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卷:原罪
第062章 给你两个选择

独行穿越千里沙漠,当然要做足够的准备,在那种环境里,恐怕元素神术也凝聚不到足够的水。幸亏阿蒙有神奇的骨头,就在湖边凝聚净水装入器皿随身藏好,然后将薛定谔抱在怀里坐下休息。

第二天凌晨,阿蒙出发了,就似当初离开都克镇时一样,拄着一支精铁法杖,皮兜有一只昏睡不醒的猫,孤独的穿行旷野。他这次不是进入深山,而是在沙漠中南下,前往遥远而陌生的埃居帝国。

虽然是冬季,但在一望无际的沙丘中,沙粒反射着炙热的阳光,四面白花花的一片,想找个遮阳的地方都没有,仿佛过不了多久就会把人烤干。连蝎子都钻到沙子的深处不再露头,阿蒙不紧不慢的走着,脚步始终没有停留。

他本想找地方休息,可发现无处躲避阳光与热浪,与其坐在炙热的沙子上还不如继续往前走。如果有人在身边,会察觉到阿蒙周围的空气很凉爽,他使用了神术。这么做主要倒不是为了让自己舒服,而是担心皮兜里的那只猫。薛定谔很虚弱,阿蒙自然不忍再让它经受沙漠中的燥热折磨。

他一边走一边在回想这段时间的经历,梅丹佐的遭遇、小茜公主的图谋、尹南娜的计划、冥府中所见的种种。他在哀伤中感到一丝欣慰,父亲的灵魂终于安息了,达斯提镇长的灵魂也解脱了。记得老疯子曾经说过,阿蒙应该感谢与报答达斯提,找到摩西并指引他返回家乡重建家园,这就是阿蒙的感谢与报答。

达斯提镇长的灵魂告诉阿蒙,那冥府并不是死后的亡灵真正的归宿,而是冥王用一种能操控亡灵的神术所营造的世界。阿蒙随着尹南娜穿越了冥府的七道门户,有种种复杂的感受,难道那就是冥王所谓的神域吗?倒很符合冥王的身份,不知其他神灵的神域又有什么不同的奥妙?

现在回想起那七道门户,阿蒙总觉得其中缺少了什么,并没有完全的展现灵魂死后的归宿世界,而且令阿蒙十分厌恶。老疯子让他寻找成为神灵的道路,如果有一天阿蒙真的成为了神灵,他要做的事情之一就是摧毁那座冥府,并构建一个真正的亡灵归宿地。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五级魔法师的幻想而已,但是谁又能去阻止一个少年去展开梦想呢?冥王埃雷彼恐怕想不到,阿蒙从冥府脱身之后竟有了这样的愿望。就算冥王知道了也不过是一哂而已,她才不会把这个小小的凡人当回事。

在烈日下的沙漠中施展神术行走,对神术力量是一种持续的消耗,也只有阿蒙才有这样的习惯。有过在乌鲁克城郊耗尽力量的虚弱遭遇之后,阿蒙也知道该如何控制与调节,避免不经意间再陷入那种处境。

正午阳光最强烈的时候,阿蒙一拍腰间,不知从何处飞出一团水雾,在头顶上凝结成一片冰晶状的云,随着他向前飘行却不蒸发散去,就像一张反射光线的遮阳伞。要是有一辆带篷的马车就好了,自己那辆马车还丢在阿卡德镇的客栈里呢。——阿蒙刚刚这样想,抬眼就看见了一辆马车驶来。

沙漠中无所谓路,只要能走就行,但这辆车跑的未免太快了,在大中午的一路狂奔,赶车人挥着鞭子连连抽马,这是想把马累死吗?没过多久这辆车已经越过了前方的沙丘,赶车人老远看见阿蒙先是面露喜色,紧接着才发现阿蒙只是徒步一个人,又一脸失望的在车上大声喊道:“沙漠强盗追过来了,还不快躲!”

阿蒙在都克镇长大,经常听来到镇上的商人们说起沙漠强盗的故事。叙亚沙漠属于埃居、哈梯、巴伦三国交界地带,同时也是各国来往的重要商道,有携带大量货物的商队通行,自然也有强盗出没。

据说沙漠中的强盗来去如风、凶悍无比,假如遇上了很难留下活口,甚至有人专门称呼这些强盗为沙漠族。这里是千里无人区,附近的地形又很复杂,说不清是哪个国家的歹人流窜至此干杀人越货的买卖,很难肃清也很难追查。

大型商队一般都会花重金请武士护卫,而小型商队也要请保镖,但碰上大股的流匪只能自求多福了。那个赶车人心眼还算很不错,本来想向阿蒙呼救,却发现阿蒙救不了他们,于是就提醒阿蒙自己躲起来。

强盗还没看见阿蒙,躲在沙丘后面或者钻进松软的沙子里暂时把身体掩盖好,或许能逃过一劫。阿蒙朝着赶车人点头道:“多谢提醒,你不必害怕,我来挡住强盗。”

从小就听过沙漠强盗的传说,还是第一次遇见,他有些好奇,更何况还有救人的机会,做点好事何乐而不为呢?阿蒙一挥法杖,头顶上的那片云悄然消失,他提着树枝从飞奔的马车旁走过,紧接着就听见了马蹄声,远处的沙丘后面追来两个人、四匹马。

两名穿着黑袍、用斗篷罩住脑袋的强盗骑马追了过来,后面还系着一匹马随之奔跑。他们一手提缰绳、一手拿着雪亮的弯刀,边追边喊道:“死胖子,不要再跑了,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痛痛快快把身上的钱交出来,大爷就给你个痛快的。不然的话,就把你绑着丢在沙漠里活活晒成人干!……咦,臭小子,你是谁?”

两名强盗看见了与马车擦肩而过突然出现的阿蒙,很惊讶怎会冒出来这么个人,不逃跑不躲避居然迎向了他们。马跑的很快,说话间就到眼前了,左边马上的强盗顺手就是一刀,他杀人杀习惯了,连对方是谁都懒得细问,在这种场合谁遇上了也就是一个死。

弯刀是精铁打造,刀身带着弧度,很适合借助奔马前冲的力量劈砍划切。刀劈向阿蒙的时候,刀刃上还带着一层淡淡的毫光,锋芒笼罩的范围远远超出了刀身的长度,这是一名五级武士才能拥有的武技,难怪传说中的沙漠族那么凶悍!

阿蒙却没有死,就听见咔嚓一声,他手中的“树枝”迎了上去,没有与刀身相碰,穿过锋芒直接打在那人握刀的小臂上。

陡然一声惨叫,那名强盗的小臂被打折了,刀也脱手飞出。“树枝”却没有停下,直接向前一挑,马往前冲,那人却被挑到半空重重的摔落在沙丘上。另一名强盗根本没想到这一出,他的马已经跑过去了,大惊之下急忙勒马回转,举刀冲向阿蒙。

结果他的马却很“不幸”踩到了松软的流沙上,奔跑中前蹄陷落往下一跪,突然摔倒向前打了个滚。强盗猝不及防摔落马下,又被翻滚的马身重重压过,也不知断了几根骨头,闷哼一声当场就晕了过去。

阿蒙收拾了这两个强盗,动作利索无比,也就是人马一相错的功夫。

他本人同样是一名五级武士,可能战马上的武技不如那名强盗,对付第一人时没有运用任何神术,对付第二人也只用了土元素神术中的流沙陷落。但对方未免太轻敌了,第一刀完全是漫不经心,也根本没想到阿蒙出手是如此冷静准确。

阿蒙有在山中围猎、将如潮涌来的野兽全部打倒活捉的经历,这两人冲来时虽然气势汹汹,但还不至于让他感到压力很大。而且年轻的阿蒙恐怕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自己身上不知不觉中增添了另一种气质,他已经很少会感到害怕与惊慌,这一切也许与经历有关。

冥府都见识过了,沙漠上的强盗就算再凶悍,又怎能让阿蒙惊慌失措?

感到万分惊惶的是那名摔落沙丘的五级武士,他抬起左手大喊道:“请原谅我,我不知道您是一位独行的英雄!……我不是冲您来的,冒犯纯属无意,如果您放了我,我会给您重重的酬谢,我的库房里堆满了金银!”

“英雄,我的恩人,您千万不可放了他们,回头他们就会带着大队的强盗来杀你的。这两个人是沙漠强盗的头领,他们杀光了商队中的其他人,只有仆人驾着马车带我逃到这里,幸亏遇见了您!”

远处跑来一个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的胖子,再回头看去,那辆马车已经停下了,拉车的马口吐白沫抽搐着倒毙在沙丘上。被皮鞭抽打着在烈日下一路狂奔,拉着一辆车还有两个人,这匹马终于活活累死了。假如阿蒙再晚来一会儿,他们恐怕就遭了毒手。

那惊恐的强盗看见胖子,突然眼神一亮,指着他冲阿蒙喊道:“英雄,就是他,他身上带了一大笔钱财,您杀了我不如杀了他,这样您就发财了!他身上的钱全是您的,如果能放我走,我夜狼会奉上双倍的报酬,这个胖子身上有多少钱,我就付给您双倍!”

这个人叫夜狼,阿蒙居然听过他的名字,来到都克镇的商人们提起过好几次,据说此人带着手下的四十大盗横行沙漠,是一股极厉害的流匪,就连城邦派军队几次追剿都没成功。胖子闻言吓了一大跳,战战兢兢的不敢再往这边走了,颤身喊道:“恩人,您救了我的命,我一定会重重报答的,只要我回到埃居,身上这点钱也可以付给您三倍!”

阿蒙身手这么厉害,转眼就收拾了两名强盗,而且是独自一人穿行沙漠,谁知道他是什么来历?说不定也是一位独行大盗呢!假如他起了歹心,在这无人的沙漠中,那个胖子一样得倒霉。一想到这些,怎能不让人害怕,胖子也赶紧许下了重谢的承诺。

阿蒙却没有理会商人与强盗各自的想法,转身问那个胖子道:“你要去埃居?还有马车,嗯,很好!请问你是什么人,又遇到了什么事?”

阿蒙的声音不大,但却自有一种威严,胖子赶紧鞠躬道:“我是埃居帝国梦飞思城的商人希欧,运送货物到巴伦王国的乌鲁克城邦贩卖,归途中遇到了强盗,就他们两个人,却杀了商队的保镖和所有的伙计,只有我和我的奴隶逃到了这里。”

阿蒙又问了一句:“去乌鲁克城做生意,你认识莱斯科特·李吗?”

希欧大喜过望,连连点头道:“认识,当然认识,我有不少货物就是卖给他的,还经常在他的商铺里买东西。请问您是他的朋友吗?”

阿蒙:“还算是朋友吧,我曾经保护过他一次。”

希欧一听这话就“明白”了,阿蒙是一名武士,曾经做过莱斯科特·李的保镖,他赶紧走近几步说道:“太好了,那我们也是朋友!您如果保护我平安回到埃居,我会重谢您的!”

那强盗见他们俩居然越聊越熟了,着急的大喊道:“英雄,您怎么可以信任一位无耻的商人,他们比强盗还不守信用!……你杀了他现在就可以拿到一大笔钱,放了我,保证会得到另一笔重金,我夜狼在沙漠上可是出了名的守信!”

阿蒙却好似没有听见夜狼的话,一指周围的四匹马对希欧道:“把这些马都带上,其中一匹套上车,另外三匹牵在车后面,一起走吧,我正巧也要去埃居,可以顺道送你去海岬城邦。”

两名强盗落马之后,四匹马就站在原地,包括刚才那匹前蹄陷落的马此刻也站了起来,并没有受伤。希欧拉车的马已经倒毙,在这沙漠里长途跋涉还有三个人乘车,一匹马显然是不够的。那两匹没有骑乘的马背上驮着皮囊,应该是饮用的淡水,在沙漠中行走也是必须的。

还没等希欧吩咐,那赶车的仆人已经跑过来将四匹马的缰绳都牵住,一起拉到了车那边,将马背上的皮囊解下来扔进车里,又在车辕上换好了一匹马,很恭敬的喊道:“老爷,这位英雄,车已经备好了!”

夜狼坐在沙丘上喊道:“英雄,您不能这样做!”

阿蒙将地上的两柄弯刀拣了起来递给希欧道:“这个拿好,也不要留下。”

希欧哆嗦了一下,但还是小心翼翼的接了过去,低声问道:“您不杀了这两名强盗?”

阿蒙摇了摇头道:“我不想杀人。”

夜狼摔落的时候腿受了伤,一直挣扎着没站起来,在那里喊道:“您既然不想杀了我们,为什么要带走马匹和水,我们会在沙漠上活活渴死的!”

阿蒙向马车走去,缓缓的答道:“我不杀你们,仅仅是因为我不想杀人,不是你们不该死!你刚才砍向我的那一刀就像切草一般,可曾问过我是谁,难道还要让我来救你吗?如果不想在沙漠上被活活渴死,我有两个建议,第一,等待神灵来救你,第二,被太阳烤干之前先自杀,给自己一个痛快。”

这话让希欧又打了个哆嗦,阿蒙可真够狠的,不过细想也理所当然,假如刚才那一刀没躲开,阿蒙早就暴尸荒野了。上车的时候阿蒙问了赶车人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赶车人答道:“我叫伊索,是希欧老爷的奴隶。”

阿蒙点了点头:“伊索,你做的很不错,驾车往回走吧。”

马车调头,后面拴着三匹马,上面坐着三个人,向着南方驶去。希欧撩开车帘望了一眼在视线中渐渐消失的夜狼道:“他死定了!”

阿蒙哦了一句:“你是怎么知道的,或许有人会经过并救了他们。”

希欧:“这不可能,自从那场大洪水过后,沙漠以北已经成了汪洋沼泽,陆路交通被切断了,没人再走这条商道,我是逃亡中慌不择路才会往北走的。”

阿蒙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那他们确实死定了。那个人叫夜狼,我听过他的名字,在沙漠中血债累累,如此归宿也算该当。”

希欧却似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拍脑门道:“恩人,夜狼这个名字我也听说过,他长年袭扰商道,海岬城邦的城主迪克大人悬赏缉拿,谁如果能够活捉或者砍下他的头颅,送到海岬城邦将会有一大笔赏金,您差点错过了这个机会!”

阿蒙却没有命马车返回去,而是一指地上的那两把弯刀:“我没兴趣要这笔钱,你如果想要的话,刀就在脚下,去砍下他的头颅带回城邦,赏金就是你的!”

希欧又一哆嗦:“我哪有那个胆子,您不想要那赏金那就不要了,反正只要到了海岬城邦,我一定会重谢您的!”这个胖胖的商人神情多少有些遗憾,他没胆子拿刀砍下一位悍匪的头颅,另一方面也不敢去领赏啊。就算夜狼死了,可他手下的大盗们还在,假如知道了是希欧杀的夜狼,以后还走不走这条商道了?

马车继续前行,希欧又问了一句:“恩人啊,我还不清楚你来自何方、叫什么名字?”

阿蒙答道:“我叫阿蒙。”他只说出了名字,并没有介绍自己的来历,希欧也不好多追问。在这位商人看来,阿蒙既然做过莱斯科特·李的保镖,可能是一位在大陆上四处游历的武士。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