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卷:原罪
第057章 流淌着奶和蜜的家园

培黎沉吟道:“穴居野人虽然不像高原巨人那么强壮有力,但听说他们非常敏捷灵活,其中有些大部落擅长工匠技艺,是天生的工匠,对建立城邦非常有用。多一手准备,将来也多一枚可以动用的棋子,这个梅丹佐应该留意。没想到在这里又有意外的收获。”

小茜公主与培黎私聊的时候,镇上的另一座院子里,另外两个人也在秘谈。杰凯对冯纽王子道:“殿下,这次的事情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

冯纽点了点头道:“巨人部落所要那些物资就是搬家用的,说明他们早就计划好了迁移。这些人力大无穷,可以背着沉重的物资穿行深山。他们围困小茜公主,向镇上索要这些东西,而公主殿下好像早就清楚他们的打算。”

杰凯思忖着说道:“尤西尔率众领罪并表示接受小茜公主的任务,这一幕就像是事先安排好的。……殿下,您看是不是要派人跟踪那些高原巨人,看他们迁移到什么地方、有什么图谋?”

冯纽摇头道:“他们早就走了,在深山高原中不可能追得上。我们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不论别人有何图谋,自己的举止不要失措。……杰凯,我知道你在心中猜疑什么,但想想就行,不必说出来。”

见王子殿下看破了自己的心思,杰凯苦笑道:“那我就不多说了,殿下心中有数就好,没影子的事情确实不好乱说。……这一次公主能顺利脱身,或者说我们并没有卷入混战,全是仰仗一个人的功劳啊。”

冯纽也笑了:“阿卡德镇的镇长帝奇·周,确实是一个人才,能看出来小茜公主想笼络他,就事论事,我们也应该好好感谢他。我会去一趟基什城邦,找城主举荐此人,任命他为财政署的副长官。虽然我不能越过城主直接任命城邦官员,但是打声招呼举荐这样一个位置,应该毫无问题。”

杰凯问道:“那您不去幼底河参观战场了?”

冯纽:“战场就在那里,什么时候去都行,既然身份已经公开了,先处理眼前的事,护送公主返回王都,她也要经过基什城邦。看公主的意思,可能是想把帝奇请到自己的领地城邦里打理政务,而我就在家乡城邦中提拔他,帝奇本人应该更愿意。”

说到这里,他皱了皱眉头又道:“那两名武士梅丹佐和阿蒙,倒是真正的勇士、也很有本事,他们走的路比我们更远,却能及时在黑夜中穿插到指定位置,不可以小看。好歹也有并肩作战的情谊,这倒是一个显示亲民的好机会,今天请他们吃顿饭。”

杰凯点头道:“好的,我立刻命人准备晚宴,然后派人去请他们。”

冯纽王子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事,又说道:“前不久听闻乌鲁克城邦传来的消息,一位魔法师在渡河时斩杀了洪巴巴作乱的子孙,吉尔伽美什与恩启都以此为借口去杀了洪巴巴。你立刻秘密派人骑快马赶到乌鲁克城邦,找到当时的船工私下询问——那位魔法师的法杖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一根树枝?”

杰凯诧异道:“您难道怀疑阿蒙就是那位魔法师吗?”

冯纽解释道:“在您这位高明的神术师带领下,我们才成功的穿越夜间的高原,那么他们呢?这只是我的直觉而已,觉得阿蒙可能就是那个魔法师,至于事实究竟,一问便知。”

杰凯:“假如就是他的话,您难道要揭穿他的身份吗?”

冯纽摇头道:“我只是好奇而已,心中有数就行。他在渡船上出手是为了救人,吉尔伽美什没有为难他,这一次在阿卡德镇又是为了配合我们救小茜公主,我们何必为难他?”

……

阿蒙和梅丹佐回到客栈,互相说了被小茜公主接见的经过,很庆幸魔法师的身份都没有暴露。阿蒙笑着对梅丹佐说:“很高兴看见你在伤痛中恢复,转眼就变得这么兴奋充满热情,也恭喜你恢复了贵族身份。……但你的样子有点花痴啊,一路望着小茜公主的眼神很不对。”

梅丹佐有些尴尬的答道:“阿蒙神,您说到哪去了,我对小茜公主就是仰慕与崇拜,从今天起,她就是我的偶像!”

阿蒙伸手拍着他的肩膀道:“好,很好,你后天就追随偶像回巴伦城。”

梅丹佐赶紧解释道:“阿蒙,您是我唯一的神!我对小茜公主仅仅是仰慕而已,当然还要听从您的指引、追随您行游。”

阿蒙:“我明白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公主确实很有魅力,又报答了你,你愿意为她效力是人之常情。这次不是你要离去,是我让你随着公主回王都,原本计划渡过幼底河我们就该分手了,之所以一路上带着你是怕你出事,现在终于能放心了。

我将今后的修炼道路都教给你,你有了贵族身份,可能修炼起来会更方便。你就先回王都吧,处理好自己的事情再到林克那里去找我。我们约一个期限,就是一年后的今天,林克的部落里见。”

两人正在商量下一次见面的时间地点,门外有人通报,冯纽王子殿下请二位勇士赴宴。梅丹佐小声问了一句:“王子请客吃饭,我们去不去?”阿蒙答道:“一起并肩作战过,一起吃顿饭也没什么,走,我们吃饭去。”

……

这天夜里,阿蒙将修炼一体两面力量的后续内容都传授给了梅丹佐,直至六级神术和六级体术全部修炼到巅峰,然后他离开了阿卡德镇。今天晚宴的时候冯纽王子就问他们俩要去哪里,梅丹佐说自己要跟随公主返回王都,而阿蒙说自己要去远方有事,如今已经耽误了,所以立刻就要动身。

阿蒙趁夜出了镇子,往西边的幼底河方向走去,来到山路上绕了半天,确定无人跟踪之后才折转北上,穿行山野渐行渐高,又返回了高原巨人部落所在的地方。

这一条路非常艰险又绕远,阿蒙尽量快的赶路,直到第二天上午才赶到曾经与尤西尔谈判的那片高原平地。那雪豹皮缝成的帐篷早已不见了,四面静悄悄不见一个人影,高原巨人的部落究竟在哪里呢?

阿蒙放眼向四周望去,只见远山之后有淡淡的黑烟升起,分别处于三个不同的方向。巨人部落果然烧毁了自己的村庄,尹南娜究竟在哪个村落里等他呢?阿蒙正在迟疑间,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尹南娜的声音在不远处说道:“我的小阿蒙、英俊的猎人、勇敢的英雄、你果然守信,如约找到了这里。”

阿蒙一直展开侦测神术留意周围的动静,但他一点都没有发觉尹南娜的到来,这说明尹南娜的神术比他高明的多!阿蒙转过身来,尹南娜似笑非笑的站在十几步外,她披散着长发,身穿一件金色的长裙。这长裙竟变换着光泽,似星光又似水光,包裹着她姣美的身躯显得是那么动人。

阿蒙手拄法杖,对她鞠躬道:“您说会回来找我,果然来了!”

尹南娜一掩嘴唇:“哦,阿蒙,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为何要这样恭敬的和我说话,难道不认识尹南娜了?……我觉得好奇怪,你怎么会趟小茜公主这趟浑水?”

阿蒙实话实说道:“救小茜公主,有我不多没我不少,公主自己也完全有办法脱身。但我曾亲眼见到您与吉尔伽美什同车而去,以为你就是他的未婚妻——小茜公主。”

尹南娜发出一阵开心的娇笑,笑的裙裾摇摆花枝乱颤:“原来是这么回事!我的小阿蒙,你真是太可爱了,人们都是求我的救赎,还从来没有人救过我。你是第一个这么说也是真的这么做的人,虽然是个误会,但我很高兴,这份情是不会忘记的。”

阿蒙赶紧解释道:“不,您也曾经帮助过我,恩启都知道我是位魔法师,却说我是在您的庇护下才能安全的通过乌鲁克城邦,弥补了我在渡船上的损失,没有任何为难。”

他说话时神情一直很庄重,也没有走到尹南娜的身边。尹南娜收起笑容,看着他轻轻叹了一口气道:“看你的样子,似乎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

阿蒙很恭敬的答道:“是的,我猜到了,但我想亲口问您——请问您就是都克镇曾经的守护神穆芸女神吗?”

尹南娜面无表情的看了他半天,渐渐露出了微笑:“我的小阿蒙,你真是一只聪明的羊羔,是怎么猜到的?……我不仅是都克镇曾经的守护神,如今依然是都克镇子民的守护神,你是我的羊群中迷失的羊羔,终于被我找回。”

阿蒙答道:“我从小就见过您的神像,但看见你本人时却没有想到、也不敢去想。在阿卡德镇的神殿中偶尔又看见了您的神像,突然意识到当初为何会觉得您眼熟。后来知道您不是小茜公主,所以猜测您有可能就是穆芸女神,但这个结论太令人震惊了,不得到您的亲口确认,我也不敢相信。”

尹南娜微笑着点头道:“现在你已经确认了,为什么还不向守护神行礼?”

阿蒙却没有立刻跪下,想了想又问道:“都克镇已经不在了,这也许不是你的错,可是我有个问题。”

尹南娜愣了愣:“那你就问吧!”

阿蒙:“请问那差点砍掉我一根手指的神谕,是您留下来的吗?”

尹南娜平静的答道:“是我留下来的,就是都克镇的守护神谕。都克镇是我的神域,神灵虽然可以明察秋毫,但也不可能无时无刻关注神域里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你在我的神殿前差点被砍掉一根手指,我也是事后才知道的。……怎么,你因此而记恨我吗?”

阿蒙又问道:“既然神灵可以明察秋毫,您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尹南娜看着他,眼神似乎越来越感兴趣,仍然很平静的答道:“身为神灵,我清楚你的喜怒哀乐、内心中隐藏的每一种情绪;也清楚你的身体反应、哪怕是最细微的痕迹。我可以看出来你是否在撒谎,但我不能直接知道你具体在想什么。为了对守护神表示忠诚,你自己告诉我吧。”

阿蒙答道:“我并不记恨您,恰恰相反,我为这神谕而向您行礼,因为有人向我解释过神性精神的源流。否则的话,都克镇已不在,我为何还要向没有守护镇民的守护神下跪?”说着话他跪了下去,俯身去亲吻地上的泥土,这是天枢大陆上最庄重的礼节。以前酒鬼父亲带着阿蒙去神殿觐见穆芸女神时,也是这么行礼的。

尹南娜的神色多少有点尴尬,微微变了好几变,终于还是露出了迷人的微笑,走过去伸手将阿蒙从地上扶了起来,很自然的挽住了他的胳膊,柔软而有弹性的胸脯就贴在他的手臂上,就像两人曾经在草原中漫步那样。

这位女神娇笑着说道:“我的阿蒙,这里不是神殿,周围也没有别人,你没必要那样向我行礼的。我们曾经这样挽臂,难道感觉不是很好吗?就当你还是那山中的猎人,我还是那牧羊的女奴。”

谁说感觉不好呢,挺好的,非常好!阿蒙挽着尹南娜道:“可你毕竟是一位神灵,让我觉得不可思议。”假如这一幕被其他人看见,一定会惊讶的下巴掉一地,阿蒙的臂弯里挽着一位女神心平气和的说话。那惊天动地的英雄吉尔伽美什,气度也不过如此吧,但阿蒙不过是个乡下来的普通少年。

尹南娜却对阿蒙的这种表现很满意,将脸颊贴在他的肩头很调皮的蹭了蹭,一指前方道:“你仍然向我行礼,我就依然是你和你的族人们的守护神,今天叫你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你看看那是什么。”

随着她手指的方向,芊芊玉指在空中挑了几挑,阿蒙感应到了一股强大的法力波动,不远处的空地上光线扭曲出现了一片奇异的空间,空间里有光影不断的闪现——

洪水,滔天的大水汇成滚滚的浊流,漫过山丘、原野、沙漠。这是一幅微缩的地形展示,从周围露出水面的山势来看,就是都克镇周边的地貌。光影中的景像显然是加速的,洪水从奔涌到渐渐平静,都克镇一带形成了巨大的湖泊。

水面渐渐退下去,高处潮湿的泥地露了出来,到处都是泥泞的沼泽。都克镇已经不复存在,西边的黑火丛林中,怪石、灌木、水潭点缀在一大片沼泽间,根本无法通行。水退到一定程度便不再快速的退去,因为天上时常在下雨,气候已经改变了。

这一大片沼泽的北方是叙亚高原,东边是幼底河谷的崇山峻岭,仍是天然的屏障。幼底河有一条支流在洪水中被山崩截断,穿过沼泽流向南边的叙亚沙漠,在低洼处汇聚成一个很大的内陆湖。这个湖泊以南,仍然是荒凉的沙漠戈壁,遥遥与埃居帝国及巴伦王国相望。

湖泊以北,渐渐长出了很多草,沼泽中出现了一片片孤岛似的草原,再往周边看,仍然是被沼泽包围的绝地。但在靠近幼底河谷崇山峻岭的地方,有一片片孤岛似的沃土已经露出了水面。光影变换到这里就停下了,应该就是如今实际的地形地貌。

尹南娜一弹指,影像消失了,她将阿蒙的一只胳膊抱在怀里问道:“你看出来那是什么了吗?”

阿蒙从惊人的神术场景中回过神来,喘了一口气答道:“洪水过后,都克镇周边一带的地形地貌。”

尹南娜点点头道:“就是你的家乡如今的样子,它还在不断缓慢的变化中,两、三年后,那里会形成一片被山地、高原、沼泽、沙漠环绕的千里沃土。它如今仍然是一片沼泽,大队人马根本无法进入,只有靠近幼底河谷一带有几片已露出水面的沃土,可以播撒种子建立村落与集镇。……阿蒙,你知道那些高原巨人去了哪里吗、小茜公主又派他们去干什么了吗?”

阿蒙如梦方醒道:“我明白了,他们是穿过高原、渡过幼底河、经过崇山峻岭,去了那里,寻找一片沃土建立新家园。小茜公主让他们归顺于巴伦王国、并在新家园中修建马尔都克神殿,这是在哈梯王国境内开疆扩土啊!”

尹南娜很满意的补充道:“这是目前进入那片沃土唯一的道路,高原巨人部落能在崇山峻岭中携带沉重的物资长途跋涉,不惧怕险阻率先到达,在一片与世隔绝的无人荒野中悄悄的建立村庄,将来还有可能建立城邦。”

阿蒙惊叹道:“不愧是王国公主,真的是深谋远虑,但她这样做,就不怕挑起与哈梯王国之间的纷争吗?”

尹南娜大有深意的说道:“如果纷争迟早不可避免,还不如早做准备。那片地方不论从哪个国度进入,都有着漫长而困难的补给线,能先入为主建立据点,将占据极大的优势。……阿蒙,你难道就不想回到家乡、重建家园吗?那里将是丰饶的沃土,会流淌着奶和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