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卷:原罪
第041章 神灵的赌约

尹南娜的身体温软充满诱人的弹性,倚着阿蒙娇滴滴的说道:“有你这么强壮而英俊的猎人在,我当然不会害怕!……可你为什么要宽恕他们呢,他们明明想杀你,不值得怜悯,留下仇敌还可能给自己带来危险。”

阿蒙想了想答道:“我没兴趣也认为不值得,我已经给了惩罚,只是不想杀人而已。他们不是我的仇敌、是自己的仇敌,既然敢让他们走,我就不在乎。……有一位长者曾告诉我——假如选择宽恕,自己要明白且能够承受后果,要清楚这么做究竟是在化解仇怨、还是在给自己或其他人带来更大的伤害。”

尹南娜看了他一眼,月光下的眼波似是在询问着什么,仍然娇笑着说道:“你那位长者可真有趣,而你更有趣,年轻英俊的猎人说话,却很像神灵的语气。”

像吗?阿蒙自己可没有觉得,神灵说话是什么语气他也不清楚。美景中揽美色继续漫步,看尹南娜的神情就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仿佛陶醉在阿蒙的臂弯里。

走在路上,阿蒙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说话,不知在想些什么。尹南娜见他沉默,用弱弱的语气问道:“阿蒙,你不说话是不是生我的气了?因为我,才给你惹了这么多麻烦。”

阿蒙摇头道:“你误会了,我不说话是因为夜色很美,不想打扰这宁静的享受。这些事不是你的错,我为何要生你的气?……我曾经在全镇人面前接受惩罚,有人要砍去我一根手指,也曾经受到王国的指责,有人要砍掉我的脑袋。但我心里清楚,其实我什么都没做错,既然自己有这样的遭遇,今天为何要责怪你?”

尹南娜掩口惊叹道:“阿蒙,原来你有这么多传奇的故事,我好崇拜你,你是我的英雄!”

再长的路也有走完的时候,说话间终于来到了遇见尹南娜的那片草坡。阿蒙往四周看了看,好奇的问道:“你的羊群和羊圈在哪里?要不,我直接把你送回家吧。”

尹南娜将牵羊的那根鞭绳解了下来,递到阿蒙手中道:“这是牧羊人送你的,你留着,我就住在附近,你不用送了,我的主人看见你会不高兴的。……谢谢你,英俊的猎人,我不会忘了你的,很想再见到你!……迷失的小羊羔,快跟我回家吧。”

她提起裙裾在月色中很轻快的跑走了,绕过一片草坡不见了身影,而那只小羊羔没有绳子牵着,却蹦蹦跳跳跟着尹南娜的脚步一起跑着,很是亲热欢快的样子。看见这一幕阿蒙愣了愣——羊会自己跟着尹南娜走,看来真是她丢失的那只!

……

尹南娜跑到阿蒙看不见、侦测神术也查觉不到的远处,跟在后面的那只羊突然消失了,她的身形也变的如轻烟一般飞速的飘向远方。草坡的尽头是丘陵,在一座小山顶上站着一位魁梧的老者,尹南娜飘飞的身形恰恰在他面前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两个人仿佛是约好了在这里见面,假如阿蒙看见了那位老者,一定会惊讶的发现他就是苏美尔镇外的那位牧羊人。

尹南娜站定脚步之后就笑了:“恩里尔,你输了,你提的条件那年轻的猎人都办到了!他没有被我的美貌诱惑俘虏,没有贪图那人间的美味而吃光我手中的饼,更没有因为贪婪去索取超出所需之物,没有因为懒惰耽误所行之事,没有因为无端的愤怒去伤害他人,没有凭空的妒忌别人拥有比自己更好的事物……。”

说到这里,牧羊人用略带嘲讽的语气打断她道:“是的,看他给你买的这条裙子,可比给他自己买的衣服既昂贵又漂亮。只不过,你穿成这个样子还真滑稽!”

尹南娜却没有理会牧羊人的嘲笑,自顾自的接着说道:“他还没有因为拥有力量和财富无端的傲慢,显示凡人那可笑的优越感。”

牧羊人点了点头,神色也看不出有什么失望:“你赢了,今后可以自由出入我的神域,也赎回了失落的都克镇,但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尹南娜笑了笑:“也许有意义也许没有意义,但我总得试试,伟大的神灵恩里尔,你也会输给我。”

牧羊人冷笑道:“在漫长的岁月中,总有一天你会找到这样的人,我只是有些好奇你怎能找到的这么快?……那个小伙子用两个银币买下一只小羊羔,居然没有和我还价。”

尹南娜笑出了声,这笑声在夜色中如银铃一般轻脆:“原因很简单,他是在都克镇上长大的孩子,恐怕还会笑你卖的太便宜了!恩里尔啊,伟大的神灵,您的目光也不会时刻关注着每一位芸芸众生。……我虽失去了羊群,却找回了一只迷失的小羊羔。”

恩里尔的脸色微微一变:“难怪他只是一名五级魔法师,却有那样的力量,刚才能打倒那两个人,的确是都克镇的矿工技艺。居然还有都克镇的矿工活着!却被你找到了,而且恰恰满足了我提出的条件?”

尹南娜笑的更开心了:“是的,就在你发动那愤怒的洪水之前,都克镇有个孩子被放逐,据说他私自将众神之泪敬献给了伊西丝,可这并不是他的错!我用了很久才找到了他。将来都克镇的族人重新返回那片土地,那里仍将是我的神域。”

牧羊人:“穆芸,你何必笑的这么开心呢?一切仍充满未知的艰险”

尹南娜称呼牧羊人为“伟大的神灵恩里尔”,而牧羊人竟然称呼尹南娜为“穆芸”,不知阿蒙若能听到会怎样吃惊?难怪阿蒙觉得尹南娜眼熟却又确定从没见过这个人,只因为他在镇上的神殿中见过穆芸的神像,却无法将那庄严肃穆的石像与活色生香的尹南娜联系在一起。

尹南娜答道:“我开心是因为伟大的神灵恩里尔也有失算的时候!别忘了我们的赌约,有这样一个人,只要不是因为被我的美貌迷惑,也没有吃光我手中的面饼,来到你面前,去赎回我所失去的东西,并不将赎回变成抢夺或者放弃自己的承诺,就算我赢了赌约。……他若还满足了其他所有的条件,你就不可以擅自再伤害都克镇的族人。”

恩里尔又露出了嘲笑的神情:“那人不过是一名年轻的五级魔法师,在这充满险恶的大陆上游荡,他还是自求多福吧。至于都克镇一带将要发生的事情,连你无法预料。”

尹南娜:“这个魔法师会怎样,您就不必关心了,反正我已经赢了赌约。别忘了除了阿蒙之外,都克镇的族人还有后代活着,您不能阻止他们返回祖先的土地。”

恩里尔无所谓的点了点头道:“我自不会阻止,但你也不能直接插手帮助。……那个魔法师已经帮你赢了赌约,你难道还不打算放过他吗?”

尹南娜又笑了:“他很英俊而且也很有趣,我对他很感兴趣。”

恩里尔叹了一口气:“又一个可怜的男人落入你的掌中,我为他即将惨淡的人生提前默哀!”

尹南娜的笑声顿住了,旋即露出了怒容:“恩里尔,你关心的闲事未免太多!”

恩里尔对她的愤怒视而不见,淡然道:“有哪一个获得你欢心的男人有过好下场?这些与我无关,是你自己的事。只是你别忘了,这一次离开我的神域时,不能使用神力,而幼底河有洪巴巴守护,你想怎样渡过去呢?”

尹南娜面带怒意冷哼道:“如果洪巴巴听你的命令来阻拦的话,我也可以使用神力!”

恩里尔摇了摇头:“洪巴巴自不会阻拦你,他的九个脑袋还想多保住几只,但幼底河中有他的族类后裔——潜伏在河中凶猛的怪蛇。希望那个叫阿蒙的年轻人,不会是在你曾动心的所有男人中,倒霉最快的一个!……嘿嘿,若不是他还有点本事,刚才已经倒霉了。”

……

阿蒙此刻并不清楚他遇到的尹南娜就是都克镇的守护神穆芸女神,也不清楚穆芸女神与恩里尔打了一个赌,而他恰恰帮助穆芸赢了赌约。更有意思的是,阿蒙明明只是一位四级魔法师,可恩里尔与穆芸谈话时都说他是一名五级魔法师。

目送尹南娜远去,再用侦测神术扫视周围,确定没有任何人跟踪之后他又等了一会儿,这才向幼底河边走去,阿蒙原先的打算就是渡过幼底河向着东方出发。

梅丹佐曾经告诉过阿蒙,假如想去巴伦城需要渡过幼底河,但不要在夜里渡河,因为河中有凶猛的巨鳄还有更可怕的怪兽。据说那些怪兽是幼底河守护神洪巴巴的后代,它们只会在夜间出来活动。体力再好也不要游过去,只能在正午的时候乘坐渡船。

阿蒙倒不需要船,他那根骨头就是一艘无形大船,但经历了苏美尔镇的事情之后,阿蒙已经不打算轻易使用这根骨头了。几枚神石尚且惹了那么多麻烦,这珍贵的圣物假如被人认出来,岂不是后患无穷?

月色很亮,站在河边,阿蒙的眼力甚至能隐约看见对岸的田野与村庄,在这里展开无形大船渡河,难免会被什么人看见。假如恰巧是一位神术师,一眼就知道有人在施展神术,而且借助了神奇无比的器物,说不定就有大麻烦。

夜间还可能有怪兽的袭击,但等到白天就更不方便了,两岸的人都可以看的很清楚。他想了想还是沿下游走远一点,找一个渡口坐船过去吧。反正也不着急,慢慢走也无所谓,先找一个地方休息一夜,今天确实也累了。

阿蒙沿着河边长着浅草的河滩走了不远,在两个不高的小山包之间的凹地里坐了下来,想起该做东西给薛定谔吃了。这只猫今天睡的很沉啊,一路上发生这么多事情,它连声呼噜都没打。

刚刚把皮兜从肩上解下来放好,阿蒙想把薛定谔抱出来,却听见一声酒嗝,薛定谔自己懒洋洋的蹦了出来,还伸展着四肢抖了抖身上的毛像是在舒活筋骨。再看兜里买的那两瓶美酒,已经被薛定谔打开塞子喝光了一瓶。

阿蒙笑着问道:“薛定谔,你还留了一瓶酒,是给我喝的还是留给自己明天喝的?”

薛定谔这一年来都不怎么理他,但阿蒙总是开玩笑哄着这只猫说话习惯了,没想到今天却有了反应,薛定谔伸出爪子开始在泥地上写字。阿蒙吃了一惊,赶紧站起来在月光下仔细看,只见薛定谔写的是:“你不要找我,我会回来找你的。要小心那个女人,骨头别让她看见,不要触怒她,也千万不能……她,否则会倒霉的!”

阿蒙一愣:“你什么意思?……不要我找你,难道你要去什么地方吗?……那个女人是谁,你想说的是尹南娜?”

薛定谔却没有回答阿蒙的话,它又伸出猫爪飞快的擦掉了地上的字迹,然后一扭身跑向旁边的小山,嗖的一声钻入草丛就不见了踪影。这大半夜的找一只跑掉的猫可不容易,而且阿蒙的侦测神术感应不到薛定谔,想追都没地方追去。

他了解这只猫的神奇,行事不能以常理度测,既然薛定谔说会回来找他,阿蒙着急也没用。看薛定谔的留言分明是要他小心尹南娜,那姑娘不是普通的牧羊女奴,阿蒙已经看出来了,但她的身份还有什么隐秘之处呢?

薛定谔提醒阿蒙“千万不能……她”,中间的神文是空着的,没有写不能把尹南娜怎么样,留下了无限的想像空间,不过从年轻男人和女人之间最可能的判断来说,恐怕也就是那种事情。而薛定谔同时又说“不要触怒她”,分明在告诉阿蒙还不能得罪这个女人,然后它自己就跑掉了,没有任何解释。

阿蒙坐在那里想了半天,还是决定听从薛定谔的话,他信任这只猫才能走到今天,但又在心里想——难道与尹南娜还会再见面吗?

想不通的问题再多想也没用,阿蒙随即就甩了甩脑袋定下心来,这是他的一个好习惯。他使用水元素神术清洗了自己的头发和身体还有身上那套旧衣服,然后换上了一套今天新买的粗麻衣,将裁缝铺小伙计送的那双软底布鞋也换上了。果然很舒服,这还得谢谢尹南娜一句话要来这双鞋。

将换下来的旧衣服和另一套新衣服在皮兜里放好,骨头收在皮兜的最底下。这件伊西丝神殿的圣物、冥神奥西里斯的肋骨,用侦测神术发现不了。只要阿蒙不把它当众拿出来,谁也不知道他有这根骨头。其实薛定谔也是一样的,哪怕是最高明的神术大师,如果没有亲眼看见,也不会知道阿蒙的皮兜里曾经藏着一只猫。

每夜的神术冥想已经成为阿蒙的习惯,不仅可以恢复体力与精力,还可以使内心得到安宁。在这种状态下,阿蒙会习惯性的试一试自己的神术力量,并不是施展某一种特定的神术,就是精神中所蕴含的与外界勾通的能力,这是所有神术的基础。

在午夜月光最柔媚的时候,阿蒙那极安宁的心境仿佛感受到一丝扰动,不是任何一种杂念,而是一种力量的萌动。他并没有使用侦测神术,却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内心与身体,还有身外的月光、山川、河流。

这种“看”是一种感应,他感应到天地山川中似有与他的“神力”同源的力量在波动,无处不在的弥漫几乎弱不可察,但又深沉浩大无边无际。神术师的力量来源便是感应天地自然的法则并与之沟通、控制,只有达到这种状态才能领悟许多神术真正的奥妙。

按照贝尔留下的注解,这是五级神术师才拥有的境界!

可阿蒙仅仅是一位四级魔法师啊,他疑惑的睁开了眼睛,眉心紧锁陷入了沉思。他并不记得自己何时迎来了晋级的考验,更别提突破了!体术已经突破四级同时也拥有四级神术师成就,他继续修炼下去将要面对的考验是“魔鬼的诱惑”。

关于这一道考验,贝尔的注解中语焉不详,并没有说魔鬼是什么、诱惑又有哪些?而老疯子的留言中同样很含糊,只说它需要经历人世间的种种。阿蒙怀疑自己是不是弄错了,但既然发生了这种情况,那就不妨试一试法力。

他坐在那里一挥法杖,从自己的角度看出去,周围的一切并没有任何变化。但假如远处有人正望向这里,会发现照在两山之间的月光却突然像消失了一般,留下了一片阴影,阿蒙所在的地方看不清了。这是空间屏蔽术,阿蒙不仅隐去了身形而且隔绝了声息,理论上只有熟练掌握了力量控制的五级神术师才能做到,他此刻凭借法杖也成功的施展了。

阿蒙并没有因惊喜而打断神术,他敏锐的体会到一点变化,弥漫在天地之间那若有若无的力量仿佛也能随之波动。持续施展这样的神术,时间一久法力消耗相当大,怎样能达到一种稳定的状态呢?应该有另一种方法可以利用。

他接连取出了五枚神石,分别放在身边渐次激发,虽然是端坐不动,感觉却像融入汪洋中的一滴水在随波漂流,与外界的自然力量相呼应。他过了一段时间才找到正确的方式,用五枚神石激发的力量沟通无处不在的自然法则之力,终于有达到一种稳定的共鸣状态。

此时从远处再看过去,月光下的阴影地带消失了,那里还是视线朦胧的山谷,仿佛一切并无任何异常,但是就看不见阿蒙。阿蒙营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抽象空间,却不用持续的消耗施展空间屏蔽术的法力,只要将五枚神石保持这种稳定而有序的激发状态,就可以在里面“潜伏”很长时间。

成功的喜悦却让阿蒙更感疑惑,他还有一个更好的验证办法,就是取出大地之瞳去读里面留下的信息。当阿蒙每一次晋级的时候,就会在大地之瞳中读取到新的留言,于是取出大地之瞳以法力激发,他果然又一次听见了老疯子的声音——

“哈哈哈,阿蒙,你终于成为了五级魔法师,通过了‘魔鬼的诱惑’。我不知是该恭喜还是该安慰你,你一定经历了人世间的很多艰辛。这种考验可能是最简单的也可能是最难的,一切发生在不知不觉中。等你回头时才会突然意识到,但事先却无人能说清楚,因为没有他人能够取代你自己的经历,我也不能……”

接下来老疯子讲解了从低阶神术“力量的唤醒”到中阶神术“力量的控制”,所能运用的力量会发生哪些变化。阿蒙最初学的元素神术,就是一种自然法则的力量运用,但刚刚唤醒这种力量时,还不能完全的感应与自然的控制。

这个阶段所能运用的力量增添了很多巧妙,老疯子介绍的并不是具体的神术修炼方式,而是各种神术的运用原则。然后信息中又多了一项阿蒙以前未接触过的内容,就是各种神术阵。

神术阵并不是神术师本人的修炼成就,但它的作用却很巧妙,既能将很多人的力量联合在一起达到某种特殊的效果,也可以按照某种法则沟通自然的力量。有很多神术阵还可以辅助神术师修炼某些特殊的能力,比如老疯子本人就布下一座神术阵造就了一眼寒泉。

迄今为止,一位神术师所能学习的各种内容,老疯子已经全部教给阿蒙了!

这些内容包括卷轴、法杖、神术器物的制作,神术阵的布置,所有类别的神术修炼方式以及运用原理。就算一位顶尖的大神术师也不可能精通与擅长所有的神术与技艺,修炼的方向必然有所侧重。

老疯子自己也办不到这一点,但他以百年的经历、在大陆各地搜集的资料典籍,整理、编定成精华,全部传授给了阿蒙。他不仅要把阿蒙培养成为一位大魔法师,还希望阿蒙能够成为一名百科全书式的神术大师、器物大师、阵法大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