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卷:原罪
第055章 谁救了谁

阳光越过山脊照进谷地,随着太阳越升越高,感觉似乎越来越紧张,两边的人都已经做好动手的准备了,会在第一时间消灭两侧山脊上的弓箭手,然后冲到谷口左右夹击。然而离正午还有一个多时辰的时候,谷口外突然走进来不少人。

一群拿着棍棒的巨人簇拥着身着银色铠甲的帝奇镇长,还有十余名武士与一名神术师随行。尤西尔手持法杖就走在帝奇镇长的身边,并不介意自己被帝奇带来的武士们环绕包围。

他们来到那营地外较远的地方站定,帝奇镇长大声喊道:“尊贵的小茜公主,我是阿卡德镇的镇长帝奇·周,已经送来了巨人部落所要的物资。他们答应放您离去,我带着勇士们来迎接护送!”

尤西尔也喊道:“尊贵的公主殿下,阿卡德镇准备好我们所要的物资,已经将它们如数送到。我们是信守承诺的人,现在就应该放了您离去,请您起驾吧。”

听他的语气,似乎放了小茜公主还需要获得公主殿下本人的恩准。仔细想想倒也正常,巨人落部想敲诈的只是东西,并不敢真的伤害一位王国公主,那样做的后果将是灾难性的。别的不提,仅是吉尔伽美什手下的武士恩启都恐怕谁也惹不起,现在只求她赶紧安然无恙的离去。

两侧山脊上的阿蒙与杰凯等人、营地中的小茜公主都听见了这番喊话,众人却反应不一。阿蒙终于松了一口气对梅丹佐道:“可以不用动手了,能这样解决最好。”

梅丹佐有些不放心的问道:“您怎么敢肯定不是巨人部落在使诈?”

阿蒙摇头道:“东西已经到手就应该放人,除非他们的目标不是那些物资而是小茜公主本人,这完全没有必要。……想确定并不难,你看看尤西尔,他就站在帝奇镇长的身边,周围都是阿卡德镇的武士。还有,山梁上那些弓箭手已经撤下去了,放弃围困,这情况是暗中发生的,若无诚意本可不必。”

……

帐篷中的小茜公主脸色突然变的很难看,手中把玩的一串珠子噗的一声碎裂断开,她失声道:“这怎么可能!那么多的生活物资啊,小小的一个阿卡德镇怎么可能准备齐?挨家挨户拿走牲口、粮食、农具、种子、布匹,会把阿卡德镇一带居民过冬的物资搜刮大半,一定会激起民变的!……就算是强行征集,也不可能顺利的三天之内办完。”

培黎也沉着脸道:“可是看情况那位帝奇镇长做到了,真是个少见的人才啊,如果是这样的话,区区一个小镇的镇长,完全有管理一个大城邦的才干!……那些头脑简单的巨人很守信,说是东西送到就会放了您,我们似乎失算了,该怎么办?”

小茜公主恨恨的咬牙道:“既然是演戏,就要把戏演足,我们走!”

培黎的眼神有些阴郁:“我倒想看看那位坏了公主殿下好计的镇长,究竟是怎样神通广大的人物?”

小茜公主突然又淡淡一笑:“我亲爱的大神术师,您不能这样想,他是尽了全力来解救我,足见忠诚与才干。这样的人才可不多,应该借此机会感谢与笼络,然后好好去栽培他,也算是一个意外的收获。”

培黎赶紧欠身道:“公主英明!他还只是一个小镇的镇长,如果因为这件事得到了您的赞赏与栽培,一定会死心塌地的为您效忠,将来可以成为对我们非常有用的人。……但冯纽王子那边应该怎么办,放弃原先的计划吗?这样的话,他反倒成了解救您的英雄,与我们原先的目的完全相反!”

小茜公主面无表情的答道:“只能随机应变了,现在还不清楚他们是不是跟随帝奇镇长一道来的?假如我们走出去的时候,他们还潜伏在周围,这就容易引起误会。你假装发现不对,率先攻击潜伏在周围的敌人,还是能把他们卷进来。谁又能说清楚,他们潜伏在暗中不是想趁机行刺呢?不被人怀疑是不可能的,到时候,我可以表现的宽宏大量为他们解释开脱,不追究任何恶意只是表达感激,让王都的人们去议论吧。”

培黎连连点头道:“公主高明,我去通知人做好这种准备,这就走出去吧。”

……

化名优乐度的冯纽王子并不清楚自己好意救人,却恰恰落入了一个事先设计好的陷阱之中。他听见帝奇镇长与尤西尔的喊话时眉头一皱,冲杰凯道:“我们下去与帝奇镇长汇合,不要继续潜伏在这里。”

杰凯犹豫了一下道:“您怎么能确定巨人部落不会使诈呢?万一再有变故,我们在暗中也好应对。”

冯纽王子皱着眉头道:“如果不再需要我们出手救人,还潜伏在一边窥探的话,万一被发现不好解释。……那边的弓箭手撤了没有?如果他们撤了我们就可以下去,巨人部落想使诈也得有那个脑筋,况且东西已经拿到手,再伤害公主毫无必要。我们与小茜公主的护卫汇合在一起,只要出了谷口,就不怕什么变故。”

……

当培黎手持法杖指挥着七、八名卫士保护着小茜公主从营地里走出来时,左侧山梁上也走下来一行人,为首的不再是杰凯,而是腰间佩着长剑的冯纽王子。巨人们吃了一惊,纷纷呼喊道:“咦!你们怎么也来了?刚才没看见啊!”

冯纽王子鞠了一躬道:“我们是跟随大队人马一起来的,在暗处防止意外的情况发生,既然你们守信,我们就出来迎接公主、护送她离开。”

尤西尔暗暗吃了一惊,扭头冲帝奇镇长道:“你的本事可真不小啊,已经派手下事先埋伏到这里,是担心我会反悔吗?完全没必要,你看看我手下这些族人,哪个会玩这种心眼?”

帝奇镇长笑了笑道:“防患于未然,我必须保证公主的绝对安全,这些人,都是我在镇上招募的勇士。”

冯纽王子带着杰凯等人下山,却没有与帝奇镇长汇合,径直迎向了小茜公主,他在几十步外单膝点地行礼道:“公主殿下,我亲爱的姑母,见到您无恙我这一颗心才放下。”他身后的随从们也全部下跪行礼,将武器放在了尘土上。

小茜公主与培黎一瞬间的神色都很难看,就像被人打了一拳。但小茜公主很快就露出了迷人的笑容,惊讶的问道:“冯纽,我亲爱的侄子,怎么会在这里遇见你?”

冯纽恭恭敬敬的答道:“我前去参观吉尔伽美什与恩启都斩杀洪巴巴的战场,路过阿卡德镇,恰好遇见镇长在招募勇士,得知您被高原巨人部落绑架的消息,于是就扮作一位武士来了,为了解救您而效命。”

他们说话的时候,有两个人目瞪口呆。

帝奇镇长站在后面已经傻了,他早看出来那位年轻的武士优乐度身份不凡,却万万没想到他就是冯纽王子、国王汉莫拉比二世最年轻的侄子!据说这位王子殿下生性淡泊,很少卷入王都中复杂的权势斗争,平时只好交友闲逛,在王国中的口碑却是极佳。——天呐,自己竟然招募了王子殿下加入了护卫的队伍,一路上还以领队的身份指挥他行事!

阿蒙站在山梁上也有点发傻——原来从头到尾他都搞错了人!虽然离得很远,但他也看清了小茜公主的样子,身形五官都极其娇美,是位人见人爱的美人儿,但她却不是尹南娜!阿蒙之所以愿意趟这趟浑水,并不是为了建立什么英雄功业或得到王国的嘉奖,仅仅是为了帮尹南娜,他一直以为小茜公主就是在苏美尔镇偶遇的那位姑娘。

梅丹佐在身后推了他一把道:“阿蒙神啊,您怎么了?小茜公主已经出来了,护卫的队伍已经汇合了,我们也应该下去了吧?您不是小茜公主的朋友吗,待会儿能给我做个介绍吗?”他看见帝奇镇长穿着自己留下的铠甲,一副威风神气的样子,而队伍里突然出现了冯纽王子,已经忍不住要下山了。——再不出现,风头都要被别人抢光了。

阿蒙怔了怔才回过神来,苦笑着解释道:“我搞错了,小茜公主不是我认识的那位姑娘,她也不可能认识我,你待会儿下山就自我介绍吧。”

梅丹佐张口结舌道:“我的神啊,您真了不起,这都能搞错!”

两人穿过密林走下山坡,阿蒙突然又意识到另一件事,小声叮嘱梅丹佐道:“小茜公主不是我原先所认为的那个人,恐怕有点麻烦,不能承认昨天是我发出的神术信号,她并不清楚我是一位魔法师,我们也不能在这种场合暴露身份。”

梅丹佐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连连点头道:“多亏您的提醒,我差点没想到!”

他们说这番话时,小茜公主正迎向冯纽王子,培黎在她耳边悄声说了一句:“公主殿下,情况有点不对,杰凯他们是从左边山上下来的,而昨夜收到的神术信息,是从右边山上发出的,这里应该还有一位高明的神术师埋伏!”

小茜公主闻言目光微闪,却未动声色。

阿蒙与梅丹佐走到谷地中时,帝奇镇长已经率众迎上前给公主下跪行礼。小茜公主很亲切的亲自将众勇士一一扶了起来,说着感谢与赞许的话。被公主的芊芊玉手托着胳膊搀扶,耳中听着软语慰问,众勇士觉得身子都变得轻飘飘的,这两天两夜的疲劳仿佛一扫而空。

梅丹佐与阿蒙刚走近,小茜公主就看见了,她走出人群迎过来道:“这里还有两位勇士吗?多谢你们的勇敢与英雄般的壮举,小茜永远感激。”

梅丹佐与阿蒙也下跪行礼,还没等膝盖完全碰到地上,小茜公主已经伸手托住了梅丹佐的胳膊:“勇士请起,您是王国的英雄,你们都是搭救我的恩人,小茜一定会感激与报答!……后面那位勇士,也请您起身吧。”

说话时她的脸离的只有不到两尺远,带着芬芳的气息呵到梅丹佐的脸上,这声音仿佛是世上最美妙的乐曲,这五官是世上最动人的容颜。梅丹佐一时间有点痴了,赶紧收摄心神低头道:“身为王国的武士,为公主效命是我的荣耀!……现在才知道,我是跟随冯纽殿下而来,更是莫大的荣幸!”

他们两个人同时下跪行礼,小茜公主先扶了梅丹佐,他看上去更加神气威武,阿蒙似是他的随从。阿蒙也跟着梅丹佐起身,却察觉道公主身后有一位唇红齿白的神术师扫了他一眼,这目光不知为何让人感觉很不舒服,就像是被毒蛇咬了一口。

小茜公主与解救的队伍汇合,此时陪同帝奇镇长前来的那些高原巨人们早就不见了踪影,所有人都走的干干净净,好像是抓紧时间赶紧逃跑了。

众人护卫着小茜公主和冯纽王子走出山谷,沿一条羊肠小道下山,并没有经过那片清点物资的高原平地,按帝奇镇长事先安排好的路线,直接穿插回到他们来时的路上,好几个险要的隘口都有帝奇镇长派的武士驻守接应。这一路上,小茜公主对帝奇镇长赞不绝口,夸的这位镇长很是不好意思,走路几乎都快飘起来了,脸始终是兴奋的红着。

尊贵的公主自然不能在崎岖的山路上跋涉,帝奇还真有才,早就准备好了用两根木棒架起的软椅,命强壮的武士抬着公主,旁边还有神术师随时保护,直到黄昏时才走出深山,前方已经看见可以通行马车的商道。

阿蒙默默的走在队伍的后面,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不知为何,公主身边那位神术师刚才如毒蛇般的眼神总让他觉得有些担忧,感觉那人有一种深不可测的危险。就在这时他突然一怔,似是又遭遇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他耳边听见了一个声音,带着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我英俊的猎人、勇敢的英雄!我还以为你对美色与权势不感兴趣呢,原来也会冒险营救小茜公主,想有机会亲近这王国中着名的美人吗?难道就不怕我吃醋?”这声音来的太突然了,就像在耳边说话,阿蒙很熟悉,正是尹南娜!

再看看周围,其他人都没有反应,应该只有他听见了尹南娜说的话,好高明的信息传送神术啊!阿蒙不知道尹南娜在哪里,也没法回答,神情不禁有些古怪,只得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跟着队伍继续往前走。尹南娜既然开口了,就一定还有下文,且听她说吧。

果然,尹南娜的声音继续传来,就像直接在海脑中响起:“我的小阿蒙,你是我羊群中迷失的羔羊,好不容易才将你找回,一定很好奇我究竟是谁吧?……想知道的话,请让你的朋友离开,一个人到高原巨人的部落里来找我。那些巨人们已经走了,我就在那里等你,会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而你又将面对怎样的命运。”

听她的意思是让阿蒙打发走梅丹佐,自己一个人返回高原部落去找她,好像是要告诉阿蒙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却没说什么时间。阿蒙还想再听时,尹南娜却没有了声息。

前方望见了大路,路口处有马车在等候,已经走出了高原巨人出没的深山,冯纽王子终于松了一口气,对坐在滑竿上的小茜公主道:“您能安然无恙的脱身,是王国莫大的幸运!但那些野蛮的部落胆敢绑架王国的公主,如果不接受严厉的惩罚,还能享受敲诈来的钱财,对这种罪恶的行为是一种放纵与鼓励,您今后在王国内游玩时,将会受到更多的威胁。所以一定要严惩,如何处置,请公主殿下谕示!”

小茜公主摆了摆手道:“亲爱的冯纽,多谢你的搭救与提醒,我会处置的!在严惩他们之前,也要展示巴伦王国仁慈的教化,我会给他们一个赎罪与悔过的机会。”

说着话已经来到大路上,却发现守卫马车的两位武士神情很紧张的望着后方。小茜公主等人是从山中小路直接插到这里的,此时才发现高原巨人也下山了。尤西尔率领着一群高大强壮的武士,佩着武器列队,却不是作战而是欢送的状态,就站在马车后不远。

他的胆子可真大,居然还敢下山来到这个地方,现在众人可不怕他们了,大不了来一场火拼血战,而小茜公主一定可以安然脱身。众武士纷纷抽出了武器已做好战斗准备,帝奇镇长威风凛凛的喝道:“尤西尔,你居然还敢下山,是来认罪的吗?”

尤西尔的回答让众人大吃一惊,只见这位联合部落首领率领巨人们一齐下跪行礼道:“我们就是来认罪的!深山中的蛮人没有接受王国的教化,只是为了一点生活物资就围困了尊贵的公主,这是严重的罪行,我们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并请求仁慈的公主原谅!”

这唱的是哪一出啊?冯纽王子的随从、神术师埃立特道:“公主殿下,切不可轻易放过他们,不能助长和纵容这种罪行!”

冯纽王子小声呵斥道:“公主殿下自有主张,你别插嘴,先听公主的谕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