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卷:原罪
第063章 伊索寓言

一路无话,黄昏时分又来到希欧的商队遇袭的地方,骆驼还拴在车上,不远处有跑散的马,沙丘间倒着十余具尸体,其中还有几名拿着武器的保镖。夜狼他们两个人就杀了这么多人,确实是凶悍无比。也许是因为这支商队的规模不大,所以夜狼没有带大队人马,却很不幸的撞到了阿蒙手上。

阿蒙命伊索停下马车,叹了一口气道:“真是不幸的遭遇,这次不能把他们的遗体全部带回,那就先好好安葬。”

当天夜里,安葬好遇难的人,将骆驼和马匹带走,另一辆车却留下了。阿蒙将车劈开成很多长木条,插在埋葬尸体的沙丘上就像一片小树林,留下可辨认的标记。他和伊索做这一切的时候,希欧就在旁边看着,心里并不想毁掉一辆车,但也没有阻止。

阿蒙有一个很奇特的发现,他从冥府获得的能力并没有消失,能够感应到这主仆二人喜怒哀乐等情绪变化,但必须进入深层冥想的状态。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是从冥府中“带出”了这种特殊的能力,或者就是原先所具备的某种能力碰巧被唤醒?

有就有吧,阿蒙并没有多想,他修炼的种种神术对于一般人来说本就是不可思议的神奇力量,再多一种当然更好。

希欧这一次是运送货物去乌鲁克城邦,回程时并没有带多少东西,随身都是贩卖收回的现金,因此夜狼才会紧追他不舍。他怀里揣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钱袋,一路都小心翼翼的没有掏出来过,连睡觉都抱着胳膊。

次日凌晨,三人继续出发,有带篷的马车坐,一路上还能不断换马,果然方便舒服了许多。中午的时候,阿蒙将薛定谔抱到了怀里,取出水袋给它喂水,一滴滴沾湿嘴唇轻轻的润进去,动作就像给婴儿喂奶一般轻柔。

希欧没话找话的搭茬道:“您一定也是埃居人,只有我们埃居人才会这么爱护猫,猫是神灵的象征,受到崇拜与宠爱。我家就养了好几只猫,您要是喜欢的话,我可以将最好的送给您,它可会抓老鼠了!”

阿蒙笑着摇了摇头:“你自己留着吧,我怎可夺人所好?这只猫不是宠物,它是我的朋友,最近病了。”接着他又问了一个令希欧非常紧张的问题:“你这次究竟带了多少钱,让强盗盯上了?”

希欧下意识的双手抱怀,向后缩了缩身子答道:“也不多,就值十来枚神石而已。”

十来枚神石就是几百枚金币,不少了,但阿蒙知道他在撒谎,就算不用侦测神术去窥探什么,从希欧的反应和语气当中也能判断出这位商人没说实话。其实希欧身上的钱超过了二十五枚神石,昨天情急之下做了与强盗一样的许诺,付给阿蒙三倍的报酬,那么至少是七十五枚神石,是一般人难以想像的巨资啊!

等回过神来希欧怎能不肉痛,因此说话打了很大的埋伏,心中惴惴不安,生怕阿蒙看破了什么或者非要检查他的钱袋。万幸的是,阿蒙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要深究的意思,希欧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觉得后背已经出汗了。

希欧的反应阿蒙是清清楚楚,不禁觉得有些好笑。阿蒙仅仅是救人而已,并不想索要那巨额的报酬,更不想敲诈这位商人,他只是在逗希欧玩。此人胆小且吝啬,总是流虚汗的样子很好玩,都克镇上的男人们大多魁梧而健壮,很少碰见这样的。

此时的阿蒙刚刚年满十六岁,样子已经非常成熟,但多少还有少年人的心性。阿蒙接下来的动作又让希欧吃了一惊,只见他从随身的皮兜里取出一个精美的铜瓶,打开塞子,一手抱着猫,一手将瓶口递到猫嘴边,一点点的喂它喝酒。

诱人的酒香飘荡在车厢里,就连前方的赶车人伊索都忍不住深深的吸了吸鼻子,这显然是上等的美酒。阿蒙这瓶酒是在苏美尔镇买的,本就是为薛定谔准备的,当时买了两瓶而薛定谔喝了一瓶就走了。剩下的一瓶酒阿蒙始终没动,一直就放在皮兜里等薛定谔回来接着喝。

马车里没有酒,惊魂甫定在沙漠中赶路的希欧也有些馋了,舔了舔距唇既惊讶又可惜的说道:“这么好的酒,您居然用来喂猫!”

阿蒙解释道:“这只猫是我的朋友,我知道它喜欢喝酒,越好的酒越喜欢。”

希欧:“我们也是朋友。”

阿蒙抬起眼睛看着他:“我救了你,你是否在心痛那将要付出的巨额报酬?是否在心中有些抱怨,我用美酒喂猫,却没有请你喝?”

阿蒙这孩子说话可真直接,仿佛一眼就看穿了希欧那些小心思,希欧躲开了眼神不敢与阿蒙对视,有些慌乱的答道:“没,当然没有!只要一到海岬城邦,我就会支付您三十个神石的报酬,感谢您还来不及呢!”

阿蒙笑了笑,知道自己刚才的话有些促狭、令希欧很不安,他低下头继续专心喂猫。薛定谔似乎并不是真正的昏迷,就是懒得动也懒得睁开眼睛,当美酒递到唇边时,它竟然伸出了粉色的小舌头舔着嘴唇,一幅很享受的样子,一连喝了半瓶酒才微微打了个嗝,又把脑袋钻进阿蒙的怀里蹭了蹭,好像是睡着了。

两天来阿蒙第一次看见这只猫动,看来它在恢复中,不禁也松了一口气,将剩下的半瓶酒又收回皮兜里,留着给薛定谔明天继续喝。既然薛定谔能喝酒,晚上也能喂点肉汤了。

黄昏时分,阿蒙命马车停下休息,走下车在沙丘间安置好锅做了一锅香喷喷的肉汤,晾的不冷不热之后把猫抱过来喂了少许。薛定谔吃的没有以前多,但也闭着眼睛喝下去小半锅,又接着昏睡。这一次阿蒙倒没有吝啬,又做了满满一锅浓浓的肉羹,请希欧和赶车人伊索一起吃。

伊索是奴隶,不能和他们坐着一起吃饭,等阿蒙和希欧都吃完后,他才千恩万谢的吃干净。阿蒙做的肉羹可比商队带的干粮美味多了,希欧吃的也是津津有味赞不绝口,可能比不上城邦中的美食,可是在沙漠中哪还能吃到比这更好的东西?

饭后天已经黑了,沙漠上一片星空分外美丽与明亮,阿蒙找了一座平缓的沙丘,静静的坐下来又开始修炼神术冥想。这些日子经历了这么多事,哪怕在冥府中走了一遭,可是神术基础冥想修炼,他一天都没有中断过。

凌晨天蒙蒙亮的时候,继续出发赶路。希欧看着阿蒙神色很好奇,小心翼翼的问道:“我的恩人,您是一位神术师吗?”

阿蒙很平静的反问:“你为什么要这么问?”

希欧解释道:“我见您在星空下端端正正的静坐了半夜,只有尊贵的神术师大人才会这样冥想,所以才冒昧的开口一问。如果您是一位神术师大人,请饶恕希欧的冒犯与失礼。”

阿蒙摇了摇头道:“不,我不是神术师。”

这时伊索坐在车辕上解释了一句:“老爷,在我的家乡以及更遥远的地方,也有很多人喜欢这样的静坐冥想,思考生命、存在等深奥的问题,他们并不是神术师。……我有时候也喜欢坐在星空下,用心灵去感受一切,想着人间的种种故事。”

他的话倒给阿蒙解围了,无需再做更多的解释。一路不必多述,他们也遇到了来往的其他商队,经过几天的跋涉,沙丘渐渐消失成为戈壁,戈壁上又长出了灌木和野草,终于来到了埃居帝国海岬城邦的边境。

阿蒙本想取出那份通关文件,不料进入埃居比原先想像的要顺利,希欧已经在这条商道上来往多次,与把守关卡的税吏和士兵很熟悉,交了费用直接进入。伊索是他的奴隶、阿蒙是他的保镖,打了声招呼没有接受检查就入境了,准备好的文书都没用上。

入境之后,希欧有些为难的对阿蒙说:“这里已经是埃居境内,但我要到了海岬城才有商号,在那里才可以支付给您的报酬。”言下之意是希望阿蒙继续护送他,直至到达海岬城邦的主城。

阿蒙笑道:“正好,我也要去海岬城,继续一道走吧。听说您打算直接回梦飞思,我要在海岬城办一些事情,我们在那里分手。”

从边境关卡到主城,还有很远的路,沿途官道经过不少村庄和市镇,最大的市镇是北边靠海的一个港口,居民足有好几万人,显得十分繁华,简直就像一个小小的城邦了。希欧对阿蒙解释,自从与哈梯王国叙亚城邦的陆上交通被洪水切断之后,这两个城邦之间的商贸往来就依靠海运,因此这个港口市镇变得繁荣起来。

但整个城邦的商贸却受到了一些影响,原先三条重要的贸易商道损失了大半条。

埃居帝国与哈梯王国的海运交易,在罗尼神河入海口处梦飞思城邦所属的各个港口出发更方便,没必要绕远到海岬城邦来。海岬城邦目前是巴伦王国与哈梯王国之间货物贸易的中转站,而埃居帝国与巴伦王国之间的陆路运输也仍然要经过海岬城邦。

几天之后他们终于进入了海岬城,阿蒙亲眼见识到这座城邦的繁荣。他去过巴伦王都,若说繁华当然什么都见识了,但各地的人烟气息是不同的。海岬城邦的大部分地区土地贫瘠,农牧物产并不丰富,但贸易却相当发达,因此城邦中有数不清的商铺、店铺,可以见到各地的特产、美食、美酒,大街小巷中还有各国的艺人表演,令人眼花缭乱。

这是一座充满生气的城邦,杂乱中却荡漾着生机,非常有生活气息。游走在这里的大街小巷中,闻着各种美食的气息、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还有那些享受着美酒美食、欣赏着艺人表演、或正在讨价还价的人们,有一种生动感扑面而来。

如果有一个厌世想自杀的人,应该带到这种地方来走一走、逛一逛、感受感受,很可能会打消寻死的念头。前不久刚从阴森冥府中脱身的阿蒙,来到这里的感觉非常好。他的性情坚韧,但对于一个少年来说,经历的事情未免有些太沉重了,需要在这种地方好好放松,正应该是活泼开朗的年纪。

希欧对救命恩人还是很给面子的,不仅帮阿蒙安排好了客栈,还让伊索驾马车带着阿蒙在城邦里玩了两天,去各种热闹的地方。伊索虽然是个奴隶,但见闻很丰富,有一肚子说不完的故事,有他做向导很有趣。

第三天,希欧请阿蒙来到了自己在海岬城邦开设的商铺,让商铺的掌柜亨伯特当面点清了三十枚神石,放在柜台上说道:“我的恩人,这是支付给您的报酬,请您千万不要客气,一定要收下。”

希欧的表情和语气都尽量显得很诚恳,可阿蒙能感觉到他的身体绷的有些紧,就似抓住什么东西想往回用力的样子,心脏有一种被握紧了的感觉。——无论是谁拿出这样一大笔财富都会感到心疼的。

阿蒙也不想让他为难,何必救了一个人又结怨呢?他一摆手,语气很平静也很坚定的说道:“希欧,你应该庆幸你还活着,因此可以继续享受这些,但别忘了你请的保镖和那些伙计已经死了。这些神石我只拿走十枚,谢谢你的报答!剩下的钱,就做为那些死者家人的抚恤吧。”

希欧闻言感动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上前几步抓住阿蒙的手臂道:“谢谢您,我的恩人!您如果有空经过梦飞思,请一定要到我的府中作客,我会给您最好的招待!”

伊索也也非常感动,从柜台上拿起十枚神石,跪在地上双手递给阿蒙道:“这位英雄,我替那些不幸的人谢谢你,为您的勇敢、正直、慷慨以及仁慈祈福!”

阿蒙将神石接过来揣进兜里,伊索在激动之余却忘了一件事,埃居帝国的法律同样规定奴隶的手不可以触碰神石,违反一次便要被砍掉一根手指,而他同时拿起了十枚神石!

在谁也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商铺的掌柜亨伯特突然大声道:“希欧老爷,伊索这个奴隶触碰了十枚神石,这是严重的违反了帝国法令!……他仗着伶牙俐齿,已经多次说过逾矩的话、做过逾矩的事,这是不能容忍的!”

谁也没想到,在这种看似很感人的场面中突然出了这样的事。亨伯特的声音很大,所有的伙计都听见了,而伊索的脸色刷的一下就变得惨白,却咬着嘴唇没有说话。阿蒙心中一惊,看着这位奴隶,突然想起了自己当初在都克镇被萧咕祭司逼问的场景。

希欧心中明显有怒意,很不满意舒伯特将伊索的过失大声的说了出来,装作没看见不就完了?伊索是个很能干的奴隶,能言善道很有见识,非常受希欧的重视,这一次要不是伊索反应快及时驾车带着他逃往沙漠深处,此时希欧已经没命了。

但是众目睽睽之下,众人都看见了,亨伯特还大声说了出来,希欧也不好公然违反帝国法令。

阿蒙瞄了亨伯特一眼,发现这位商铺的掌柜看着伊索时,心中分明有恼怒和恨意,还有幸灾乐祸的得意。这是为什么呢?这种心态也许并不难理解,就像萧咕当初要惩罚无辜的阿蒙一样,出于一种发自内心深深的嫉恨。

希欧这次损失很大,虽然都是这位老爷的钱,但记帐的话也是海岬城邦商铺的损失,刚才那三十枚神石就是从此处商铺的帐面上拿的。而伊索身为一名奴隶,这几年越来越得到老爷的重用,地位甚至比他这位商铺掌柜还高,亨伯特早就看不顺眼了,而且伊索平时还讽刺过他好几次。

这次伊索又救了老爷,以后岂不是更加不安份了?亨伯特碰巧抓住了他一个过错,当然要整他!

希欧当着伙计的面很是为难,用求助的目光看着阿蒙道:“恩人,您看这个奴隶应该怎么处置呢?”他分明是不想砍伊索的手指,否则就不必多问了。奴隶也是他的财富,废掉一个奴隶尤其是最能干的奴隶,也是损失啊,他可舍不得。

阿蒙自问尚无亚里士多德那种辩才,而且情况也完全不一样,于是和颜悦色的问伊索道:“如果想留下你的手指,需要什么样的理由呢?”他想听听这位奴隶如何为自己辩解?如果实在不行,他就花一大笔钱当场把这个奴隶买下来带走,省得再啰嗦。

伊索跪在地上抬起头来,尽量使声音平静不发抖:“希欧老爷,这位英雄,帝国的法令确实规定奴隶的手不可以触碰神石,但帝国同时还有另一条法令。奴隶是属于主人的财产,只要不与他人发生纠纷,如何处置、何时处置,都由主人决定。”

希欧点了点头道:“是的,是由我来处置,但我不能违反帝国的法令,大家都看见了你触碰神石。阿蒙问你若想留下手指需要什么理由,你能告诉我一个正当的理由吗?”

伊索缓缓答道:“您能听我讲一个故事吗?是我早年的见闻,一位叫毕达哥拉斯的远方贤者的故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