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卷:原罪
第052章 我们都懂

梅丹佐的铠甲与武器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骑着骏马来到神殿前的广场上,所有人的目光立刻都被他吸引了,还引起了一阵窃窃私语的骚动。帝奇镇长分开人群快步迎了上来,很礼貌的鞠了一躬道:“外乡的骑士,您是来帮助我们营救小茜公主的吗?”

梅丹佐下马还礼:“我叫梅丹佐,家住王都,是一名四级武士。酷爱在大陆各地行游,向往传说中的英雄,梦想有一天能建立自己的功业!我听说了您在镇上招募勇士,所以就披挂武器前来效劳。”

镇上的妓女也挤在人群中看热闹,几位花枝招展的姑娘骄傲的对旁边的人说:“快看呐,那位英俊的英雄,我们昨天晚上陪的就是他!”

看梅丹佐打扮的像一名大武士,可自我介绍只是一名四级武士,这多少令人有些失望。但帝奇还是很高兴,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武器越精良战斗力也越强。他本人是一名五级武士,也是镇上唯一的中阶武士了,现在又多了一个梅丹佐。

帝奇镇长亲自牵住缰绳道:“本人、本镇、城邦以及整个王国都会感谢你。……这位勇士也是随你一起来的吗?”说话时他还没有忘记牵着另一匹马走路跟在梅丹佐身后的阿蒙。

梅丹佐顿了顿说道:“他,他是我的朋友,一名五级中阶武士,但脾气谦和不喜欢张扬,这次也主动前来营救小茜公主。”

他要是不这么介绍,人们可能会把阿蒙当作他的仆从,骑士行游大陆往往不止备一匹马,后面牵马拄着树枝的阿蒙很像一位随从。梅丹佐如此衣甲鲜明,随从的打扮也不寒酸,脚蹬软底皮靴身着很漂亮的裘衣。让阿蒙冒充仆从的主意本是梅丹佐出的,可他终究没说阿蒙是自己的仆从,临时又改口说是朋友。

竟然还有一名五级武士!帝奇喜出望外的迎向阿蒙道:“您的气度像一位高贵的隐士,感谢您的帮助,本镇与基什城邦会重重答谢的。……二位请到神殿中休息,我的书记官会详细介绍行动的安排,马匹也会有专人照料。”

见梅丹佐又突然改了口,阿蒙只是笑了笑没多说什么,与梅丹佐一起进了阿卡德镇的马尔都克神殿。书记官带着仆人安排他们先好好休息,吃饱了东西等待傍晚时出发,而外面广场上的招募还在继续。

阿蒙坐在神殿的休息厅里喝着肉汤吃着面饼,细嚼慢咽,一边听着本镇的书记官德克介绍着行动计划。他和梅丹佐都是中阶武士,在一群人当中格外受尊敬与重视,书记官基本上是冲着他俩在介绍。阿蒙正想插话问些什么,一抬头却愣住了,因为他看见了一个“熟人”——也不能算是熟人,是他从小就熟悉的一位神灵。

这座神殿的正厅供奉的主神当然是马尔都克,在偏厅的一面墙壁上镂刻着很多位神灵的浮雕,其中有一位女神就是都克镇曾经的守护神穆芸。都克镇就有专门供奉穆芸女神的神殿,阿蒙早就熟悉她的神像,但在经历那一场毁灭性的灾难之后,他已经不愿再过多的回忆。

可在这里猛然看见穆芸女神的浮雕,他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情,为什么第一次遇到尹南娜时会觉得那么眼熟,原来她的样子酷似穆芸女神!肃穆而威严的神像很难与活色生香的姑娘联系在一起,可她的面目与身姿真的很像穆芸女神。

阿蒙此去就是要救尹南娜,心有所思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然后又有些疑惑,巴伦王国的小茜公主为何长的那么像穆芸女神,难道是巧合吗?巴伦王室自称是神灵在人间的后代,那么穆芸女神也可能是小茜公主的祖先,如此倒能解释的通。

……

就在阿蒙看着神像发呆的时候,神殿前的广场上又来了一行五人,为首的竟然是一名持着法杖的神术师!后面还有一名年轻的神术师以及三位配着武器的武士。

还没等他们走近,帝奇镇长已经分开人群迎了过去:“尊贵的神术师大人,请原谅我这位镇长的失礼,竟不知道你们光临本镇。……诸位是听说了镇上发生的事,前来相助的吗?”

他们只是一群住在客栈的过路人,并没有暴露其中有神术师,此刻才显露了身份。那为首的中年人微微点了点头道:“你就是这里的镇长?做的非常不错!我是来自王都的六级神术师杰凯,这位是我的学生,三级神术师埃立特,这三位是我的同伴,都是中阶武士,听说小茜公主身陷险境,镇长招募勇士前去迎救,理应效劳!”

杰凯说话间亮出了一块特殊的铭牌,上面虽然没有写名字却足以证明他的身份来历,是巴伦神术学院教师的标志,也是出入神术学院很多场所的凭证,上面有神术印记可以鉴别。

帝奇镇长心头一阵狂喜,乐的差点没跳起来!昨天他还认为自己是世上最倒霉的人,怎会莫名碰上这种祸事?可是今天下午他差点又认为自己成了世上最幸运的人,张榜招募时才知道阿卡德镇上藏龙卧虎啊,一下子来了两名神术师,又多了五名中阶武士!

原先阿卡德镇上只有帝奇一位中阶武士,神殿中也只有一名三级神术师和一名一级神术师,集合全镇的力量也不过再有二十多名低阶武士。今天下午的招募使他们的队伍实力大增,尤其是那位尊贵的杰凯大人,他可是王都神术学院传授神术的导师,身份与一般的神术师完全不同。

六级神术师啊,已经可以施展高阶神术,只差一步就是大神术师。听杰凯的自我介绍,他是在王都里听说了吉尔伽美什与恩启都斩杀洪巴巴的事迹,带着学生和几个朋友赶往幼底河战场,去参观那一场大战的遗迹。这位神术师倒没撒谎,他们这行人来意确实如此,恰好路过了阿卡德镇。

……

日落时分,一支奇怪的车队从阿卡德镇出发,上面装着各种物资就像长途迁徙大搬家一样,赶车的马夫和车队的护卫却是清一色的武士,手持各种武器。车队后面还跟着骆驼与马匹,队伍走的很快,所有人的神情都很严肃,有的武士还显的很兴奋。

照说运送这么多物资应该使用车身较宽的双辕大马车,但这个车队里的车大多都很轻便结实,车身很窄只有一匹马拉着,所以有很多辆。队伍中也有几辆非常轻便的双辕马车,配上最好的马可以跑的很快,沿途每隔一段路就留下一辆,有专人看守不再随队前进。

这便是帝奇镇长考虑问题的仔细稳妥之处,假如将小茜公主救了出来又和巨人部落起了冲突,要在第一时间护送她逃走。骑士可以换马,但尊贵的公主需要坐车,万一受了伤更要在车上接受治疗,沿途换车可以保证最快的速度,所以事先把车都准备好。

阿蒙默默的观察着这一切,心中对这位镇长颇有几分佩服,这种突发事件,对于这位镇长而言简直如天塌下来一般,帝奇·周却处置的丝毫不乱,在现有条件下尽量做到最好。

这支队伍里的“重要人物”中,最神秘最珍贵的当然是杰凯等人,最威武、最拉风的当然是梅丹佐,最低调的是阿蒙。而带队的帝奇·周除了担忧和紧张之外,也有一丝兴奋与冲动,他原本并不知道小茜公主的身份,但那位美丽妖娆的姑娘令他很着迷,甚至曾想追求她。

知道她是小茜公主之后,本来断绝了一切亲近的可能,但眼前恰恰有一个机会。他带着这样一支队伍成功的营救出小茜公主,也许能获得美人的青睐,这是英雄的功业啊。虽然他不会愚蠢到去和吉尔伽美什争未婚妻,也没有什么非份的妄想,但获得公主的好感与赞许,本身就是无上的荣耀,更何况还有城邦与王都的嘉奖呢。

其实队伍里很多武士都有类似的想法,所以担忧中也带着莫名的兴奋,这一刻,他们也许都把自己想像成去斩杀洪巴巴的恩启都了。

阿蒙与梅丹佐有两匹马,都是好马,拉车的马与骑着作战的马是不一样的,但在这种赶路的场合也勉强能应付了。帝奇镇长又给了他们一匹马在路上换着骑,三匹马骑两个人总有一匹在休息。人可以连夜兼程赶路,畜生却可能受不了,整支队伍要保持在最佳状态。

阿蒙还注意到一件事,杰凯为首的一行人中,有一位年轻人的身份很特别,明显比其他人都要尊贵。虽然他只是随从的样子,可其他四个人对他的态度无形中都非常恭敬,神情无意间都是小心翼翼的,不论是换马还是喝水,首先都是照顾这位年轻人。

这位年轻人自称名叫优乐度,是王都的一名贵族武士,看来身份绝不简单。阿蒙发现这一点之后,也悄悄提醒了梅丹佐。其实他自己的身份也是一样的,假如梅丹佐不改口就是让他冒充仆从跟随,一个不经意的细节就可能露馅,就看有没有人注意到了。

队伍连夜出发,在清晨时短暂的停下休息一会,大家吃饱喝足又立刻前进。继续往前走,阿蒙才明白为什么队伍里大多都是轻便的窄马车,因为进了山之后道路崎岖,只有这种马车才能勉强通行,有时候还需要武士帮忙推一下通过艰险的路段。

中午太阳最暖的时候,车队又歇了一会儿,此时已经进入深山了,这是一条险峻山峰间的谷道,渐行渐深、渐行渐高。周围的群峰似庞然大物,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压迫感,气氛渐渐紧张起来,大家也不再说话,手握武器时刻保持警惕。

叙亚高原的天气比幼底河谷寒冷的多,越往山上走越感觉寒风凛冽,武士们都情不自禁的裹紧了衣服。生活在这里的蛮人大多身形高大,力量也比普通人大,他们与外界并非没有交流,很多高原巨人甚至接受附近王国的招募成为佣兵。加百列曾在叙亚城邦遭到萧墨州长卫队伏袭,其中就有两名受过专门武技训练的高原巨人。

高原巨人部落中的居民并非都是所谓的巨人,就像林克所在的矮人部落里的族民也并非是所谓的矮人,但其中特别高大强壮的确实就像巨人一般。高原以北的亚述王国甚至还有专门的巨人战阵,就是招募和挑选这种人进行专门的训练,数量不多却是绝对的精锐。

多年以前,他们中有些人在战乱中被打散,又逃回深山的部落里,将所学过的体术传授族人。所以那些强大的高原巨人部落里也有练习体术的武士,加上天生的力量过人,确实很不好对付。

小茜公主的卫队力量不弱,但她只是出来游玩不是作战,不可能带着大神术师胡闹,她身边有两位中阶神术师,还有一名七级大武士,就是翻山冲出重围带伤报信的那位,其他的八个人也都是中阶武士。可是高原巨人部落中的战士会使用弓剑,力量很大射程很远,神术师被包围了也很危险。

并不是所有的高原巨人都训练有素,侥幸有体术成就的只是少数,他们大多会使用弓箭,但一般不会像战阵那样配合。但这一次的情况很特殊,是附近几个最强大的巨人落部联合起来共同行动,让人觉得有点奇怪。

不能和他们拼蛮力陷入被包围的苦战,不要身处几个方向都能被弓箭射击的位置,注意地形,不要被逼入没有退路的绝地。——帝奇镇长向众人详细解释了事情的经过,并布置了种种应对方案。但这一路上并没有发生其它的事情,连高原巨人都没有见到一位。

这天午后,车队艰难的登上一条陡峭的山路,到达了山顶高原的一片开阔地带,终于见到了对方来迎接的人。他们是一群身形高大的男子,几乎每一个人的身材都和阿蒙见过的恩启都差不多,手里拿着棍棒、锤子、铁叉等沉重的武器,穿着乱七八糟的兽皮衣服,见到车队上山居然发出了一阵杂乱的欢呼,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帝奇·周下了车,梅丹佐也下了马,与阿蒙一左一右护着这位镇长走了过去,那位六级神术师杰凯则跟随在帝奇镇长身后,他们保持了一个非常谨慎的队形,其他人则仍留在车队旁警戒。

帝奇·周大声喊道:“你们就是围困王国公主的部落吗?要的东西我都带来了!请问谁是首领?叫他出来跟我说话。”

迎上来的那群人口音很生硬,瓮声瓮气乱糟糟的喊道:“我们都是首领!东西带来了就好,快交给我们吧。”

帝奇·周连连摇头道:“就算是绑架,也没有这么赎人的!这里是你们的地盘,我长途跋涉将东西都送来了,显示了完全的诚意。你们至少要让我见到公主、知道她安然无恙,才会把东西交出来。”

“公主?”、“他要见公主?”、“不对,他是想谈判!”、“我们不是已经准备好谈判了吗?”、“哦,那就谈吧!”这十几个高原巨人交头接耳的议论了半天,然后冲帝奇·周喊道:“绑架要谈判,对吧?我们都懂!……过来吧,前面都准备好帐篷了。”

别说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的阿蒙一头雾水,就连与高原巨人打过交道、清楚他们脾气的帝奇镇长也是疑惑不解,难道还有什么花样?既然人都来了,那就过去谈谈吧,还是这四个人走了过去,那位叫优乐度的年轻人本想一起去“谈判”,可是帝奇与杰凯都让他守护车队。

在路上,帝奇镇长就给大家分派了各自的任务,那名叫优乐度的年轻人主要负责救出公主之后快速护送她离开,其他两名中阶武士与一名神术师随行保护,全副武装的梅丹佐等人断后掩护。想必这位镇长也看出了优乐度的身份不凡,甚至比杰凯还要尊贵。

前面不远,一片树林外的空地上果然有一顶帐篷,很大很气派,居然用平原上售价昂贵的雪豹皮缝成,非常漂亮。这样一顶帐篷支在山中,连猛兽远远看见都不敢靠近,再细看它却显得很粗糙,缝的乱七八糟的。

走进帐篷,里面已经摆好了桌子和凳子,原木制成,结实而笨重。有一个小矮个迎了过来,鞠了一躬道:“是阿卡德镇来的帝奇镇长吗?我叫尤西尔,是这里联合部落的代表,请问我们要的东西都送来了吗?”

此人倒是口齿伶俐,一点都不像其他的高原巨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样子,他的个子其实并不矮,和帝奇差不多高,但是站在一群身形高大的部落族人间就显得像个小矮人。尤西尔圆圆的大脑袋、圆眼睛、圆鼻头,不笑也是笑眯眯的表情,看上去很滑稽。

阿蒙注意到尤西尔的腰间别着一根棒子,很像法杖,仔细感应了一下还真是法杖,虽然入不了阿蒙的眼,但对于普通的神术师而言也是不错的东西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