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卷:原罪
第043章 冰与火之歌

生死关头,阿蒙也顾不上是否暴露魔法师的身份了,先把小命保住要紧。水元素凝结成的冰盾防护效果并不好,甚至并不算一种防御神术,但它是阿蒙最早学习的神术、发动起来也是最快最顺手的,他正身处幼底河的中央,最容易召唤的就是水元素的力量。

阿蒙的警觉有些迟了,出手便是发动速度最快的神术,凌空结成冰盾先挡一下,接着施展正面抵抗效果最好的土元素防护又挡了一下。可是那蛇尾过于巨大,仅仅是重量和速度就能打碎这两道屏障,却为阿蒙争取了施展空间凝固术的时间,将硕大的蛇尾在空中定住了一瞬。

船上的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呢,就听见阿蒙再度大喝一声,船头突然往下一沉,他已经挥舞法杖高高跃上天空。那根树枝状的法杖发出一层淡淡的光毫,在空中无声无息的抽在蛇尾上,一片冲击的震颤沿着巨蛇长长的身体传开,很多片蛇鳞被打裂飞落。

阿蒙论力量只是一名四级武士,理论上的五级体术还没有来得及修炼。但法杖打中蛇身的同时,一片淡蓝色的火焰随着那冲击波一般的震颤也沿着蛇身迅速蔓延,就似用法杖将这条硕大的蛇尾点燃。

别说是河中的怪兽,就连大陆上久经战阵的武士也没见过阿蒙这种打法,把法杖当铁棒抡,直接贴身施展神术,而且还是中阶神术师运用起来十分困难的火海术,连火焰都是最炙热的淡蓝色。

无法形容这一击的威力有多大,假如蛇尾是一根水桶粗的巨木所雕,眨眼间就能化为灰烬。但这怪兽的身体真是强悍,仅仅被打落了些许鳞片,空气中弥漫一股刺鼻的焦糊味。河底深处传来一声沉闷的怪吼,蛇尾被阿蒙一杖打出扬了起来,迅速收回到水下。火焰与水面接触发出一片嗞啦声,幼底河上升起一片白烟状的蒸腾水雾。

只听“砰”的一声,船头又往下一沉,阿蒙腾空一杖把蛇尾打回水中,自己又落了下来。

船上的人们这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发出一片惊叫与哭喊声,由于船体的震动有人已经摔倒在地,牲畜们也受到了惊吓在乱叫,有船工在惊恐的大喊:“天呐,是怪蛇,河神洪巴巴的子孙!它怎么白天出现了?”

还有人朝着船头的阿蒙跪了下来哭喊道:“伟大的神术师啊,请您一定要救救我们!”紧接着更多的人开始向阿蒙哭喊,仿佛在溺水中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他们刚才已经看见阿蒙与怪蛇格斗的一幕。

阿蒙第一次当众施展神术,就被人们称为“伟大的神术师”,毕竟他的举动不仅在保护自己也是在保护整条船上的人。人们的哭喊声随即被水底传来闷雷般的怒吼所淹没,船的一侧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水面陷了下去,紧接着一道巨浪涌起,将船高高的抛了起来卷向半空。

奇异的是,漩涡并没有使渡船倾斜,巨浪也没有将它打翻,这条船始终保持着平稳的姿势,随着浪涌升高,就像滑行般从小山似的巨浪上“滑”了下来,远远的漂向河段的上游。阿蒙站在船头平端着法杖,神色凝重无比,似乎手中的法杖在控制着整条船身。

乘客中有两名武士已经拔出佩剑走上船头,一左一右护在阿蒙的身侧。他们本是一位商人的保镖,此刻已经看出来今天是否能逃过怪兽的毒手,全要仰仗这位神术师能否护住渡船。假如船翻了,大家落入水中,谁也不能幸免,他们的剑无法攻击到水中的怪兽,于是主动站出来保护阿蒙施展神术。

渡船从浪尖上漂移滑落,避免了倾覆的下场,水底那如闷雷声的怪吼滚滚不断,水面也变得浑浊起来,如沸腾般的涌动。两道浪墙随即又升起,一左一右向着渡船拍击,波浪中隐约可以看见硕大的墨绿色蛇身,竟同时出现在船的左右,这条蛇的长度真是恐怖!

怪蛇也许是被阿蒙击中长尾的火海术打痛了,竟躲在水底不出来,利用恐怖的身体所拥有的巨大力量兴风作浪,只要把船打翻,这位神术师一落水,就会任它宰割了。

阿蒙奋力将法杖向前一挥,前方的水面就像被一只无形的巨手抹平了,左右两道巨浪瞬间凝固成了动态形状的冰雕。有慌乱的船工站立不稳落水了,幸亏旁边的同伴及时用船篙捞了一把,落水的船工抓住船篙又爬了上来。没有人再敢站在船舷边,自然也不可能再有人撑船,渡船失去了动力。

浪涌被冰封术冻结,巨浪下的蛇身一扭,冰雕又随即碎裂。就在这时阿蒙的法杖向前一指,船被无形的力量牵引贴着水面飞速的向前冲去,离开了这片水域。阿蒙可不想在宽阔的幼底河中与一条水生的怪兽纠缠,他想逃,赶紧到达对岸才是明智之选。

渡船在水面上漂行的速度极快,阿蒙有过控制那骨头化成的无形大船的经验,才能控制的这么自如。他可以借助气元素与水元素神术的力量很快逃走,但却很难用这种力量去攻击生活在水里的怪兽。

假如是一位有经验的神术师看见这一幕,恐怕会怀疑阿蒙是一位大神术师,尽管他施展的都是中阶神术与低阶神术,但是连续发动丝毫不见任何凝滞,力量控制的巧妙流畅几乎到了极点,绝不是一般的中阶神术师能做到的,而且他手中那根“法杖”看上去连神石都没有镶嵌。

阿蒙恰恰是凭借法杖的神奇才勉强做到这些,连续施展威力极大的神术,他此刻已感到一阵晕眩,但凭借强健的身体仍然咬牙稳稳站在船头。假如他不是一名中阶武士,也许已经身体发软坐倒在地了。

船在飞速的前行,但见下游的河面上突然出现了一道水线,如箭一般射向前方,在河中画了一个巨大的弧形,那巨蛇的身体终于浮出了水面,将阿蒙的去路给挡住了。这条蛇的体长超过了百尺,它拦在船的前方扬起脑袋露出了真容,血盆大口在半空张开,足以吞下一头牛,长长的信子像一条带着血腥的巨索,碗口大的双眼露出凶光。

一般的蛇是不会叫的,可是这只怪蛇抬起丑陋恐怖的头颅时,喉间鼓动空气竟发出牛吼之声,在幼底河上传出很远。看见怪蛇露出可怕的真容拦住前方的去路,在它的蛇吻之下,船上的人们显得是那样的渺小柔弱,很多人发出了绝望的叫喊声。

阿蒙心里也是一阵发憷,他清楚这条巨蛇的厉害,刚才尽了全力才勉强保住渡船,可是蛇在水中比他控制的船速度更快,仍然拦在了前方,显然是被激怒了。假如自己是站在河岸上还能与它放手一搏,哪怕打不赢也可以跑,但在这河中可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但无论如何此刻也只能拼命了,阿蒙脑海中没有其它的杂念,握紧法杖指着前方,运转所有的力量准备发出雷霆一击。他现在根本不可能去想老疯子提醒的那三件事,这种情况下还谈什么尽量使用最小的力量,只恐自己的力量不够强大,稍有破绽就会丢了性命。

身边的两名武士握剑的手在发颤,脸上也露出了绝望的神色,他们多少已经看出来身边这位强大的神术师刚才已经尽了全力,恐不是怪兽的对手。

在一片惊恐的哭喊中,阿蒙突然听见了尹南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阿蒙,卷轴!”

对呀,怎么忘了皮兜还有五支卷轴?尹南娜提醒的太是时候了!阿蒙看似冷静其实也极为紧张,他从来没有使用卷轴的经验,刚才接连施展神术连气都喘不过来,一时之间竟然没想到。

尹南娜话音未落,阿蒙就从皮兜里掏出一把东西向前方一扬,没做过的事情就是没经验,没有神术师会像他这样使用卷轴,他一把将五支卷轴全扔了出去。手中法杖震颤着接连激发卷轴,卷轴只能依次展开,结果阿蒙只激发了其中的三支。

卷轴本身凝聚了制作者消耗的法力,不需要使用者本人去施展,但使用者也必须能够控制卷轴发出的神术才行。这三支都是中阶神术卷轴中的精品,对控制的要求也相当高,阿蒙在很短时间内激发,连续控制这三种神术已是极限,另外两支他是再也展不开了。

第一支卷轴是“空间禁锢”,看不见什么威力爆发的场面,那浮在水面上扬首的巨蛇身形想扭动挣扎,水面也在剧烈的涌动,可一时间总在那一片空间内无法挣脱。有这么短短的时间控制住它就足够了,还有另外两支卷轴依次展开。

第二支被激发的也不是攻击型卷轴,名叫“侦测禁断”。巨蛇的周围光影扭曲变成了一片混沌,它看不见河流与两岸,就像突然间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也不知道阿蒙与那条船在哪里。其实巨蛇还在原地,但是被暂时隔断了对外界的感应。

这两支卷轴所发出的都是辅助性神术,并不能真正的伤害与攻击,但是威力巨大,是用来配合其它攻击性神术手段。阿蒙总共拣到了八支卷轴,其中五支有说明标注,另外三支没有标注的卷轴是在尼禄的法杖旁边得到的。

其实这八支卷轴的制作者都是尼禄,当年追杀贝尔队伍里有这样一位卷轴制作大师,怎么可能不给其他的神术师也准备卷轴呢。这几支中阶卷轴对付贝尔的作用不大,当初没有使用,但现在用来对付幼底河怪兽却足够了。

“空间禁锢”与“侦测禁断”都是标准卷轴,按照神术典籍的记载,无论是谁制作出来都是一样的。但阿蒙所激发的第三支卷轴却是尼禄所独创,名字叫“冰与火之歌”。

看不见周围的情形,暂时被禁锢在无形空间内那怪蛇的巨大身躯,突然被水面上升起的一片碧蓝色的坚冰所包围。在这河面上坚冰形成的速度尤其之快,更加增添了神术的威力。假如是在干燥的沙漠里激发这支卷轴起不到同样的效果,神术的威力也要看环境。

“空间禁锢”的辅助使得冰层更加坚固,然而这坚冰却没有直接包裹到蛇的身上,就像一个巨大的厚厚冰壳,里面还留有很宽的空间。这层空间里瞬间燃起了幽蓝色的熊熊火焰,炙热的火焰喷吐的方向全部朝着冰壳的中心巨大的蛇身,却丝毫没有融化周围的冰层。

一片深寒中包裹着一团炙热,冰壳中的巨蛇连躲都没地方躲,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疯狂的扭动着身体。那层幽蓝的火焰一出现便很快收缩变小,吸附在蛇身上化为一层淡淡的火光,看上去火焰的热力应该全部钻进了怪蛇的体内。

怪蛇狂扭的身体当然击中了冰壳,发出一阵阵碎裂声,可就在火焰收缩的同时,冰层也在迅速的向里蔓延,寒冰填满了内部的空间,紧紧的裹住巨蛇的身体。

超过百尺长的巨蛇身躯从头到尾瞬间升起一片焦烟,灼烧的炙热中,突然被透骨的冰寒侵入,冰层内传出一连串的爆裂声,那是突然蒸发的水汽被压缩在狭窄的空间内膨胀爆炸。巨大的冰壳被炸成了无数的碎片,被冻在冰层中灼烧的庞然大物也被炸的节节寸断,化为焦糊的碎片。

那庞然怪蛇死了!

阿蒙晃了晃又感到一阵晕眩,好险没站稳,他看见这一幕倒抽了一口冷气。“冰与火之歌”的威力竟然如此强大,假如是他不小心被这支卷轴所展开的神术包围,不能在第一瞬间立刻脱身的话,下场恐怕也是死路一条。

那位素未谋面的大神术师尼禄不愧为顶尖的卷轴制作大师,这支卷轴里结合了两种普通但威力巨大的中阶神术,就是阿蒙刚刚施展过的“冰封”与“火海”,却能将火海激发于冰封之内,在火热与冰寒的交替中发挥出不可思议的伤害威力。它虽然只是一支中级神术卷轴,但已经完全不亚于一般的高级神术卷轴。

那可怕的、看似不可战胜的庞然巨蛇就这么被消灭了,粉身碎骨散落河中。阿蒙扔出卷轴的同时,脚下的大船仍在因惯性前行,他一挥法杖,一阵风卷起从空中落下的另外两支卷轴,顺手接住塞回皮兜里。

阿蒙虽然很痛快利索的斩杀了怪兽,却感到异常的震撼与惊讶,甚至还有一丝遗憾。他没有使用卷轴真的经验,刚才显然是浪费了。如果只想杀死巨蛇,同时用上“空间禁锢”与“冰与火之歌”就足够了。假如只想绕过巨蛇的阻拦逃到对岸,同时使用“空间禁锢”与“侦测禁断”,也完全有足够的时间。

无论如何他是浪费了一支珍贵的卷轴,假如不是他的法力不足以连续控制激发五支中阶卷轴,另外两支也得白白浪费。但阿蒙倒不觉得太可惜,刚才的情况下他唯恐不能施展最大的力量,先保住自己与整船人的性命才能谈得上别的,否则留着卷轴没了命又有何用?只是今后使用卷轴时要注意控制,不能这么毫无经验的全部乱扔。

幼底河上再度风平浪静,船工的六支长篙刚才已有五支落入水中,没法再撑船了,仍然是阿蒙施展神术推动这艘大船驶向对岸。前方穿过一片浑浊的水面,水上漂浮着一片片碎冰,有的碎冰里还包裹着怪蛇的小片残躯。

阿蒙突然发现了什么,手中法杖一挑,水中飞出一根大约七尺多长的东西,金黄色半透明非常细,落到手中随即卷成了一小团。阿蒙用手捻了捻,发觉这东西异常的坚韧,好像是一截蛇筋,超过百尺的怪蛇身体早已灰飞湮灭,但这七尺长的一段蛇筋在“冰与火之歌”的威力下却完整的保存了下来,一定不是普通的东西,他顺手也塞进了皮兜。

经过了这番惊心动魄的搏斗,渡船上反而变得无声无息了。阿蒙收起蛇筋很奇怪的一回头,这才发现船舱里几乎所有人都朝着他匍匐跪倒在地。就连刚才守护在他身边的两名武士此刻也放下剑退后几步,跪到在船板上行礼,满船的人只有尹南娜还站着。

船舱里还有淡淡的骚臭味,原来是刚才有好几个人已经吓得屎尿齐流了。

“你们都跪着做什么,不必对我这样行礼。没事了,大家都起来吧,看看有没有人受伤。”阿蒙拄法杖摆手朝众人说话,声音里也有一丝疲倦的虚弱感。

他一开口,众人这才齐声呼喊:“伟大的神术师啊,您的力量神奇无比,谢谢您救了所有人!”、“伟大的神灵马尔都克!伟大的英雄神术师!是您拯救了我们!”、“感谢神灵、感谢您!”人们都怀着劫后余生的狂喜,很多人还留下了激动的泪水。

渡船的老板起身走到前面,再度跪下道:“伟大的神术师,请原谅我的失礼,竟不知道尊贵的您上了我的渡船。……可是您为何要穿成这个样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