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卷:原罪
第044章 谁都有自己的秘密

阿蒙干嘛穿成这个样子,并不显露神术师的身份,因为他本来就是见不得光的魔法师!船老板这么一问,所有人都好奇了,阿蒙只得板着脸解释道:“我有使命在身,关系到神灵的秘密,所以才会隐藏身份出行,请你们不要再问,也不要向任何人宣扬!”

哦,原来是一位执行秘密任务的神术师,本来不想暴露身份,却因为怪兽的出现不得不施展了神术!阿蒙命令大家不得追问也不得向任何人宣扬,他刚才展示了强大的神术救了所有人的命,就算大家心中疑惑也只能唯唯诺诺不敢再多说什么,但有人仍然十分不解。

一位高贵的神术师就算想乔装改扮,也可以化妆成一位贵族,普通的官吏或者富商也行,同样不会引起注意,阿蒙怎么偏偏是一副低贱的平民打扮?这似乎不合常理呀!甚至有人心心闪过那么一丝疑虑,他会不会是一位魔法师?但也仅仅是一丝闪念而已,谁也不敢确定,更不敢说出这种猜疑。

这时尹南娜走上船头抱住阿蒙的胳膊娇声道:“我们尊贵的神术师大人为了执行王国的秘密使命,乔装改扮不惜委屈自己穿上粗糙的麻衣。……他的使命非常重要,绝对不能暴露身份,本应该杀了你们所有的人灭口!……但仁慈的神术师既然救了你们就不想这样做,如果有谁将他的身份泄露出去,必定会受到王国的严惩!”

这番话震慑了所有人,大家也看清了尹南娜的面容,她竟然是一位如此娇美的姑娘,应该是神术师最宠爱的侍女,乔装出行也带在身边。人们纷纷住口噤若寒蝉,谁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尹南娜又看了一眼船头,突然脸色一变,朝着阿蒙娇滴滴的哭泣道:“小羊羔,我那只小羊羔呢?它不见了,一定是落进了河里!我本想好好照顾它,不要让它再蒙受苦难。……阿蒙,我好伤心……”

尹南娜说哭就哭,声音是那么悦耳动听,可神情又是那么的惹人怜惜,谁看了都不由自主也想陪她伤心落泪。一位商人赶紧走到了船头,朝着阿蒙行礼道:“伟大的神术师,您救了大家的性命,也保住了我所有的货物。您丢失了东西,理应让我们所有人补偿,就让我来补偿她的损失吧!”

这位商人带了最多的货物过河,刚才那两名武士也是他聘请的保镖,他感激阿蒙救了自己的性命、渡船上所携带的贵重货物也丝毫未损,想借这个机会报答阿蒙,假如能结交一位尊贵的神术师也有好处。

如今阿蒙虽然在执行“秘密任务”,但将来总会完成任务回到城邦或神殿当中。趁眼前的机会攀上交情,以后可能在阿蒙任职的城邦中更好做生意,他想赔偿的可不仅是一只羊,而是送上一笔重金留下深刻的印象。

阿蒙看上去很年轻,恐怕只有二十岁左右吧,就已经掌握了如此强大的神力,而且绝对是手笔不凡,顺手扔出了三支珍贵的卷轴,连眼皮都没眨一下。这位商人可不像那些没见识的家伙,丝毫没有怀疑阿蒙可能是一名魔法师。

有的人可能未经神殿允许私习神术成为魔法师,但那种人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多珍贵的神术器物,而且使用起来毫不犹豫。只有一个庞大的神殿资源在背后支撑,才能培养出如此有气度的年轻神术师,阿蒙的身份一定相当高贵,而且前途无量!——商人十分肯定的判断。

商人说着话,旁边的仆人已经递过羊皮钱袋,看托在手中那沉甸甸的分量,就知道里面装满了金币。阿蒙有些诧异的反问道:“我失去了羊羔,是因为河中出现了怪兽,为什么要让你来补偿?”

商人谦恭的答道:“如果不是您,整艘船已经沉没在河底,我和所有人的生命都将不复存在,这货物和钱财也不再属于我。……您的勇气与力量挽救了大家,理所应当表示感激,请您千万不要拒绝。”

船老板也在一旁劝道:“尊贵的神术师大人,您应该接受大家的谢意,否则我们会于心不安。”他一边说话一边心里还在砰砰乱跳,尹南娜刚才的话把他吓着了。

船老板见多识广,也在猜测阿蒙的身份一定非常尊贵,与怪兽搏斗时使用了三支卷轴,代价之大超出一般人的想像。假如不好好表示感谢的话,只怕惹恼了阿蒙,别人上了岸就离开了,他这位跑不掉的船老板可得倒霉。

既然这么说,阿蒙倒也不想拒绝好意,看着商人点了点头道:“那好吧,谢谢你,那只羊羔是我花两个银币买的,你想补偿我的损失,就给我两个银币吧。”

这番话让满船的人都愣住了,两个银币对于一位尊贵的神术师来说根本不值一提,阿蒙要么接受商人的厚赠,要么应该干脆拒绝以示慷慨。另一方面,在普通人看来,两个银币买一只小羊羔可够贵的,分明就是敲诈嘛,尊贵的神术师为一只羊羔敲诈这位富商一笔小钱,简直是莫名其妙!

除了尹南娜之外,没人清楚阿蒙是实话实说。船舱里并非所有人都看清阿蒙刚才使用了卷轴,有人就算看见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甚至真的怀疑阿蒙是一位魔法师了。而也有人是有阅历眼光的,知道阿蒙使用的卷轴是多么珍贵。

尹南娜娇滴滴的在阿蒙耳边道:“神术师大人,我们损失的可不止一只羊羔,您为了杀死那只怪兽还耗费了三支珍贵的卷轴。”这话看似耳语,声音也不大,可偏偏让满船人都听清了。

有人说话了:“莱斯科特·李,乌鲁克城的大富商,您为什么只补偿尊贵的神术师大人一只羔羊,为何不补偿那三支神术卷轴?”

还有人说道:“船老板,你也是有钱人,神术师大人保住了你的渡船,你也应该补偿那些珍贵的卷轴。”

不论大家心里怎么猜测,但所有人都想感谢阿蒙,也唯恐因为这件事得罪了乔装的神术师大人有什么麻烦,反正有商人和船老板出钱,慷他人之慨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船老板一听这话汗都下来了,恨不得把那个乱说的人丢到河里去。商人奈斯科特·李也是暗暗叫苦,他想借此机会重金酬谢,结交这位年轻高贵的神术师,但将他所带的货物和船老板这条船加在一起都卖了,恐怕也赔不起人家的卷轴啊。

神术卷轴可不是一般的流通商品,普通人想买都买不着,而且只有神术师才可以使用。但只要是有用的东西就有价可横量,在王都的神术学院或大城邦的神殿里,尊贵而富有的贵族们可以向卷轴制作师“请求赠予”,或者花重金请人专门制作。无论怎么得到的它,付出的代价都不菲。

阿蒙一摆手道:“我使用卷轴也是救我自己的命,不需要其他人来补偿什么,感谢大家的好意,真想报答的话,就不要妨碍我完成任务。你们下了船之后,不要泄露我乔装改扮的身份,这样就可以了!”

船老板悄悄擦了擦汗。商人也松了一口气,感激的说道:“我叫莱奈斯科特·李,是乌鲁克城的商人,尊贵的神术师大人,您如果完成任务之后,有机会路过乌鲁克城,我一定将尽所能给您最好的招待。”这番话完全是发自真心,阿蒙根本就没有让船上的人补偿卷轴的意思,至于那只羊羔要两个银币,在商人看来,只是因为主人身份的尊贵。

阿蒙笑了笑点头道:“好的,我记住了!”这片大陆对他而言是如此陌生,多一个认识的人也好,除了梅丹佐和身份神秘莫测的尹南娜之外,他还不认识别的人呢,对这位商人的印象也很不错。

渡船到达了对岸,所有人离开时都向阿蒙躬身行礼表示感激,阿蒙挽着尹南娜站在船头笑着点头示意,他们是最后下船的。对岸的渡口不远也有一个集镇,船上的所有人都听从阿蒙的吩咐没有泄露他的身份,至少在这个镇子上谁都没有多嘴宣扬,因为神术师大人还没走呢。

对岸有人远远看见了河中发生的那惊心动魄的搏斗,询问船上下来的人出了什么事?大家只得吱唔其词,说是怪兽白天出现,却被船上的一位神术师出手斩杀。但这位神术师大人有秘密任务在身不想抛头露面,下了船就悄悄离开了。阿蒙虽然没有暴露身份,但这件事是掩盖不住的,消息不胫而走。

阿蒙下船之后,首先到集市上想找一辆马车,好让尹南娜乘坐,离王都的路很远,总不能让一位姑娘千里迢迢的走去。在集市上正巧碰到莱斯科特·李将指挥着一群伙计,将船上卸下的货物装到几辆马车上,他见到阿蒙来找马车,主动走过来说道:“先生,您将我的马车拿去用吧,送给您了,是我最好的车和马。”

阿蒙摇头道:“我只是走一段路而已,你不必送我这么好的车马。”

莱斯科特·李的马车上的装饰显然是平民所用之物,尽管也很舒适华贵,但恐怕也比不上一位尊贵的神术师所乘的马车。他听阿蒙这么说,赶紧道:“这镇子上已经找不到更好的马车了,您就暂时坐这一辆吧,就算是借给您的,用到什么时候都可以。将来您还能想起我的话,可以派人顺便将马车送回来。”

莱斯科特·李这个主意倒不错,他将来说不定可以通过马车知道阿蒙的身份。阿蒙想了想道:“那好吧,谢谢你,车和马我都会还你的!”他第一站要去找梅丹佐,但是将来迟早要去埃居的海岬城邦归还尼禄的法杖,还会再经过这个地方,正好顺便把车马还了。

从渡船上下来时,阿蒙就做了一个决定,在大陆上游历所要做的第二件事情就是完成尼禄的遗愿。尼禄虽是追杀贝尔的大神术师之一,但执行神谕与王国的法令并不是私人恩怨,明知必死但还是奉命前去毫不犹豫,甚至令人敬佩。

是尼禄留下的卷轴今天救了阿蒙的命,那位商人尚且知道报答阿蒙,阿蒙自己也应该报答尼禄,把他的法杖和戒指按遗愿送到海岬神殿。

他在镇上没有多做停留,驾马车载着尹南娜离开了渡口却没有走正式的官道,而是拐进了荒野中的一条小道。幼底河东岸这一片地方是乌鲁克城邦的境内,地形是开阔的原野,到处是草场、农庄与不高的山丘林地,比都克镇一带的土地要肥沃的多,显得富庶而欣欣向荣。

阿蒙不太会赶马车,用了半天才能勉强控住缰绳让马顺着田站的道路向前行走,他甚至使用了气远素神术的力量来控制马,车旁总是凭空有一阵阵风指引方向。

尹南娜挑开车帘娇笑道:“阿蒙,我勇敢的英雄、英俊的猎人、尊贵的神术师,你不太会赶马车吧?怎么用起了神术而不用鞭子?训练有素的良马,只要听见鞭响就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跑……车上有马鞭,我劝你换上苏美尔镇那牧羊人送你的鞭绳。”

在苏美尔镇外买羊的时候,那位牧羊人将一根鞭绳送给了阿蒙,后来一直放在皮兜里,他并没有太在意。此刻听尹南娜的提醒,他把鞭绳掏了出来却吃了一惊,紧接着又从皮兜里掏出一团东西,就是在河中捞起来的那截蛇筋。

这鞭绳与怪蛇的蛇筋居然这么像,不仅是像而已,应该就是同一种材料!

但鞭绳和蛇筋也有不一样的地方,它并没有缩成一团,就是展开着像一根绳子的样子,似乎经过了某种特殊的加工。尽管阿蒙拥有制作各种神术器物的理论知识,但一时之间也看不出是使用何种方法将蛇筋加工成了鞭绳,他毕竟什么器物都没有真正动用制作过。

那怪蛇的可怕阿蒙是亲身领教过的,一位牧羊人竟然用蛇筋制成了鞭绳,而且还随手送给了阿蒙,那么他的身份绝对不普通,神秘的让人猜测不透!尹南娜既然提醒了阿蒙,显然她是知情的,那么她带着阿蒙到镇外去买羊,应该还有其他的用意!

尹南娜曾说过她的身份神秘而高贵,连名字都不能轻易提起,现在看来,自己的遭遇恐怕更不简单。阿蒙将鞭绳换上,轻轻的向前打了一记响鞭,车前的两匹马迈开轻快的脚步向前奔跑而去,根本不需要更多的控制,驾驭马车显得轻松无比。

广袤的田野风景很美,马跑的很欢快,然而阿蒙莫名却有一种后脖子直冒凉气的感觉。看见这根鞭子,他已经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被人利用了。走出山外遇到的尹南娜、苏美尔镇的牧羊人、河里突然出现的怪兽,一切联系起来仿佛都是被什么人安排好的。

尹南娜的遭遇绝不会像她自己所说的那样简单,她碰见阿蒙也绝不偶然。——难怪薛定谔会那样提醒他!

阿蒙将马车赶到田野间的小路上,除了想避开船上的众人,也有话想单独问尹南娜,此刻却不太敢开口了。这位神秘而美艳的女人,究竟在打他什么主意呢?尹南娜坐在身后的车篷里,阿蒙的后背都有些僵硬,过了一会儿才问道:“尹南娜,我们走的并不是通往巴伦王都的大道,你认识这条路吗,会不会走错了?”

尹南娜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搭在他的肩上:“你脚下的就是路,我是你的向导,尽管往前走,这条路可以沿着幼底河东岸绕过乌鲁克城邦,回到大道继续往巴伦城进发。……过河丢失了小羊羔,但我还有你——我英俊的阿蒙!你怎么有点紧张,是什么拨动了你的心弦?你一定有话想问我,为什么不开口问呢?”

过了河之后,尹南娜既然开口提醒阿蒙那根鞭绳的奇异之处,就是一种暗示。她知道阿蒙会反应过来一些事情,心里一定充满了疑问,娇笑着让他主动开口说出来。

她的手柔弱无骨,放在肩上感觉应该很舒服,可是阿蒙却莫名有点怕,甚至比在河中面对那怪蛇时还紧张。但他又仔细想了想,尹南娜对自己应该没有恶意,于是尽量自然的问了一句话:“尹南娜,你怎么知道我带着卷轴?”

这句话在船上的时候他就想问了,只是在众人面前不便开口。幸亏尹南娜的提醒,阿蒙才想起取出卷轴斩杀了怪蛇,保住自己一条小命。可是他从来没打开皮兜让尹南娜看过,也没有暴露过自己会神术的秘密,尹南娜怎么会知道他的皮兜里还藏着卷轴?

尹南娜用手轻轻的揉抚着阿蒙的肩头,似是有意无意的挑逗:“你并没有告诉我你会神术,这是你的秘密,我们谁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是吗?……你在船上为了斩杀怪兽施展了神术,而且我还知道你带着很多珍贵的神石,有卷轴护身也很正常吧?……你告诉大家肩负着不能泄露的秘密使命,而我现在仍然跟着你,你不会杀了我灭口吧?”

……

本章出场人物介绍——

莱斯科特·李:巴伦王国乌鲁克城中的富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