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卷:原罪
第053章 谁绑架了谁

帝奇很不满的回答:“东西当然都送来了,你们没看见外面的车队吗?但我是来赎人的,不是来送礼的,要的东西到了,你们就该把小茜公主放了吧?我要见到他们所有人!”眼前的场面和想象的不太一样,这些人根本就不提小茜公主,绑架不是这样谈的。

尤西尔笑眯眯的说:“不着急,远道而来一定累了,先坐下吃点东西。王国公主当然没事,但我得先搞清楚你们送的东西是不是我们要的。”

有人在桌上摆好了山里的野味、干果,居然还有酒,这架势很像请客吃饭啊。阿蒙等人却没坐下,他们哪有心思在这里吃东西?帝奇从怀中掏出一卷草茎纸递给尤西尔道:“东西都在这上面呢,你要清点吗?”

尤西尔接过纸卷刚展开,旁边有一个大个子很生气的嚷嚷道:“全在这上面!我们费了这么多事,难道就要来这张纸吗?快给我看看!”

尤西尔的神情有点尴尬,扭过头呵斥道:“你胡说什么?这上面登记是物品清单,东西都在外面的马车上,可以对照着清点!给你看,你认识字吗?……早就提醒过你们,不乱说话就不会丢人,偏偏记不住!”

假如换个场合,阿蒙说不定会笑出声来,可此时却哭笑不得。尤西尔开始大声念清单上的内容,面饼、肉脯、种子、农具、布匹……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可真不少。他每念一项,高原巨人们就发出一阵欢呼,有人还用不敢置信的语气问道:“真的吗,这些东西都是给我们的吗?太好了!”

帝奇镇长答道:“当然是给你们的,只要小茜公主安然无恙。”巨人们又欢呼道:“公主?她当然没事,这些东西都是我们的啦!”听见这话,帝奇等人才松了一口气,只要公主安全,其他的事都好办。

所有的物资种类与数量都念完了,清单最后一项是一大笔钱,帝奇镇长问道:“东西很清楚,可是你们要多少钱?信使没有说数目。”

旁边一位脑袋上挂着一条野兽尾巴的巨人插话道:“当然要一大笔钱,怎么也得三十个金币吧!”

一听这话,阿蒙差点没伸手去扶桌子。三十个金币对于普通人确实是一大笔钱,但是绑架了王国的公主,让对方带来大队车马要了一堆不值钱的东西,结果只敲诈三十个金币的现金。要是小茜公主本人听见了,一定会气得跳起来!——她难道就那么不值钱吗?车队送来的东西虽然都不是贵重之物,但数量庞大,加起来也远不止三十个金币啊。

“什么?你们要三十个金币!”帝奇镇长就算再镇定,也忍不住失声叫了出来。

那位插话的巨人一摸大脑袋:“太多了吗?那……怎么也得要二十个金币吧!”

尤西尔瞪了那插话的巨人一眼,喝到:“多什么多,巴伦王国的公主就值这点钱吗?”

另一个鼻子上带环的巨人自作聪明的附和道:“就是,你要的也太少了,二十个金币怎么够?最少也得五十个金币!”

帝奇等人不做声了,表情形容不出的古怪。而尤西尔鼻子都快气歪了,差点没从凳子上掉下来,一拍桌子道:“你才要五十个金币?”

众巨人终于意识到五十个金币还是太少,又有一位额头上纹着刺青的巨人瓮声瓮气的说道:“早就让你们别乱说话,说出来丢脸!要是我,就要一百个金币!”这帮高原巨人倒不算笨到家,一看情况不对,开始坐地涨价了。

帝奇镇长赶紧一摆手:“一百个金币就一百个金币,我给了,但就这么多,不能再涨了!可我没带那么多金币,就给你们五枚神石。”他确实没带金币,带的全是神石,一见这个场面也随机应变,答应支付一百个金币的“巨款”。

阿蒙也看出来了,这伙高原巨人事先并没有完全商量好。物资是他们想要的,但是钱并没有考虑。这些巨人应该来自不同部落,装束各有特点,分别挂着兽尾、带着鼻环、纹着刺青,稍微注意一下就能分辨出来。帐篷里的巨人都是部落里的头领,而刚才开口说话的三位,应该是三个部落里各自的大头领,相当于族长的角色。

能把这些人组织起来共同行动,还真是一件很头疼的事情,看尤西尔的样子已经头疼的不得了。

众巨人一听帝奇镇长要给五枚神石,又吵了起来:“五枚神石?我们三个部落怎么分啊!谁拿一枚、谁拿两枚?”

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大,震得帐篷里嗡嗡乱响。尤西尔实在听不下去了,从腰间抽出短杖,一敲桌子道:“别吵了,我说了算,六枚神石,你们每个部落两枚!”然后又冲帝奇镇长道:“最后一项条件就是六枚神石,你快交出来吧。”

六枚神石比帝奇镇长事先预计的要少得多,但他也不敢掏的太痛快,不满的嚷嚷道:“从二十枚金币涨到六枚神石,你们也太过分了!我为了救公主,钱可以先给你们。”他将六枚神石一枚枚的放在了桌子上,三位大头领当场就拿走了,捧在手里左看右看,咧着嘴乐的不得了。

尤西尔狠狠的瞪了他们几眼,眼神中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又朝帝奇镇长道:“钱你已经付了,剩下的东西,也该一项项交出来了吧?”

一直没说话的梅丹佐实在忍不住了,开口喝道:“说来说去,你们总是要东西,小茜公主在哪里?把她安然无恙的交出来,东西才能给你们。”

尤西尔直摇头道:“不行不行,万一你们把小茜公主带走了,反悔不给东西怎么办?”

神术师杰凯也插话道:“这里可是你们的地盘,东西都送到山上了,哪有那么容易带走的?我们有诚意,可你们也不能这样谈判。首先得让我们知道小茜公主在哪里、确认她是否安全!”

一位部落的头领揣起神石道:“那个公主当然安全了,她现在没事,可是要我们把人带来,也得她自己答应啊。”

一听这话,帝奇等人心中皆是一惊。尤西尔赶紧又一敲桌子道:“叫你们别说话,就闭嘴,否则我不管了!”

见尤西尔真的生气了,三位大头领赶紧点头道:“好的,我们不说了,全听您的。您说一个口信就能把我们要的东西全弄到,果然有人送上山了,从现在开始大家全听您的命令。”然后又冲后面的小头领们喊道:“你们全都闭嘴,只听尤西尔大人说话。”

帐篷里终于安静下来,尤西尔对帝奇说:“我只看见了这份清单,清单上的物资还没有清点,总得知道东西是不是都如数送来?……至于王国公主,只要等我们把东西都拿到,绝对会把她放了。”

不知为何,帝奇镇长已不想再与尤西尔纠缠,也没有坚持要先见到小茜公主,他想了想答道:“你们可以先清点物资,我看这里有三个部落,先清点好了分成三份,最后再派人运走。……等你们真正需要运东西的时候,就把公主和她的随从们交出来,这样总可以了吧?……先派人过来清点东西,我们回车队等着。”

他们终于结束了这场哭笑不得的谈判,返回了车队中,优乐度焦急的迎了上来问道:“怎么样?见到公主了吗?她没事吧?”

杰凯一摆手道:“情况有变,小茜公主可能不在他们手里,我们到后面商量。”

刚才听那些高原巨人杂乱的谈话,阿蒙等四人谁也不是傻子,都已经察觉到了破绽——那些部落应该还没有抓住小茜公主。情况就如那位受伤武士报的信,小茜公主被围困在一个山谷里,而巨人部落着急要东西,所以才派信使到镇上敲诈。组织这些人一起行动可不容易,领头出主意的应该就是那个尤西尔。

回到车队中间,大家躲在一辆马车后面商量,优乐度问帝奇镇长:“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答应让他们来清点物资?”

帝奇镇长苦笑道:“他们没有抓住小茜公主,这只是我们的猜测,就算如此,公主一定还是被围困无法脱身。……您今天没有看见那些高原巨人是怎么谈判的,他们恐怕连自己的手指头都数不明白,想把东西点清了再分好,得花多长时间?”

阿蒙附和道:“天就快黑了,他们想把这些物资清点明白,至少也要拖到明天天亮。拿这些东西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我们可以趁夜间悄悄行动去探明情况,起码先确定小茜公主所在的位置、她是否安全?”

梅丹佐点头赞同道:“是的,应该这样办,我们知道小茜公主所在的位置,可以借着黑暗的掩护摸到那附近的高处。巨人部落的武士虽然凶悍,但在黑夜里还是能绕过守卫。假如到时候他们真能放了小茜公主,一切都好说;如果反悔不守承诺的话,我们也好里应外合把人救出来。”

优乐度沉吟道:“绑架一位王国公主,必须受到严惩!如果不承担严重的后果,反尔能拿到大笔的赎金,只能助长和纵容这种行为,一定要派城邦的军队去剿灭他们。但这些都是后话了,眼下还是公主的安危最重要,能不起冲突最好。”

帝奇镇长打开了一卷东西,是阿卡德镇收藏的城邦地形图册,上面标注了小茜公主被围困的位置。那里是一片开阔的谷地,背靠一座险峻的高峰,左右两侧的山势呈环抱状,出入的谷口很狭窄,地势易守难攻,但是如果被人堵在里面也很难突围。假如借助飞行器物,比如高级空气卷轴,也要提防巨人部落里那射程极远的弩箭,不能让公主冒险。

帝奇镇长的计划,是趁着夜色的掩护穿行山野,悄悄登上谷底左右两面的山峰。如果确认小茜公主仍然安全,先不着急轻举妄动。等过了约定的时间,巨人部落还不放了公主,他们就从两侧包抄突袭,接应公主突围。帝奇将救出公主之后撤退的路线也安排好了,但在分派具体任务时却发生了一些分歧。

帝奇镇长本人很想去,可杰凯和阿蒙都坚决让他留下,因为他是这群人的领队,要监督对方清点物资,有什么情况还需要随时交涉。如果他走了一定会引起尤西尔的疑心,最后决定还是阿蒙等人去。

优乐度这次坚决要亲自前往,杰凯只得点头答应了。这样一来,杰凯则坚持自己这一行五人要单独组队行动,并说黑夜里悄悄穿越山野丛林,互相之间要很熟悉并善于配合,带上其他人反尔不方便。

这多少是个借口,杰凯不想暴露优乐度的身份,遇到什么状况首先要保护的还是这位“殿下”。他们五个人都受过良好的训练,彼此配合娴熟,杰凯显然没有把普通的中阶武士放在眼里,不想带上阿蒙和梅丹佐这两个累赘。

商量的结果是兵分两路,杰凯等一行五人、阿蒙和梅丹佐两个人,从左右两侧摸到山上。假如天亮后发现公主无恙,则悄悄潜伏。帝奇约定的行动时间是明天正午,到那时,东西无论如何都该清点完了,巨人部落也该下令放人了。如果他们还不放人,这边就只能动手救人,掩护公主突围离去。

有高明的神术师领队,行走山中夜路有一个极大的优势,侦测神术可以提前发现那些高原巨人埋伏的位置,能悄悄地绕过去。围困公主的巨人再多,也不可能密密麻麻守住所有的地方,这么大的山野总可以潜近到周围。

可是在连续一夜的艰险跋涉中,始终以神术侦测各种复杂地形的情况,远距离发现所有潜伏的敌人,没有疏忽遗漏,这绝不是一般的神术师能做到的。在这支队伍里,恐怕也只有杰凯才有这个本事。

帝奇镇长还想给阿蒙与梅丹佐派一名神术师随行,阿蒙笑着拒绝道:“我是山中的猎人出身,习惯了在崇山峻岭中追赶野兽、察觉各种危险,所以才敢于走夜路进山,也有把握悄悄的摸过去。这样的路一般的神术师是走不了的,一不小心就可能摔落山崖,只有强壮的武士才有这种体力和身手,我带着梅丹佐去就行了。”

阿蒙的话很有道理,帝奇镇长也就没有再坚持,只能祝他们好运并叮嘱一切小心。走夜路并随时展开侦测神术,阿蒙这位五级魔法师比杰凯那位六级神术师还要擅长,这就是他平时的习惯。所以阿蒙也不想和别人一道,那样使用神术不方便,不小心还会暴露了自己魔法师的身份。

杰凯本没对这两人报什么指望,但出于好心还是告诫梅丹佐道:“这不是在战场上冲杀,穿着沉重的铠甲,登山攀岩反而是累赘。就算你这身铠甲很轻便,不小心发出的金属碰撞声也会暴露你的位置,盾牌更不适合携带。你这支梭枪也不是丛林中作战的武器,如果一定要带着,我建议先用污泥涂抹,因为它在夜里会反光。”

杰凯是巴伦神术学院的教师,平时教授的也不仅仅是神术,还包括各种作战的技巧与注意事项,对学生进行系统的指导与训练。他的话阿蒙深以为然,让梅丹佐留下了铠甲和盾牌交给帝奇镇长。等出发之后又收起了梭枪,阿蒙给梅丹佐换了一柄斧头和一套穿在衣服里面的软甲。

至于阿蒙自己并没有穿盔甲拿别的武器,仍然只是拄着一根树枝状的手杖而已。

两只营救小队先后离开,悄悄下山绕行密林,并没有被任何人发现。巨人部落也派人来清点物资了,带队的还是那些首领,尤西尔则站在一旁监督统计,帝奇镇长带着书记官陪他。把那些东西一车车卸下来、分类清点一遍,场面乱糟糟、闹哄哄的。

帝奇镇长特意不派人帮忙,全让这些高原巨人自己干,够他们忙到天亮了。夜间的高原上点起了很多火把,照得这片开阔地如同白昼,也显得周围的山野分外的阴森黑暗。

不提山上如何清点物资,阿蒙带着梅丹佐先下山,穿越崇山峻岭绕行向上,赶往地图中指定的位置。梅丹佐曾多次来往深山中的穴居野人部落,他如今也是一名三级神术师了,注意自己脚下的状况像白天一样走路并无问题。阿蒙教出来的徒弟和一般神术师不一样,不在紧要关头都不使用法杖,而且平时很自然就使用神术帮助,哪怕只是为了遮风避雨。

至于阿蒙自己就更不用说了,夜里走山路这种事情,他恐怕比一位大神术师都要擅长,为了以防万一,他还动用了铁枝法杖随时监视周围的状况。

他们要绕到小茜公主被围困的山谷另一侧,走的路更远,但到达的时间却比杰凯等人早多了。午夜的时候,两人就已经悄悄爬上了那谷地一侧的山脊。从高处望过去,果然有一群人驻守在谷地的中央,黑夜里能看见篝火的亮光。

阿蒙觉得有些奇怪,因为登上山脊时并没有发现有人在这附近警戒。为了谨慎起见,他让梅丹佐找个地方藏好,自己提着法杖沿山脊悄悄侦查了一番,在靠近谷口发现了守卫的巨人武士。

阿蒙所在的这一侧山梁上,有那么七、八个巨人武士,怀中抱着弓箭、身边放着棍棒正在呼呼大睡呢。阿蒙没有惊动他们,又悄悄退回到原先的位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