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卷:洪水
第035章 大预言术

天枢大陆市井中流传着一个笑话,高贵的神术师们施展神术时,不仅在展示神灵的力量,也是在比较谁更会砸钱。一支最简单的法杖一般也要镶嵌一枚普通神石,假如是珍贵罕见的高级法杖,换算成钱币砸出去的话,绝对也能把对手给埋了。

阿蒙没有把这支法杖立刻交给林克,暂时也收了起来,等到林克成为一名三级魔法师,自己临走时再当礼物给他吧。

……

雷声响起之后,大雨又下了七天七夜才停歇。洪水最高时离叙亚城墙最低处只有几尺的距离。大雨停歇后阳光重新洒下,水渐渐退去,城池终于保住了!万千人在欢呼,声音冲破云霄久久回荡不息。

歌烈手持法杖终于走下了城墙,他几乎耗尽了所有的法力,握着法杖的那只手指甲与指节都已经发白,忍不住想颤抖,他却尽量控制住不想流露出一丝虚弱。这时只要一个普通人伸出一根手指就可以把歌烈戳倒,他连走路都很艰难,却坚持着不要人搀扶,迈着坚定的步子自己走回神殿。

冲上街道欢呼的人们看见歌烈走来,都主动让开了一条道路,人潮就似波浪般自动向左右分开,所有人都在高喊着:“感谢神灵,感谢恩里尔的护佑,感谢我们尊贵的大神术师歌烈!”

这声音在城中如山呼海啸一般此起彼伏,城外的洪水正在声浪中退去。感谢神灵的话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就像发音中的一个自然前缀,所有人无心中就喊了出来,但是感谢歌烈是发自肺腑的,这是万千人共同的声音。

歌烈此前受所有人的尊敬是因为他的地位与成就超然,而今天接受了如同迎接神灵一般的欢呼,第一次不仅是因为他的地位而是功绩。有没有神灵护佑人们并不清楚,更不可能亲眼看见,但是没有歌烈的话叙亚城是绝对保不住的,这一点所有人都明白。

歌烈朝所有人露出和蔼的微笑,显得既谦逊又高贵,缓缓的步履从容而坚定。他终于登上长长的台阶进入高大宏伟的恩里尔神殿中,身形消失在神殿大门的阴影中之后,这才突然晃了晃险些站不稳了,对伸手搀扶的弟子华莱特道:“快扶我去后面,布下一座治疗神术阵,我需要好好休息。……赈灾以及洪水退去后的种种事务,你协助萧墨州长去,我任命你为临时大祭司,过一段时间再请王都下达正式任命。”

叙亚神殿除了主神官、首席祭司歌烈之外,还有三位大祭司,分别是考斯曼、耶利米和州长萧墨。耶利米在伏击罗德·迪克车队时被加百列所杀,考斯曼因为临危弃城逃跑被歌烈下令斩杀。假如歌烈不在的话,如今除了州长这位象征性的大祭司之外,神殿中已经没人能管事了,歌烈临时任命了自己的学生华莱特接管神殿。

大祭司是除了主神官与主政官之外叙亚城邦最高贵的职位,需要国王任命,所以歌烈只能让华莱特临时担任。但假如华莱特能将城邦以及神殿事务处理的很好,歌烈与萧墨再联名举荐的话,不出意外华莱特就将成为正式的大祭司,从一位普通的神术师一跃而成为整个叙亚城邦地位最尊贵的大人之一。

华莱特主持城墙上的神术大阵,协助歌烈保住了叙亚城,也赢得了民众以及所有神术师的尊重,由他来取代临危逃跑的考斯曼是顺理成章,所以歌烈给了学生这个机会。华莱特也算是临危受命,万民欢呼声渐渐平息之后,还有很多具体的事情要做。

如何救济与安排那些涌入叙亚城的灾民、帮助他们重返被毁的家园,分批发放出足够的粮食与种子撑过这一年的灾荒支撑到来年有收成的时候,还要向附近的城邦与王国申请救济与援助,统计大水造成的损失等等工作。

灾民们得到的物资有些是城邦与王国的救济,有些则需要登记下来等到将来偿还,还有另一部分是神殿的放贷。这是一场灾难后的挽回工作,但是负责这项工作也是肥差,绝对是一个中饱私囊的大好机会。假如让一名贪吝或无能的官员来把持,恐怕会激起民怨甚至民变,所以它也是华莱特在歌烈面前证明自己的机会。

庆幸的是,洪水虽然席卷了叙亚城邦境内超过一半的地带,但大多是东面的荒凉的丛林与沙漠。只有一个打击是最沉重的,都克镇没有了,而且那世代相传能开采神石的矿工一族也彻底消失了,这对于城邦以及整个王国来说都是难以弥补的损失。但对于其他人而言,与己无关损失也不大,真正需要救济与安抚的灾民并不算太多。

就算这样,华莱特也是忙的焦头烂额,财政官莫顿对于华莱特事无巨细的态度颇有不满,曾私下里抱怨高高在上的神术师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对钱财根本没概念。很显然他是在说华莱特,也不知是抱怨华莱特花钱太多、还是对款项的监督太仔细?但他也只是腹诽几句而已,不敢公开指责华莱特什么,比之以前与考斯曼合作可要痛苦多了。

歌烈根本就无心理会这些事务,他就像消失了一般,躲在神殿中再也没有露面也不问任何事情,就连例行的祭祀都由华莱特代为主持。这么做如果换成别人可能会被视为不忠于值守、对神灵不敬,但在叙亚城邦却无人会说歌烈什么不是。

直到三个月后,歌烈才在一次公开的祭神活动中正式露面,象征性的履行了一下自己的职责。他的脸色显得比较苍白,额头上的皱纹更深了,但眼神却比以前更加清澈深邃。此时拉斐尔已经办完差事从王都返回,灾后的赈济工作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歌烈则问拉斐尔愿不愿意也留在叙亚城邦做一名大祭司?

拉斐尔很年轻,仅仅是一位四级神术师,虽然没有任何职位,但他的地位可不是普通的贵族。他是哈梯王国前宰相之子,家族势力十分庞大,假如有意从政的话在王都将有光辉的前途。但这位年轻人生性淡泊,也许因为是生长在那样一个家族中,从小看惯了各种阴谋与争斗已感到厌倦,所以对政治不感兴趣,只醉心于修炼神术。

因为家族地位,所以他能找到歌烈这样一位大神术师做为启蒙导师,成为这位哈梯神术学院元老最年轻的弟子。成为叙亚城邦的大祭司,在别人看来是一步登天的难得机会,可并不是拉斐尔所好。歌烈提出这个建议时,拉斐尔不想答应但又不想驳了导师的面子,因此显得很犹豫。

歌烈看出来了,笑着劝说道:“你是我最年轻的弟子,在所有的学生当中,你也是我唯一从最初的力量唤醒亲自教授到现在的人。我很了解你的脾气,你对权位不感兴趣,也想借助修炼神术来逃避家族中的利益争夺。

但人们活在世上总要做点事情,修炼神术不是只为了一种虚幻的成就。况且你想将神术修炼到最高的境界,人间各种磨难也是必须的经历,否则有太多事情你领悟不了!叙亚城邦现在需要一位大祭司,而你也需要尘世间的磨砺,与华莱特一样帮助城邦去处理洪水后的一切。”

既然老师都这么说了,拉斐尔也就点头答应了,区区一名四级神术师就被任命为叙亚城邦的大祭司,看上去显然资历不够。但是歌烈将同时举荐华莱特与拉斐尔的报告送到王都之后,没有疑问与商讨,立刻就批复了下来,显然拉斐尔的家族起到了重要的影响作用。

华莱特与拉斐尔接替了原先考斯曼与耶利米的职位。歌烈要拉斐尔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深入泥泞的沼泽与洪水尚未退尽的荒野,去调查与收集所有资料,包括地形地貌的改变,用神术器物记录完整的信息不要有任何遗漏,然后全部交给歌烈。

这项工作相当艰苦,还有莫测的危险,要深入到荒凉无人的险恶地带,洪水过后四处一片泥泞,山中到处都有滑坡和泥石流,并有劫后余生的惊恐野兽出没。歌烈拿出了一批自己收藏的神术器物和卷轴交给拉斐尔,让弟子在危机时刻防身。

既要经历磨练但也不能让拉斐尔出事,一位四级神术师独自完成这项工作是艰巨的工程。四个月后拉斐尔回来了,靴子漏了衣服也磨破了,除了几卷可以用来飞行的高阶空气神术卷轴之外,其它的东西几乎都没动,又准备还给老师。

歌烈摇头道:“你的行为让我感到很欣慰,超出了我的期望。这些神术器物你留着,将来有事说不定会派上用场,我打算下个月回王都神术学院,可能很长时间都不会再回来,这里就全靠你们了。”

歌烈拿走了拉斐尔以神术记录的所有信息,然后又闭门不出,足足一个月叙亚城邦的民众没有见过这位首席祭司,他在做一件很特别的事。歌烈将所有的信息都记录到自己法杖上的那枚大地之瞳中,然后以法力激发,面前虚空就呈现出一片光影景象,那是叙亚城邦被洪水淹没过的地形全貌。

乍看上去光影中的地形示意就像将军们作战时使用的军演沙盘,但它却不是实物而是神术信息,详实清晰无比,每一个局部都可以单独放大,甚至连高空的风和山间的气流都用神术记录了下来,河中的水也是流动的。

歌烈每天都在以法杖做同样的事情,如果有人旁观的话,会发现这神术信息影像每天都在变化,就像河流山川自然的演变,却要比外界真实的动态要快得多。歌烈在施展一种特别的神术——传说中的大预言术。

预言术是侦测神术与信息神术的极致,并不是通常所说的高阶神术,据说只有神灵才能掌握。但实际上一个普通的中阶魔法师就可以使用,只是没有太多意义,要么是法力根本不足以支撑漫长的连续消耗,要么就是预言的结果与事实相差太远。

施展预言术的基础,需要收集预言事物尽量详备的信息,并侦测到它们运转变化的规律,然后在某种条件假设下推测这种事物将来的变化,以一种非常直观的方式。那位临危弃职的大祭司考斯曼,在洪水到来时也曾用过预言术,不过最终的事实证明他的预言错了。

凭洪水的来势与叙亚城的状况,这座城池绝对会被淹没摧毁。考斯曼预料到这一点,所以他逃了,却没有料到歌烈很果断的下令斩杀他,然后保住了叙亚城。一个人所知毕竟有限,不可能预见所有未知信息的干扰。

虽然一名中阶神术师就可以施展预言术,但真正的大预言术绝不是普通的神术师能够掌握的,就连大神术师也不能。它需要在各种复杂的变化信息中离析出一个相对独立的模型,这对信息侦测的整合与取舍要求极高,据说九级大魔法师才能施展出大预言术的部分神奇。

大预言术看似神奇无比,原理却简单明了,比如一个最准确的大预言——凡人都会死。

八级神术师歌烈今天却使用了大预言术,但他要推测的结论受其它因素干扰的可能性比较小,只是需要收集的信息量庞大、耗费的法力巨大、需要的时间也很长。歌烈前一段时间几乎耗尽了法力,修养了三个月已经完全恢复,他感觉经过这番艰苦的抗争,自己的神术力量比先前竟然有明显的增长。

歌烈在神术阵掩护的密室中,足足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终于得出了结论,是洪水过后都克镇周边一带的地理环境与气候将会发生的变化,终于彻底明白了恩里尔为何会说洪水是神灵的恩赐。

这场洪水最直接的影响,是暂时切断了哈梯王国与埃居帝国、巴伦王国之间的陆上交通。叙亚沙漠的北部已经成为一片泥泞的沼泽,车辆与商队都无法通行,哈梯与埃居帝国的物资与贸易往来暂时只能通过海上,这个过程可能要持续一到两年。

叙亚城邦的商贸经济可能会受到影响,但另一方面,在军事上这段时期内是绝对安全的。它原本就处于哈梯与挨居、巴伦的陆上交界处,假如敌国从海上发动战争,叙亚城邦应该是最后才受波及,对战争的结果而言已经无足轻重了。

商贸经济的影响完全可以得到成倍的弥补,因为都克镇周边一带未来的土地以及流域气候完全改变了。洪水在低洼处形成了大片的沼泽,幼底河的一条支流被截断,向西南方向冲开山谷,流经黑火丛林,在叙亚沙漠北部低洼地带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内陆湖。

大量的淤泥堆积,填平了黑火丛林的低处,形成了肥沃的土壤层,而叙亚沙漠北部也会长出成片的草场。这种变化并不是短期的,由于洪水对地形地貌的影响如此之大,局部气候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由于温差和蒸发上升气流的影响,从黑火丛林到幼底河谷山地边缘一带,历年降水量也会增加。

这样就形成了一种稳定的循环,再加上新出现的河流能提供灌溉,以消失的都克镇为中心,会出现一片东西数百里、南北近千里的沃野。它拥有丘陵、山地、平原、湖泊、草场,可以种植与放牧,适合大量人口定居。而那里原先只有一个都克镇,保证区区两千多人的基本生活都勉强。

都克镇的矿工一族虽然没有了,但是矿场还在,靠近沃野北边的山脚,仍然蕴藏着丰富的精铁与神石矿,那是整个大陆上最有价值的物资。开采铁矿自不必多说,仅仅是开采神石一项,便会使这片沃野成为列国必争之地。

天枢大陆各国都有法令,奴隶的手不可以触碰神石,这也倒罢了,将神石从矿核中取出的最后一步,要用到类似于神术的力量,在别的地方都是由低阶神术师去完成。但原先都克镇的地理环境过于荒凉偏僻、生存条件实在太艰苦,没有形成人烟繁华大城邦的条件,所以才会有都克镇矿工一脉一直存在着。

如今情况变了,那一片地方居住数十万人口没有问题,如果让善于管理经营的人来领导,甚至可以容纳百万人长期居住、建立家园。假如真的出现了这一幕,那么意味着大陆上可以建立一个强有力的新国度!虽然它的疆域看上去并不算太大。

然而建立新国度的可能性很小,因为周围各国都不会放弃这一片战略与经济上都十分重要的沃野。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这里会爆发连年的战争,流淌着无数人的鲜血,不知将要埋葬多少生命。

这片尚无人居住土地目前大部分处于哈梯王国的版图内,受叙亚城邦的管辖,但它的地理位置十分特殊,是一块恰恰插入到天枢大陆中央的“飞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