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卷:洪水
第032章 神灵的肋骨(下)

四处叮叮当当响成一片,法杖、武器、铠甲纷纷落地,有些破损的铠甲残片落地之后随即摔碎成好几块,看上去早已腐朽不堪。所有人的身体都消失了,化为飞灰或飞烟,包括高台上相拥在一起的贝尔与霓葱,阿蒙终究没有看清他们俩的面容。

三十年前那威力无匹的后一击中,包括贝尔这位九级大魔法师在内,有人的生命都在瞬间终止,最后有一股力量定住了空间,将这个场景定格了三十年。但是所有人在那爆发的力量中早已化作飞灰,就连不够坚固的铠甲也破损朽坏。

三十年后第一个来到这里的阿蒙突然扰动了这一切,就像打开了一个飞速运转的时间沙漏,定格的场景瞬间消失,成为它本来应该变成的样子!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神术,贝尔仿佛是在等待有人到来,能够看见他最后的样子。

已经无法形容阿蒙的心情了,震撼太多也就顾不上去惊讶,只有尽量收摄心神喘着气仔细打量这里的一切。那枚金色的众神之泪却没有随着法杖落地,仍然凌空悬在高处,金光静静的照耀着山腹空洞。阿蒙闭上眼睛用傀眼术感应它,果然不出所料,傀眼术看不见这枚神石的存在,它仿佛属于另一个空间。

在山洞中央的高台上,阿蒙拣到了一个月牙形的莲瓣花冠,以黄金打造异常精美,那是圣女葱霓的发饰,也是她的身份标志之一。还有一套破碎的铠甲,材料是马革钢,表面却有一层奇异的银色金属,还铭刻着神文以及某些神术阵的花纹,显然不是一般的铠甲,但在激烈的争斗中已经损坏的非常厉害。

铠甲旁边落了一柄长剑,阿蒙居然见过,加百列的佩剑与它是一模一样的,银色的剑身锋利而坚韧,剑锷两侧正中各镶嵌了一枚神石。这柄剑居然是完好无损的,说明贝尔逃到这里之前并没有经历过太多近身格斗。

剑旁边还落着那支圣女的法杖,只是众神之泪已经不在上面。阿蒙将法杖拿了起来,去伸手触摸金色圆环上的四枚特殊神石,结果神石一碰就脱落了,在手中随即化为碎末。贝尔的最后一击究竟是多么强大的力量,就连这四枚特殊神石都一起损毁了,紧接着法杖也碎裂成数段。

阿蒙站在那枚悬于虚空放射金光的众神之泪下,一抬头看见了山洞最深处的石壁上刻着文字,既有草书也有刀书,第一篇竟然是讲解两种神文的书写方式以及特定的解读规则。这些应该是贝尔留下来的,他可真是一位离经叛道的大魔法师,居然把在神殿里学习的东西刻在了这里。

在这篇讲解的最后,贝尔特地注明,他所见过所有关于神术的典籍都是用神文书写的,而且神术卷轴必须用神文书写,因为有特定的符号象征要求,才能注入各种特定的法力。接下来的另一段文字应该是老疯子生前最关心的内容,只见贝尔写道——

高高在上的神灵们掩藏了一个秘密,那就是世上的众人也可以成为与他们一样的存在,虽然这条路无比的艰难,但并非没有永生的彼岸。我已经找到这条路的起点,可惜不能最终去印证完成,将我所知的一切留在众神之泪中,用冥神的肋骨可以开启它。

逃亡的路上,我将奥西里斯的肋骨丢弃在苍茫群山中,想得到这个秘密的人必须通过我的考验,找到它才能轻松的穿入我所设下的最后的结界,来到这里收取众神之泪,若强行取走众神之泪将看不到我留下的信息。

尊敬的老师,如果来到这里的人是您,无需找到奥西里斯的肋骨,直接用您的信物激发众神之泪就可以看见那上面封印的神术信息。我之前还没有将所探索的奥秘思考明白,所以没有传达给您,我留下的考验是针对误入此地的人。

在这条留言的后面用神文写着如何使用奥西里斯的肋骨,据说那是伊西丝神殿供奉的圣物。奥西里斯是神王荷鲁斯之父,埃居人信奉的圣母伊西丝的哥哥与丈夫。永恒的神灵也会陨落吗、还留下了一根肋骨遗骸?这件圣物是秘密收藏的从不对外界公开,却被贝尔顺手偷了出来。

贝尔并没有过多的解释这根肋骨的来历,只写了他研究这根肋骨的结论,与阿蒙琢磨的结论的大体差不多。它有着标准神石的作用却没有属性的差别,差不多可以视作一种万能特殊神石,能够当法杖使用却无法镶嵌。

另一方面它也是一种空间法器,可以称之为神器,用中阶神术力量激发和控制,它能当作一种装载运输工具,就像尼罗河上航行的大船。理论上的最低要求,使用者是至少得是一位可以修炼中阶神术的三级神术师,但这只是理论,恐怕没有哪位三级神术师真能操纵得了它。

假如用高阶神术的力量去激发与控制它,甚至可以做为一种飞行神器,理论上最低要求使用者是一位六级神术师,但实际上恐怕也没有哪位六级神术师真有能力去操纵。

留下这些说明的贝尔恐怕也没想到,今天居然出现了一位三级魔法师,拿着老疯子打造的神奇法杖,操纵着肋骨化成的无形大船趁着洪水直接进入了这山腹,否则阿蒙还真没有机会到达这里。

这根肋骨的最神奇之处,阿蒙看到贝尔的留言后才知道,它本身也可以当作一种空间器物直接使用,就似大神术师倾尽心血以风之魅舞制造的神术空间。老疯子给阿蒙的那枚风之魅舞就已经制作成神术空间,但在阿蒙没有学会使用高阶神术空间之前是不可能使用的。

这根肋骨也需要掌握高阶空间神术才可以使用,那么至少也应该是一名六级神术师才行,精通空间神术的大神术师更好。但理论上的最低要求,一名三级神术师就可以激发它,贝尔留下了激发的方式,却又说这只是理论上的要求,成就太低的神术师其实根本用不了,没有解释更多。

贝尔在石壁上的留言到此为止,后面还有一段字迹,是以神文草书所写,阿蒙对照贝尔留下的神文规则解释才彻底看明白,这一段文字应该是圣女霓葱所留——

“伟大的女神伊西丝,我一生所崇敬的神灵,希望您的光辉能够平息法老的盛怒,我是自愿跟随贝尔离去,已不敢奢求您的救赎。贝尔是一团燃烧在天空的火,我明知他迟早将毁灭自我,只想阻止更多的灾难。同时请您原谅,我满怀对神灵的好奇,这好奇来自我一生毫不迟疑的崇敬。我并没有背弃您,只想更多的了解您,不知这种窥探是否是冒犯……”

霓葱的留言好像没有写完,最后几个字相当的潦草,看来刚写到这里就被打断了,追兵已经跟踪而来,随即展开了那一番大战。

有一个细节令阿蒙感到很奇怪,贝尔的留言中居然只字没有提到薛定谔。老疯子曾特意告诉阿蒙,贝尔不仅带走了圣女和她的法杖,还偷走了一件圣物和一只猫,伊西丝神殿曾下秘令寻找。圣物就是奥西里斯的肋骨,至于那只猫的来历却无人清楚。

贝尔将信息封印在那块作为信物的牌子中,挂在薛定谔的脖子上,让它送到都克镇去找老疯子。理论上老疯子不论有没有得到肋骨,都可以获取贝尔的留言,但是薛定谔三十年来却始终没有带老疯子来找这个地方。

直到今天,薛定谔首先引阿蒙找到了圣物肋骨,借着洪水指点阿蒙将肋骨化成一艘无形大船,这才到达此处。以阿蒙的能力想到达这个地方,这确实是他唯一的机会,否则有信物他也来不了,就算来了也无法穿过那虚幻山壁进入山腹中。

这一切只能说是薛定谔的选择,它等待了这么多年,选择指引阿蒙来到此处,而根本不愿意去理会老疯子。这只猫为什么要这样?并为此足足等待了三十年!阿蒙也不可能清楚。此时他站在高台上取出了那块两面刻着徽记的信物,以法力激引悬于空中的众神之泪,果然看见了有变化发生。

照耀着整片山腹的金光中,如轻纱般的弥漫出一道巨大的光幕,光幕中出现了耀眼的金色文字,就像一道流淌着神文的瀑布从虚空倾泻而下,上面书写的便是成为神灵的秘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