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卷:洪水
第029章 恩里尔的回答

歌烈亲眼见到了尼采冲上天空挑战神灵恩里尔那一幕,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尼采好像早就知道他会去,故意等到他出现的那一刻才现身,就是想让他看见,似是通过这一幕想告诉他什么。

尼采也许是想印证什么重要的事情、寻求某种答案,但是这个疯子没有办法将所印证的结果亲口说出去,所以他需要一个旁观者从中发现奥妙。尼采为什么会选择歌烈?因为没有其他人比歌烈更合适,他是唯一会出现在那里的大神术师。

真的是恩里尔制造了这场大洪水吗?这位神灵为什么要这样做?歌烈带着挥之不去的疑问来到叙亚神殿空荡荡的主厅中,向着恩里尔高大的神像跪下祷告:“伟大的神灵,伟大的恩里尔,请告诉我这位您的信奉者,这包围城邦的洪水为何而来?都克镇为何会消失?”

祷告时,歌烈忽然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双肩似有一种压迫感,那大殿中央的神像仿佛活了过来、有了生命一般,正低头注视着他。假如是今天之前,在神像的目光注视下歌烈只会觉得安宁与幸运,充满荣耀感。但此刻却大不一样,他竟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惧,祷告时仍然握紧了法杖,暗中运转所有的力量蓄势待发。

歌烈的法杖是用最上等的百年胡桃木芯制成,纹路整齐漂亮,长年握在手中已经有一层莹润的光泽。法杖前端镶嵌着一枚大地之瞳,却巧妙的被木纹包裹不见痕迹,它看上去有点像老者的手杖,但异常的高贵精致。

“我的神殿祭司、我虔诚的信徒,你为何在祷告时运转力量,难道对我有敌意吗?”

歌烈的脑海中突然传来一个雷鸣般的声音,是恩里尔在说话!歌烈低下头,跪在那里匍匐于地,显得恭谨异常,但是手并没有松开法杖。他在灵魂中向着这个声音说道:“恩里尔,我的众神之神,是您摧毁了都克镇吗?是您让洪水包围了叙亚城吗?我只想知道答案。”

“是洪水摧毁了都克镇,是大雨带来了洪水,是从海洋吹来暖湿的风与亚述高原盘旋的气流交汇导致了大雨,是我的神力让高原的气流盘旋,是我的愤怒指引了云端的雷电。”神灵回答了他的问题,声音威严而平淡,几乎不带任何感情。

这答案似乎另有深意,歌烈沉默了片刻,不知在苦苦思索着什么,最终却叹了一口气道:“洪水已经来到叙亚城下,神灵啊,我取出了城中所有的神石布下了一座大阵。如果您能够保全这座城池,让席卷叙亚城邦的灾难退去,我将它们全部作为给您的献祭。”

恩里尔的声音流露出一丝嘲笑:“献祭?这里是供奉我的神殿,而我可曾在神殿中取过任何财富?以进献我之名接受人们的献祭,不是都由你们这些神官与祭司享用?多么可笑啊!此时你想起了献祭,难道认为神灵可以用人间的财富收买吗?”

歌烈恭敬的答道:“伟大的恩里尔,这并不是收买而是祈求。如果洪水不可避免的要摧毁叙亚城,那么这座神术大阵将会成为守护城墙最后的力量。这不是在对抗神灵,而是在保护这里向神灵进献的人们,是万千人的信念,不论这洪水从何而来。”

叙亚城中没有人清楚歌烈取出所有的神石环列在城墙上布成神术阵的用意,这样一座大阵理论上的威力没有人能够完全发动,哪怕集中城中所有的神术师都不行。但歌烈只要求将神术阵布成,仅仅能够激发所有的神石与神术阵融为一体。

他这是在赌,赌恩里尔也无法强行摄走神石!

在洪水淹没的都克镇上方,歌烈看见有很多神石被奇异的力量摄上了云端,猜测神灵可能在借助神石施展强大的神术。这种神术的力量是如此庞然,以至于一次可能需要很多的神石来辅助或弥补。

叙亚城邦是哈梯王国最重要的神石产地,神殿中历年窖藏的神石很多,城邦财政部的金库里还有属于王国的赋税收入,歌烈全拿出来了。他企图和神灵谈判,假如神灵的力量可以立刻让洪水退去,那么这些神石就让神灵收走吧。

如果不能的话,神术大阵不仅能保护城墙,处于被激发状态的神石也不能被他人的法力夺走,哪怕是神灵也做不到这一点。神石可以镶嵌法杖,击败一个神术师可以夺走他的法杖,但两人以神术相斗时,一位神术师却不可能直接摄走另一位神术师法杖上的神石,它与神术师的力量是一体的。

恩里尔突然沉默了,歌烈匍匐在地静静的等待,良久之后才听见神灵的声音又响起,带着笑声回荡在虚空中:“可怜的祭司,不知你将如何面对心中的信仰?你不理解神灵,这里的人们崇敬与膜拜我,我不会取走城墙上的那些神石,那是整个城邦多年蓄积的财富。如果我这么做了,所有的人都会怨恨与远离我,你想让我自行摧毁神殿的尊严吗?”

“可是都克镇呢?没有人在洪水中幸存!”歌烈在灵魂中呐喊道。

“洪水是我对叙亚城邦的赐福!我将听见万众的欢呼,我的神殿将涌入潮水一般前来表示感激的信徒,不久之后你就会明白这一切的。……至于都克镇,你是想问我为什么没有在洪水中拯救他们吗?我为什么要救他们?……真是可笑,我居然向你这位凡人解释这种无聊的问题!”

恩里尔的声音说了一番话,同时歌烈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条信息,包含着种种声音与画面,那是都克镇上发生的一连串悲剧。

“祭司,你看见了吗?他们已经背弃了守护神的谕示,穆芸女神已经没有理由再保留那里,所以我将重新赐福于那片土地。洪水是我的赐福,但人们不能只要求享受神灵的赐福,我没有必要在洪水中挽救罪恶的人。”恩里尔的声音再度响起,似是无法抗拒的判决。

歌烈蓦然良久,挣扎着又问了一句:“可是整个都克镇都被摧毁了,一定有人无辜。”

恩里尔的声音变得轻蔑起来:“当罪恶蔓延到每一个角落,洪水不会分辨有谁无辜,我没必要在洪水中拯救罪恶,也没必要救起你所谓的无辜者。在我眼中,他们同属于都克镇一族,已经背弃了神谕的保护。

凡人短短的一生都将迎来死亡,无非是以哪一种方式。不要忘了他们都是都克镇的一员,每个人都有背负的责任,他们应该责怨族人带来的灾难,也要责怨自己又做了什么来挽回?既然最终无法挽回,那么覆灭的就是一整条船。”

神灵的话不太好理解,恩里尔竟说洪水是他的赐福,而都克镇不值得在灾难中被挽救。歌烈终于抬起头问道:“伟大的神灵,这洪水是您带来的吗?”

恩里尔冷冷道:“我不会再回答这种愚蠢无知的问题!”

歌烈又问道:“那么叙亚城的命运又会如何?”

恩里尔:“这要问你、问你们自己!”说完这句话他便再无声息。歌烈感觉到那被神像注视的压迫感消失了——这位神灵已经走了。

歌烈在神殿中沉默许久,仔细回味着神灵所说的话,又在细细回想尼采冲向天空的那一幕,琢磨着在洪水中所见的每一个细节。尼采想告诉他什么呢?恩里尔又是什么意思呢?他独自冥想了一夜,当远方的天边露出一线微光时,恍然明白了一些。

恩里尔只是发动了一场大雨,就歌烈亲眼所见,可能只是使用了最简单的空气神术而已,却包含了近乎无边无际的神力。恩里尔用神力改变了亚述高原盘旋的气流方向,使之与海洋上吹来暖湿的风相冲击,从而引发了连续的暴雨。

云端上的神灵操纵的仅仅是狂风和闪电,当高空气流交锋形成自然的漩涡时,已经不需要他再使用神力,这场暴雨会直接下到结束为止。想阻止大雨,将比发动它要耗费更巨大的神力。恩里尔只是发动,并无意耗费更大的力量去阻止。

寂静的神殿里,歌烈的身体在战栗,就像生病了一般,看上去似乎很冷,可脸色却胀得通红。身为叙亚城邦恩里尔神殿的首席祭司、在神灵面前发下誓言的大神术师,面对这一切,他只能有三种选择——

一是虔诚宣扬恩里尔的神迹,心中毫不犹豫相信神灵所说,这是对叙亚城邦的赐福、洗去都克镇的罪恶。恩里尔将灾难描述为赐福究竟是指什么,歌烈已经推测出一些端倪。如果这样的话,歌烈还是以前的歌烈,并没有发生任何改变。可是他忘不了老疯子冲上天空的情景,那一幕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他的灵魂里。

二是背弃恩里尔。这有悖于他的誓言与信仰,当信念动摇之后,神术成就恐怕也会受到重大的打击,甚至可能会失去力量。

三是最难做到的,他要平静理智的看待这一切,回顾自己这一生与所遇其他人的种种经历,心灵不乱达到一种更高的超脱境地。歌烈莫名想起了神术典籍上的记载,神术师要获得最终的九级成就,所面临的最后一道考验他一直无法理解,难道就是这种含义吗?这太难了,简直会将灵魂吞没!

没人清楚歌烈这一夜在神殿中是怎样渡过的,他又如何向神灵祷告?天亮之后当他走出神殿时,人们发现这位尊贵的大神术师带着难以形容的憔悴感,眼神中还潜藏着深邃的无奈。

“神灵已有谕示,这是城邦所面临的考验,洪水过后将有福祉。但是否能迎来那福祉,全在我们自己。莫问神灵赐予了什么,跟我上城墙去抵御这洪水吧,这是我们的抗争!”歌烈对所有人都如此说,然后手持法杖登上了城楼。

当歌烈再次来到城墙上时,大水已经淹没城墙两人多高了,还在缓缓的上涨。向外望去茫茫一片异常干净,叙亚城就像洪水中被城墙保护的巨大孤舟。城墙看上去很坚固,但城外的水比城内的地面要高,它会承受越来越巨大的侧压,这干旱地带修建的城墙毕竟不是堤坝。

墙体薄弱处可能承受不了这种压力,而且随着水浸泡的时间越来越长、水位造成的压力落差越来越大,城墙有些地段会被泡得软松、出现塌方或泄漏。这时神术大阵发挥了作用,将整圈城墙连成了一体,要么全部崩塌、要么就完整的坚持到最后。

歌烈缓缓的绕着城邦行走,法杖中的大地之瞳激发神力,用最简单也是最有用的土元素神术加固着每一段城墙。他暂时什么别的都不去想、也不可能去想,只能思考两件事:洪水最终上涨的高度是否会漫过城墙的最低处、在力量耗尽之前洪水能否退去?

这位大神术师几天几夜没有休息,绕城而行缓缓的脚步始终没有停下,一脸肃穆而虔诚的神情,但眼中总似有晶莹的光在闪动,不时仰望着东边的天空。

……

在歌烈遥望的东方,幼底河谷一带的深山高原上,穴居野人的部落里,一位“神灵”也在放声痛哭。他当然不是恩里尔那样真正的神灵,却被这个部落视作“神灵的使者”,有人干脆敬称他为“阿蒙神”。

恸哭声从那个燃烧着火堆的大山洞里传出来,族长林克与族人们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过去打扰。只有薛定谔蹲在洞口处,用一种带着怜悯的奇异目光注视着阿蒙。


阅读www.yuedu.info