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卷:洪水
第032章 神灵的肋骨(上)

阿蒙渐渐已熟悉如何操控这似大船般的无形空间,法杖一指远方,一阵风卷起一道浪涌,浪花翻滚托着那几只铁甲兽漂了过来,他再用法杖一挑,直接将它们引上了无形大船。这片“船体”空间非常大,容纳五只硕大的铁甲兽也是绰绰有余。

四只大铁甲兽早已筋疲力尽,在这陌生的空间里似是感到很惊惧,小心翼翼的缩着身子趴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只有那只铁甲兽王好像对这无形大船的气息莫名有点熟悉,很疑惑的转着脑袋望了望四周,然后向着阿蒙很感激的又摇了摇尾巴,这才很老实的趴下。

这些铁甲兽有简单的灵智,知道是阿蒙救了它们。阿蒙既然敢这么做就不怕它们伤人,他早看出来这些凶悍的野兽已被洪水折磨的没了力气,而且无形大船内是他操纵的法器空间,随时可以把这些铁甲兽再扔回洪水里。

无形大船载着一人一猫与五只铁甲兽变的沉重了许多,不过在水上并不需要阿蒙以法力托起,操纵起来也不比以前更吃力,在风雨中飘摇着继续前行,终于到达了远方那座高峰下。迎面是浪花拍击的悬崖,陡峭嶙峋、乱石如刀,而薛定谔指的就是这样一片绝壁。

再往前走就撞到山上了,阿蒙不由自主的放慢了速度。薛定谔突然不满的叫了一声,回头瞪了阿蒙一眼,一只前爪很坚定的向前一挥,意思就是要他直接撞过去。

在一连串的离奇经历之后,阿蒙对这只猫的种种神奇已经深信不疑,既然要他撞那就撞吧,这是法力操纵的无形空间不是什么易碎器物,大不了就是震动一下。无形的空间与有形的山壁相撞,阿蒙下意识的握紧了法杖,全身肌肉都绷紧了,微微弓起背就像自己要去撞山一样。

无形大船撞中了悬崖,却没有预料中的强烈震动,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竟然直接穿了过去!

紧接着阿蒙觉得脚下一空,这条无形大船竟然向下坠落,幸好摔落的距离并不高,很快落地并没有发出声音,倒是把几只铁甲兽从地上弹起来吓了一跳。它们惊恐的向两边望去,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眼见无形大船突然穿过了悬崖,坚硬的乱石就似空气一般不存在,阿蒙下意识的回头望了一眼,看到了也许是有生以来所见最奇异的一幕。方才那面悬崖所在的位置,仿佛是一层透明的无形屏障,能看见洪水拍击着卷起浪花,身后有一道几人高透明的水墙,但就是漫不到山体内的这一片空间里。

难道这山壁也是某种奇异的力量所造就的无形空间吗,就如同阿蒙那根骨头所激发的无形大船?正在他疑惑间,就听见薛定谔发出一声激动的鸣叫,纵身跳下船向着前方飞奔而去。

阿蒙这才转回身打量这个地方,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山体内凹处的底部平台,山峰就像被神奇的力量掏空了一样,看四壁的痕迹竟不似天然形成的。前方有一条甬道通往山腹中某处,甬道尽头还隐约射出淡淡的金光。薛定谔正迎着金光跑去,全身的绒毛仿佛都竖了起来。

阿蒙一挥法杖收起了无形大船,这片奇异的空间又化成了一根骨头飞回到他手里。毕竟是第一次使用神术器物毫无经验,他忘了先把那五只铁甲兽移出去,结果骨头复原时直接把那五只活物给扔了出来。它们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摔的晕头转向,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可怜巴巴的看着阿蒙。

铁甲兽王认出了阿蒙手中的骨头,那原本就是它巢穴里的东西,它却没有半点想抢夺的意思,反而呜呜的低吼一声,前爪往下一伏竟然把头低了下去,动作很像是行礼,显然是一种畏服的姿态。铁甲兽王虽颇通灵性,但它那简单的脑袋里大概是误会了。

今天见到阿蒙操纵神奇的无形大船在洪水中救起了它,然后竟然穿越山壁来到这奇异的空间里,收起无形大船原来就是那根骨头。显然阿蒙了解并能运用这根神奇的骨头,那么就应该是骨头原先的主人,他以前之所以到水潭找麻烦,应该是把铁甲兽王当作了偷东西的贼。经历了这一切,铁甲兽王是彻底服了阿蒙。

其实阿蒙自己啥也不知道,一切都是薛定谔指引他干的!但铁甲兽王不会说话,阿蒙也更不会向它解释什么。此时薛定谔已经跑得没影了,阿蒙用法杖一指脚下道:“你们守在这里,如果有什么变故,就大叫示警。”

看铁甲兽王的神情有点疑惑,显然听得不是很明白,而另外四只大铁甲兽根本就毫无反应的样子,阿蒙暗笑自己不能把什么野兽都当薛定谔啊,这些铁甲兽就算有些灵智也没有和人接触过太多,听不懂他的意思很正常。

于是他一挥法杖施展了土元素神术,短暂的定了一下五只铁甲兽的身形,指示了位置,然后半空落下一片柔和的朦胧白光,那是恢复清醒与消除疲劳感的治疗神术,让它们感到很舒服。铁甲兽王很聪明,竟好似明白了阿蒙的用意,低吼一声命令四只大铁甲兽转过身去面朝水墙的方向,趴在那里不动了。

阿蒙提着法杖转身向甬道中走去,心里不禁有点发紧,就连嗓子眼也莫名有些发干,他很期盼也很紧张。此处就是他一直要寻找的地方吗、贝尔也可能在这里吗?这一切要等到他进去后才有答案。

看薛定谔刚才激动的样子,它已经把阿蒙给忘了,这只猫好像比阿蒙更想找到这里。阿蒙甚至有一种错觉,不是薛定谔带他找到了这里,而是这只猫利用他来到了这里!既然薛定谔也想来,为什么在三十年的时间里没有带老疯子来?一位八级大魔法师不是比阿蒙这样一位少年更有办法吗?

甬道并不长,就在阿蒙胡思乱想间已经走到尽头,然后他就站住了,好半天都没动,神情震撼无比、甚至忘记了呼吸。眼前是一个巨大的山中空洞,在外面就看见甬道尽头射出淡淡的金光,走到山腹中更是一片金光耀眼。光芒来自一枚镶嵌在法杖顶端的神石,阿蒙认识,那是众神之泪。

山腹的空洞中有很多“人”,一位披着黑袍的男子站在最中央的高台上,手里举着一根法杖。法杖顶端正中镶嵌着一枚众神之泪,接近顶端的位置还有一个金色的圆环,上面依次镶嵌着大地之瞳、幽蓝水心、风之魅舞、火焰精灵。

就是众神之泪发出的金光照亮了整个山腹,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所有人身上都仿佛镀上了一层金辉。

黑袍男子左手高举法杖,身姿威武而挺拔,就像手举着一轮烈日显得刚阳无比。他右手拿着一柄长剑,黑色的披风下还露出银色的铠甲,强烈的金光照耀中看不清他的五官。他怀中依偎着一个女人,伸出双手抱住他,像是要紧紧的融入又像是想阻止他做什么。她的脸埋在他的肩上,棕色的长发从后背披散到他的胸前,身姿婀娜如柔水。

阿蒙一眼看见,莫名就知道高台上的两人应该就是当年的九级大魔法师贝尔与伊西丝神殿的圣女葱霓。

围绕着高台有很多人,分三个方向将他们包围,每个方向都有一位高举法杖的神术师站在最中间,每名神术师前面左右各有一位持盾挥剑的武士。除了这九个人之外,还有十余名武士与神术师站在各个方位,挥舞着法杖与手中的武器。

阿蒙并不清楚这些围攻者的来历,当年有三位大神术师及六位大武士带队,总共有二十一个人追杀到这里,与贝尔进行了最后的殊死一战。

此刻所有人的神情都栩栩如生,眼前是一幅奇异的、被定格的画面。金光中能看见无数神术正在施展、武士兵器上发出的光毫也像漫天飞舞的长虹,但却感应不到一丝力量的波动,这应该仅仅是一幅存留的信息景像图而已。

然而再仔细一看,这又不是幻象,这些人应该都是“真”的,就像三十年前那样仍站在这里。他们平生最后一个动作被定格,也不知是因为何种奇异的原因,就这样原封不动的如雕塑般保存到三十年后!

看这情景应该是贝尔拿过圣女的手杖,发动了玉石俱焚最后一击。再看贝尔怀中的圣女葱霓,显然是知道他想干什么也清楚将会发生什么,不知她是想在最后的时刻与他拥抱在一起还是想阻止他,已经没有人能知道答案了。

薛定谔就蹲在阿蒙身前几步远的地方,也定定的看着这一幕,眼神复杂的难以形容。谁也不清楚这只猫在想什么,过了良久,它似乎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叹息。

这叹息声让阿蒙从震撼中回过神来,他必须要走过去看看贝尔究竟留下了什么讯息。老疯子要他来,就是为了寻找成为神灵的秘密。

阿蒙刚刚越过薛定谔往前走了几步,在金光中就感应到一股力量的阻挡,这力量中还包含着种种弥漫的信息——有吼叫、有呐喊、有痛苦、有恐惧、还有挣扎的彷徨,来自被定格的所有人。阿蒙下意识的一伸法杖去化解这股力量,本以为会很难,出乎意料的是他很轻松的就突破了这力量的阻挡。

接下来令人惊异的一幕又发生了——

……

本章神系背景介绍——

奥西里斯:埃居神话传说中的丰饶之神、罗尼神河的保护神,死而复生成为冥神。传说他是王神荷鲁斯的父亲,伊西丝女神的丈夫与哥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