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卷:原罪
第058章 阿蒙的请求

阿蒙默然半天,一瞬间脑海中闪过很多念头,终于还是点头道:“我当然想,那里毕竟是我的家乡,可是都克镇如今只剩下了我,这么做还有什么意义?”

尹南娜的胳膊抱的更紧了:“当然有意义,对于你和我都有意义,那里是都克镇的土地、也是我的神域,你可以建立一个国度成为一名国王,我们的子孙世世代代传承下去,而我会成为王国的主神。……你并非一个人,都克镇还有幸存的子民流落远方,你要率领他们返回家乡,建立自己的国度家园。”

阿蒙又惊又喜道:“我并不是都克镇唯一的幸存者?还有哪些人活着,其中有我的父亲和达斯提镇长吗?”

尹南娜:“当时在镇上的人全死了,你的父亲和镇长也未能幸免。但还有一群幸存者,如今流落异乡成为奴仆,你如果想率领他们返回家乡建立家园国度,我会指引你怎样找到他们、又该怎样去做。……我与恩里尔有约定,只要你们不主动挑战他,他就不能再伤害你们,也不会阻止你们重返家园,这是我身为保护神所能做的。”

阿蒙:“挑战恩里尔?我哪有这个本事?”他当然没有本事挑战神灵,至少目前还没有,但将来可说不定。老疯子交给他的使命就是解开神灵的秘密、寻找成为神灵的道路,甚至自己成为一位神灵。——这些话当然不可能说出来。

尹南娜笑了:“所以就不必担心这些了,你要做的只是带领都克镇的后人返回家园,建立自己的永恒国度,神灵是不会直接插手这些事的,一切都要你们自己去做,但我可以给你指引与帮助。”

阿蒙:“您现在就能告诉我他们在哪里吗?我要去找到他们。”

尹南娜轻轻摇了摇头:“不,现在告诉你也没用,除非我看见你能够办到、也正在努力去实现这理想的时候,才会告诉你。……听说你和穴居野人部落的关系不错,也知道你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你其实可以向小茜公主那样做,指引穴居野人部落迁出深山建立村落,先站稳脚跟,训练并武装他们守护家园。”

阿蒙一皱眉:“他们会愿意吗?”

尹南娜咯咯笑出了声:“你很聪明,但有时候也傻的可爱!有丰饶的沃土,谁又会愿意继续困居险恶的深山,他们只会感激你的帮助与指引。”

阿蒙又问道:“可是高原巨人部落已经去了,不会起冲突吗?”

尹南娜解释道:“那里是千里沃土,区区几个部落就像汪洋中洒出的水滴,你尽可以选择自己想立足的地方,不必争夺一处。目前那里还是被沼泽包围的绝地,只有从幼底河谷方向才能到达小片露出水面的孤岛。

深山中的野人走出蛮荒来到平原,暂时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是首先建立家园的最好时机,否则小茜公主也不会让高原巨人那么做的。我还可以告诉你,都克镇幸存的后人仍保留原先的地契,将是大片最肥沃土地的合法拥有者。”

阿蒙沉吟着继续问道:“您说如今的地形地貌还在缓慢的变化,完全成为一片千里沃土,还需要多长时间?”

尹南娜:“至少三年之后。”

阿蒙:“都克镇的原址露出水面可以居住,又需要多长时间?”

尹南娜:“一年。”

阿蒙终于点了点头:“那么穴居野人部落至少有两年时间可以建好新居了,他们在深山里的生活确实相当艰辛,我应该帮助他们,感谢你的建议,一年后我会指引穴居野人部落走出深山,首先到达都克镇一带定居。”

尹南娜开心的笑了:“好的,我等着你的消息,你要指引他们建造守护神的神殿。”

阿蒙:“我会告诉他们这一切的经过,相信他们会做出应该的选择,但我认为对神灵的进献必须是发自内心的,谁也勉强不了。”

尹南娜歪过脑袋,用一种很特别的眼神看着阿蒙:“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

阿蒙很老实的答道:“这就是我内心中的想法,您刚刚告诉我,身为神灵能看出我是否在撒谎,而我本就应该对你说实话。……这个道理是我在遇到吉尔伽美什之后想明白的,因为洪巴巴的事情。”

尹南娜看着他,目光似乎想洞穿他的内心,过了一会儿才娇笑道:“我的小阿蒙,这次你误以为我是小茜公主,到巨人部落这里来救我,我应该谢谢你。都克镇幸存子民的下落今后再告诉你,但你现在还可以对我提另外一个要求,只要是我可以办到的,就不会拒绝。”

阿蒙扭过头与她对视,很认真的问道:“真的吗?”

尹南娜:“当然是真的,我是你的守护神。”

阿蒙:“我想问您神灵的秘密,凡人是否可以成为神灵,如果能,怎样成为神灵?”

尹南娜松开了手,退后一步道:“天呐,阿蒙,你真是大胆!吉尔伽美什也问过同样的问题,可是他没有得到答案,这是不可以的!”

听她的语气,也不知是凡人“不可以”成为神灵还是她“不可以”告诉阿蒙。阿蒙本也没指望能从尹南娜这里得到答案,于是又说道:“那我只求你另一件事,听说人死之后会到冥府,我还想见一见我的父亲还有都克镇遇难的镇民,哪怕只是死后的灵魂。”

阿蒙最关心的就是这两件事,解开神灵的秘密是他肩负的责任与承诺,而再见父亲一面是他最深切的渴望。一位背井离乡的少年,忽然听闻家乡被一场灾难毁灭,没有见到亲人最后一面,是他心中最大的遗憾与伤痛。既然可以向神灵提一个要求,他怎会不开口?

尹南娜的脸色变了,终于失去了笑容,看着阿蒙半天不说话。

阿蒙退后几步,重新跪了下去道:“我的守护神,都克镇曾经与现在的守护神灵,我这个要求,您能做到吗?”

尹南娜站直了身体,裙裾垂落,语气变了,就是一位威严的神灵:“并不是所有人死后都会进入冥府,所谓的冥府也不是凡人所想像的那样。我确实知道,都克镇很多居民的灵魂归宿于何处。但我劝你改变主意,那不是你能去的地方,去了很可能回不来。”

阿蒙追问道:“请问您可以办到吗?”

尹南娜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是的,我可以办到。”

阿蒙又说道:“有很多事情,我都不清楚能否完成,比如您让我率领都克镇的后人返回家乡重建家园,我只能尽量去做。可我现在最迫切的心愿就是如此,请问守护神灵,去了很可能回不来,也有可能回得来吗?”

尹南娜:“是的,有可能回不来,也有可能回得来。如果你想让我再帮你回来,那就是另外一个请求了。”

阿蒙:“我不敢向神灵提出额外的请求,但您如果真的是都克镇子民的守护神,就让我进入冥府见父亲还有达斯提镇长等人一面。如果您能守护我安然返回人间,我将尽我所能重建都克镇的一切,成为全新的家园甚至是国度,指引族人重建您的神殿,诚心献祭、奉您为永远的守护神。”

尹南娜沉默良久,似是在思索着什么,她看上去有些犹豫,而阿蒙跪地无语在等待着神灵的回答。过了半天,尹南娜终于叹息一声道:“所谓冥府就在人间,我会送你去的,至于你想见的人是否在那里,我也不敢肯定。……我也会尽量带你返回,如果你不幸陷落其中,也可以自己想办法脱身。”

阿蒙伏身亲吻着尹南娜脚下的泥土道:“多谢神灵的恩准!请问我们什么时候去?”

尹南娜:“我要去做些准备,三天后就在这里等你,你三天后再来吧。”等阿蒙再抬起头时,这位女神已经消失不见了。

……

这天夜里,梅丹佐正在兴奋的收拾行装,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可是他把自己的武器与铠甲擦了又擦,在灯光下锃亮锃亮的,越看心里越高兴,因为明天就要跟随小茜公主回王都了。他还记得自己是怎样失落的离开家乡,却万没想到能以这样一种荣耀的方式回去!

正在这时,忽然听见后面有人说道:“这铠甲经过神术加持,弹一下就能震落所有的灰尘,用不着这么擦!”

若是别人的声音,梅丹佐定会拔出武器跳起来,可此时却惊喜的转身道:“我的阿蒙神啊,您怎么又回来了?”

阿蒙一指旁边的凳子:“坐下慢慢说,我忘了一件事,需要回来交待,又听说了另一件事,需要和你说清楚。”

等阿蒙先坐好,梅丹佐才坐下问道:“您忘了什么事情没有交待?”

阿蒙:“那辆车和两匹马并不是我的,是乌鲁克城邦一位名叫莱斯科特·李的商人借给我暂用的,我还要还给他。”

梅丹佐:“您这次带走就是了,我到镇上买一匹真正的战马,拉车的马虽好可并不是骑士的战马。”

阿蒙摆手道:“你走的时候把车马都留在客栈,付足够的钱让他们照顾好,我回头再来取。”

梅丹佐:“没问题,您还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清楚?”

阿蒙的表情严肃起来:“马车的事只是顺便一提,还有一件事很重要,你一定要留意。我听你说了昨天公主召见的经过,她特意问你是不是和穴居野人部落关系很好,可能要派你执行一项任务,就像派遣尤西尔那样。”

然后他伏过身去,与梅丹佐耳语了很久。梅丹佐的神色越来越惊愕,连连点着头,阿蒙说完之后拍着他的肩膀道:“这只是我的猜测,假如公主殿下真的命你这么做,我想你不好拒绝,但这涉及到神灵的事情,你千万不要说大话满口保证什么。”

梅丹佐长出一口气,拍了拍胸脯道:“阿蒙神啊,幸亏您的提醒,假如真有这一出,我知道该怎么办了。”想了想他又笑了,压低声音悄悄道:“真让林克的部落建立村庄修建神殿,他们也不会供奉其他任何一位神灵,您才是唯一的神!”

阿蒙不轻不重的给了他一拳:“这种话,你自己在心里想想就罢了,可不能随便乱说。”

梅丹佐吐了吐舌头:“这我当然明白,您就放心吧。”

阿蒙:“明白就好,一年之后,我们在林克的部落里见。不论小茜公主有没有让你做这件事,我都会指引他们去沼泽中的沃土建立家园。三年之后,我会率领都克镇的后人回到家乡,那一片沃土将会很大,足够几十万人安居。但是目前这一切还是秘密,你不要泄露给任何人,也不要让任何人了解你已经知道。”

梅丹佐很认真的点头道:“阿蒙神啊,我记住了,一定会按您的话去做。”

……

三天后,阿蒙又一次来到了那片高原上,尹南娜已经在这里等他,不,应该说是穆芸女神在等他,因为她今天完全是神灵的样子。

还是那条金色的长裙、她的身姿还是那样的动人,但衣裙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仿佛是流动的金属所凝铸。她戴着一顶金冠,是用金丝编织成花环状的头饰;手中拿着一支法杖,看上去竟然是一根常春藤,上面还有翠绿的叶子;胸前戴着天青石项链,就是都克镇一带出产的最好的天青石;耳垂上还挂着耳环,坠子就像闪亮的星星;如嫩藕般的手臂上戴着一对金色的手镯;高耸的胸脯上、长裙的胸襟别着一朵金色的花饰。

这就是阿蒙自幼在神殿中看见她神像的样子,但那冰冷的天青石像可没有活生生的女神这么容光照人。他向她行礼道:“伟大的穆芸女神,感谢您答应我的请求,我已做好准备跟随您去冥府。”

穆芸女神看着他轻轻摇了摇头:“不必说谢,这只是为了感谢你曾经去救我,因为没有人那么做过。……我也没有把握能把你从冥府当场带回来,请你有思想准备,如果陷落于冥府中,不要吃那里的任何东西、也不能喝一口水,守护好自己的灵魂才有希望脱困。……将来在阳光下重见,你还是叫我尹南娜吧,我喜欢这个名字。”

穆芸让阿蒙起身跟她走,一路不要问任何问题。他们走的方向居然是往叙亚高原的深处,朝着幼底河的发源地的方向,崇山峻岭充满崎岖险阻。以她的神力,完全可以带着阿蒙快速的飘行或飞行,可她并没有,而是让阿蒙跟在后面自己走,似是故意在考验他。

徒步穿行山野,阿蒙比一位大神术师都擅长,真要换一位大神术师或大魔法师恐怕就直接飞过去了,但阿蒙还不会飞,只有老老实实的走路。他发现自己不论走的多快,尹南娜就是不紧不慢的在几步之外施施然的走着,却永远也无法追上的样子。

没有停留、没有休息、女神也没有回头说一句话,从中午走到晚上、从夜间走到凌晨、从凌晨又走到第二天黄昏……。换一个人也许早就累趴下了,就算不趴下恐怕一不小心也会摔落山崖。阿蒙这一路根本没时间停下来吃东西,用水元素魔法凝聚环境中的水滴直接入口解渴,跟着女神的脚步一步都没有落下。

当夜幕再次降临的时候,穆芸女神终于开口说话了:“阿蒙,这条路很艰险,我很惊讶你居然能坚持到现在,但我们像这样一直要走三天三夜,你随时可以放弃。我虽答应带你去冥府,但也要你自己能够走到冥府门前,实在坚持不了的话,我不会怪你。如果你不小心落下山崖,我会救你的命,也算是报答了你的相救。”

看来这位女神并不情愿将阿蒙带进冥府,但不得不答应这个请求,却用这样的办法来考验他。假如阿蒙没法跟随她走到冥府门前,那就怪不得穆芸女神没有信守承诺。她前行的速度恰好是阿蒙尽全力能够跟上的,只是一连三天三夜的话未免太夸张!

阿蒙拄着手杖答道:“我明白您的意思,会尽力跟随着您,不会放弃的。”

穆芸女神不再说话,两人就这么一直往前走着,没有停留、没有片刻的休息,速度不变路却越来越险,但又恰好是阿蒙可以登临的,并不需要飞越。阿蒙咬牙跟上了,追不上女神但也没有落后一步。

第三天,他们来到一片陌生的荒凉高原之上,周围不再有青翠的颜色,到处是裸露的粗糙岩石,灌木低矮稀疏,偶尔还能看见积雪的痕迹,风非常冷、吹在脸上如刀割一般。

越过这片寒冷的高原,穆芸女神又往下走,进入了一片狭长幽深的山谷,越走越深空气越来越潮湿,两旁是陡峭的悬崖,山谷越来越窄、光线也越来越幽暗,周围弥漫着莫名的阴森气息。虽然不再像在高原上那么寒冷,可阿蒙却感觉忍不住要打冷战。

地势越来越低,两旁的悬崖越来越高,抬头可见的一线天光越来越窄、越来越远。那左右的悬崖终于在某处奇异的合拢到一起,在前方形成一个阴森的巨大洞穴。尹南娜终于站定了脚步,转过身说道:“阿蒙,你竟然能跟到这里来,前方就是冥府的入口,准备好了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