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卷:原罪
第045章 吉尔伽美什

尹南娜说话时语气娇滴滴的显得很害怕,可看她的表情却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很感兴趣的望着阿蒙似笑非笑。

阿蒙扭了扭脖子道:“我为何要杀了你灭口?救了一船人又不是做什么坏事!尹南娜,你能否告诉我苏美尔镇的牧羊人究竟是谁,他的鞭绳是幼底河中的怪兽蛇筋制成,你显然知道,为何现在才提醒我?你是否也早就清楚我们过河时会遭遇怪兽,而你所说的经历到底是真是假——你又是谁,为何找上我?”

尹南娜笑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阿蒙,你不也是这样吗?是你自己说的,一位身负秘密使命的神术师!……我要感谢你帮助我所做的一切,至于我说的话都是真的,但要看你怎么理解,也许你今后都会明白。……阿蒙,我会信守承诺报答你,你可以请求我一件事,只要我能做到的就不会拒绝,哪怕你想要的是我……”

已经过了幼底河,尹南娜似乎并不在意身份是否暴露,她只想看阿蒙能否猜出来她是谁,自己却不说,有点故意逗他玩的意思。

就在这时远方突然传来了一位男子嘹亮的歌声,歌唱的不错,但歌词却不太好听——

“你对所爱过的哪个人不曾改变心肠?曾经年轻的情人啊,年年要为你痛哭几场?你爱过的牧人,将最美的点心在你面前层层堆放,宰杀最美的羔羊把你供养,而他最终却受到鞭打化为了豺狼。你宠爱的鸟儿,被折断了翅膀;你饲养的雄狮,带着伤在流浪……”

一听这歌声,尹南娜的脸色就变了,从阿蒙的肩头收回手站了起来。阿蒙也朝歌声传来的方向回头望去,只见田野尽头开阔的河滩上来了一支车队,黄金浮雕装饰的华贵马车两旁簇拥着衣甲鲜明的仪仗,气派的简直像一位国王在出巡。

马车没有车厢,支着一杆华丽的遮阳大伞,车上坐着一位约三十多岁的男子,面容英俊身材健硕,披着宽松的紫绒长袍。赶车人是一名武士、个子足有九尺多高的大汉,只穿着胸甲没有戴头盔,腰悬一柄沉重的青铜色闪着银光的巨剑,身旁还放着一面和普通人身材差不多高的巨盾,威风凛凛如神灵一般另人不敢逼视。

歌唱者正是车上坐的紫袍男子,一边歌唱一边端着一杯酒细品,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

看见这样一支车队从后面过来,阿蒙已经把马车赶到路旁避让。尹南娜却面带怒容的喝道:“吉尔伽美什,你的胆子真不小,竟然在我面前唱这样的歌!你带着精锐的亲随从乌鲁克城中赶来,这是要去做什么?”

歌唱者也看见了尹南娜,在车上站起身来躬身行礼道:“美丽的姑娘啊,您叫我吉尔就可以……看见您如神灵一般美丽的容颜,请问今天的您又叫什么名字?”

尹南娜跳下了马车就站在路中央,挡住了车队的去路,冷笑着答道:“我叫尹南娜,吉尔,乌鲁克城主大人,你要去哪里呀?”

路旁马车上的阿蒙吃了一惊,原来车队的主人就是巴伦王国乌鲁克城的城主吉尔伽美什!他听梅丹佐提起过这位大名鼎鼎的人物,有人说他是一位九级武士,也有人说他是一位大神术师,但吉尔伽美什本人从来没有亲口证实过。

吉尔伽美什身边还有一个人的名字在天枢大陆上也是如雷贯耳,他是吉尔伽美什幼年时的玩伴,成年后担任了城邦卫队长,名叫恩启都,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九级武士,号称天枢大陆第一武士。这个称号多少有点夸张的成分,但恩启都确实从未被人打败过。

这样的人物是阿蒙绝对不敢招惹的,以他的身份只会远远的避开。但尹南娜却好像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就这么板着脸拦住了整个车队。看来吉尔伽美什认识她,而且还在车上起身向她行礼了,却问她今天叫什么名字,举止虽然恭敬但语气却有几分戏谑。

巴伦王国与埃居帝国的情况不太一样,它是由很多城邦结成盟约组成的联合王国,在征战中共同行动一致对外,内部也有城邦联盟议会决策重大事务并接受国王的领导,国王实际上相当于联盟盟主的角色,各城邦的城主独立权很大。

吉尔伽美什是一位大名鼎鼎的英雄人物,声望很高,平时连国王都不太放在眼里,只有在关系到王国重大事务的决策中才会听从调遣。但乌鲁克城邦又是巴伦王国驻守幼底河防线的重镇,所以包括国王在内各城邦的城主平时也都不太敢得罪他。

听见尹南娜与吉尔伽美什的对话,阿蒙又开始怀疑尹南娜可能是一位王室的公主,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眼前的场面,他在尹南娜用神文写出自己的名字时,已经有过这种猜测。

吉尔伽美什下令车队停下,自己却站在车上没下来,仍然躬身行礼道:“我在巡视城邦的途中得到急报,那所谓的幼底河守护神洪巴巴的小儿子,一只凶恶的怪蛇,白天袭击了渡船。既然洪巴巴违反了神灵的约定,我终于可以去宰了那条九头畜生!……尹南娜,您想去看看热闹吗?”

听见这话的阿蒙又吓了一跳,手里的鞭子好悬没拿稳。洪巴巴是传说中的幼底河守护神,而吉尔伽美什居然说要去宰了它!他的心中充满惊讶与好奇,也非常想去看看热闹,但理智告诉他这种热闹不能凑,得赶紧离开才是明智之举。偏偏尹南娜就拦在路中间说话,他只得躲在路旁无计可施。

只听尹南娜咯咯笑出了声:“吉尔,你带着恩启都要去杀洪巴巴?它可不好对付呀,一定要将九个脑袋全砍下来,你们能行吗?”

吉尔伽美什眯起了细长的眼睛,抚了抚手上的一枚戒指道:“行不行总要试试,我早想宰了那条九头大蛇,别忘了雪杉木是乌鲁克城邦最重要的出产物资,但运送它的航道被洪巴巴把持,我的子民连年向它献祭,它却贪得无厌,多少年来夜间不可行船,有多少人葬身在它子孙的腹中?”

尹南娜微微一皱眉头:“可我听说,这是恩里尔与马尔都克两位神灵的约定,幼底河以东那盛产雪杉木的丛林是马尔都克的神域地,但幼底河是洪巴巴的地盘,它可是为恩里尔的神域守门的。……夜间不得行船,是因为你拒绝了在乌鲁克城为洪巴巴设立神殿的要求。”

吉尔伽美什冷哼道:“它真把自己当作神灵了?不过是条看门的畜生!乌鲁克城邦的神殿只会供奉真正的守护者,而不是敲诈者!它凭什么要求我在马尔都克主神的王国内供奉它的神像?可怜的九头蛇,以为这样就可以得到属于自己的神域了吗,也不想想有谁会真心向它献祭!”

尹南娜又笑了:“是啊,洪巴巴脑袋虽多可不太好用!……但是你若杀了它,就不怕惹恼了恩里尔?”

那赶车的武士突然抬起头道:“今天在渡口发生的事情,洪巴巴已经违反了诸神的约定,所以我要去杀了它,恩里尔身为神灵也不能违反自己的神谕!……我眼中最美的姑娘,你为何要为它担心?面临恶战的是我们,面对危险的也是我们,可我今天一定要拿起手中的剑!”

尹南娜看着那大汉似笑非笑道:“恩启都,你一直想能与神灵比肩,要斩杀洪巴巴来证明吗?”

那名叫恩启都的武士傲然道:“洪巴巴就算拥有了神殿,又有多少人会真心的献祭?我斩杀了那条九头恶畜,就算没有神殿,幼底河两岸又该有多少人感激歌颂、编成牧歌传唱?”

尹南娜掩口道:“可惜你来迟了一步,那在河中行凶的怪蛇已经被一位挺身而出的少年英雄斩杀,我当时也在场,是他将我安全的护送过河。……你没有成为救下满船人的英雄,就要去寻洪巴巴的晦气?我看你一个人恐怕打不过它,吉尔倒可能有这个本事。”

恩启都从车辕上站起身来,回头冲吉尔伽美什道:“城主大人,请您允许我单独挑战洪巴巴。”

吉尔伽美什瞟了尹南娜一眼微微皱了皱眉,又朝恩启都和颜悦色的说道:“我最好的兄弟,我当然不会拒绝你的请求,但也不会让你置身危险之中。你或许可以打败洪巴巴,但很难阻止它逃走,请让我为你掠阵截断它的退路,让你亲手把它的九个脑袋一一砍下,成就你的功业!”

恩启都躬身行礼道:“多谢城主大人。”

吉尔伽美什一摆手,又冲尹南娜说道:“洪巴巴的子孙们夜间不让人们渡河,斩杀一条又有一条,总是无穷无尽的祸患,今天我要直接斩断了这祸患的源头!……尹南娜,难道你想阻止我吗?”

尹南娜颜如花,用含情脉脉的眼神望着吉尔伽美什道:“我怎么会阻止你,说实话,我也想看见有人宰了那只九头畜生,吉尔,你有这个勇气,真是英雄!……谢谢你邀请我同车前去,我要亲眼见证这人间难得一见的英雄壮举。”

说着话她一提裙子,轻巧的跳上了车辕,从恩启都的身边上了马车,一挥手道:“吉尔伽美什,出发吧,我都有些等不及了。”

她居然撇下阿蒙跟着车队走了,阿蒙有些纳闷同时还莫名松了一口气。车队继续前行,从阿蒙的身边经过,他又有点紧张,只听吉尔伽美什问了一句:“尹南娜,你是坐着这辆马车来的,不带着它走吗?”

尹南娜笑道:“我的羊羔自己会寻找道路,并最终明白他的使命是什么,与英雄的吉尔同行,我不再需要别人的保护。”

吉尔伽美什哂笑道:“有恩启都在,我的马车就是大陆上最安全的地方,但是,您怎可能需要我来保护?”

仪仗簇拥着马车已经远去,把阿蒙就这么晾在了原地。尹南娜本是让阿蒙送她到巴伦王都,现在却跟着吉尔伽美什走了。她如果真是一位落难的王室公主,又认识并信任吉尔伽美什的话,有他的保护确实不再需要阿蒙这样一位魔法师,可也不能一声招呼都不打呀?

阿蒙心里刚刚这么想,耳边就听见了尹南娜的声音:“我去看看他们怎样斩杀九头怪蛇。……你杀了洪巴巴的小儿子,如果被洪巴巴知道是谁干的,你以后渡过幼底河时就危险了,祝他们成功吧。……自己上路,去你要去的地方,我还会来找你的,完成我的承诺。”

车队已消失在远方的视线外,尹南娜的声音却像就在耳边响起,这虽然只是中阶信息神术中的“密语”,但运用的却非常高明!阿蒙又吃了一惊,随即想到既然尹南娜懂神文又有高贵的身份,精通神术也很正常。只是刚才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吉尔伽美什打断,他到现在也没搞清楚尹南娜究竟是什么人,她来去都是如此神秘。

见车队已经看不见了,阿蒙举起鞭子正要赶车,却突然又警觉的抬起头来。车队消失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黑点,黑点很快变大是一条飞奔的人影,身材极其魁梧高大的像一个巨人,正是刚才赶车的武士恩启都。

恩启都看上去只是在行走,速度却比惊马狂奔还快,甚至能追上天边掠过的飞鸟,眨眼间就到了阿蒙的车前。他每一步落地都是无声无息,但阿蒙却感觉到有一股力量让大地都在震颤,在这名武士的面前,甚至让人提不起反抗的勇气。

阿蒙看清恩启都的面容时,已经把手伸进包里将骨头中那支高级卷轴“空间乱流”取了出来,与另外两支中级卷轴放在一起。假如这名九级武士对他有敌意的话,阿蒙只求能以最快的速度脱身逃走。可是“天枢大陆第一武士”来找他一个小小的马车夫做什么,难道是尹南娜的授意?

看见恩启都的速度,阿蒙甚至怀疑,假如对方真想发起攻击,自己有没有机会使用卷轴?恩启都来到马车前站定,就像一座小山,虽然沉着脸却没有要攻击阿蒙的意思,双手托着一个金色的盘子,冷冷的说道:“赶车人,是你斩杀了幼底河中行凶的怪兽,保护了满船的乘客,维护了城邦的安全与尊严,这是城主大人的赏赐,请你拿好。”

这位高傲的武士口中虽然说的是个“请”字,但听语气就是不容抗拒的命令。阿蒙跳下马车,伸双手将金盘接了过来,很恭敬答道:“多谢城主大人,但我救人也是为了救自己。”他能感受到恩启都对自己有莫名的敌意,在这位大武士的目光威压下,连呼吸都觉得有些困难凝滞。

恩启都盯着阿蒙,仍然冷冷的说道:“你的行为理应受到褒扬,这是城主大人的答谢。……年轻的魔法师,你今天是在尹南娜的庇护下通过城邦,赶紧远去吧。下次再碰到你,小心我杀了你!请记住,尹南娜那样的女人,不可能是属于你的。”

说完这番话,恩启都转身就走,飞速的又消失在远方的地平线之后。一阵风吹来,阿蒙突然感觉到一阵凉意,刚才只是短短几句话,他竟然已出了一身的冷汗。再看金盘上放着两支卷轴和十枚神石,卷轴就是他在河中用掉的“空间禁锢”与“侦测禁断”。

吉尔伽美什好灵通的消息,不仅知道了幼底河上发生的事情,甚至已经清楚了阿蒙使用的是何种卷轴。他命恩启都送来了其中的两支,用十枚神石象征性的补偿另一支卷轴。“冰与火之歌”的价值恐怕远不止十枚神石,它是尼禄所独创,吉尔伽美什也未必清楚那是什么卷轴,但他这么做已经很慷慨了,可能也是冲尹南娜的面子。

恩里尔刚才称呼阿蒙为“魔法师”,很显然已经知道他的身份,语气非常之不善,又说他是得到尹南娜的庇护才可以通过城邦,而下一次碰到会杀了他。这对阿蒙来说真是无妄之灾,他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位九级大武士、高高在上的城邦卫队长?听恩启都最后的话,分明又在警告阿蒙,不要对尹南娜有任何非份之想!

阿蒙扪心自问,他对尹南娜可是一点非份的心思都没有!与这个女人在一起可真是麻烦啊,先是在苏美尔镇外遇到有人拦路害命,渡河时又有怪兽来袭击,现在又莫名受到了一位大武士的威胁。幸亏不必再与她同行,否则阿蒙区区一名五级魔法师,小命可玩不起!

阿蒙多少有点妄自菲薄了,他今天遇到的是天枢大陆上顶尖的存在,其实以一名五级魔法师同时又拥有五级武士的力量,在天枢大陆的任何一个城邦里都不能小觑。

冷汗已经干了,阿蒙坐在马车上自问自答了几个问题——尹南娜对自己有敌意吗?不,没有。尹南娜做错了什么吗?不,她好像没做错什么。自己做错了什么吗?不,更没有做错什么。自己对不起尹南娜吗?不,他只是帮助了她而没有丝毫冒犯之处。

想到这里,阿蒙又安定了下来,一抖马鞭,赶着车飞快的离去。他刚才看的清楚,吉尔伽美什的车队离开了道路穿过田野向着幼底河上游去了,而这条路通往的是另一个方向,按尹南娜的说法,可以绕过乌鲁克城回到官道上,阿蒙只想走的越快越好。

鞭声连响,马跑的很快,奈斯科特·李送他的果然是百里挑一的好马,从午后到黄昏一路狂奔。天黑之后车终于慢了下来,马累了,再跑下去这两匹骏马也会受不了,他已经走的足够远了。恩启都说过阿蒙这一次可以通过城邦,倒也不必太害怕,阿蒙只是想离那些潜在的危险更远一些。

一路没有什么状况,天黑之后,阿蒙在远离路边的地方找到一片隐秘的山林,将马车驶入林间藏好,在附近找水源饮马休息。自己也要好好的休息,白天与怪蛇恶斗的消耗确实很大,一路狂奔之后又觉得有些晕眩。

这天后半夜,阿蒙在马车上睡了一觉醒来,感觉还是有些昏沉,又开始静静的端坐练习神术基础冥想,灵魂中突然感受到一丝震撼扰动,运转侦测神术将知觉感应达到最灵敏的状态,听见了远方传来各种声响。

有怪兽可怕的怒吼声,就像千万条野牛在齐声嘶叫,还有勇士的呼喝声,听上去隐约像是恩启都的声音,还伴随着排山倒海般的碰撞与爆裂声。恩启都真的在与幼底河守护神那九头巨蛇洪巴巴搏斗吗?他能杀得了它吗、还是会被巨蛇所杀?这声音是从极远的地方传来,就算以侦测神术感应也弱不可闻,可仍令人惊心动魄。

阿蒙斩杀了洪巴巴的小儿子,以后再经过幼底河时可能会遭到河神的报复,所以他应该希望有人能宰了洪巴巴。而恩启都威胁过阿蒙,他也应该希望恩启都会葬身蛇吻。但阿蒙听见这搏斗声时,心底里还是希望恩启都能够成功的斩杀九头怪蛇。

至于那勇士的威胁,他倒不是太在意,天枢大陆这么大,阿蒙一个隐藏行踪的魔法师想去哪里都可以,几乎不可能再与那高高在上的城邦卫队长打什么交道,哪怕就是到了乌鲁克城中也不见得会遇见,万一真碰上了远远的避开就是了。恩启都不过是恐吓他而已,根本不可能亲自去追杀这么个不起眼的人物,阿蒙又不是洪巴巴!

遥远的搏斗直到快天亮才结束,场面的惨烈可想而知。阿蒙听的已经入神了,不由得想起老疯子说过的话,不论是体术还是神术如果修炼到九级,就已经是凡人的巅峰,甚至拥有能与神灵作战的力量,被称为半神。而老疯子还怀疑,有些号称的神灵,仅仅就是半神而已,并非真的神灵。

现在看来,那所谓的幼底河洪巴巴可能就是一位半神,九级大武士恩启都敢于去斩杀它,他应该也知道那条九头大蛇的巢穴所在。

……

本章出场人物介绍——

吉尔伽美什:巴伦王国乌鲁克城邦的城主。

恩启都:巴伦王国乌鲁克城邦的卫队长,九级武士,号称天枢大陆第一武士。

洪巴巴:传说中幼底河的守护神,为恩里尔看守神域边界的九头怪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