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卷:洪水
第034章 荷鲁斯之怒(下)

“那高高在上的神灵也许正注视着人间,看着人们如何表达信仰的虔诚、怎样选择自己的命运。我获得了神灵赐予的力量,这力量本就是为了守护神灵与埃居帝国的尊严,我想这就是我的命运。神灵啊,我并没有背弃您!

但这世上并不是只有神灵才拥有意志,我很惊讶贝尔的力量与勇气从何而来?他路过海岬城邦时我曾劝他回到神殿的怀抱中,但却没有留下他。贝尔告诉我——凡人也可以成为神灵,在这一点上,神灵欺骗了所有人,我们都是受骗者。

伟大的荷鲁斯,我承认我很好奇!我曾对贝尔说‘请勿诱惑我’,我早已拒绝了魔鬼的诱惑。但成为神灵的永生诱惑,真的是人们内心的魔鬼吗?我希望能得到答案,哪怕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贝尔是否也因为这种诱惑而毁灭了自己?

我想看着贝尔印证答案,所以放他与葱霓离开了埃居边境,虽然我一个人也拦不住他,但我毕竟没有尽全力出手去阻拦。他是我的族人也是我的恩人,我当时无法下定决心以全部的勇气向他挑战。

但我今天听见了神灵的声音,王都与梦飞思的队伍也带着法令而来,命我协同追杀贝尔,我便知道逃不过这命运的安排。我的信息神术得自贝尔的指点,我还在葱霓的饰物上留下了印记。——我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是神的意志安排吗?

我秘密出发,来不及向所有人告别,清楚这一去便无法再回来,无论是因为神灵还是因为贝尔。

我的法杖是海岬神殿之物,得到它的人啊,希望您能帮我送还,神灵的归予神灵,我这一生不想有所负欠。您能读到我留下的信息,一定是一位神术师,那么我还留下了三支卷轴就在法杖的旁边,这是我送给您的礼物,报答您所做的一切。

我还留下了一枚戒指,是我家族的遗物,也请您送到海岬城邦交给我的家人,您会得到另外的报答。戒指里有我的遗嘱,告诉我的后人该怎样报答你。当您将法杖送归海岬神殿时,请找到迪克大人,让他请一位精通高阶空间神术的大神术师,取出戒指里的遗嘱宣读并做公证。迪克大人是值得信任的。”

大神术师尼禄的留言到此为止,听得是真真切切,就像他生前在眼前说话,这是伪造不了的信息。与此同时,还有另一些信息自然的印入到阿蒙的脑海中,介绍了遗言中提到的三支卷轴,原来就是阿蒙无法辨认的那三支。

银白色轴心、较为细长的一支名叫“空间乱流”,它可以打碎空间屏障的封闭,是被神术空间困住时最佳的逃遁手段。但施展空间乱流会有无数空间裂隙产生,可能会伤到施法者自己,因此是一种很危险的高级神术。用卷轴施展它不需要耗费自身的法力,还可以借助空间器物来掩护自己。

另一支金色轴芯、比较短的卷轴名叫“信息湮灭”,它可以打乱封印的神术信息,属于一种破坏性的神术。高明的信息神术结合空间神术不仅可以用来保存与传递信息,同时也可以制作各种伪装与陷阱,“信息湮灭”是用来破坏这些陷阱与伪装的。

看来这位大神术师是有备而去,他很清楚贝尔擅长空间神术与信息神术,因此带上了亲手制作的针对性卷轴,不知为何在战斗中却没有使用,可能是来不及或不必再使用。

这两支都是高阶神术卷轴,理论上虽不需要消耗相应的法力,但对使用者也是有要求的,能用法力展开卷轴去控制神术的施展,因此至少是中阶神术师才能使用。至于最后一支灰色的卷轴,尼禄却没有介绍它是什么,只说若按照他的遗言将法杖和戒指送回海岬城邦,可以在神殿中查询他当年制作这支卷轴的记录,他的遗嘱中会有交待。

但是尼禄特别强调,这支灰色的卷轴珍贵无比,其价值甚至超出了法杖与戒指,在没有得到他的制作说明之前,绝不可以轻易使用。

阿蒙看完后眨着眼睛想了半天,这位神术师不仅在法杖中留下了遗言,居然还在戒指里留下了一份遗嘱,看来那枚戒指也是一件空间法器,可以收藏东西。而尼禄特意交待,将法杖送回海岬神殿时,找主政官迪克大人请一位精通空间神术的大神术师,打开戒指宣读遗嘱。

这说明想打开那枚戒指非常难,同时请可信的迪克大人做公证,是为了保障他的遗嘱能够得到执行、他的家人不会赖账。尼禄已经留下了三支卷轴做为送还法杖的报酬,那遗嘱中又会为送归戒指给予怎样的报答呢?阿蒙很好奇,可惜他看不到。

阿蒙将那支灰色的无名卷轴捧在手里把玩了半天,尼禄竟说这支卷轴比法杖和戒指都珍贵,但是若不执行他的遗言就得不到制作说明,再珍贵也只是一件无法使用与辨认的东西。阿蒙将信将疑,他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那位大神术师是担心得到遗物的人不按照他的遗言去做,故意这么说的。

阿蒙还真猜对了!那支灰色卷轴是绝对不能用的,假如有人得到了它却没有实现尼禄的遗愿,私自留下了所有的东西,最终擅自用了或卖了那支卷轴,结果恐怕是死路一条。那是尼禄一生之中制作的最珍贵的卷轴,心血与技艺的精华结晶,但它的价值却不能用财富来衡量,因为用处实在太特别。

阿蒙没有听说过尼禄的鼎鼎大名,尼禄从小在海岬城邦长大,后来成为海岬神殿的主神官。他二十出头就成为了大神术师,被人们誉为“天才的尼禄”。他还是整个埃居帝国最高明的神术卷轴制作大师,醉心于制作各种卷轴,耗费了无数的心血与精力。也许正是因为这一点,在此后长达四十多年的时间里,尼禄始终没有成为八级神术师。

埃居的海岬城邦与哈梯的叙亚城邦一样,处于各国交界的战略要冲之地,如今的叙亚城邦有一位八级大神术师歌烈坐镇,当年的海岬城邦也有大神术师坐镇,就是尼禄。

当年海岬神殿的力量在追杀贝尔一役中损失最为惨重,因为它离贝尔最后逃亡路线最近,被抽调的人也最多,包括主神官尼禄在内很多人都没有回来。而当时埃居帝国已经很强大,通过征战让哈梯王国臣服,边境一直没有受到过威胁,再加上没有地位超然的大神术师愿意到这个偏远的城邦常驻,所以三十年来海岬城中已经没有大神术师坐镇了。

如今主政官罗德·迪克兼任了海岬城邦的主神官,他可不是一位大神术师,但也是一位很有才干的地方长官。至于尼禄在遗言中提到的那位迪克大人不是罗德·迪克,而是罗德·迪克的父亲。虽然城邦主政官形式上需要埃居法老任命,但在很多地方是一种世袭职务。

阿蒙反正也研究不明白灰色卷轴,而这支法杖看来是不能交给林克了,不论他是否按照尼禄的遗言将法杖送还海岬城邦,留着这件东西总会有用处的。他将卷轴和法杖都收回到骨头中,一抖骨头又取出一枚戒指来。

这枚戒指外表很普通,就是一个简单的环,看上去类似青铜的颜色,上面雕刻着一圈五芒形神术阵花纹,并没有其它的镶饰。阿蒙将它摄入骨头时并没有太在意,反正是一件完整的小东西,顺手就收到无形空间里,此刻单独拿出来才感觉到这枚小小的戒指很沉,几乎与一面厚厚的马革钢盾牌一样重。

阿蒙有过使用空间器物的经验,知道这枚戒指里有东西,绝不仅止一份遗嘱而已。说来也好笑,区区一名三级魔法师手中竟然有三件空间器物,戒指里有东西他看不见,风之魅舞使用不了,倒是那根骨头他勉强能激发,但并不能发挥真正的作用。

这些都是神术师们梦寐以求的宝物啊,落在阿蒙手里根本就是浪费,消息要是传出去,也不知有多少人会羡慕嫉妒恨!

意外事件并没有让阿蒙忘了自己的原意,将所有东西都收好之后,他最终给林克挑了另一支法杖。这支法杖倒没有镶嵌特殊神石,但它上面呈螺旋形依次镶嵌了七枚普通神石,而且材质非常特别,阿蒙也分辨不出是什么东西制作的。

在法杖上镶嵌神石并不是想嵌多少就能嵌多少,也不一定是嵌的越多越好,它的制作过程相当复杂,要将激发神术的效果弥合在一起。越复杂的法杖对材质的要求就越高,制作起来难度也越大。这支法杖一定是一位工匠大师的作品,阿蒙试了试,它能够明显的增强施展神术的效果,尤其是发动神术的速度很快。

阿蒙也没把它当什么太好的东西,毕竟比那根骨头差远了,也明显不如自己手里另外几支法杖那么神奇,只是适合林克用而已。现在的阿蒙颇有点“富贵如浮云”的心态,他见过与拥有的神石太多,且手中的东西没有一样不是珍宝,无意中已经平平淡淡习以为常了。

……

本章出场人物介绍——

尼禄:三十年前海岬城邦的主神官、七级大神术师,一生痴迷于神术卷轴的研究与制作,在追杀贝尔的决战中牺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