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卷:洪水
第031章 这是你唯一的机会

薛定谔真真切切就在草窝里趴着,不可能不存在!走近了还能听见猫那特有的呼吸声,很有节奏像是轻微的呼噜。它看上去显然是睡着了,可阿蒙有点搞不清这只猫是否真的在睡觉?

阿蒙早就清楚薛定谔的来历不简单甚至不可思议,所以虽然吃惊但也没有太诧异,反正有些奥妙是他现在还无法明白的。但那根骨头又是怎么回事?它是薛定谔从铁甲兽王的巢穴里叼出来的,居然也无法用傀眼术感应其存在。

薛定谔一定知道些什么,因此才会把这根奇异的骨头叼回来。可惜这只猫不会说话,就算会说话,看它拽拽的样子也不见得会主动告诉阿蒙。

阿蒙伸手将那根骨头从猫爪下抽了出来,在黑暗中闭上了眼睛,又一次使用了傀眼感应术。这感觉太奇异了,手里明明拿着这根骨头,手感真实无比,可是傀眼感应中手心却是空握的,就像什么都没有!

他又睁开眼睛突然一挥这根骨头,身前出现了一道火苗,红色的火舌向上升起逐渐发出亮黄色的光芒,照亮了屋中的一切。阿蒙继续催动法力,火焰又渐渐发白最后竟然变成了淡蓝,看上去色调很冷却包含着炽热的高温。

阿蒙再一转手中的骨头,火焰环绕着他的身体像波浪一样荡漾而开,形成一圈火环。他又将这根骨头上下一挑,火环也随之向上下延伸,形成一圈包围在周身三尺外的火墙。阿蒙很谨慎的控制着这一道环形火墙,使之不碰到屋子里的任何东西,但还是不小心扫中了桌子的一角。

他一抖骨头立即收了平生第一次施展的中阶火墙术,就这么一瞬间的功夫,那桌子的一角已经烧成了灰,火焰的烈度可想而知!

阿蒙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根骨头居然可以当做法杖用,而且比他那根法杖还好用!如果将他的法杖镶嵌火焰精灵再配三枚标准神石,施展火墙术才能勉强达到这个效果。而且这根骨头不仅仅只对火元素神术有特别好的辅助作用,阿蒙又试着施展理论上自己可以修炼的几种中阶神术,都很快成功了。

神石可以作为施展神术的中介,可以镶嵌法杖也可以不镶嵌法杖,但按特定的方式镶嵌在法杖上作用会更大。另一方面,神石的作用也不仅是镶嵌法杖,比如它还可以作为唤醒力量的中介、制作种种神术器物等。

这根“骨头”的作用很类似于神石,与标准神石一样没有属性的差别,却能起到特殊神石的效果,简直是一种“万能特殊神石”,而且还能直接当做法杖用。

阿蒙突然想起老疯子说过,神石还有一个称呼叫做“神之骸”,就是神灵陨落后的遗骸结晶。这一根骨头状的奇异东西,难道可能就是真正的神灵骨骸吗?阿蒙有这个疑问,但也不可能确定。

天已经快亮了,他拿着骨头琢磨了半天,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又伸手拿起了自己的法杖。一位神术师不可能同时使用两根法杖,阿蒙是想做另一个试验,看看这根骨头能不能被当做神术器物来使用?他要用法杖施法来激发它。

他刚刚拿起铁枝法杖,就听见一声猫叫,回头只见薛定谔一骨碌身子从草窝里坐了起来,冲他直摇头,意思分明在告诉他不能那么做,然后又抬起一只爪子指了指屋外,意思是让他出去。这只猫果然没有真的在睡觉,也好像知道这根骨头的奥秘,此刻才提醒阿蒙。

难道它是要阿蒙将骨头拿出去试验吗,不能在屋子里进行?阿蒙左手拿着骨头,右手提着法杖刚刚走出草屋,就听见远方有很多杂乱的声音传来。山间的树丛里好像有很多动物在奔跑,村子里也有点乱,成年男子纷纷拿起武器成群结队的向村外跑去,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林克带着两个族人跑了过来,阿蒙问了一句:“出什么事了,这么乱?”

林克气喘吁吁的答道:“阿蒙神啊!可能是洪水冲塌了山崖,或者幼底河的一条支流被山崩截断了,四处倾泻的大水在山中流不出去越涨越高,已经淹没了山腰。”

西北方向一直在下雨,雨云就堆积在高峰的半山腰,可能是某一处山体崩塌形成的泥石流堵住了狭窄的谷口,洪水形成了堰塞湖。水位越来越高已经淹没了这片高原的半山腰,正是阿蒙来到这里时走的方向。

阿蒙看了看周围道:“就算山崩堵住了山外的谷口,洪水也不能淹到这里来,你们慌什么?”

林克连忙解释道:“我们不是慌,是低处丛林中的动物为了逃避洪水纷纷往山上跑,我们正好拦路打猎,一次可以打到好多猎物啊!……谢谢您教我们的制作肉松的技术,可以将肉食保存很久呢!……我还打算指挥族人抓一批幼小温顺的野兽驯养在村落里,这样以后吃肉就更方便了。”

阿蒙摆了摆手道:“那你快去吧,这可是关乎族人生计的大事。”林克答应一声转身正准备走,阿蒙突然又问了一句:“洪水没到山腰,这里是否出不去了?”

林克:“您来的那条路现在肯定是走不通了,但这里还有一条路朝东南方向通往幼底河下游,可以绕过山脊走出去,就是梅丹佐来的那条路。……怎么,您现在就要离开了吗?”

阿蒙摇头道:“不,我只是随便问问。去忙你的吧,我没事了。”

林克带着族人匆匆走了,阿蒙提着法杖拿着骨头向村中的开阔地走,却发现薛定谔迈着轻巧的猫步跑在他的前面。当他来到那个大山洞前面的广场时,远远的看见薛定谔蹲在洞口用爪子挠着地。阿蒙走近看了一眼就愣住了。——这只猫不会说话,但是,它居然会写字!

薛定谔写的是埃居草书,不是世俗文字而是神文。无论是刀书还是草书都有两种书写方式,会写世俗文字的人不一定懂神文,但懂神文的人一定会写世俗文字。这只猫明明会写字,却偏偏要写阿蒙看不太懂的神文,脾气可真够怪的,仿佛是不屑于书写世俗文字。

薛定谔在泥地上用爪子只画了几个简单的字符,然后它好像不想听阿蒙要问什么,转身大摇大摆的走了。阿蒙倒不是完全不认识神文,毕竟字符都是一样的,就是书写方式组合有特定的形式。他连蒙带猜,大致读懂了地上那行字的意思,应该是“跟我来,这是你唯一的机会。”

在表达“我”的那个指示字符上,还画了一个拱门形的圈。

阿蒙也来不及表示太多惊讶,因为一抬头看见薛定谔已经走远了,赶紧快步跟了过去。薛定谔出了村落往山下跑去,穿过丛林绕向高原的另一面。丛林中不时能看见很多动物在奔跑,耳边传来树枝被践踏折断的声音。惊慌的野兽们都是为了躲避洪水往高处跑,但是薛定谔却是向着洪水涌来的低处。

阿蒙不知道薛定谔要带他去哪里,也有点担心它不小心被奔跑的野兽踩中,于是加快脚步想追上去。可是想在丛林中追上一只敏捷灵巧的猫太不容易了,薛定谔跑的非常快,速度恰恰让阿蒙能看见,却又始终追不上,倒是阿蒙自己有好几次差点被从密林中突然窜出的野兽撞到。

这一路追一路跑,渐渐就离村落很远了,他们向下穿过了飘渺的云层,底处的丛林中在下雨,脚下的路越来越泥泞。他们绕着这片高原山地奔跑了很久,前方终于没有了路,只望见弥漫在山下的滚滚洪水。

薛定谔蹲踞在水边的山坡上,身姿看起来依稀有狮子的影子,样子竟很威严,它没有理会追来的阿蒙,而是望着远方的洪水。

薛定谔不跑了,阿蒙终于舒了一口气放慢脚步走到近处,却发现这只猫在地上又写了几行字,依然是阿蒙不太认识的神文。阿蒙猜测着读懂了其中若干语句:“骨骸……是你的命运……钥匙……在水中激发它……船……到彼岸。”

他疑惑的问道:“你既然想告诉我什么,为什么不写我能看懂的文字呢?你写了钥匙还有船,是说这根骨头吗?它是打开什么门的钥匙,又是什么船?”

薛定谔并没有回答他的意思,而是威严的抬起一只前爪指着远方。阿蒙顺着猫指的方向抬头望去,看见了一座熟悉的山峰,正是他走来的路上看见的另一座高峰。当时阿蒙不知道该往哪边走,是薛定谔将他引上了穴居野人部落所在的高原。

此刻在高处再看那座山峰,阿蒙明白了自己当时是不可能登上去的。露出水面的山崖壁立如削,根本没有可以落脚攀援的地方。虽然离得很远,也可以看见洪水拍在岩石上卷起的白色浪花。半空的云层靠近悬崖都被撕扯开,靠近山壁的气流异常剧烈复杂,就连鸟儿也很难安全飞临。

薛定谔不动也不说过话,依然用爪子指着洪水远隔的山峰。这时山间的激流正缓缓的平静下来,不再冲往一个方向。水中涌起一个个巨大的漩涡,这是水位上涨到最高处的征兆。雨还在下着,山间的风没有确定的方向,四处打着旋掠过,在水面上卷起一阵阵浪涌。

阿蒙明白了薛定谔的意思,它是让他把那根骨头扔到水中去激发。他突然想起了老疯子的叮嘱,薛定谔是能带他找到贝尔下落的惟一向导,难道这只猫是在指路吗、贝尔就在远方的那座高山上?

事到如今就算只有一线可能,阿蒙也不得不尝试了,他很果断的将那根骨头扔在了水面上,却不知道该怎样激发它,于是一挥法杖,用的就是沟通与激发神石的那种力量。

那根骨头轻飘飘的浮在水上,突然打了个旋迎风舒展而开,竟然化作了一艘狭长的月牙形大“船”。这艘“船”用眼睛是看不见的,只有在法力激应中才能察觉到水上有一片无形的空间,轮廓是船的形状。

就在阿蒙目瞪口呆之间,薛定谔已经纵身轻盈的一跳,跃上了那条船,就像凌空踏在涌动的洪水之上。它仍抬起前爪,指着远处的一个方向。阿蒙过了片刻才回过神来,持法杖走上了这条无形的船。

没有舵也没有桨更没有风帆,薛定谔指着一个方向,分明是让他向着那里前进。

阿蒙过了一段时间才渐渐熟悉如何用法杖操纵这样一艘“船”,就是老疯子曾经告诉过他的话——不必去呼风唤雨,而是沟通与运转这大自然的种种力量。他的法杖中镶嵌了风之魅舞与幽蓝水心,正适合操纵气元素与水元素,在风雨中的洪水上控制这条船前行。

阿蒙操纵这艘无形大船非常吃力,就算以法杖相助,运用了所有的力量几乎达到极限,才将将让它在漩涡和浪涌间稳住,朝着薛定谔所指的方向缓缓的前进,他心里不禁有些惭愧。其实阿蒙并不清楚,他能操纵这艘“船”,本身就是一种奇迹了。

歌烈曾经操纵幽蓝之舟穿越洪水,那是老疯子送给他的珍贵法器,只有大神术师才能够激发并使用,而这根骨头所化成的无形大船竟然能被一名三级魔法师操纵。作为神术器物而言,往往越高阶、使用效果越神奇,对使用者的要求就越高。而发挥同样的作用时,对使用者的要求越低,器物就越珍贵难得。

阿蒙现在还不太明白这些,而且别的三级神术师也不可能拥有他那样的法杖。

无形大船在风浪中飘摇前行,一直指向前方的薛定谔突然扭头向洪水中望了一眼。阿蒙随即也听到了哀鸣般的吼声,扭头一看,有几只硕大野兽随着洪水漂浮正在漩涡中挣扎。阿蒙居然认识它们,就是曾经与他争斗过的铁甲兽王和那几只大铁甲兽。

铁甲兽擅长潜水与游泳,但他们毕竟是爬行动物而不是鱼,栖身的水潭被山洪淹没,卷入如此浩荡的洪水中也是有生命危险的。挣扎了这么长时间已经筋疲力尽,偏偏它们擅长的土元素神术在无边无际的大水中几乎毫无逃命的作用。

那只铁甲兽王似是发现了远处有一艘无形的空间大船正从水面上经过,它奋力的哀鸣,并在水中挣扎着扬起那根长长的尾巴左右摇晃,仿佛是在求救。

“我能不能救它们?”阿蒙冲着船头的薛定谔问道。

出乎意料,一向对阿蒙说话爱答不理的薛定谔,此刻居然点了点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