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卷:原罪
第051章 你也想去吗

阿蒙微微叹了口气,有些事是劝不了的,只能让梅丹佐自己去解开心结。挥剑杀人虽然利索,但斩断烦恼却不是那么容易。

第二天他们到达一个市镇,阿蒙让梅丹佐停下马车道:“这个镇子很大,我们就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采买一些路上需要的东西。镇上有很多酒馆还有商铺,你去散散心吧,我只有一句叮嘱,不要找人打架!”

阿蒙住进了客栈,等到晚上,他特意让梅丹佐一个人出去逛逛,夜里可以不回来。梅丹佐先去了镇上的酒馆,喝了不少酒,却越喝越清醒始终没醉,然后又去了镇上最大的妓院。他把妓院里最漂亮的妓女都叫到了自己的房间,左右环抱着陪他喝酒,然后关上门过了一夜,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出来。

梅丹佐有钱,这次倒卖马革钢胚赚了不少,他平时很节俭,今天倒是很大方。回到客栈阿蒙笑着问他:“怎么样,是否感觉舒服了点?”

梅丹佐很有些不好意思的答道:“今天中午我抬头看见阳光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没必要这样。……我是您的仆从,却需要您默默的关照,真的很惭愧,请原谅我!”

阿蒙点了点头:“嗯,心情平定了就好,这段时间你确实不好受,看见你终于想通了不再继续消沉,我也很高兴。”

那个有些爱搞怪的梅丹佐又回来了,他向阿蒙挤了挤眼睛道:“我的神,您年轻强壮且如此英俊富有!假如去那妓院里,姑娘们一定会喜欢的不得了,您如果想见识见识,我今天领你去?”

说实话,阿蒙还真没去过妓院,也从来没想到自己要去那种地方做什么。当初在穴居野人部落时虽然年纪不大,可是他的身体已经很成熟了,林克就不止一次的表示,要派部落里最美的姑娘伺候他的起居。可能是审美观点的差异吧,阿蒙从来就没兴趣。

阿蒙并不是没有欲望,他也从来不刻意委屈自己什么。碰见尹南娜的时候,他确实感到身体中的欲望的萌动,但他并没有想要对尹南娜做什么。在他的心目中早有一个女人,她是不可触碰的,却有一个名字专属于他,这世上无所谓其他的诱惑。

梅丹佐要带他去妓院见识见识,阿蒙连一点兴趣都没有,他甚至觉得那么做是委屈了自己的欲望,于是苦笑着反问道:“你今天还想再去吗?”

梅丹佐也苦笑着摇头:“不想再去了,没必要。”

阿蒙一摆手:“那我们就走吧,继续西行渡过幼底河,再往前走就是山路了,不会再有这么大的市镇。”

梅丹佐有些不舍的说:“为何这么着急赶路?过了幼底河您就要离去了!……我今天在镇上还听说了一件稀奇事,小茜公主居然身陷高原巨人部落中,处境十分危险。这要是传出去,一定会轰动整个王国。”

阿蒙突然间站了起来:“小茜公主!怎么回事?你说清楚点。”

梅丹佐很诧异的问道:“阿蒙神啊,您为何这样关切?难道……”

阿蒙:“我认识小茜公主,她是我的朋友,究竟遭遇了什么危险?”

梅丹佐张口结舌道:“你,你的朋友?哦,我明白了!一定是小茜公主乔装改扮在王国里游玩时认识了您,难怪你对镇上的姑娘们一点不感兴趣,那些庸脂俗粉哪能入您的眼。可是我要提醒您,王国里那些传闻您难道没有听过吗?”

阿蒙瞪了他一眼:“你刚醒过神就这么多废话!小茜公主确实是我在路上偶尔认识的,我们是朋友,她帮助过我,听说她有危险我怎能不关心?究竟出了什么事,还不快说!”

这个镇子叫阿卡德镇,梅丹佐今天中午从妓院里出来的时候,看见有一群人在神殿前聚集,原来是镇长帝奇·周在招募武士前往山中营救小茜公主。前一阵子这里来了一群商人,在镇上住了几天四处游玩,其中有一位年轻的姑娘艳光照人,给大家留下了无比深刻的印象。

几天前这个商队离开镇子前往北部的叙亚高原,据说要用平原一带的商品去和高原巨人部落交换东西。帝奇镇长说过他们不要轻易前去,可能会遇到危险,除非聘请足够的保镖护卫。他还劝过那位年轻的姑娘不必涉险,如果商队要去,她就留在镇子里等候。姑娘笑着谢谢他,那灿烂妩媚的笑容差点没把帝奇的魂给勾走了,可是姑娘还是去了。

可是昨天出了变故,商队中的一名男子突然回到镇上,手拿武器浑身沾满鲜血,找到帝奇·周报信。原来他是小茜公主身边的卫士,而那位美貌动人的姑娘就是小茜公主,他们在山中遭遇了巨人部落的袭击,被围困在一个山谷中处境十分危险。这名卫士冒死翻越山峰并杀了路上拦截的高原巨人,这才逃到镇上报信。

受伤的卫士告诉了帝奇·周小茜公主受困的山谷所在,让他赶紧带人去救援。帝奇镇长当时脑袋里嗡的一声,就觉得天都快塌下来了,小茜公主如果在阿卡德镇一带出了事,他的身家性命也难保!

在平常情况下,小茜公主不论遇到什么事只要亮明身份,就没人敢再冒犯,她不仅是国王唯一的妹妹,还有吉尔伽美什那样的未婚夫,谁敢去招惹?可是高原上野蛮的巨人部落并不理会这一套,听说那商队中的姑娘是王国公主反而攻击的更起劲,企图绑架她敲诈一大笔钱,他们的头脑就是如此简单。

小茜公主虽贪玩但并非不懂事,那个商队其实就是乔装的卫队,平常情况下完全能够保护她。可是这一次在高原上遇到了熟悉地形的巨人部落,而且情况很奇怪,从来都是各行其事且互相争斗的几个强大的巨人部落竟然联合起来一起行动,小茜公主的卫队抵挡不住,只得保护着她且战且退,被逼入一个山谷绝地中,情形已岌岌可危。

这名卫士刚到,帝奇·周还没来得及组织人马去救援,巨人联合部落居然派来了一名使者,此人身形高大穿着粗糙的兽皮衣服,鼻子上还穿着个环自以为很美,送来一个口信就告辞了。帝奇·周的心脏又被吓得差点停止跳动,为了小茜公主的安危,他没有留下这位高原巨人。

信使送来的消息很可怕——有位王国公主在他们手中,三天内请阿卡德镇用大笔的财物赎回,一定要让他们满意,否则就会杀了那位公主。反正这几个部落正打算迁居到远方,也不怕巴伦王国的军队追杀,茫茫深山也无处去寻找。

帝奇镇长不敢肯定这消息是真是假,难道就在那受伤的卫士返回阿卡德镇的途中,小茜公主已经成为巨人部落的俘虏了吗,或者对方仅仅是恐吓敲诈?无论如何他也不敢冒险,只得按照信使提的条件准备物资,尽快送到指定的地点去赎人。

巨人部落要的东西让帝奇镇长有点摸不到头脑,照说绑架敲诈一大笔钱也就行了,而这些野蛮人脑袋里都在想什么?他们要将麦面烤制成能长期保存的面饼、加工好的肉干与肉脯、大木桶封装的盐,还要很多只能驮货物长途跋涉的单峰骆驼、能做衣服的布料、种地的农具、来年能播撒的种子、宿营的帐篷,最后才是一大笔钱,却没有提究竟想要多少钱。

帝奇镇长下令让镇上的居民连夜准备,就在梅丹佐搂着妓女喝酒寻欢的时候,镇上家家户户都在烤面饼、做肉脯呢。农具、盐、种子、单峰骆驼、布料以官方的名义征集了一大批,只是宿营用的帐篷实在没找到多少,这里又不是军营,没事谁会存这种东西呢?

帝奇·周真是一位非常能干的地方长官,假如是别人遇到这种情况一定会手忙脚乱好几天,可他派人通知居民分工协作,只用了一夜再加半个白天就全部准备妥当,丝毫未见慌乱。很多物资都是在商铺里征集的,由镇上的神殿担保开了收据。至于从农户家里拿走的骆驼以及农具也全部仔细登记,可以拿着凭据到镇上的书记官那里去领钱。

但帝奇·周可不敢将希望全寄托在赎人上,他做了两手准备,当即就重金招募勇敢的武士。名义上是护送这批物资去和巨人部落谈判,同时也是为了防止对方翻脸,可以趁机凭武力营救出小茜公主。运送大批物资到深山里送给巨人部落,本身就是个危险的差事,帝奇镇长打算亲自带队。

对方的信使给的时间只有三天,从阿卡德镇赶到指定地点就需要走一天,再向城邦以及王都求援无论如何是来不及了,远水救不了近火。阿卡德镇是附近一带最大的集镇,常住居民就有五千多人,一切只能靠帝奇镇长了。

帝奇一面派出使者向基什城邦发出急报,一面集合镇上所有的武士与仅有的两名神术师,并张榜招募勇士一共前往。帝奇·周本人是一名五级武士,镇上的武士加起来还有二十几位,力量还是太单薄,希望还有其他人能够在重赏之下挺身而出。

梅丹佐恰好看见了这一幕,听围观的人群议论,小茜公主可能已经被高原巨人抓住了,有人在摇头叹息——这位贪玩的公主终于出事了!那么美丽的姑娘真是可惜呀。就算吉尔伽美什再愤怒恐怕也无济于事,头脑简单的高原巨人不会想那么多后果。

梅丹佐并没有多停留,问清楚情况之后就回客栈了,带回来的消息却把阿蒙给吓了一跳。他一提手杖道:“你有没有问清楚,帝奇镇长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梅丹佐:“今天招募勇士加入护送物资的队伍,傍晚就出发,连夜赶路一刻都不耽误,时间安排的很紧。”

阿蒙:“我的朋友身处险境,我要去救她!梅丹佐,你跟随我吗?”

梅丹佐一拍胸脯面露喜色:“其实我也想去!别忘了我是一位勇敢的武士,正想以英雄的事迹洗刷我的耻辱、重新振作起来!只是我在跟随您游历大陆,一切都要听从您的吩咐。”

阿蒙点头道:“你也想去吗?这样更好,那我们就走吧。”

梅丹佐一转眼珠子道:“阿蒙神,如果您想加入队伍的话,自然不能以魔法师的身份。我倒有个建议,这么做会更加方便,只是要暂时委屈您。”

阿蒙:“你还真是活过来了,原先主意就挺多的,有什么建议就说。”

梅丹佐摸了摸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是一名中阶武士,假如加入护送队伍肯定会很受重视。我们有两匹骏马,我就以一位行游骑士的身份前去,暂时委屈阿蒙神您冒充我的随从。您这根树枝还有那皮兜从不离身,这样跟随在我后面才没有破绽。”

阿蒙瞟了梅丹佐一眼:“你想以一位行游骑士的身份去救小茜公主,就像传说里的英雄?很好,确实很符合你的脾气,我就让你打扮的更威风一些吧,把这些换上!”他将手伸进皮兜,居然抽出一支金色的梭枪递给了梅丹佐。

皮兜不过三尺见方,而这支梭枪却有九尺长,梅丹佐都看傻眼了!就在他一愣神间,阿蒙又凭空拿出了一面三尺宽、五尺长的青色盾牌,往桌上一放再一挥手,又取出一支银色的长剑。这支长剑可比梅丹佐的佩剑漂亮多了,马革钢的材质上以神术附镀沉银,刻着细微的花纹呈神术阵的形状,剑锷正中两面各镶嵌了一枚神石。

“我的阿蒙神啊!您这是……”梅丹佐张口结舌已经说不出话来。

阿蒙还没完,伸手又取出一副华贵的铠甲,掂在手里分量非常轻,刻着神术阵的纹路显然是特别打造的神术器物,防御效果极佳。他将这些东西都放在梅丹佐眼前,笑了笑说道:“这样才像一名高贵的武士,不是吗?……这些都是早就给你准备好的,直到现在才拿出来,正好能用上。”

梭枪和盾牌极其锋利坚固,而那柄剑和铠甲一看就不是简单的武器,附加着神术效果。梅丹佐拿起剑又伸手摸了摸盔甲,激动的不知说什么才好,过了半天才抬起头道:“把我家祖宅卖了,也不够打造这样一套武器,我怎么能就这样收下?您暂时借给我用吧。”

阿蒙笑着摇了摇头:“这些就是你的,我也送了林克一柄法杖,但你在大陆城邦中不便暴露魔法师的身份,所以给你准备的是一套武士装备。”

梅丹佐在野人部落里见过林克那根法杖,当时羡慕的直流口水,万没想到阿蒙早已给他准备好了这样一套装备。当年追杀贝尔的队伍中,武士的装备当然都是上品,经过那一场大战还能完好无损的保留下来,哪一件不是好东西?

梅丹佐本就相当俊朗,换了这身铠甲、腰间佩剑,一手持盾一手持梭枪骑上骏马,简直如威风凛凛的战神一般,无比的炫目!

……

就在阿蒙与梅丹佐说话的时候,阿卡德镇另一家客栈后面单独的院落里,有两个人也在商量着什么。一名拿着法杖的中年人冲一位年轻男子说道:“殿下,我不建议您亲自去冒险,您想救公主,就派我们去吧。假如小茜公主没有救回来,您再出了什么事,那可就麻烦了。”

那名被称为“殿下”的年轻男子道:“我经过阿卡德镇,小茜公主恰恰就在此时此地出了事,你难道认为我不会有麻烦吗?……她是王国的公主,我遇上了却见死不救,这又意味着什么?假如传了出去,我会在王国中失去所有的威望!”

中年人仍然劝道:“小茜公主的护卫都抵挡不住巨人部落的袭击,我们几个人恐怕更不是对手,人当然要救,您派我们去,这样并不有损于您的威望。”

年轻男子摇了摇头:“我的年纪虽然比她大点,但她是我的姑母,我不仅要救而且要亲自前去。小茜公主身陷险境是因为猝不及防,我们小心谨慎些,见机救人而不是与巨人部落去作战。”

中年人默然半天,终于叹息一声点头道:“您亲自去也好,不论能不能救得了她,这也是诚意与勇气的象征,如果不是考虑到可能的危险,我也会建议您亲自去的。但遇到什么状况的话,我们的责任是首先保护您的安危。”

年轻人摆了摆手:“是的,我明白,这就去吧。”

中年人看了看手中的法杖,又抬头道:“我有一个建议,请您暂时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在没有救出小茜公主并见到她之前,不要让人知道你是谁。巨人部落既然想绑架一位公主,假如知道您也去了,恐怕又会增添一个袭击目标。……营救万一不成功的话,这里也没人认识您,不会对您的声望有不利影响。”

年轻人点了点头:“好的,我暂时就做为一名跟随你的武士。”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