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卷:洪水
第036章 请诱惑我

洪水过后,那片土地的西边将会形成黑火沼泽,根本无法通过大队人马,哈梯的军队也只能向南进入叙亚沙漠,再折转向东北从新形成的内陆湖边缘到达那里。它的北边仍然是崇山峻岭阻隔的亚述高原,亚述的军队想进入那里需要翻越高原。

它的东边仍然是险峻的幼底河谷深山丛林,是一道天然的屏障。过了内陆湖往南的地区仍然是一片沙漠。巴伦与埃居的军队想进入,只能从东西两个方向分别穿越沙漠,再往北才能到达。

这片地区与周围所有国度都有天然的地理阻隔、有艰难的远征补给线,所以一旦发动战事,其消耗与伤亡也特别大!假如有谁抢先一步占领这个地方,建立了城邦与庄园,有了军事和经济的补给根据地,将会有明显的优势。——有眼光的人谁都能看到这一点。

正因为如此,列国之间的一场大混战恐将无可避免,沃土上不知会弥漫多少血火硝烟。洪水是恩里尔所谓的恩赐,天枢大陆上出现了一片全新的沃野,本可以成为人们富庶安宁的家园,但歌烈仿佛已看到了另一场灾难的到来,这灾难也是人们自己选择的结果。

歌烈虽然能够预见,却无法阻止。

歌烈甚至还分析了一番军事上的战略态势。原先亚述王国对哈梯边境不构成太大威胁,因为他们的军队要翻越亚述高原,发动战争的代价很大得不偿失。但情况发生变化之后就说不定了,有足够的利益就会让人肯付出足够的代价。翻越高原居高临下,从军事角度亚述反倒是作战形势最有利的,但是它的国力相对最弱。

从战争补给线的角度,自然是哈梯王国最有利,毕竟都克镇所在的沃野离叙亚城邦最近。但是从实力角度衡量,是西南方向的埃居帝国最为强大。而东南方向巴伦的国力与哈梯相当,补给线也不是很长,只需从幼底河下游出发穿越叙亚沙漠就可以了。

各国的形势相较都有优劣,好像谁也没有把握能占绝对的上风。对于这一切歌烈只能凭经验去分析态势,无法用大预言术去得到结论。就算亚述与巴伦这两个王国不考虑,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哈梯与埃居帝国之间也一定会再度爆发战争!

强大埃居帝国在几十年前让哈梯臣服,但正是由于地理位置太远,大规模长期的征战补给太难,所以埃居也无法将当时的哈梯王国并入版图。为了削弱对抗矛盾达成最有利的统治,埃居法老允许哈梯王国保留原先的神殿,但必须同样修建荷鲁斯的神殿,并缴纳臣属国的供赋。

如今哈梯王国的很多民众不满已久,不甘心这种数十年来臣服的命运,早有人在暗中蓄积力量等待时机进行反抗。上次萧墨州长伏击罗德·迪克的车队,企图夺取众神之泪,无非也是这个原因。

而对于埃居帝国来说,无法吞并哈梯的原因是海洋和沙漠的阻隔,很难以当地治理的形式来彻底管理这个地区。可如今出现了一片无人居住的广大沃土,情况就不同了,占领那里进行移民,不仅是开疆扩土,也是威慑各国的一个重要的战略与经济基地。

埃居帝国高层中肯定有人也了解哈梯王国反抗力量的日渐增长,地缘条件突然出现了新变化,从战略上的最佳选择就是先下手为强,派远征军先占领都克镇周围的沃野,将疆域延伸到此处。

歌烈的这一系列分析结论,若想真的看见还需要时间。他用大预言术推测的地理气候变化,真正稳定下来形成那一片沃土,至少要等到三、五年后。而目前的一、两年内是不会出现任何争端的,都克镇一带还是一片泥泞的无人沼泽。

……

一个月后,歌烈走出了密室,神情甚至比上次洪水退去后还要疲惫。他却没有顾得上休息,先后将自己的学生华莱特、拉斐尔以及州长萧墨这三位大祭司叫到神殿,分别做了一番私密的长谈,没有其他人知道歌烈都说了些什么。

然后歌烈就离开了叙亚城邦,返回王都的哈梯神术学院,在长达一年的时间内闭门不出,也不过问任何事情。以前歌烈也经常回到王都,他在神术学院还有职衔,但每过一段时间就会返回叙亚城邦处理神殿事务,在神术学院同样也从事各种神术研究以及指导工作。

但这一次完全不同,歌烈完全不理会叙亚神殿的任何事,也几乎不在哈梯神术学院公开露面,宣称将要研究复杂高深的神术,闭门谢客。他的威望在叙亚城邦无人能及,可是在王都这么做,难免惹人非议。就有不少人通过种种渠道弹劾歌烈,批评这位大神术师不忠于职守。

有人建议另派神术师接替歌烈在叙亚神殿首席祭司的职务,干脆让他就在神术学院担任一个元老虚衔,专门去研究神术好了。神术学院的首席元老曾去看望并劝说歌烈,结果未知,哈梯国王路西尔专门派使者向歌烈质询,结果也不详。

对一位大神术师的处理总是谨慎的,就连国王也不知出于何种原因迟迟不表态,拖了很长时间后,哈梯神官会议终于决定要讨论是否撤销歌烈在叙亚神殿的职务。此时歌烈却突然又出现在神术学院中,人们惊讶的得知,他已经是一位九级大神术师!

一切质疑的声音随即烟消云散,原来这位大神术师真的是在潜心修炼神术,不能受外界任何打扰,已经突破到最高境界的九级,那还有什么小事值得计较呢?原先上书弹劾与发表批评的那些人态度随即转变,纷纷向歌烈送出最贵重的贺礼,歌烈毫不介意的笑着照单全收,大家这才都松了一口气。

哈梯国王路西尔专门设宴款待歌烈以示祝贺,出席的还有神术学院的各位元老以及重要的王宫大臣,君臣之间谈笑甚洽。宴会结束后国王单独召见了歌烈,私下有一番长谈。人们都在猜测国王可能想将歌烈留在王都担任更重要的职务,比如哈梯主神殿的大祭司。

但是这种猜测落空了,第二天歌烈就向众人辞行,返回遥远的边境叙亚城邦,继续担任叙亚城邦的主神官。

歌烈闭门修炼一年不问世事,成为一名九级大神术师,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叙亚城邦。当歌烈的马车进入叙亚城的西门时,人们似潮水一般涌到城外夹道欢迎,就像迎接一位神灵的到来,歌烈在此地的声望到达无以复加的顶点。

正如此前所预料的一般,被截断与边境临国交通线的叙亚城邦,这一年来平安无事,安宁的都让人们觉得有些无聊了。歌烈回城自然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闲久了的人们也难得热闹热闹。

拉斐尔已经是一名五级神术师了,这个年轻人的资质本来就非常好,有此进步并不令人意外。华莱特还是六级神术师,从六级进阶到七级异常艰难,绝大多数神术师一生都会被阻挡在这道门槛外,否则大神术师也不会如此地位超然。

州长萧墨终于松了一口气,一年来整个城邦的人过的都很悠闲安宁,只有这位主政官暗中很紧张,却没人清楚他在紧张什么。看上去他比任何人都希望歌烈能回来坐镇,这多少令人奇怪,因为歌烈不在,萧墨就是这里最尊贵的大人,掌控了所有的实权,歌烈不回来对他的地位更有利。

……

就在歌烈无比隆重的返回叙亚城的同一天,远方幼底河谷的高原上,阿蒙却悄然离开了穴居野人部落,独自一人踏上了未知的漫漫旅途。阿蒙怎会在这个时候离开?事情还要从几个月前说起——

从三个月前开始,阿蒙在练习体术时就感觉压力很大,一旦运用血脉中的力量超出某种限度,就仿佛有一座小山压在身上,全身骨节都在咔咔作响,仿佛被人施用了某种限制与阻碍行动的神术。

类似现象所有的武士都在进级中阶之前都会遇到,必须要有极大的恒心和毅力坚持锻炼下去才能有所突破。有人实在忍受不了,体术自然就无法进级,有人尽管坚持锻炼,但一样永远无法突破,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中阶武士。

阿蒙却很清楚,“血脉的纯净”这一道考验来临了,他终于将三级体术修炼到巅峰。他先前经历过“身体的纯净”考验,那是让身体恢复先天健康状态,不带任何潜藏的伤病。而如今随着体术的锻炼,体质也随之发生后天的改善以适应力量的增长。这一关将淘汰许多后天苦功下的不够或者先天体质不足的人。

阿蒙从小吃苦习惯了,他十二岁就开始学习都克镇的矿工技艺,绝对是苦力活,每天夜里还要忍受那刺骨寒泉的折磨,所以并不觉得太难受,修炼体术从未间断过。

他只是有一点小小的诧异,从一级到三级的力量,他都是很快突破了,本以为迎接下一道考验的时间不会很长,结果足足却苦修一年多。其实这已经够快了,他似乎已忘了自己只有十五岁,正是青春发育的时期。

从理论上来讲,这是进级为中阶武士的黄金年龄,身体的发育随着体质的改善同步进行,能达到最佳的效果。但实际上这太难了,比如从小刻苦锻炼体术的梅丹佐也是二十出头进阶为四级的。

阿蒙以前修炼一体两面的力量,从一级到三级突破的那么快,那是因为根基打得好。但是从低阶进入到中阶,这是一道更艰难的门槛,他的速度已经很惊人了。

阿蒙用了三个月时间,才摆脱了身体内部牵制力量的困扰,觉得是周身上下是那么轻健舒泰。血脉中仿佛流动着一股力量,能够随心所欲的发动,还能凝聚激发到身体以外。假如这力量足够强大的话,甚至能够对抗很多神术。

这意味着阿蒙已经成为一名四级中阶武士。

考验的过程很漫长,但通过考验却是很突然的,有一天修炼体术时,身体内那股纠缠的压力莫名消失了,阿蒙感到一阵轻松,就似生命重新获得了解脱。他将法杖当成铁棍挥动,沉甸甸的法杖好似与真正的树枝一般轻飘飘的,运转体内那仿佛能流动的力量激射,法杖的尖端发出一层淡淡的光毫。

如小山一般沉重的挥起,再如羽毛似的轻轻落下,阿蒙并不精通太多的武技,玩的手法还是开采矿核的那一套。法杖点在一块石头上,几乎没有发出声响,坚硬的岩石随即化成了无数的碎末。阿蒙不由自主暗道一声:“假如控制这种力量开采神石,岂不是要方便多了?”

他尚缺乏足够的阅历,能联想起的类比还是以前的那些经历。

就在通过考验的当天夜里,阿蒙静静的坐在屋中取出了大地之瞳,他没有着急读取里面的信息,而是凌空一招手,身体周围又出现了一圈火墙,这是他早已掌握的中阶火墙术。

火墙跳动着在周身三尺外环绕,阿蒙突然有些调皮的打了个响指,火墙的形状随之改变,成了静止不动绕在周围的一圈火栅栏。阿蒙再用手一引,火栅栏的上方向内延伸,火焰成了一个巨大的鸟笼状把他扣在了中间。

阿蒙觉得很好玩,黑暗中笑了。这一手是空间神术,并没有什么低阶空间神术的说法,空间神术起步就是中阶。能同时配合使用两种中阶神术,已经是神殿中考核一名四级神术师的基础标准了,更何况阿蒙根本没用法杖。

玩神术游戏的阿蒙自己也很满意,暗暗点了点头收起火笼子,这才激发大地之瞳,果然不出意料,眼前又出现了老疯子留下的信息——

“孩子,也许我应该恭喜你,当你读到这条神术信息时,已经是一名四级魔法师。我不清楚你是否已经找到贝尔的下落,假如找不到的话,现在我有个建议,你不妨就成为一名魔法师,平时以武士的身份做掩护。

解开神灵的秘密并非只有一条道路可走,你不妨参考贝尔当年所做的事情。我觉得伊西丝神殿那位新任圣女玛利亚与你很投缘,待你成为一名大魔法师之后,不妨找机会与她做更深入的交流。我很看好你喔,你绝对能比贝尔干的更好。”

老疯子的语气带着戏谑,既像是认真的又像在开玩笑,就似他平时玩世不恭的样子。接下来的信息中出现了一些中阶神术的介绍,内容并不多,因为此前很多种中阶神术已经介绍过了。

除了各种中阶神术之外,信息中还出现了以前没有过的新内容,是关于怎样制作神术器物的,比如制作法杖、书写卷轴等等。书写卷轴必须用神文,所以信息中也介绍了神文书写的特定形式以及如何解读。

老疯子的声音最后说道:“我不仅是一位八级大魔法师,也是这个大陆上最好的工匠大师之一,否则也制作不出你那支法杖。它不是几天功夫完成的,你家里那根精铁胚,我这些年来早就暗中加工了很多次,待到你临走前才最终做成法杖交给你。

学会制作这些神术器物对你也许很有用,但要记住,这些毕竟是一种借助外物的技巧,并不是神术能力本身的修炼,可以在关键时刻借助它们,但不能沉迷于此技,偏离了最根本的方向。

曾经有一位大神术师叫尼禄,二十出头就突破了七级成就,被人喻为神术天才。但他却痴迷于制作卷轴,成为全埃居最出色的卷轴制作大师。但在此后四十多年的时间里始终没有突破到八级,三十年前在追杀贝尔时失踪。我认为他本可以成为九级神术师的,你要记住这个教训。”

老疯子预言了灾难的到来,也安排好了阿蒙今后不得不走的道路,但他毕竟不是全职全能。他并不清楚阿蒙能否找到贝尔的下落,神术当中的信息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是一种后备式的提醒,假如阿蒙找不到贝尔的下落,那么依照大地之瞳中信息的指点,仍然可以向贝尔当年那样一步步成为大魔法师。

老疯子在最适当的阶段教授了阿蒙神文的书写方式,却不清楚阿蒙已经在贝尔的留言中学会了。他也介绍了尼禄的事迹,提醒阿蒙吸取教训,却万没想到尼禄的遗物也落到了阿蒙手中。阿蒙此时才清楚,原来那法杖与戒指的主人是如此出名的一位卷轴制作大师。

刚才还在顽皮游戏的阿蒙黯然叹了一口气,收起大地之瞳跪伏于地,向着西边遥远的都克镇方向行礼,嘴唇亲吻着泥土,虽然这不是都克镇的泥土,但也同属一片大地。他已经决定要离开了,游历中继续修炼四级神术与体术迎接下一道考验,在那未知的山外尘世中,去等待“魔鬼的诱惑”。

……

林克正在端坐冥想,脑海中突然听见一个声音:“到大山洞来,请不要惊动族人,我在那里等你。”

这是阿蒙用信息神术呼唤的声音,他赶紧一咕噜身爬起来,习惯性的拎起那根骨头棒子悄悄跑出了屋子。来到大山洞中,阿蒙已经在等他,站在火堆后面面朝着石壁。

林克赶紧问道:“阿蒙神啊,您半夜召唤我来此,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阿蒙转过身来,递过一支螺旋形排列镶嵌七枚神石的暗黄色法杖,笑着说道:“你两个月前就已经成为一名三级魔法师,而且体术也突破了三级,我早就答应要送你一支真正的法杖。怎么样,这支法杖还满意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