒙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