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卷:洪水
第034章 荷鲁斯之怒(上)

阿蒙并没有解释自己昨天去了哪里,和林克也说不清,而且有些秘密是不必让人知道的。他问林克附近有没有富含铁矿地带,或许可以找到沼泽与水潭能让铁甲兽栖身。

林克想了想答道:“真有这么一个地方,村子东南方向产铁矿石的山岩下面,密林中有水潭,就离通往山外的路边不远,难道您想将这些铁甲兽养在村子旁边吗?”

阿蒙笑道:“怎么,你害怕了?其实铁甲兽是不吃人的,它们是一种杂食动物,吃淤泥中的水草和鱼虾,偶尔也捕食小动物。这几只铁甲兽不过是大了点、凶了点,但已经很通人性,它们被我收服自然不会再伤害这里的族人,放养在那里,还可以成为村落的保护兽。

至于你嘛,也不能总害怕它们,以后混熟了说不定还可以当作练习的对手,它们是很聪明的,知道你想干什么。好好修练吧,等你成为一名三级神术师,我再送你一支真正的法杖与战斗的武器。”

一听这话,原本有些担忧的林克顿时眉飞色舞起来,嘴咧的都快合不上了,连连点头道:“阿蒙神啊,多谢您的恩赐,这叫我怎么好意思接受!不知您虔诚的侍者我能为您做些什么?”

阿蒙一摆手:“你为我做的已经很多了,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会直接告诉你的。”

林克眼睛珠子转了转,试探着又说道:“阿蒙神啊,我能不能求您一件事?”

阿蒙低下头开始吃肉,将口中的烤肉咽下去才说道:“有事就说。”

林克的语气有些结结巴巴:“我能不能……学书写?您知道我们的族人都是不识字的,而您说过我最好学会写字……可是谁能教我呢?”

阿蒙想也不想就答道:“噢,你是应该学习书写,否则将来有些高明的神术学起来很困难,等我有时间就教你吧。这可不太容易,你要用心才能学会。”

林克头点的如小鸡啄食一般:“那是当然,我一定会用心,多谢您的恩赐!……书写再难,总不会比神术更难吧?”

林克走的时候兴高采烈,觉得步子轻飘飘的简直像要飞起来,他心里终于有一块石头放下了。昨天早上阿蒙问起了通往山外的路,他就担心阿蒙会突然离开,接着阿蒙带着猫就不见了。林克一度怀疑他已经不告而别,心里别提多难过了。

刚才试探着问阿蒙能不能教他书写?一方面他是真的想学,另一方面也是在试探阿蒙的留意。学会书写可不是一、两天的事情,至少说明阿蒙还要在这里待很长时间。阿蒙还说要送他一支真正的法杖,那一定是要等到他成为三级神术师之后了。

兴奋的林克却忘了阿蒙身边只有一根树枝和一个皮兜,根本没有法杖,又从哪里去弄来给他?但林克也没有多想,阿蒙在他的心目中差不多就是神灵一样的存在了,创造什么神迹都有可能,就连五只凶悍的铁甲兽都像老实的小猫咪一样带回来了。

……

由于山体滑坡截断了幼底河的一条支流,在高原下形成了一片堰塞湖,通往叙亚城邦的道路被淹没了,阿蒙的退路已断。就算这条路还能走通,阿蒙也没有退路,都克镇早已不存在,被放逐的他回不去了。

如今的阿蒙有两个选择,一是留在村落里继续修炼体术和神术;二是从另一条路走下山进入巴伦王国,做为他游历天枢大陆的第一站。他没有打算永远留在穴居野人村落里,但却不急于远行。昨夜在山洞中他已经想清楚了,接下来要修炼体术通过“血脉的纯净”这一道考验成为一名四级中阶武士,再继续修炼神术进阶为四级神术师,然后才会离开。

修炼中、高阶神术并不是只需闭目冥想就可以,人世间的感悟也是神术师们所必须的重要经历,否则无法领悟更高境地的神术奥妙。若不是这样,老疯子百年来也不会游历了大陆各地。

但是阿蒙下一步即将面临的“血脉的纯净”这一道考验,贝尔的注解说的很清楚,它需要潜心修炼、用心体会身体发生的变化,最好在一个安静不受打扰的环境中,那么这个穴居野人村落是最合适不过的地方。

林克走后,阿蒙又注意到薛定谔。那盆烤肉已经吃光了,猫正趴在草窝里呼呼大睡,它虽然情绪很忧郁,但也没有亏待自己。阿蒙的皮兜就放在草窝旁边,里面装着那根骨头,假如是往常的话,薛定谔一定会把骨头叼进草窝里用爪子按着睡,可今天却没有。

薛定谔不是没有动过皮兜,皮兜的口子已经被猫爪掀开了,露出那根骨头的一角,可是薛定谔没把它叼走。看来这只猫也叼不动那根骨头,这也许说明薛定谔并不拥有神奇的力量,他此前的种种猜测可能是错的。

阿蒙把骨头拿了过来,将里面收藏的东西一件件取出来再仔细研究一番,他既然答应要给林克一根法杖,趁现在也挑选好吧。武器没有多看,阿蒙最感兴趣的是那些卷轴,一共有八卷,大小长短不一。

这是阿蒙第一次接触神术卷轴,如此珍贵的神术器物以前当然不可能是一个铁匠的儿子能碰到的。他想搞清楚卷轴的用处很困难,因为这种东西写好了就是不能打开的,用法力激发展开之后就是发动神术,是一次性消耗物品。

假如书写卷轴者自己不说明,落到一个不懂这种卷轴的人手中,别人未必清楚展开之后会是什么样的神术效果与威力,也就无法轻易使用。书写卷轴不仅要耗费巨大的心血而且还不一定能成功,谁也不希望自己苦心凝聚的神术力量被别人拿去使用,除非是他自愿交给谁,此时会对使用者说清楚。

当然了,各种卷轴的制作都有特定的形式,很熟悉卷轴的内行或侦测神术非常高明的人,不用说明也能辨认出很多种卷轴,可现在的阿蒙还没有那个本事。

他拿到的这些卷轴有几支可能不是携带者自己制作的,卷轴外写了标注文字,一看就知道是来自埃居的神术师所用的东西,因为上面书写的都是埃居草书神文,说明了卷轴展开之后施放的是哪种神术、有怎样的威力。

阿蒙很走运,八支卷轴中有五支外面有标注,是不同类型的中阶神术卷轴。这种东西在关键时刻是非常有用的,意味着施展相应的中阶神术无需耗费自己的法力。假如是梅丹佐看见了,一定会计算这些神术卷轴究竟值多少钱,然后不知会惊讶成什么样子。

另外三支卷轴上没有任何标注,阿蒙也认不出来是何种卷轴,自然不敢随便乱用了,只有暂时先收起来,然后又取出今天得到的三支法杖,想分别试验施展神术的效果。

法杖并不沉,能拿的话阿蒙都会拿来,这种东西与铠甲武器不一样,连同镶嵌的神石一同损毁之后其残片就毫无用处了,山洞中还保留完整的法杖就这么三支。

其中最特别的一支法杖以黄褐色的木材为手柄,质地十分坚固耐久,三十年后仍然一点都没有朽坏的迹象。其顶端镶嵌的竟然是一枚大地之瞳,珍贵的特种神石当然显示了这根法杖的不凡,也不知是用什么手法制作的,那枚大地之瞳就似天然生长在木纹中被包裹着,只露出了几个尖角。

阿蒙刚刚以法力激发了这枚神石,还没来得及运转法杖试验各种神术的效果,耳边突然听见了一个声音:“有幸来到这里、拣起我法杖的人啊!不论你是谁,请聆听我最后的遗言,我是来自埃居帝国海岬神殿的主神官、七级大神术师尼禄。

我奉埃居帝国之命追杀贝尔与背叛的圣女,我不相信葱霓会背叛女神,贝尔也对我有恩,但我不得不执行帝国的命令,这也是神谕!我在神殿中听见了荷鲁斯的声音,命我找到这两个人并杀了他们,真真切切就是我一生以来信奉的神灵荷鲁斯。

贝尔是个毁灭者,他触怒了神灵也将毁灭自己,而我将与他战斗也面临毁灭,因为我知道他的强大。我的心念曾有那么一丝裂隙,无所不能的荷鲁斯为何不亲自降罪于贝尔,而是降下神谕让我前去?正因为这一丝犹疑,所以我留下了这条信息……”

大地之瞳可以做为信息神术的载体,老疯子给阿蒙的那枚大地之瞳中就留下了很多信息。当年这支法杖的主人同样精通信息神术,在大地之瞳中留下了一条遗言,却被阿蒙无意中读到。

此人自称是海岬神殿的主神官,那应该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他是当年奉命来追杀贝尔的大神术师之一。看来贝尔惹的乱子还真不小,甚至连埃居王神荷鲁斯都惊动了,竟然给这位大神术师降下了神谕。

有了上次读取神术信息时走神,结果信息被打断消失的教训,阿蒙虽然吃惊但是心神未乱,仍专注的激发大地之瞳,这位神术师的声音还在继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