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卷:原罪
第059章 冥府的门户

阿蒙点头道:“我准备好了,但可不可以稍微休息一会儿?”

穆芸女神笑了:“这三天你也累了,你不可以吃冥府中的任何食物、喝那里一口水,哪怕是水元素神术凝聚的水滴也不可以饮用,确实需要休息并做一些准备……黄昏时我再来,你一个人在这里不可以向前走,千万不要自己先进去。”

说完话她就消失了,将阿蒙独自一人留在这阴森的峡谷中。光线很暗,近处没有一点声音,可耳中却总能听见极遥远的地方有什么声息,却又不真切。前方的山崖合拢成的巨大洞穴一片幽暗,不知通往多深多远,就像一张随时要噬人而入的巨口。

站在这里,全身的寒毛下意识的都竖了起来,一阵阵难以形容的寒意直入骨髓,无边的恐惧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谁都不可能不怕!穆芸女神就这么走了,只告诉阿蒙不可以向前走。那洞穴仿佛有着奇异的力量要将人的灵魂吸入,无论谁站在这里,都会不由自主的要向后挣扎,只想尽量的远离。

两面向内收拢的黑色山崖,似巨大的阴影扑面夹击而来,有一种压迫感让人喘不过气,一旦转身后退,就会不由自主的越跑越快,再也没有勇气回到这个地方。

阿蒙强压住心中狂涌的后退念头,他有一种感觉或者说仅仅是一种猜测,穆芸女神并没有走远,而是就在某处观望着他。她故意将他丢在这里,只要他一后退,恐怕就没有勇气再独自回来,那么就不算女神不守承诺。看来她真的不想带他进冥府,制造了种种考验与障碍。

阿蒙在山崖下的乱石间清理了身体,然后坐下休息,从背包里取出秘制肉松做了一锅浓汤,不紧不慢的喝着,不仅是为了充饥也是借此动作消除内心中几无法抗拒的恐怖感,周围环境中那种令人畏惧的气息不断冲击着灵魂深处。

他确实早有准备,肋下贴身藏着那根骨头。阿蒙已经知道,哪怕是穆芸女神这样的神灵也不能感应其存在。骨头里的奇异空间内,不仅有他必须随身携带的重要之物,还有食物和饮水,假如陷落于冥府,足够他支撑很长时间了,就连法杖内的神石也全部取出放在了骨头里。

吃完东西,他开始闭目修炼神术基础冥想,却感觉到环境很不对,前方的洞穴总有莫名的力量扰动着灵魂。不是他的定念不够深,恰恰相反,他的冥想状态越专注精深,对扰动的力量就体会的越清晰、强烈。

这好像是一种神术,却不是阿蒙所知的任何一种神术,老疯子留下的典籍中没有提到过。这力量笼罩的范围是如此之大,应该有一座巨大的神术阵存在,借助特殊的环境和其他什么东西布置而成,其效果竟似能控制与操纵人的精神,让人莫名陷入一个未知的、看不到边际的世界中。

阳光照射不到这里,却可以感觉到天时变换,峡谷外日影西行,那一线天光越来越暗,阴森的气息越来越浓、浓得几乎化不开。当黑暗到了一种极致,这里却不再继续暗下去。阿蒙睁开眼睛,侦测神术配合目光恰恰能看见周围的景物,却都是黑白的没有颜色。

他又闭上眼睛继续休息,不浪费一丝恢复体力的机会,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像是受到什么惊吓,阿蒙从地上跳了起来,瞪大双眼握紧了法杖。——他感觉到那阴森的力量突然从巨大洞穴中无声的爆发涌出,有什么“东西”出来了!

抬眼望去,果然有一条人影从洞穴中飘出,包裹在黑暗里看不真切,同时有一个声音钻进阿蒙的脑海:“你是谁?竟敢在埃雷彼女王的冥府门前停留!”

这声音给人的感觉就似阴冷黏滑的东西附在骨头上,让人不寒而栗,但阿蒙却觉得有些奇怪,对方好像不是神灵也不是鬼魂,应该就是一个活人!侦测神术可以感应到他的存在,此人并没有刻意收敛气息,身体也是真真切切的,但感应不出更多,阿蒙只觉得对方深不可测,神术的境界远比自己高明。

阿蒙尽量保持着平静不使自己的声音发抖,深深鞠躬道:“我叫阿蒙,跟随穆芸女神而来,想进入冥府见死去的亲人。”

那人的声音突然变得尖锐起来:“胡说!穆芸女神怎会来到埃雷彼冥王的神域?”

“他没有胡说,确实是我带他来的!……冥府的守门人内提,请你通报冥王吧。”穆芸声音的又从身后传来,紧接着她已经现身越过阿蒙,走到那位叫“内提”的冥府守门人身前。

在一片奇异的黑暗世界里,穆芸的身形是唯一有颜色与光泽的景象,被没有被这弥漫的阴森融入其中。内提深鞠一躬道:“穆芸女神,原来真的是您,可是您姐姐不会欢迎您进入她的神域。”

穆芸冷冷道:“那是神灵之间的事情,你只管通报就行。”

内提又鞠一躬,身形后退消失在黒暗中。穆云女神的声音又在阿蒙的脑海中响起:“阿蒙,我故意将你一个人留在这阴森的地方,如果你不能在此种环境下守住自己的灵魂,那么进入冥府之后也会迷失在那里。前方就是阿努纳启的冥府,我姐姐埃雷彼女神的神域。”

女神的声音包含着一种奇异的信息神术,阿蒙不仅听见了她的话语,话语中还有一系列解释信息直接印入脑海——

所谓阿努纳启并不是某一个神灵的名字,而是一组神灵的集团,或者说是一个神系。阿蒙所知的阿努、恩里尔、马尔都克、穆芸、还有前方冥府的主人埃雷彼,都属于这个神系。穆芸还隐约解释了另一种信息,比如传说中恩里尔是马尔都克的叔叔、穆云女神的祖父,这些并不是人间那种亲戚关系,只是凡人能够理解的一种表达方式。真实情况是怎么回事,还不是对阿蒙能说清楚的,而那位冥府女王埃雷彼真是穆芸的姐姐。

阿努纳启神系的神域范围很广,包含了亚述、哈梯、巴伦王国广大的疆域。至于什么是神域,穆芸并没有多做解释。复杂的信息让阿蒙有些疑惑,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穆芸让他率领都克镇幸存的子民重返家园建立国度,也是要建立她自己的神域。反正前面就是另一位女神的神域,进去看看也许能发现一些线索。

内提回来的很快,就像从黑暗中冒出的阴影,再一次来到穆芸女神身前道:“埃雷彼冥王大人,允许您带人进入她的神域,但经过每一道门户时,都要留下您身上的一样东西,这是冥府的规矩。”

穆芸的神色有些忿恨还有些尴尬:“我知道这个规矩,没想到她也会和我来这一套,这是在羞辱另一位神灵!”

内提小心翼翼的说道:“我只是传话而已,您若是不愿意,可以不进去。”

穆芸似乎被激怒了,傲然道:“我身为神灵已有承诺,当然要完成诺言。”

内提侧身做了个请的手势:“那就随我来吧!”

冥府守门人在前方引路,阿蒙跟着穆芸女神向前走去,进入了那陌生的未知世界。当脚步踏过山崖合拢处的分界线时,就似突然穿越了人间阴阳的分界,周围所有的景物在瞬间都消失了。

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也许不能形容为黑暗,因为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看见,眼中自然也就没有任何光亮的感觉。将侦测神术运转到极限,除了前方的内提,四周什么也感应不到,阿蒙甚至觉得连自己仿佛都消失了。

他的眼睛唯一能看见的就是穆芸女神,她似乎独立存在于这个虚无的世界中。

进入这第一道门户,阿蒙虽然看不见内提,却能感应到他在不远处的黑暗里停下了脚步,转身朝穆芸道:“女神,请你摘下王冠。”

只见穆芸头上那金丝编织成花环状的金冠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摄走,不知消失于何处,然后他们才接着前行。

阿蒙感觉自己仿佛是行走在虚空里,不知脚踏何处,这里好像没有时间和空间的概念,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侦测神术的感应突然有了变化,似乎又穿过了一道无形的屏障。这时内提又停下了脚步转身道:“女神,请留下您的法杖。”随后只见穆芸手中带着绿叶的常春藤法杖也凭空消失了。

进入冥府的第二道门户,并非全然的死寂,虽仍看不见任何东西、听不见任何声音,人如同已经死去一般,但在这种环境里,能更加清晰的体验到灵魂的存在。有无数的念头从四面八方袭来,印入到阿蒙的脑海中,竟是世上各种人的心愿与欲念。

这些不是声音、不是影象,而是直接折射入脑海中的种种意念,包含着人们面对死亡的恐惧、对亡灵世界的询问、企图继续留在世上的哀求、因未完成的心愿而表达的遗憾与忿恨……等等等等。阿蒙突然反应过来,这应该是凡人对神灵的祷告与祈求,因为埃雷彼是冥府女王,所以人们向她所做的祷告大多如此。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