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卷:原罪
第049章 谁的目光在注视

米雅莉也很不高兴的答道:“那个人是梅丹佐的朋友,他临走前特意叮嘱过,假如那个人来拜访,一定要留在家中好好款待等他回来。……梅丹佐一去那么多天,我只是想临时借些家用而已,你过这么多天才来!”

以诺:“最近生意不太好做,刚进了一大笔货手头有点紧,这不刚有钱就给你送来了吗?”

米雅莉:“大笔进货怎会是生意不好做呢?我哪一次和你借钱没有还过,梅丹佐一回家不是都还了吗?”

以诺讪讪道:“姐姐,我可是听说梅丹佐这次一去很长时间,过了约定的期限也没回来,这可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情况。他已经一年多没出门了,我清楚他做的买卖不是很安全,这次恐怕情况有变,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回不来了吧?……你已经嫁人了,总是问娘家借钱也不是办法,假如真有什么状况,我劝你也要为自己想想。”

米雅莉的脸色变了,心里越想越不安,却板着脸生气的说道:“我就是问你借一回钱,你怎有这么多话说!”

以诺:“姐姐,我这也是为你着想!你当初是一条街上最美的姑娘,却嫁给了梅丹佐这个落魄人家的儿子,他们家用最后一间店铺做了聘礼,如今只剩下这座老宅。假如梅丹佐回不来了,你要靠卖了房子或出租宅院渡日吗?我可听说了街坊们的议论!

现在你仍然年轻美貌,却守着不靠谱的梅丹佐过日子,难道就不为自己的将来考虑吗?那个男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一面问我借钱一面却把他留在家里款待,他究竟是梅丹佐的朋友还是债主,或者是你的什么人?”

姐弟两人唠家常话,越说越多,说的米雅莉心里乱糟糟的也没有了主心骨。也不知她是怎么想的,凑在弟弟耳边悄悄的说道:“那个叫阿蒙的小伙子很有钱,走在路上却不愿意暴露,他来时穿着单薄的旧衣服,鞋子破了还满是泥土。……后来却住进了客栈里最好的房间,去裁缝铺里买贵重的裘衣,我的女仆去取衣服的时候,他还帮着付了两个金币!”

以诺吃了一惊:“梅丹佐什么时候结交了出手这么大方的朋友?你知道他是什么来头吗?既然那么有钱,为什么来的路上要穿着破旧的衣服,有什么秘密不便让人发现吗?”

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了,米雅莉终于告诉了弟弟今天的新发现,阿蒙留在房间的钱袋里有好多神石和金币,足够买下比这王都中的贵族祖宅更大更好的房子。以诺变色道:“快带我去看看!……天呐,他该不会是逃犯吧,如果梅丹佐出了事,你再收留一位罪犯在家里,麻烦就大了!”

姐弟俩又上楼重新翻检了一遍阿蒙的东西,以诺也看见了那些钱财和伪装成树枝的马革钢手杖。下楼之后他擦着汗、呼吸很急促,却压低声音说道:“这人一定是个不法之徒!梅丹佐居然要你在家中接待这样的人。”

米雅莉也害怕起来:“他拿着梅丹佐家祖上的信物,据说是一位魔法师留下来的,你说这人会不会是一位魔法师?”祖上的传说是家族隐秘,但梅丹佐也跟妻子提到过,米雅莉自然会保守家族的秘密,可是今天忍不住又告诉了以诺。

两人又在房中嘀咕了一个下午,“肯定”了几件事:阿蒙是一位不法的黑市商人,他非常有钱,随身带着大笔的赃款;阿蒙来到王都,是一个人,并没有别人知道他是谁、来做什么、什么时候会走。同时他们又怀疑梅丹佐出了事,可能回不来了,而阿蒙可能是一位魔法师。

米雅莉越想越害怕,以诺却在她耳边又悄悄说了一番话,把她吓的脸色煞白,连连摆手道:“我可不敢,我只是一个女人,怎么能做这种事呢?”

以诺给她壮胆道:“亲爱的姐姐,您不必害怕,只要按我说的做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情都可以由我来办。只要找个机会将他骗到郊外没人的地方,反正没有人认识他,也不会知道他去了哪里。……梅丹佐一定回不来了,你想继续过怎样的日子?”

米雅莉吞吞吐吐的说道:“万一,我是说万一,梅丹佐回来问起怎么办?”

以诺一耸肩:“很好办,你就说阿蒙以为梅丹佐回不来了,就勾引家中的女仆,还想调戏非礼你,已经被赶走了。你是一个如此美貌有魅力的女人,他是一个年轻的单身男人又很有钱,发生这种事很正常,先收买弗莎,我和她都会给你做证的!……况且这件事成功之后,你还用跟着梅丹佐过日子吗?”

米雅莉又低下头不安的说道:“阿蒙如果真的是一位魔法师,计划一旦败露……”

以诺手握着桌角,额头上有青筋在跳动,咬牙道:“败露?他敢暴露自己的身份吗,一旦败露只会远远的逃离王都!……别忘了我也是一名武士,他才多大年纪啊,就算是魔法师又能有多大的本事?有心算无心,一位神术师被武士贴身刺杀,也是躲不开的。”

米雅莉惊呼一声,伸手掩住眼睛道:“别在我面前提刺杀,不要说的那么可怕!……可他要是发现你随身带着凶器,起了疑心怎么办?”

以诺眯着眼睛道:“去郊外游玩野餐,怎能不带餐刀呢?我身为一名武士,随身佩着武器也很正常。我们这么热情的款待,他怎会有疑心?假如戒备你的话,也不会在家里住这么长时间。……在此之前,我建议你让弗莎去接近他,最好能把他勾上床,尽量摸清楚更多的底细,这样就更有把握了。”

有人说阳光下总有新奇的事物,就看你的眼睛能否发现?也有人说阳光下没有新鲜的事,你总能看到似曾相识的影子。阿蒙只是出去玩了一天,没想到米雅莉与以诺姐弟心里已经打起了谋财害命的主意。在苏美尔镇他曾有类似的经历,这次只不过换了地点和人物,以另一种形式发生。

阿蒙这一天玩的很高兴,去了王都的很多地方,见识了很多以前没见过的东西,给陪同他的女仆弗莎以及马夫还买了礼物,想了想,又在王都的大商铺里给梅丹佐家添置了很多冬天需要的东西,都装在马车里拉回来。

回到家又碰见了另一位“客人”——米雅莉的弟弟以诺。以诺满面笑容,笑的虽有些不自然,但对阿蒙的态度既热情又恭敬,他自称听说梅丹佐的朋友以及老师前来作客,今天特意登门拜访,并告诉阿蒙千万别客气,他也想找机会好好款待。

无端的殷勤虽然让阿蒙感到有些诧异,但当时他并没有想太多,可等回到房间之后就发现不对了。他的东西有人动过,树枝法杖挪动了一段距离,还在地板上划出了痕迹。钱袋虽然还在皮兜里,但显然不是原先放的位置,皮兜里的旧衣服也被人打开又重新叠上了。

显然是他不在家的时候,有人趁机翻检了他的东西,还把钱袋打开清点过神石与金币。这么做目的何在呢?阿蒙不想撕破脸也不想让大家尴尬,重新收拾好东西之后他已经决定告辞了。

这么长时间都没见梅丹佐回家,是否在路上出了事?阿蒙也有这种担忧,但他离去前会给米雅莉留下一笔钱并给梅丹佐留言,心里这么盘算着,仍然不动声色的下楼去吃饭。

要是比镇定功夫,可少有人赶得上阿蒙这位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都克镇少年矿工,米雅莉根本就没看出什么来。当天晚餐是以诺陪着阿蒙一起吃的,还吩咐仆人买来了美酒,不住的劝他喝,显得很是热情,喝着喝着话就越来越多。

以诺说起了天南海北很多事情,也顺便问起了阿蒙在各地的经历见闻,并且又表示了想好好招待他的诚意,为前一段因时间生意太忙没来拜访感到抱歉。他还对阿蒙说这几天让弗莎陪着在城内好好玩玩,等过几天他再邀请阿蒙到城外郊游,带着美食和美酒。有个地方风景和环境非常不错,他自己每年都会去几次放松心情。

阿蒙趁此机会说道:“已经打扰了这么久,真不好意思,我该告辞了。假如梅丹佐回来,你们告诉他我已经来过,他想学还没学完的手艺,可以去找林克,他会明白什么意思的。……如果你们有什么困难或者有什么需要,我会帮助解决的,做为对盛情款待的答谢。”

一听阿蒙要走,以诺直给米雅莉使眼色。米雅莉上前拉住阿蒙的胳膊苦苦挽留,劝他再等几天,梅丹佐说不定马上就回来了,既然都等了这么多天何必在乎多等几天呢?她又问阿蒙自己是否有什么地方招待的不好,让他不满意了,要是这样的话,梅丹佐回来一定会责罚她的,说到最后看样子都快哭了。

世上很多事情就是这么难以说清,假如阿蒙当天晚上就走了,也许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但是阿蒙却在哀求声中留了下来,因为以诺提了一个建议——

过两天乌鲁克城邦的城主吉尔伽美什要离开王都返回自己的城邦,将有一个盛大的欢送仪式,国王下令市民可以狂欢,当天夜里也不宵禁。届时城里一定会很热闹,这么盛大的事情可不容易赶上,看完热闹再走,可以随着狂欢的队伍一起出城,然后去郊游野餐,正好可以给阿蒙送行。

想到自己离开时也可能在城门接受盘查,阿蒙就答应了两天后再走,至于郊游野餐,就算是告别吧,到时候给米雅莉留几枚神石。这个女人翻看过他的钱袋,但也许并没有恶意,可能仅仅是好奇而已,她的盛情款待还是应该感谢,假如梅丹佐真出了事,他应该照顾他家人的生活。

这天晚饭后阿蒙洗漱休息,回到房间里过了不久就再无声息,看来是睡着了,他玩了一天应该很累。而米雅莉将女仆弗莎悄悄叫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小声道:“弗莎,当初是因为你家欠了钱,所以用你顶债做了我家的奴仆。想不想我将那契约还给你?而且以诺今天说了,他很喜欢你,想把你娶回家当作最宠爱的姬妾,我娘家可比这里舒适多了!”

弗莎喜出望外:“仁慈的主母,弗莎当然愿意!您说的都是真的吗?”

米雅莉点头道:“当然是真的,但要看你自己怎么做……”她俯下身去凑在弗莎耳边细细说了很久,弗莎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时而皱眉时而咬牙,最后还是点了点头。米雅莉又拍着她的肩膀道:“你记住了,就按我说的做,去诱惑阿蒙,让他迷上你,尽量打听出他更多的身家底细,完全的信任你。……这几天不用干家里的杂活,你就陪着阿蒙在王都尽情的玩吧。”

她自以为这番话不入外人之耳,可偏偏阿蒙都听的清清楚楚。也不能怪米雅莉不谨慎,事实上没有哪个神术师没事会展开侦测神术到处乱扫,无谓的浪费法力做毫无意义的事情,阿蒙也不会。

这段时间以来,阿蒙从没有用侦测神术窥探过米雅莉的生活起居情况,这么做是不礼貌的。但今天既然发生了这种事,他就多了个心眼,却听到了这么一段令人震惊的谈话。米雅莉要弗莎勾引他、侧面打听尽量详细的身家底细、两天后一定要带着他去郊游,缠着他吸引他的注意力。

这些倒还是其次,更可怕的是米雅莉还让弗莎撒一个谎,假如将来梅丹佐回来了,弗莎会做证阿蒙曾勾引她、而且还企图调戏非礼米雅莉,被赶走了没有脸再回来。米雅莉的意思显然是阿蒙不会再见到梅丹佐了,那么必然还会发生其它的事情,并不是由这位女仆来做的,难道她想谋害他、让他永远消失?

阿蒙感到了一丝寒意,但他并不想报复米雅莉,就让这个女人和她的奴仆自己去做白日梦吧,阿蒙打算不辞而别,今天夜里就悄悄的离开梅丹佐的府邸。他刚刚想到要收拾东西走,却发现府门外来了人,因为阿蒙正在施展侦测神术扫描周围的动静,非常巧的察觉到了。

……

梅丹佐终于回家了,他这一次的收获可不小。林克所在的部落山下遭遇了一场洪水,洪水退去后收集到了大量的高品质马革钢矿砂,得自铁甲兽王生活的那水潭周围。更令他惊讶的是,阿蒙临走前收服了铁甲兽王和四只大铁甲兽,成为了部落的守护兽。

这是阿蒙的神迹啊!梅丹佐虽然没有见到阿蒙,却在心中对他更加崇敬。

为了等待部落里的族人将矿砂都冶炼成马革钢胚,同时也为了缠着林克教授他以前没有学过的神术,梅丹佐在部落里比原计划多留了一个月,这才背起沉重的行囊踏上归途。这一次他带的全是马革钢胚,算一算价值好几枚神石,心里美滋滋的。

阿蒙真是了不起,而且是那么的慷慨仁慈,临走前还给林克留了那样一柄珍贵的法杖,梅丹佐羡慕的直流口水。林克对他说阿蒙去游历大陆了,很可能会到巴伦城去找他,梅丹佐也迫切的希望能见到阿蒙。这次虽然回家晚了点,但他叮嘱过妻子,一定会留住阿蒙好好款待,一直等到他回来的。

王都里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有太多深山里见不到的新奇事物,阿蒙也一定会过的很开心!

梅丹佐是天擦黑、城门快关闭前才进的城,先找到了私下收购马革钢的黑市商人,将一兜子货物都出手,换了两枚神石外加十几枚金币。他和那位黑市商人都很高兴,相约去酒馆畅饮了一番,这才迈着轻飘飘的步子哼着小曲回家,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

已经这么久没有见到丈夫了,这一次又赚了这么多钱,米雅莉一定会高兴坏了,会惊叫欢呼着扑到他的怀里。——梅丹佐在心里这么想着。

拐过一道街口进入巷子,前面已经看见自家府宅的大门,梅丹佐很自然的加快脚步,却突然间又站住了,伸手握住了腰间的剑柄,另一只手也在怀中扣住一枚神石,因为他感觉背后有人正盯着他,那人就站在高墙下的阴影中。

“梅丹佐,你不必害怕,是我,阿蒙。”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梅丹佐松开剑柄喜出望外,转身大步迎了过去。

“阿蒙,我的神啊!您怎会出现在这里?吓了我一跳,却是最大的惊喜!您是刚刚到来吗,恰好我也正在此时回家,快请随我来吧。”梅丹佐走到阿蒙身前先行礼,然后伸手拉住他的胳膊就要把他领回家中。

阿蒙抓住了他的手腕:“不,你先别着急,我这一个月就住在你家里,刚刚发现你回来才出门相见。实话实说,今夜我已经打算悄悄走了。”

梅丹佐又吃了一惊:“为什么?难道是谁怠慢了您?……嗯,出了什么事情吗?”说话间他已察觉到阿蒙施展了简单而巧妙的空间掩护神术,笼住了周围的声息,他们俩人的身形也在高墙下的阴影中变得朦朦胧胧看不真切。

阿蒙可以对米雅莉不打招呼就走,但在梅丹佐面前却不能不把话说清楚,他并不欠梅丹佐什么,更不想在自己走后,梅丹佐受到蒙蔽。米雅莉、以诺、弗莎等人指不定会怎么说呢,阿蒙决定说出真相,也看看梅丹佐究竟会有怎样的反应,假如不值得打交道,那就不必再打交道了。

“这里说话不方便,悄悄跟我来,有件事想告诉你。”阿蒙冲梅丹佐一招手,转身离开了这条巷子。梅丹佐一头雾水,但还是二话没说就跟着阿蒙走了。

两人穿过几片街区,在很远的地方找了一家大客栈,阿蒙要了最好的房间,卧室外还有单独的门厅分隔。他关上门叫梅丹佐坐好,又取出几枚神石布置了一个隔绝声息和法力波动的神术阵,这才拿出大地之瞳放在桌上,用手一指道:“你自己听吧。”

梅丹佐的耳边响起了两个人的窃窃私语声,正是米雅莉与弗莎的那段谈话。阿蒙也留心眼了,听见谈话的同时就用信息神术记录在大地之瞳中。他施展这种手段当然不如老疯子那么高明,但如今以五级神术师的水准记录一段并不算太长的谈话还是可以做到的,经过老疯子亲手加工的大地之瞳是施展这种神术的最好载体。

梅丹佐的脸色变了,提着剑站了起来就想冲出去,阿蒙伸手按住他的肩头道:“不要冲动,我只是想告诉你发生了什么,并不是想让你做什么。你现在去责怪她们也没有用,没有人会承认这种事情,我就想在一切没有发生之前,悄然离开。”

梅丹佐转过身突然跪在了阿蒙面前:“阿蒙神啊,请求您的宽恕和原谅!”

阿蒙伸手去扶他:“为何要这样说,这不是你的错!”

梅丹佐却不起来,低头道:“如果您就这么走了,不知我还有何面目再见您?……对于您来说离去是一种解脱,可它却成了我的枷锁!”

阿蒙:“这一切并没有发生,也可能不会发生,只是她们一时的胡思乱想,很多人心中可能都曾有过各种狂乱的想法,这不是不可原谅的罪恶,只是人间魔鬼的诱惑。”

梅丹佐:“既然如此,就让我见见这魔鬼的真面目!我的阿蒙神,能否请求您答应我一件事,否则我的内心难以安宁。”

阿蒙用考问的眼神看着他:“有什么事,你说吧。”

……

当天晚上梅丹佐并没有回家,而第二天阿蒙也没有离去,一切如常毫无异状,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米雅莉和她的女仆弗莎根本不知道昨天阿蒙已经见过了梅丹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