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卷:原罪
第061章 送我回埃居

阿蒙的处境是自己造成的,因为他唤醒了太多的灵魂,并使他们得以解脱。他不禁在内心中问自己:“假如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我还会那样做吗?”答案是肯定的,他仍会那么做,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父亲与达斯提镇长等人的灵魂被禁锢在冥府中不得解脱。

在这种自我的诘问中思索时,阿蒙也在用侦测神术查探着周围的虚空,发现不远处有人突然出现,急忙转身望去。只见冥府守门人内提从黑暗中浮现,手中拿着一条黑雾状的锁链,冷冷的说道:“阿蒙,请将灵魂交予我禁锢,成为冥王大人永远的奴仆。”

内提的声音冰冷,似乎不带一丝人类的感情,不容阿蒙反抗。然而这位冥府守门人刚刚走近,手中黑雾状的锁链还没完全展开,却突然发出一声惊恐的怪叫,就像看见了什么可怕至极的事物,一转身就消失在阴影中,跑的比飞还快!

他看见了阿蒙拿出三支卷轴,并将其中两支扔了过来,手中还握着一支灰色的卷轴。阿蒙的决定非常干脆,想逃的话就应该尽最大的能力趁现在就逃,假如被内提禁锢了灵魂恐怕就永无机会。他所拥有的最强大的手段,就是尼禄留下的那三支没有标注的高级神术卷轴。

尼禄特意用这三支卷轴做为报答,可见其珍贵与威力巨大。阿蒙本以为自己在很长时间内都不会动用,没想到这么快就必须要用到它们了。

接连穿越冥府的七道门户见到冥王埃雷彼,阿蒙判断自己并没有去别处,仍在那个巨大的山洞里。冥王埃雷彼不知借助怎样的力量布置了一座奇异的神术大阵,使所有进入这里的人仿佛来到另一个世界,肯定也包含了某种极高明的空间神术与信息神术。

尼禄留下的那支银白色细长轴芯的卷轴名叫“空间乱流”,它可以打碎空间屏障的封闭,是被神术空间困住时最佳的逃遁手段。但施展空间乱流会有无数空间裂隙产生,可能会伤到施法者自己,因此是一种很危险的高级神术。

另一支金色轴芯的卷轴名叫“信息湮灭”,它可以打乱封印的神术信息,属于一种破坏性的神术。高明的信息神术结合空间神术不仅可以用来保存与传递信息,同时也可以制作各种伪装与陷阱,“信息湮灭”是用来破坏的。

这两支卷轴的效果恰恰针对阿蒙此刻身处的环境,他从肋下的骨头中取出卷轴时,顺手把那一支灰色的、效果不明的卷轴也拿了出来,但并没有扔出去。冥府守门人内提好像很识货,见阿蒙取出这几支卷轴就知道不妙,赶紧闪了,也不知害怕的是究竟哪一支卷轴。

“信息湮灭”能够搅乱这个神术构建的虚幻世界、“空间乱流”能够使阿蒙从神术空间中脱身,却不知会被带往什么地方。使用这种卷轴,以他现在的能力还不能完全控制,说不定也会被无数的空间乱流撕成碎片,但阿蒙还有另一个办法保护自己。

祭出两支卷轴渐次展开,阿蒙又从怀中取出那根骨头在无尽虚空里展开成一艘无形大船,进入到那奇异的空间之内。

“信息湮灭”爆发,四面一片混沌,什么都感应不清了。紧接着“空间乱流”爆发,周围的世界就像被撕裂成无数的碎片,无形大船带着阿蒙被各种凌乱的力量牵引,穿越混沌也不知去了何处,连阿蒙自己都不清楚。不论去哪里,总比留在这阴森的冥府中被禁锢灵魂更好。

他消失了,逃离了冥府世界。

……

洞穴深处,那巨大的地下宫殿中,埃雷彼的怒声如雷:“内提,你竟然连一个五级魔法师都没拦住,让一个大活人从我的冥府中逃脱!……最令我愤怒的,是你身为冥府守门人,竟然主动让开了去路!”

总是被一团阴影包裹的内提站在埃雷彼面前,战战兢兢的答道:“我伟大的女王,您猜我在他的手中看见了什么?他拿出了一支‘毁灭风暴’正要展开!”

埃雷彼吃了一惊:“什么?毁灭风暴!什么人能制作这样的卷轴、又肯制作这样的卷轴?”

内提小心翼翼的提醒道:“埃居的神术师尼禄,他能制作这样的卷轴,女王大人没有听说过吗?”

埃雷彼皱起了眉头:“我听说过,他是人间的天才,居然真的制作过这种卷轴?可是这个人三十多年前就死了,阿蒙才多大,怎会认识尼禄?……他来的时候我就一眼看穿,他身上不可能有卷轴,况且使用毁灭风暴是自杀而不是逃跑,我感应的很清楚,他并没有使用。”

内提解释道:“他只是拿在手里并没有用,却展开了另外两支卷轴——信息湮灭与空间乱流。”

埃雷彼呵斥道:“在我的神域中发生了什么我当然清楚,确实是这两种卷轴的效果,阿蒙不见了!”

内提的声音很细,仿佛是害怕大声说话会再度激怒女王:“信息湮灭使他一时间无法被您察觉,但他自己恐怕早就被空间乱流撕成碎片了。”

埃雷彼怒吼道:“如果他真的想自杀,直接使用毁灭风暴就足够了,如果你逃得不快一样得送命,何必再用那两支卷轴,他分明就是想逃离冥府。……我只有一件事不明白,他能将卷轴带进来,而我却没有发现!我的冥府守门人,你对此有什么解释?”

女王愤怒的目光亦如空间乱流一般可怕,内提下意识的后退一步道:“穆芸,一定是穆芸女神捣的鬼,这只有神灵才能做到!她恨您羞辱了她,故意给您难堪,可能是与阿蒙早就串通好的!”

这怎么可能呢?穆芸女神离去时与阿蒙并不在一起,更不可能将那三支卷轴交给阿蒙。阿蒙的那三支卷轴是从身上突然取出来的,似是无中生有,做为神域的主人埃雷彼当然清晰的察觉到了。但还没等她搞明白究竟,信息湮灭就爆发了,阿蒙消失在空间乱流里。

但在内提看来,穆芸女神捣鬼是唯一能说得通的解释,最大的疑惑却留给了埃雷彼女王本人。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假如穆芸将来真用一个人交换阿蒙,冥府女王却交不出人来。

……

连穆芸女神都没想到,她前脚刚离开冥府,阿蒙后脚就逃走了,连片刻功夫都没耽误。穆芸重新出现在峡谷中的洞穴之外时,已经恢复了装束,衣裙、金冠、饰物、法杖如初。她回头望着冥府入口恨恨的说道:“埃雷彼,我的姐姐,我会记住今天的羞辱,迟早会回报你!”

说完话她正准备离去,却感应到那冥府深处传来莫名的空间波动,又骂了一句:“你又在搞什么鬼,禁锢一个阿蒙居然这么大动静!想刁难我吗,好,我就送一个人把阿蒙给换回来!”

她的身形从峡谷中消失了,不知过了多久,这位女神又出现在亚述高原的某处。这里已是亚述王国的境内、云雾笼罩的高寒之地,四周可见冰川积雪,是一片广大的、荒凉的平原。穆芸女神向前走去,一挥手中的长春藤法杖,进入了一个奇妙的、凡人不可见的世界。

广袤的草原铺展而开,如起伏的绿茵毯,涓涓细流清澈见底,在丘陵间蜿蜒流淌。远处的山脚下开满山花,花丛中有一座漂亮的宫殿,宫殿内传出舞乐之声。谁又能想到,在亚述高原的深处竟有一个如此美妙的地方,假如神灵不打开门户,就算凡人来到此地也发现不了痕迹。

穆芸女神悄然走进宫殿,无声无息的穿过回廊,进入了一间布置的十分华贵的厅堂,舞乐声就是从这里传出的。有一位美丽的少女正站在厅堂中央轻摇曼舞,她穿着轻纱般的衣服,上衣恰恰只盖住了胸前最高耸的地方,随着舞动,诱人的乳球若隐若现。下身的纱裙很短,裸露的腰腹间系着一条金链,金链上挂着眼泪状的吊坠。吊坠不断拍打在她翘起的臀部上,发出悦耳的叮咚声。

厅堂的正面有一张躺椅,那本是属于女神的座位,现在上面却半躺着一个男人。此人皮肤白皙看上去很年轻,相貌相当英俊,五官就似完美的大理石雕。他手里端着一杯酒,正在很享受的看着面前少女的曼舞。

“舒布拉、杜姆兹!你们在做什么?”女神突然出现在厅堂里开口喝问,声音中透出一股深深的寒意。

正在曼舞的侍女舒布拉听见这声音,转身就扑倒在穆芸的脚下,又惊又喜道:“我伟大的女神,您从冥府中回来了!”

穆芸女神冷冷道:“我当然回来了,难道你希望我回不来吗?真没想到,我的侍女却趁我不在的时候勾引我的丈夫!”

舒布拉在地上前行两步,张开双臂流泪道:“不,女神,您误会了!……是您的丈夫杜姆兹说您去了冥府,您的姐姐不会再让您回来。……他让我献上艳舞并诚心侍奉他,他就会想办法去救您。我说的都是实话,女神啊,我不可能欺骗您!”

坐在椅子上的男子已经跳了起来,有些惊慌与尴尬,尽量露出亲切的笑容道:“我亲爱的女神,见到你回来简直太高兴了,我正在想办法怎么去救你呢!”

穆芸一指艳装的侍女道:“这就是你想的办法?很好,那你就去救我吧,冥府女王要我送去一个爱过的男人,做为冥王的奴仆,那就是你了!”说着话,她已经举起法杖指向杜姆兹。

“穆芸,你太过分了!身为女神就可以为所欲为吗?……你引诱吉尔伽美什遭到拒绝,却让恩启都爱上了你!……你曾经爱过多少男人又伤害了他们?我不过是让精灵侍女跳了一段舞,就要承受如此残暴的惩罚!”

杜姆兹也露出了愤怒的神色,大声斥责着穆芸女神,突然将手中的酒泼向了她。酒化作了一片金色的烟雾,将整座厅堂弥漫笼罩。只听穆芸轻喝一声,烟雾又凝聚成无数细小的冰滴,落在地上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

“仅仅是跳了一段舞?我会做出你这样的事情吗,我惩罚的不仅是背叛,还有背叛时犯下的罪行!”穆芸女神从消失的烟雾中显露身形,但杜姆兹已经不见了。

他在泼出那杯酒的同时,身形倒地变化成一条蛇,溜出了厅堂与这座宫殿,飞快的离开这片奇异的神灵洞府,在亚述高原的群山间消失不见。

穆芸女神余怒未消,见舒布拉仍跪在身前,她喝问道:“我的精灵侍女,你怎么没有跟随杜姆兹逃走,仍然忠于我吗?”

舒布拉流泪不止:“伟大的女神,舒布拉一直忠于你,您应该清楚。”

穆芸的怒容稍霁,缓缓点了点头道:“是的,我清楚,这是杜姆兹的背叛。拿着我的法杖,去属于我的各处神域,带上神仆夏拉和塔库将杜姆兹抓住。将他押到冥府交给我的姐姐埃雷彼,换回一个叫阿蒙的人。”

精灵侍女提醒道:“女神,杜姆兹毕竟是您的丈夫。”

穆芸冷冷的说了两个字:“前夫!”

……

阿蒙恐怕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这么“走运”,穆芸竟然命人去抓捕逃走的“前夫”,并打算送入冥府来交换他。此时的阿蒙又去了哪里?

他进入无形大船、空间乱流爆发,在混沌中受到剧烈的冲击和凌乱的牵引,就像在汪洋激流中穿行,恍恍惚惚、浑浑噩噩不知经过了多少时间和空间,更不清楚身处何地。幸亏有骨头化成的奇异空间保护,否则阿蒙早已被空间乱流撕成碎片。

一阵巨大的空间震荡从四面传来,阿蒙差点没晕过去,然后无形大船停下了,一切终于归于平静,他居然出现在一片星空下的世界里。无形大船搁浅在水边,这里不知是湖泊还是海洋,前方是岸,岸上的淤泥间长着浅浅的野草,再放眼向前看,是一望无际的沙漠。

这是什么地方?他怎会出现在这里?然而阿蒙却来不及多想,他立即跳下大船招手收回那根骨头,拔脚就冲向了岸边。——因为他看见了一只猫,趴在岸边很虚弱、奄奄一息的样子,正是好久不见的薛定谔。

“这里是叙亚沙漠,阿努纳启神域的边界。我知道你有卷轴和骨头,可以逃离冥府,用尽了我所能凝聚的力量,将你接引到这个地方,向西南走,带我回埃居……”

这是薛定谔用爪子在地上写的字,很是潦草凌乱,应该还没写完,爪子软软的垂在软泥间。这只猫趴在岸边的湿土上已经昏迷不醒,皮毛沾着泥失去了原先的光泽。——原来是它把阿蒙“接引”到了这里,真是难以形容的神奇!

见到地上的字再看看周围的环境,阿蒙突然认出了这个地方,在尹南娜展示的神术影像中也见过。洪水造成的山崩截断了幼底河的一条支流,河流改道经过沼泽,在叙亚沙漠的北部低洼处汇聚成一个巨大的内陆湖,他此刻正站在这个湖泊的南岸。从这里穿过沙漠向南走再西转,便可以到达埃居帝国的海岬城邦边境。

从冥府入口所在的山谷,到达这个湖泊的南岸,足有数千里之遥,阿蒙逃离冥府穿越空间乱流,竟然直接出现在此处!不知是冥府的空间奇异还是薛定谔的力量神奇,但这只猫此刻已无法再对阿蒙解释什么了。

阿蒙记得薛定谔总是喜欢呼呼大睡,难道是一直在凝聚力量吗?这一次却为了接引他而全部用尽了。

他无限感激的抱起薛定谔,就以骨头当作法杖,一股脑施展了几乎是自己所会的各种治疗神术。湖边光芒闪烁,从四面与天空汇聚到他怀中的那只猫身上。但薛定谔仍然在昏迷中毫无反应,看样子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

阿蒙很担心却又无计可施,又看了看薛定谔的留言,这只神奇的猫应该没有事,只是需要休息,在昏迷前留言让阿蒙带它回埃居。

阿蒙原先的打算,离开阿卡德镇之后,就去海岬城邦归还尼禄的遗物。这一次能顺利的从冥府脱身,更应该感谢留下卷轴的尼禄,那就带着这只猫去埃居吧,他身上还有迪克城主签发的通关文书。

据老疯子说,这只猫是贝尔当年从伊西丝神殿“偷”出来的,现在这只猫要阿蒙带它回埃居,难道它也想返回家乡吗?

阿蒙有些奇怪,薛定谔当初能从幼底河谷中跑到都克镇,如今又能从他们分手的地方穿过沙漠来到这里,它如果想返回埃居的话也完全可以回去,为什么一定需要自己来护送?

可能是这只神奇的猫失去了某种力量,在长途跋涉中需要保护,所以才一直等待阿蒙的出现。或者它是为了接引阿蒙用尽了某种力量,所以无法再自己回去。至于具体的原因,恐怕只能问薛定谔了,可惜这只猫现在回答不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