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卷:原罪
第042章 魔鬼在哪里

阿蒙不可能擅长所有的神术、制作所有的器物、精通所有的阵法,但他可以全面的了解与掌握这些。老疯子并不清楚阿蒙能不能找到贝尔的下落,但他的目的是希望阿蒙能解开神灵的秘密,所以了解的神术知识越渊博越好。

老疯子还倾尽心血打造了那么一支法杖,完全可以与伊西丝神殿世代相传的圣女法杖相媲美,就是想让阿蒙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熟悉与掌握各种神术。

读完大地之瞳中最新的信息,阿蒙说不清心中的滋味是感慨还是感激。老疯子用了一百多年,不知去了大陆上多少国家与神殿,查阅或偷看了多少典籍,才能整理出这么完备与详尽的神术资料,将其中最精华的信息留在了大地之瞳中。

但看了老疯子的留言后,阿蒙心中的疑惑更深,刚才怀疑自己搞错了,现在又怀疑是不是老疯子搞错了?既然通过“魔鬼的诱惑”要有人世间的种种经历,可是自己出山才一天啊,仅仅在苏美尔镇转了一圈而已。

魔鬼在哪里?鬼呢,鬼呢——哪有什么魔鬼啊!

但是无论如何,阿蒙已经可以修炼五级神术,他反倒不着急先过河了,打算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先好好熟悉一下这种全新的力量控制方式,将以前所修炼的各种神术的未知效果都演练一遍,再继续赶路会更稳妥。毕竟在人烟稠密的市镇中行走,有很多神术不太方便修炼。

他将铁枝法杖上的四个隐蔽的凹槽全部打开,将原先的神石都拿了出来,又依次换上了大地之瞳、幽蓝水心、风之魅舞、火焰精灵。他已经同时拥有了中阶魔法师与中阶武士的力量,可以打开法杖顶端那最隐蔽的凹槽,将众神之泪嵌进去。

但是阿蒙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没有那么做。他记得自己开采出那枚众神之泪的时候,天地之间自然的力量被扰动,当时在都克镇所有熟悉神术感应的人几乎都被惊动了。使用这样的东西一定要小心,没有绝对把握能保护与隐藏自己,还不如不用,于是仍然将众神之泪留在骨头里。

尽管没有镶嵌众神之泪,但他这支法杖已足已惊世骇俗了,别的不说,仅有一样神奇之处阿蒙就从未见过。一般的法杖镶嵌神石之后就一体不可分割,是不可能换来换去的,而这支法杖却可以根据不同的用处随时更换所镶嵌的神石,还能将各种特殊神石依次镶嵌进去。

阿蒙已经学习如何制作法杖,但这根铁枝法杖是怎么打造出来的,仍然是无法理解,超出了他的所知水平。而且马革钢并不是制作法杖的材料,法杖的材料必须是自然界生长的带着生命气息的东西,比如木头或骨头,但老疯子偏偏用马革钢制成了一根如此神奇的法杖!

阿蒙提起法杖撤了神术阵,收起东西竟然又顺原路回去了,在幼底河边的山中找到一处僻静的所在一连待了七天,这才重新走出山野,沿幼底河向下游走去寻找着渡口。

阿蒙这个突然的举动,不仅把苏美尔镇镇长悄悄派出来寻找他的人给避过去了,而且还让另一位“有心人”白白干等了七天。

两个儿子倒了那么大的霉,苏美尔镇的镇长既愤怒又害怕,他清楚阿蒙肯定是个不好惹的人,或许真是一位微服私访的王公大人,假如这样的话,自己一家人可要倒霉了。但无论如何得先打听出阿蒙的下落才行,而且这种丑事还不敢张扬。他派人在小镇一带悄悄找了好几天毫无线索,只得放弃,那外乡人应该早就渡河远去了。

阿蒙这一次走出深山,为了谨慎起见,他又将在神秘山洞里得到的五支中阶神术卷轴取出来直接放进皮兜里,好随时可以使用。再一次来到遇见尹南娜的那片草坡,绿草如荫仍然是爽朗清新的美景,蔚蓝的天空飘荡着朵朵白云,远处幼底河的流水声就像在唱着轻柔的歌。

风景依旧,心情也舒爽,漫步其间他又想起了尹南娜。而薛定谔却提醒他要小心那个女人又不能得罪她,这是为什么呢?

心里这么想着,他走过起伏的草坡、长着浅草的河滩、河边一连串连绵的丘陵,来到一处紧邻激流险滩的高坡上。阿蒙正在疑惑走这么远也没看见渡口,突然听见了一阵熟悉的哭声。有一位年轻的姑娘在高坡上嘤嘤的哭泣,哭的却无比动听悦耳,正是尹南娜的声音!

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吗?尹南娜又遇到了什么麻烦?阿蒙赶紧快步跑上了高坡,远远的就看见尹南娜蹲在地上抱着一只小羊羔一边哭一边说道:“迷路的羔羊啊,你要去哪里?我失去了整个羊群只剩下了你!谁能告诉我该怎么办,谁能将我送回家乡?可怜的命运令人哀叹,难道要让我跳下这奔流的河水?”

说完话尹南娜松开了羊羔的脖子,站起身来向高坡的边缘走去,看架式就想跳下幼底河,身上还穿着阿蒙买的那条裙子。

“尹南娜,你别着急,有事可以慢慢说,千万别跳下去!”树丛中突然传来阿蒙的声音,他已经一个箭步跃了过来,伸手拉住了尹南娜的胳膊。

“哦,天呐,阿蒙,是你!”尹南娜听见了他的声音顺势就倒在了阿蒙的怀抱里,伸手搂着他哭的更厉害了,泪水打湿了阿蒙胸前的衣服,一边哭一边在他胸前喃喃道:“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就要告别这个世界了!……阿蒙,你怎么还在这里,并没有远去?”

她的身体好柔软,散发着诱人的气息,丰满的胸房贴着阿蒙轻轻的蹭着,似是无意的撩拨。阿蒙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发烫了,他想推开她,然而伸出手却轻轻的把她抱住了。怀抱中有如此的温柔,相信谁也不会忍心推开吧,他低下头柔声问道:“我去办点别的事,今天正准备找渡口过河,却恰好又遇到了你。……先别哭,告诉我究竟出了什么事?”

他一边说话还在心中暗想,薛定谔提醒过“不能……她”,该不会是不能抱着她吧?反正抱已经抱了,而且感觉非常好,那就多抱一会儿吧。

尹南娜闻言从怀中惊喜的抬起头来,含泪道:“你要过河吗?能不能带我一起走,将我送到幼底河的彼岸,我会重重答谢你的!……如果你不能带我走,我只能从这里跳下去了。”

阿蒙无奈的说道:“究竟出了什么事,你倒是告诉我呀!”他已经是第三次问她了。

尹南娜眼泪汪汪的说:“我不敢告诉别人我的身份,但在这里,你是我唯一能相信的人。阿蒙,我不想骗你,你知道我并不是牧羊女奴吗?”

阿蒙点了点头,实话实说道:“我看出来了,你绝对不是普通的牧羊女奴,究竟来自哪里、是什么人?”

尹南娜仍然赖在阿蒙怀中不起身,对他讲起了自己的故事,这是一段令人伤心的遭遇。她的身份高贵而神秘,甚至连名字都不能轻易提起,有一次偷偷外出游玩时,她的车队在边境遭遇了强盗的伏击,只身一个人逃走,流落到陌生的地方。

她身无分文,这里也没有人认识她,于是向渡口的人撑船者求助,请求将她送过幼底河。但撑船人垂涎于她的美色提出了非分的要求,她拒绝了。她又在渡口向当地人求助,结果又有一个人提出了条件,让尹南娜为他牧羊。

羊数量不能少,挤出的羊奶与剪下的羊毛也要越来越多,新出生的带着黑色斑点的小羊羔就是尹南娜牧羊的报酬。想到自己就算能渡过幼底河,也需要盘缠走很远的路才能回家,尹南娜就答应了这个条件。

尹南娜在幼底河边牧羊,从去年秋天到今年夏天,眼看羊群中带着黑色斑点的小羊羔越来越多,她满心欢喜,就快凑够盘缠渡河走过那漫长的路途回家了。但不幸的事情又发生了,就在尹南娜去寻找走失的羊羔的那一天,羊群的主人反悔了,悄悄的带走了所有带着黑色斑点的羊,只给尹南娜剩下这么一只找回的小羊羔。

想到回家无望,尹南娜在这里伤心哭泣,绝望中甚至想跳下幼底河,幸亏又遇到了阿蒙。

这个故事编的可够离奇的,恐怕说出去也没人敢相信,尹南娜自己仿佛也知道这一点,说完之后可怜巴巴的看着阿蒙道:“你能否相信我说的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证明,但我可以写出自己的名字给你看,我的确不是牧羊女奴。”

说完话她轻轻推了阿蒙一把,离开了他的怀抱,蹲下身拣起一根枯枝在地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尹南娜。刚听完那离奇故事的阿蒙又被震惊了,确信尹南娜有着相当高贵的出身,因为她不仅会写字,而且书写的是神文!

她写的是刀书,更令人惊奇的是,尹南娜写完自己的名字外面画了一个方圈,方圈的上方又画了火焰形的三条纹。根据神文的书写规则,神灵的名祗必须这样书写,否则就是不敬;而世人中只有王室贵族的名字才可以这样书写,否则就是逾矩。

想当初薛定谔用埃居草书写“我”的时候,也在外面画了一个拱门状的圈,那是草书神文的同样规则。现在尹南娜这样写出自己的名字,已经确定无疑她是贵族出身,而且不是一般的贵族,并不是所有的贵族都是可以书写神文的,更不可能给自己的名字上加这样的标志。

“尹南娜,我相信你了,你的出身果然高贵。”阿蒙看着地上的字迹情不自禁的点头道。

尹南娜扔掉枯枝站起身来,有些惊讶的扭头问道:“阿蒙,你懂神文?”

阿蒙赶紧解释道:“就算我不懂,也能认出这是神文,你会书写神文已经证明自己的出身。……尊贵的小姐,以您的身份,为什么不可以直接向人们寻求帮助,却要留在这里牧羊?而我又能为您做点什么?”

他没有承认自己懂神文,因为这可能会暴露他魔法师的身份。但一个不识字的普通人,也能认出尹南娜书写的是神文,很多神殿里都有神文的刻饰,书写着歌颂神灵的诗篇。

尹南娜以哀伤的语气说道:“不要叫我尊贵的小姐,阿蒙,你就叫我尹南娜,我喜欢你这样称呼我。……我的身份在这遥远的地方不能轻易说出来,否则可能会被人绑架索取巨额的赎金,有人也会派刺客在迎接者到来之前先暗杀我。……阿蒙,我信任你才告诉你这些,如果你帮我渡过幼底河,并将我安全的送到王都,我发誓一定会重重的酬谢你!”

若尹南娜的身份确实十分高贵重要,在这接近王国边境的偏僻地带,确实有可能被人绑架索取巨额酬金。她又说假如消息泄露出去,很可能会有刺客赶在迎接者之前来暗杀,这恐怕就涉及到复杂的宫廷权势斗争了。

见阿蒙有些疑惑的样子,尹南娜伸手抱住他的胳膊,又娇滴滴的解释与哀求道:“我一直在怀疑,我的车队遭遇强盗的袭击就是王都的政敌安排的刺杀,他们一定以为我死了,假如知道我还活着,是不会让我安全的返回巴伦城的。

阿蒙,我英俊的猎人、勇敢的英雄阿蒙!你如果害怕的话,可以只将我送过幼底河,再借我一笔盘缠,我自己前往巴伦城。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地方,将来有一天你去了巴伦城,我也已经安全回家的话,你在那里就能领到巨额的酬谢。”

手臂被尹南娜抱住,柔嫩的胸脯正蹭着他的胳膊,迷人的馨香气息直往鼻孔里钻。阿蒙也感觉身体有些发飘,但脑袋还算清醒,问了一个问题:“尹南娜,你过了幼底河返回王都的话,还需要多少路费?”

尹南娜略显失望的答道:“一枚金币就够了。……阿蒙,就算你不送我,我也会永远感激你的!”

阿蒙摇了摇头道:“我没说不送你,只是问一句而已。反正我也要去巴伦城,倒不介意与你同行。你要和我走在一起的话,能不能答应几件事?否则过了河我就给你二十个银币,你自己回家。”

尹南娜惊喜道:“你说吧,我答应你!我的英雄,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现在的我一无所有,哪怕是用我自己来报答……”

阿蒙打断了她的话道:“不要先谈报答,我还没有做到承诺的事情,你不是要到了王都之后再给我报酬吗?……我的条件很简单,希望你能换上粗布衣,掩上你美好的身材,在脸上抹泥土,遮住你美丽的容颜。……你也不希望在回去的路上被人认出来,对吗?”

阿蒙这是吸取在苏美尔镇的教训,半夜遭遇谋财害命的事情,是因为他不小心暴露了身上的神石,但另一方面多少也是有人垂涎尹南娜的美色。阿蒙觉得带着尹南娜过河上路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本就是个乐于助人的孩子,只是不想再引起同样的麻烦。

薛定谔提醒过阿蒙不要触怒尹南娜,就算听那只猫的话,总不能看着尹南娜就在眼前跳河吧?如果尹南娜自述的经历是真的,倒也能解释薛定谔为什么要那样提醒阿蒙,一位身份神秘的王室贵族,确实不能轻易去触怒。以阿蒙异国“难民”的身份,也不能和她发生过于亲密的男女关系,否则麻烦很大。

阿蒙居然要她往脸上抹泥!尹南娜的神情一瞬间有些尴尬,眼中甚至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愠怒,但最终还是娇滴滴的说道:“等我们过了河再说吧,离巴伦王都还很远呢,在这偏远的地方没有人会认识我。其实可以租一辆马车,我躲在马车里不露面。”

阿蒙点了点头道:“嗯,等过了河再说,也可以租一辆马车。但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要换衣服并往脸上抹泥,这是为你着想,也是为了我自己的安全着想。”

尹南娜低下头道:“我们还是先过河吧,我来领路,去最近的渡口。”

阿蒙:“我正想找人问渡口在哪里呢,你认识路就太好了。”

穆芸做为一位神灵,怎能让阿蒙这样的凡人往自己脸上抹烂泥呢?还好阿蒙没有让她现在就这么做,一切等到过了幼底河再说罢,于是她领着阿蒙走下了高坡。走了不远看见了好几个村落,再往前走又有一个集镇,离集镇不远的河边就是渡口了。

大河的渡口往往也是来往商道的集散地,所以自然发展成一个镇子。宽阔的河流想寻找方便的横渡之地,必须依靠天然形成的地理条件。首先河面要宽、水流要缓,从一片河段水都不能过深,长篙要能撑到底。一年四季风向不定,渡船又来往频繁,不可能依靠风帆,基本上都是要人力来撑船。

阿蒙做事很认真,绝不拖沓说办就办,尹南娜不愿意现在就往脸上抹泥,阿蒙先把她带到镇子上花十个铜币买了一套粗麻布衣服,换好之后这才来到渡口。那只小羊羔一直就跟在尹南娜的后面,不用牵着也没有走丢。

渡船很大,两头平中间很宽。与那种月牙形深长的货船不一样,这种渡船吃水较浅、上面可以站更多的人。渡河者有不少是来往的商人,所带的货物也需要交船钱。过河每人五个铜币,一只羊两个铜币,阿蒙付了十二枚铜币,带着尹南娜和那只小羊羔上了船。

尽管渡口所在已经是水流最缓、水面最宽、水深最浅的河段了,但离开河岸不远水就变得很深,从撑船人的长篙吃水线能看出来,水面离河底接近三十尺。这么长的船篙撑起来很吃力,渡船两侧各有三名船工共拿着六支长篙合力撑船。渡船载了六十多人、十几只牲畜和一堆货物,缓缓驶向对岸。

阿蒙与尹南娜没有挤在带篷的船舱里面,领着小羊羔站在船头处远望对岸的风景。河面上有凉爽的风吹来,尹南娜的发丝拂到了阿蒙的脸上,他的脸颊与耳朵都痒痒的,心里也莫名的有点痒痒的,感觉却十分舒服。

阿蒙似是很享受这感觉,幼底河上的微风令人陶醉,他甚至在心中暗想:“就这样与尹南娜一路同行,其实也很不错嘛,至少路上不会寂寞,还有一位温柔可人的向导。”

也许是这发丝轻拂的陶醉感多少影响了阿蒙的反应,当风向打旋、河面卷起怪异的漩涡时,他才突然察觉到河底深处有危险的气息,似有一股令人恐惧的力量荡漾涌起正要爆发。猛然觉醒的阿蒙一把抱住尹南娜跳进身后的船舱,大叫一声“所有人小心!”举起铁枝法杖又跃上船头。

就在他举起法杖的一瞬间,前方的水面突然分开了一条线,一条硕大长尾扬了起来、狠狠的抽向渡船。水中果然潜伏着可怕的怪兽,不知为何突然向渡船发动了袭击,这一招阿蒙太熟悉了,铁甲兽王云梦就爱潜在水底玩这样的偷袭。

这条尾巴比云梦长着骨甲的巨尾还要硕大得多,仅仅是飞卷出河面的部分就有二十多尺长、比水桶还粗,上面长着巴掌大小的墨绿色鳞片,竟像一条大得惊人的蛇尾。它凌空抽下,带着空气被压缩爆裂的声响,其速度与力量可想而知,看上去一击就能将渡船打碎!

但来势惊人的蛇尾并没有抽中船身,半空突然出现了一个近乎透明的冰罩挡了一下,冰罩随即发出刺耳的碎裂声化成无数碎片。长尾继续下击又抽在一片护盾形状的浑浊雾气上,打散雾气速度稍缓,仍然沉重的抽了下来。

空间似乎扭曲了一下,长尾仿佛又被一股奇异的力量凌空停顿了片刻,然后就听见站在船头的阿蒙发出一声震耳的大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